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姐妹们节日快乐……,昨天要好好的看待自己啊!嗷,原本都快被挤下首页PK榜了,非常感谢虚彩和koko童鞋又帮我上来了,昨天加更哟,过年要加更~顺道求评论求票~切记怪俺太贪心,但是我确实有点儿太贪心。)赵夫人走了后,齐莞才慢慢的地走回上房,她在想,齐正匡赵夫人走了之后,齐莞才慢慢地走回上房,她在想,齐正匡到底对赵大人做了什么?她记得上一世齐正匡对赵言钰也是势在必得,但最后没成功将人家拉拢到太子的阵营里,原来在赵言钰之前,齐正匡已经对赵大人出手了。。...

    (姐妹们节日快乐,今天必须好好对待自己啊!嗷,本来快要被挤下首页PK榜了,感谢虚彩和koko童鞋又帮我上去了,今天加更哟,过节必须加更~顺便求评论求票~不要怪俺贪心,虽然我的确有点贪心。)

    赵夫人走了之后,齐莞才慢慢地走回上房,她在想,齐正匡到底对赵大人做了什么?她记得上一世齐正匡对赵言钰也是势在必得,但最后没成功将人家拉拢到太子的阵营里,原来在赵言钰之前,齐正匡已经对赵大人出手了。

    赵知府虽然只是知府,但赵家的先祖曾经跟大周的太祖爷打过江山,只不过在一代又一代之后,赵家落魄了,是到了赵大人这一代,才重新出仕,当今圣上还曾经当着满朝文武百官说将锦州城交给赵大人是最放心的。

    锦州城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皇帝这么信任赵知府,自然不是因为纯粹的信任,赵知府这个人虽是个文官,但却是将门出身,而且带兵打战绝对不逊色朝中其他大将军。

    这也是太子为什么迫切要拉拢赵知府的原因。

    只要师父不会因为这件事而疏远她们,只要师父还愿意替母亲治病,不管齐正匡要做什么,这都和她跟母亲没有关系。

    到了上房,齐莞便见到陆氏歪在美人榻上蹙眉沉思,她轻轻地走了过去,在旁边的木杌坐了下来,“娘,师父说了,让您要放宽心情,养病先养心,您又忘了这句话,若是让那些人知道几句话就把你气住了,那岂不是便宜了她们。”

    陆氏牵了齐莞的手放在膝上,语气幽冷地说,“你这个道理我怎么不懂,就算我不花心思去算计别人,别人也会算计到我们头上。”

    “既然如此,那就想个一劳永逸的方法好了。”齐莞淡淡地说,“娘,连姨娘根本不足畏惧,您何必将她放在心上,只要是父亲做主答应的事情,她难道还敢不从?就算父亲念她旧情,不是还有爷爷吗?”

    齐家的老太爷一直很看重陆氏这个儿媳妇,连姨娘想要利用齐正匡的宠爱在齐家作威作福那是不可能的。

    陆氏笑了笑,“我还没将连雪心看得那么重,只是你父亲这几日在外面的作为,我虽不完全了解,但有所耳闻,我实在是担心……你父亲为太子做这许多事情,反而会连累自己。”

    最后可不就是为此付出代价吗?齐莞在心里想着,如果这一世她能改变命运,那齐家就不能和太子牵连在一起,至少无辜的人不能被牵连受死。

    “娘,不如您劝一劝父亲?虽然已经立储,可最后结果谁也不知道,父亲不能将所有的赌注都放在一人身上。”齐莞低声说。

    陆氏轻轻点头,“这话没错,只是你父亲未必会听我的劝,只能尽力试试。”

