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艺科除了去学习女红之外,除了厨艺和手工,齐莞并也不是对这工艺活尤其感兴趣才选的,只但是正好她很擅长于女红,可以选择艺科的话,或许她能节约不少时间出,即使是考试,所以也能轻意进行的。吴盈好像没想起齐莞会可以选择艺科,但是也不是说艺科有什么好,但到了公开吴盈似乎没想到齐莞会选择艺科,虽然不是说艺科有什么不好,但到了公开场合的即兴表演,若是能奏一曲好琴,念一首好诗,写一手好字,能够赢得的名声总是比能绣一块手帕的强,何况也没让人当众刺绣的,所以许多人都是先选了乐科和书科,最后才会考虑艺科。。...

    艺科除了学习女红之外,还有厨艺和手工,齐莞并不是对这工艺活特别感兴趣才选的,只不过刚好她比较擅长女红,选择艺科的话,也许她能节省不少时间出来,即便是考试,应该也能轻易通过的。

    吴盈似乎没想到齐莞会选择艺科,虽然不是说艺科有什么不好,但到了公开场合的即兴表演,若是能奏一曲好琴,念一首好诗,写一手好字,能够赢得的名声总是比能绣一块手帕的强,何况也没让人当众刺绣的,所以许多人都是先选了乐科和书科,最后才会考虑艺科。

    没有人会把女红厨艺当首要的功课学习。

    齐莞是少数的例外,艺科的课舍不是没有其他学生,但都已经是从乐科和书科礼科学习过一段时间的。

    在礼科上课的谢淑静听说齐莞选择去了艺科,还以为是吴盈在解说过程中使了什么奸诈的手段,特意过来拉着齐莞说,“阿莞,你这么聪慧,应该先去乐科或书科啊,这艺科只是学手艺活,就算学得不精,也没人会说什么的。”

    这话吴盈也对她说过了,齐莞只是笑而不语。

    “吴盈肯定是不想你抢了她的风头,所以骗了你在艺科,阿莞,你跟夫子说,还是想先去乐科,等以后再来学女红。”谢淑静满脸的抱不平,觉得齐莞被吴盈忽悠了。

    “先学了艺科再去学其他也无妨,吴姑娘并没有误导我,是我自己选择的。”齐莞淡淡地说。

    谢淑静劝说了半天,齐莞仍无动于衷,只好放弃,回到自己的课舍。

    齐莞回到座位,望着寥寥数人的课舍,觉得这里很不错,至少足够安静。

    今天学的是女红,教她们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夫子,姓冉,大家都称她冉先生。

    所谓风韵犹存,犹绕绰约,大概就是形容冉先生这样的人物吧。明明已经过了貌美如花的青春年纪,明明不是生得倾国倾城的模样,可是那风姿举止就是有一股耐人寻味的味道。

    一头乌黑的发丝简单地挽一个发髻,以一支再普通不过的银钗固定,两鬓梳理得很整齐,光洁干净的额头,白皙红润的肌肤,细细的柳叶眉,似永远带笑的丹凤眼,艳红的唇瓣轻轻挑起,穿着宽袖的乳云纱对襟衫,下着牡丹薄水烟逶迤拖地长裙,金色的牡丹盛开在裙裾上,煞是艳丽动人。

    即使是有两世经历的齐莞,见到这样风流人物般的先生,也不免瞠目结舌,这……看起来可真不像个为人师表的先生啊。

    女子学堂果然什么人物都有。

    冉先生慢慢地走进课舍,课舍的地板是上好的杉木铺置的,发不出一点脚步声,课舍其他学生之前都见过冉先生了,所以除了刚开始惊艳,都已经恢复正常的神色,习惯了就好。

    “你就是今天新来的?”冉先生突然停下脚步,在齐莞身旁停了下来,低头含笑看着她。

    齐莞起身敛衽施礼,“学生见过冉先生。”

    “嗯,不错不错,果然与众不同,很有眼光很有前途,我喜欢。”冉先生在齐莞粉嫩的脸颊捏了两下,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这还是第一个刚进学堂就选择学艺科的学生,难道不是和自己一样有眼光?

    齐莞背脊一僵,面对热情得有点过头的先生不知要怎么反应,这话听着是在夸奖她,但好像……更像在夸自己吧。

    “谢先生谬赞。”齐莞低下头,讷讷地说着。

    冉先生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走向了讲台。

    “休息了这么长时间,希望大家没忘记之前学过的针法,今天你们就先绣个帕子交上来吧,随便绣什么都行。”冉先生在书案后的太师椅坐了下来,并没有授课,而是布置了功课。

    课舍的另一边放了不少木架和针线,都是现成的材料。

    大概都已经习惯了冉先生的教学方式,其他学生已经站了起来,离开座位去选材料了。

    齐莞在心里暗暗称奇,也跟着去选一块白色的棉布和各色线球回到座位。

    “冉先生就是这么奇怪,你习惯就好了。”坐在齐莞前面的姑娘突然回头轻声说了一句,那姑娘五官长得很精致可爱,脸上带着友好的笑容,“不过虽然奇怪,但冉先生是很厉害的,你以后就知道。”

    “冉先生是本地人吗?”齐莞好奇地问。

    “你不知道啊?冉先生是京都来的,听说还很有来头,不过实际怎么样,我们也不晓得。”那姑娘低声回道。

    齐莞愣了愣,冉先生是京都的?她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京都有这么样的人物?就算是以前,她也没听说过,以冉先生的风姿,即使在京都,也绝对是得到瞩目的,她竟是从没听说过……

    “对了,你好像也不是锦州的,我叫柳棠,你叫什么名字?”柳棠侧头望着齐莞,她在锦州住了这么久,以前没见过齐莞这个人,所以心里好奇。

    “齐莞,最近才搬到锦州的。”齐莞含笑说。

    柳棠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齐莞呀,我听说过你,哎呀,你长得真好看,难怪大家都喜欢和你在一起。”

    齐莞没见过柳棠,猜想她应该不是锦州城的人,但听她这话,怎么都觉得别扭,“柳姑娘,长得好看才让大家喜欢,真不是好事……”

    “啊,哈哈,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长得真的好看。”柳棠笑嘻嘻地干笑。

    “谢谢!”齐莞笑道,她觉得这个柳棠挺不错的,至少比吴盈和谢淑静之流好,让她觉得是个挺真诚的人。

    柳棠挥了挥手里的绣针,“赶紧完成功课,要是完成不了,冉先生肯定要惩罚的。”

    正想问会有什么惩罚的时候,柳棠已经转过身去了,齐莞只好作罢,低头在手帕上秀出一朵盛开的芍药。

    下课的时间一到,冉先生又重新出现在课舍,让学生将功课交上去,然后便让大家回去了。

    齐莞松了口气,突然有种感觉,也许学堂的生活不会太枯燥,但这种新奇感还是远远没有下午能去学习针灸穴位的事情让她更兴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