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冲新书榜,求我的推荐票啊票~)她和齐茹不干掉,她们俩彼此心知肚明,而已没表露出出而已。而齐瑞不喜欢跟随她,整个修身齐家上下都明白的,齐茹自然而然也很清楚。那她为什么会对齐瑞说那些话,更有甚者还得交待不能够说她?理由很简单的,齐茹是要通过齐瑞透漏这个消息给她而齐瑞喜欢跟着她,整个齐家上下都知道的,齐茹自然也清楚。那她为什么还会对齐瑞说那些话,甚至还要交代不能告诉她?理由很简单,齐茹就是要通过齐瑞透露这个消息给她知道,至于原因……。...

    (冲新书榜,求推荐票啊票~)

    她和齐茹不对付,她们俩彼此心知肚明,只是没表露出来而已。

    而齐瑞喜欢跟着她,整个齐家上下都知道的,齐茹自然也清楚。那她为什么还会对齐瑞说那些话,甚至还要交代不能告诉她?理由很简单,齐茹就是要通过齐瑞透露这个消息给她知道,至于原因……

    齐莞凝眉沉思起来。

    若是没猜错的话,这次齐正匡打她婚事的主意,并不是要她跟安远侯世子宁朝云定亲,而是另有他人。

    上一世她从齐瑞嘴里听说了这件事,却忘记追查究竟是谁透露给他的,而是直接找了母亲,坚决不要自己的婚事被齐正匡当棋子利用,后来母亲不知怎么办到的,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不过,齐茹这般利用瑞哥儿表面上看是担心她,但以她们两人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齐莞明显不可能相信这种话,说不定听到这些假惺惺的话之后,反而会认为齐茹是故意要破坏她的婚事,自己肯定会反其道而行。

    这大概就是齐茹的目的吧……以为她一定会追问瑞哥儿这些话从哪里听到,也断定瑞哥儿一定会把她说出来,谁知上一世她忘记追问,所以齐茹的算盘落空,这一世她是追问了,可惜啊,上一世没让齐茹得逞的事情,这一世又怎么会圆她的意?

    齐莞望着在长榻上已经沉沉睡去的齐瑞,嘴角露出若有所思的淡笑。

    到了快要晚膳的时间,齐莞这才带着已经醒过来的齐瑞一起来到上房给齐正匡请安。

    实际上她和齐正匡不过两三个月没见面,但在齐莞想来,他们父女的距离彷如隔世,她和齐正匡曾经十年不曾说过一句话。

    “父亲,母亲。”齐莞从容地行礼,眼睛在陆氏充满喜悦的脸上拂过,心头微紧。

    齐瑞同样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

    秋姨娘站在陆氏旁边,含笑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她并不是齐正匡最宠爱的小妾,但她却是夫人最信得过的姨娘,她很清楚,只要她和儿子不要失去夫人的信任,他们在齐家的日子就不会太难过。

    而最难得的,是瑞哥儿能够亲近齐家唯一嫡出的大小姐,这让她感到十分欣慰。

    齐正匡满意地看着自己的长女,发现这个女儿原来已经在他不觉意的时候,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虽然脸庞看起来还稍显稚嫩,但再过一两年,肯定不会比她母亲逊色的。

    若不是太子殿下已经有太子妃了,他的这个女儿将来说不定还是一国之母……可惜可惜!

    “一家人,就不要太拘礼了。”齐正匡让齐莞坐到陆氏的下首,含笑看了一眼妻妾子女,沉声开口,“这次来锦州城,一是从家书中得知你身体见好,想过来看一下,二来是为了差事,这几天我会在外忙碌,外头若是有人来找我的,若是我不在家,就让唐先生接见。”

    唐先生又不是齐家的主子,凭什么代替齐家接待客人?可这话陆氏没有问出来,只是颔首答应下来。

    齐莞心中讥讽一笑,能让唐先生接见的,无非就是为了太子那点事儿。

    齐正匡又问起了陆氏和齐莞到了锦州城之后的生活,特别关心她们有没有和锦州其他名望世家来往。

    陆氏说,“我身体不好,很少出去结交应酬,倒是前些天因为行善日,和汝南侯吴夫人还有刘夫人她们走得近些,阿莞哪里能整天出去,她还要学习女红练习写字呢。”

    没有提到赵夫人,陆氏清楚丈夫的脾性,知道他断然不会喜欢赵夫人那样的巾帼女子,说不定还会反对她们的来往。

    齐正匡认为女人只需在家中相夫教子,至于其他,都不是女人应该去碰的。

    对于陆氏的回答,齐正匡很满意,又说了几句之后,便起身去了外院,不知要跟唐先生商量什么事情。

    屋里只剩下陆氏母女和秋姨娘母子,几个丫环垂手站在一旁。

    “你们先下去。”陆氏将吓竹几个丫环都打发了下来,抬头淡淡地盯着秋姨娘,哪里有方才在齐正匡面前的那种小意温柔,眉眼间透出一股凌厉,“家里都没什么事儿吧?”

    秋姨娘眼皮不敢抬一下,低声而语气清晰地回道,“家里的各个管事都是夫人一手安排的,一切都是井井有条,就是……连姨娘好几次要安插人手到账房去,都被张总管挡住了,连姨娘因此在老爷面前告状了几次,还说担心夫人不在,底下那些人手脚不干净,她想要替您管好家里的大小事情……”

    说到这里,秋姨娘小心翼翼地看了陆氏一眼,见她面色平静,似乎什么反应都没有,她心里反而有些紧张,“老爷找了张总管跟李妈妈去问话,后来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陆氏离开京都齐家的时候,留下了自己几个心腹替她管家,内宅的小事由李妈妈做主,大事若是无法拿主意的,就去问二夫人。她在齐家当家这么些年,府里各处人脉早就掌握在手里,不是谁想取代就取代,也不是谁想安插人手就安插人手的。

    “连姨娘想替我管家?”陆氏眼底流露出冷然的嘲讽,“这么多年了,她的野心倒是越来越大了。”

    秋姨娘低着头不敢说话。

    “其他人呢?没什么动静?”陆氏轻声问。

    “没,自从夫人离开家里之后,家里其他姨娘都不怎么出屋了,奴婢之所以知道这些,还是李妈妈跟奴婢说的,让奴婢务必说给夫人您知道,这还有李妈妈给夫人的信。”秋姨娘急忙从怀里拿出一封用蜡封住开口的信。

    陆氏接过来,并没有立即打开观看,而是对秋姨娘说,“辛苦你了,我不在家里,你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你先带着瑞哥儿下去吧。”

    秋姨娘懦懦地应是,的确,家里没有陆氏坐镇,便是那连姨娘最是嚣张,家里其他小妾通房都被她压得死死的,这次若不是有李妈妈帮忙,她还不一定能带着儿子来到锦州城的。

    齐瑞这次没有硬要留在齐莞身边,而是乖乖地跟着秋姨娘下去了,他虽然不太清楚母亲和姨娘在说什么,但也知道这时候自己不能耍小性子。

    待秋姨娘下去之后,陆氏才将李妈妈写给她的信打开,看完之后,脸上掩不住震怒,重重地将信拍在桌面,怒声骂道,“连雪心这个贱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