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谢谢您大家的打赏~~~叭唧一下,昨天不明白能不能够两更,希望能也可以。)齐莞也没看见赵言钰那之意深而长的眼神,她了头也不回地进了家门。赵言钰和关朗进屋后立马就往外书房去了,赵知府赵秉德了在书案后头等着他们了,一看见他们走进去,便挥让在一旁的齐莞没有看到赵言钰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她已经头也不回地进了家门。。...

    (谢谢大家的打赏~~~吧唧一下,今天不知道能不能两更,希望可以。)

    齐莞没有看到赵言钰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她已经头也不回地进了家门。

    赵言钰和关朗进门之后立刻就往外书房去了,赵知府赵秉德已经在书案后头等着他们了,一见到他们走进来,便挥手让在一旁的小厮退了下去。

    “爹。”赵言钰行了一礼。

    关朗跟着笑嘻嘻地行礼,“姑父,我们不负您所托,把事儿都办完了。”

    坐在书案后的中年男子脸色端肃,不拘言笑,唇上蓄一抹须,肌肤黝黑,双目炯炯有神,身材高大魁梧,有一股凛冽威严的气势,没有文人的那种温文尔雅的感觉。

    赵言钰生得和赵秉德有几分相似,但五官却要更加俊美,赵秉德的气势是外露不掩藏,而赵言钰相对更内敛一些。

    “都查到什么?”赵秉德沉声问道,声音略显暗哑。

    “齐正匡表面是到锦州城替太子办事,实际上随他一起来的唐先生最近却经常出入汇丰钱庄潘老板的庄子,这应该才是齐正匡到锦州城真正的目的!”赵言钰说。

    赵秉德皱了皱浓眉,“汇丰钱庄?太子竟然把手伸得这么长!”

    汇丰钱庄是大周数一数二的大钱庄,大江南北都有它的分号,若是太子真的将汇丰钱庄掌握在手里,那等于掌控了半个江山的银钱了。

    “潘老板是个聪明人,未必会加入太子的阵营。”赵言钰说。

    就像赵秉德,不管是谁来招拢都无动于衷,不是他不懂看时势,现在根本还不是站队的时候,只要皇上在位一天,他就只能忠于皇上。

    “今天齐正匡的女儿又来了?”赵秉德眉心堆着疙瘩,对于妻子最近常挂在嘴边的徒弟实在有些狐疑。

    关朗急忙说,“姑父,我查探多了,齐正匡根本不知道小师妹拜姑母为师,而且他在外面做什么事情,跟小师妹是没关系的。”

    “齐莞当初主动接近母亲,本来就动机不纯。”赵言钰淡淡地说。

    “那是小师妹想求姑母替她母亲治病。”关朗瞪着赵言钰,没好气地说。

    赵秉德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我会和你姑母谈谈,不用再说了,今天齐正匡在家中宴客,但那位唐先生却不见所踪,想来又是去见潘老板了,言钰,你去试探一下潘老板的口风,看他是怎么想的。”

    “爹,这件事要奏上去吗?”赵言钰低声问。

    “奏上去也没用,什么证据都没有,反而会让皇上起别的疑心。”赵秉德说,“隔岸观火,齐正匡要在锦州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别触犯我的底线。”

    赵言钰俊脸冷凝,“齐正匡还没放弃拉拢您。”

    “他不愿意放弃是他的事情,好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事儿吩咐你们去办。”赵秉德将两个少年都打发下去,顿了一会儿,他叫住关朗,“你别再出去惹祸了,再惹出个什么禁城抓江洋大盗,我把你扔回给你爹。”

    关朗马上正色道,“您放心,姑父,我一定不会再闯祸了。”

    赵秉德嘴角往上翘了一下,“回去吧!”

    关朗跟在赵言钰的身边出来,一拳挥了过去,“你怎么不替小师妹说句话啊,她父亲做什么跟她又没关系,再说了,她都已经是师妹了,难道你还要把她当仇人啊。”

    “我只是怀疑她接近我母亲的动机不单纯。”赵言钰在前面听到拳风,已经侧身避开了关朗的拳头,哭笑不得地和他过了两招。

    “你这个人就是心思太深沉了,才认为别人跟你一样,都是个有心眼的。”关朗越打越手痒,他已经很久没活动筋骨了

    赵言钰说,“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纯白,齐莞就是个心眼多的人。”

    关朗收住拳头,怒瞪着赵言钰,“你这话我怎么听着好像是在骂我蠢呢?”

    “不,我是说你单纯得很聪明。”赵言钰面无表情地说,回身继续往自己的书房走去。

    “你是这个意思吗?”关朗大声问道,追上了赵言钰。

    另一厢,赵秉德在书房处理了一些公务之后,也回到了内院,见妻子歪在美人榻上休息,便放轻了脚步走了进去,挥手让屋里的丫环都下去了。

    赵夫人在赵秉德靠近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看着丈夫刚毅的脸庞,她露出娇媚的笑容,“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没什么事儿忙,就回来了,你这两天似乎很累,都做什么?”赵秉德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明知故问。

    “我这是闲太久了,稍微有点事儿忙就见累。”赵夫人笑了笑,语气却很兴奋,“阿莞真是很聪明,再复杂的地方我只要讲一遍,她就全都明白了,她简直就是个医学天才。”

    赵秉德含笑看着她,“那齐家的姑娘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奇?”

    “我这徒弟收得太对了,除了她,再没谁适合当我的传人。”赵夫人说。

    “筱华,这齐家的姑娘……是不是故意接近你也不好说,你别把她看得太重,免得将来失望。”赵秉德犹豫了一会儿,尽量说得婉转。

    赵夫人嗔了他一眼,说道,“你是以为她受她父亲指使,故意接近我,然后拉拢我们赵家?你放心吧,我早就试探过了,她和她父亲不是一路人,何况……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不认识我,她说的那一番话可不像她父亲教的。”

    “什么话?”赵秉德问。

    赵夫人将那时在平安庙的厢房无意中听到齐莞跟陆氏的谈话告诉赵秉德,“……哪个足不出户的姑娘能有她这样的见识?就是她父亲,也未必有她看得通透,她既说得出这样的话,又怎么会帮她父亲呢?”

    “没想到她一个小姑娘还有这见地。”赵秉德也十分惊讶,将各个皇子的形势分析得比他还透彻,可见这个小姑娘不是那么简单。

    “男人的事情和我们女人没关系,何况我只是收个徒弟。”赵夫人知道丈夫在担心什么,她曾经也犹豫过,可是阿莞天资极佳,她舍不得放弃。

    就算将来赵家和齐家有分歧,她也会想办法让阿莞从齐家摘出来的!

    “嗯,我倒是希望齐正匡能别一条道走到黑!”赵秉德淡淡地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