    齐莞并不认为齐正匡能听得进劝说,她不知道齐家将来还会不会被太子连累,但她相信有些事情是能够改变的,只不过时候未到,她暂时还什么都不用做。

    母女俩聊了一会儿,陆氏就把齐莞打发回去了,明天要去学堂,应该早些去做准备才是。

    到了旁晚的时候,齐正匡难得地进了内院,要跟陆氏一起用膳。

    这是个机会,陆氏打起精神吩咐丫环去准备晚膳,心里琢磨着该怎么试探。

    “老爷这几天总是在外面奔波,想来必然辛苦,老爷还是要顾着身体。”陆氏在齐正匡身边坐了下来,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

    齐正匡望了一眼依旧娇美温柔的妻子,含笑说,“谈不上辛苦,都是在为殿下做事,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老爷到锦州来也没好好地休息,就是殿下知道了,肯定要说您几句,您可是殿下的左膀右臂,殿下怎么不心疼你?”陆氏嗔了他一眼,笑着说。

    齐正匡哈哈笑了起来,随即不知想起什么,笑容微微一敛,哼道,“其实已经是差不多了,只不过有几个冥顽不灵不听劝说的家伙在添堵。”

    朝中又不是只有太子一人得势,四皇子的母妃是圣上的宠妃,朝中不少大臣都站在四皇子那边的,难道锦州城就没人已经被四皇子收买吗?这话陆氏只是在心里想着,没有说出来,“还有谁能让老爷不高兴的?”

    “不说这些无趣的人。”齐正匡挥了挥手,好像要将那些人从脑海里挥走似的,“这几天我和汝南侯相处,对方似有意要跟我们齐家结亲,你觉得怎么样?我见过汝南侯的世子,长得一表人才,配得上我们的女儿。”

    陆氏心中一跳,恨恨地想,这男人果然是要牺牲阿莞!她心中震怒,面上笑容不变,“汝南侯虽然不是一流的勋贵,但勉强也与齐家配得起。”

    “你不反对就好,那我就可以给个准话了。”齐正匡很满意陆氏识举。

    “女儿能有个好姻缘我怎么会反对,之前进宫的时候,贤妃娘娘还问起来呢,家里除了阿莞,还有两个姑娘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阿莞有贵妃娘娘替她做主,我是不用操什么心,可是茹儿和雯儿虽不是我所出,但也是我的女儿,我能不记在心里吗?”陆氏笑着说道。

    齐正匡愣了一下,“你说什么?贵妃娘娘要给阿莞做主婚事?”

    “是啊,这件事我不是跟老爷您提过吗?”陆氏疑惑地看着齐正匡,当初在京都她是进宫了,贤妃娘娘也提起过阿莞的婚事,但她以阿莞年幼搪塞了过去,如今却能拿到当借口。

    陆贤妃是陆氏的堂姐妹,颇得皇上信任宠爱,膝下只有一名七岁的幼子,不足以构成太子的威胁,反而能成为助力,齐正匡还想利用妻子的关系拉拢陆贤妃。

    “我答应了汝南侯,会将齐家的嫡女许给吴世子,这么一来,我岂不是失信于心?”齐正匡紧皱眉头,烦躁地在屋里度步。

    陆氏满脸诧异,“这……这怎么办?要不我跟陆贤妃说一声?”

    “不可!”齐正匡立刻否决,陆贤妃和汝南侯比起来,哪个更重要,齐正匡心里是有数的,“陆贤妃看重阿莞,是阿莞的福气,我们若是拒绝了陆贤妃的好意,反而落了个不识抬举。”

    陆氏看着齐正匡,在心里苦笑,却一句话都不收,想等着他自己说。

    “得想个办法才行!”齐正匡自言自语,他是两边都不想得罪。

    “老爷,您不是还有其他女儿吗?”见齐正匡只顾着度步,丝毫没想到重点,陆氏忍不住开口。

    “可我答应了汝南侯,让嫡出的女儿嫁给世子……”齐正匡没好气地说。

    “那就把茹儿过到我名下,她不也是嫡出的二姑娘吗?”陆氏说。

    齐正匡一怔,拧眉沉思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