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求我的推荐票~~~真心实意非常讨厌修文哎~)齐莞极少看见陆氏发脾气,更别说这样大怒地骂一个人。“母亲,信中说了什么?”无须想也知是因为那封信的问题,齐莞走到陆氏身旁,轻声问着。陆氏胸口上下起伏不定着,片刻后才波澜不惊下去,眼底的怒火却也没熄,“连雪心打得好主“母亲,信中说了什么?”不必想也知是因为那封信的问题,齐莞走到陆氏身旁,低声问道。。...

    (求推荐票~~~真心讨厌修文哎~)

    齐莞很少见到陆氏发火,更别说这样大怒地骂一个人。

    “母亲,信中说了什么?”不必想也知是因为那封信的问题,齐莞走到陆氏身旁,低声问道。

    陆氏胸口上下起伏着,片刻后才平静下来,眼底的怒火却没有熄灭,“连雪心打的好主意,竟然跟你父亲说要将齐茹过到我名下,以嫡女的身份定下亲事,不但能为你父亲拉拢关系,将来对齐家也大有益处!真是想错她的心,想利用她女儿抬高自己的身份,想都不用想!”

    这个事情齐莞早已经心中有数,连姨娘一直都在努力要自己的儿女变成嫡出,只是她从来不肯在母亲面前服软,以为只要齐正匡答应了,母亲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齐茹这一招可真高,那边让齐瑞透露消息给她知道,这边让陆氏收到这样的消息,若是她没察觉出她的心思,说不定会以为齐茹要抢走她的姻缘,一怒之下就为自己定下亲事了。

    不对!齐莞突然灵光一闪,不应该是在这个时候的,连姨娘这个心思是在杨君柔出现之后,被杨君柔挑唆出来,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就跟齐正匡说起的。

    “娘,您先别生气,这事儿未必是真的,父亲从来没跟您提过,说不定只是连姨娘故意让人透露这个消息的。”齐莞皱了皱眉心,想起齐茹故意让齐瑞透露的那些话,怀疑这个嫡女只说也是她们母女的圈套,也许连雪心根本没跟齐正匡提起这件事,故意透露给李妈妈知道,李妈妈告诉了母亲,母亲自然会在齐正匡面前反对齐茹过到她名下的想法……

    如此一来,反倒成了母亲无中生有,心胸狭隘的表现了。

    “我看是你父亲还来不及说!”陆氏冷声道。

    齐莞拉住陆氏的胳膊,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就算如此,二妹妹成了母亲的女儿,又有什么不好呢?”

    陆氏皱眉看着女儿,疑惑地问,“什么意思?”

    “父亲如今在为太子拉拢人脉,收买人心无非名利,可有些人非名利可收买,若是能联姻……您只有我一个女儿,断然是舍不得我去当父亲的棋子,既然连姨娘这般有心,您何不顺了她的意,到时候不但让父亲更赞您贤惠,连姨娘再想要出什么幺蛾子也难。”齐莞轻声地说着,觉得不如顺水推舟,让连雪心母女心想事成,还能替她挡去不少麻烦。

    她本无意重复以前的仇恨,不过齐茹既然先对她做了初一,就别怪她十五十六一起送还给她!

    陆氏是个聪明的人,急怒攻心之下没去想那么多,如今听齐莞这么一说,顿时发觉有些不对,“阿莞,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了?”

    齐莞露出一个讥讽的冷笑,“娘,您以为父亲这时候到锦州城是为了什么?连唐先生都一起来了,自然不是为了我们,我从瑞哥儿口中得知,齐茹曾跟连姨娘说过父亲要为我定亲的话,这话肯定是她们母女俩刻意想让我们知道的,所以我觉得,父亲这次到锦州城,指不定会跟哪个世家联姻……”

    陆氏一怔,随即怒道,“锦州城虽好,可跟京都相距一万几千里,我就你一个女儿,怎么舍得将你嫁得这么远,将来要见一面多难,何况,这锦州城还有谁能跟齐家门风相对?”

    “父亲的女儿不止是一个,但嫡女只有我,为了太子为了前程,父亲未必不会这么做。”齐莞说。

    陆氏敛眉想了一会儿,须臾,才缓缓开口,“既然连雪心要让她的女儿过到我名下,我便答应她,她想要她女儿能嫁个好人家,我便替她做主,我看她敢不敢说二话!”

    有时候给一个人荣耀,并不是要抬举那个人,已经死过的一次的齐莞根本不注重在齐家须有的地位,齐茹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好了,只是这一次,她想要像上辈子那样嫁给称心如意的丈夫,那是不可能的。

    “娘,这件事毕竟只是听说而来,并不能确定,不可轻举妄动。”齐莞出声提醒,还得先试探齐正匡的意思。

    陆氏拍了拍齐莞的手,“我会先探一探你父亲的口风,放心。”

    齐莞心里稍安,慢慢地蹲了下来,将头靠在陆氏的双膝上,语气充满了眷恋和忧心,“娘,我只想永远陪在您身边,谁也不想嫁!”

    “傻孩子!”陆氏摸了摸她的头,露出慈爱的笑容。

    然而,想要试探齐正匡的口风并不如想象中的容易,不是齐正匡不肯透露,而是想要见到他的人都难。

    除了第一天晚上他歇在陆氏房中,接下来的数天,他都是早出晚归,有时候甚至彻夜不回,就算是回来了,也没有回到内宅,而是在外面书房歇下了,第二天陆氏想去给他送早膳,发现他早已经跟唐先生出门了。

    这个方法行不通,总有其他法子,这么多年来,陆氏若是没能在齐正匡身边安插几个自己信得过的人,那她就妄为齐家的当家夫人了。

    好不容易等到一个齐正匡留在家里的机会,可惜他和唐先生在书房中谈话,陆氏便将这几天跟着齐正匡进进出出的小厮叫来了。

    这小厮是李妈妈的侄子,也算是陆氏的心腹了。

    “老爷这几天经常和汝南侯见面,还有汝南侯的世子,明天要跟江守备到……到楼里谈事。”李永对陆氏说起了这些天齐正匡的行踪,“还有几位大人,都是锦州有头有脸的世家。”

    “都谈了什么?”陆氏拧眉问道。

    李永一直微弓着腰,不敢直视陆氏,“老爷让小的在门外守着,只隐约听说,老爷和汝南侯似乎有意要结为亲家……”话说到一半,他顿了顿,眼角瞄到陆氏铁青的脸色,额头忍不住渗出冷汗。

    和汝南侯结为亲家?陆氏心里冷笑,“就这些了?”

    “小的会为夫人再打探打探。”李永急忙道,他怎么知道夫人突然对老爷在外头的事情感兴趣了,要是早知道,他肯定会打听更多一些,可是,有些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说出来伤了夫人的心啊。

    老爷他是天天往青楼院子跑,这事儿能说出吗?

    “别的事用不着去打听,知道太多对你也没益处,你就去查一查,老爷是不是真的想跟汝南侯联姻,还有,是打算以哪个姑娘去结亲的。”陆氏淡声吩咐道。

    李永松了一口气,“是,小的知道怎么做了,夫人请放心。”

    “下去吧。”陆氏露出疲惫的神色,挥手让李永退了下去。

    陆氏回到屋里,靠着美人榻静坐不语,夏竹和迎荷见了,也都放轻了脚步动作守到门边,不敢扰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夏竹才轻手轻脚走了进来,“夫人,赵夫人来了。”

    “哦,快请进来。”陆氏回过神,收起脸上阴郁的神情,让夏竹赶紧将赵夫人迎到屋里来。

    因为齐正匡到来的关系,她有几天没有针灸治疗了,昨日赵夫人使人来问她,是否方便继续治疗,她便请赵夫人今日过来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