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差点儿忘了传上更新了了。)齐莞回屋里没多久,杯子里的茶刚喝了一半,就听见有陆氏院子里的丫环来带话,齐正匡请她过去的,似是有话要问。齐正匡找她能有什么事儿?齐莞心里不解,但但是回到了上房。刚走入屋里,齐莞就觉得到一股被压抑的气氛,抬头一看齐正匡冷着脸齐莞回到屋里没多久,杯子里的茶刚喝了一半,就听到有陆氏院子里的丫环来传话,齐正匡请她过去,似是有话要问。。...

    (差点忘记上传更新了。)

    齐莞回到屋里没多久,杯子里的茶刚喝了一半,就听到有陆氏院子里的丫环来传话,齐正匡请她过去,似是有话要问。

    齐正匡找她能有什么事儿?齐莞心里疑惑,但还是来到了上房。

    刚走进屋里,齐莞就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氛,只见齐正匡冷着脸端坐在正位上,陆氏坐在下首,表情冷淡,径自端着茶在轻抿。

    “父亲,母亲。”齐莞按住心中的疑惑,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

    “哼!”齐正匡冷哼一声,手掌重重地拍了一下桌面,声音剧烈得让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齐莞眼皮一跳,不明所以地看着齐正匡。

    陆氏将茶盏轻轻地放了下来,淡声说,“老爷,有什么事儿好好说,别气坏了身子。”

    “阿莞!你今天是不是去了赵府?”齐正匡厉声问道。

    “是!”齐莞心头一紧,想起自己从赵府出来的时候,在门外见到齐正匡身边的小厮,便已经知道瞒不住了。

    这些天她到赵家去的时候,都是有意避开齐正匡的人,不想被齐正匡知道的。

    “你和那赵夫人是什么关系?”齐正匡脸色铁青地继续问,他到锦州城这么久,一直无法将赵秉德拉到自己的阵营里,可没想到他在外面想办法的时候,原来他的妻女早跟人家赵夫人在来往,而且外头人都知道,就他一点都不知情,还跟唐先生抱怨这个赵知府一家都是油盐不进的,他简直成了个笑话!

    齐莞一脸无辜地看着齐正匡,“父亲,女儿不明白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赵夫人之前每天都到家里为母亲治病,我送些糕点去给她,表示一下谢意,难道这有什么不对吗?”

    “她天天给你治病?”齐正匡转头看向陆氏。

    “赵夫人擅长针灸治病,别的大夫都说母亲的病无药可医,女儿才去求赵夫人替母亲治病,父亲,难道这都不行吗?”齐莞仰着小脸,毫无惧色地看着齐正匡。

    齐正匡怒道,“为何我到锦州这么久,你都不曾和我说起这事?”

    “父亲有多少时间留在家中?连母亲的身体到底如何,只怕您也不知道吧,何况父亲在外面做什么和什么人来往,我和母亲更是完全不知晓,父亲要女儿怎么跟您说?”齐莞辩驳道。

    “数月不见,你倒是变得伶牙利嘴了!”齐正匡瞪着齐莞,眼角微微抽搐,眼前的这个女儿他好像今天才了解似的,以前怎么不觉得她有这般胆色,还敢跟他顶嘴!

    齐莞低眉顺耳地低下头,“不敢。”

    “老爷,难道赵知府与您有什么过节?怎么我们和赵夫人来往,让您生这么大气?”陆氏沉默地听完齐正匡的怒火,这才笑着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闻言细语地问道。

    齐正匡见齐莞那乖巧温顺的模样,这才脸色稍霁,“那赵秉德不识好歹,连太子的面都不放在眼里,将来定然会吃亏,你们少跟他家里的人来往,免得以后有什么事受他们连累!”

    陆氏看了齐莞一眼,绽开笑容道,“我听说这赵知府就是个直心肠的犟官儿,老爷您和他置什么气呢,他一个小小的知府,又离京都十万八千里远,哪里懂得那许多,指不定将来哪一天就想通了。”

    齐莞却在心里冷笑,将来?将来还不知道谁受谁连累呢,若不是知道赵言钰以后会位极人臣,她还不敢跟赵夫人来往过甚,以免以后真的连累了他们。

    “你们和赵夫人来往也不是不可,赵知府虽然脑筋不清醒,但他的夫人不一定随他,你们便劝一劝赵夫人,别让赵知府以后赔了整个赵家。”齐正匡虽然恼怒赵秉德油盐不进不给他面子,但终究想着为了大事要忍一忍,若是能通过他的夫人说服他,那也不错。

    陆氏马上笑着应下,却是将齐正匡的话一耳进一耳出,又怎么会真的跟赵夫人提起这个事儿?

    齐莞的嘴皮动了动,忍了忍才没开口反驳。

    这件事就这么揭了过去,齐正匡没再责怪齐莞去赵家一事,而是说起了家里最近新添的两个丫环。

    “……是别人送的,我不好推辞,人你还没见过,我已经让她们在外面等着,进来给你磕头。”齐正匡说起红袖儿和红珠儿,心中自然想到那天晚上左拥右抱的销魂享受,全身一阵酥麻,一股邪火从小腹直串上来。

    说到那两个还没见到人的丫头,陆氏一直端雅淡笑的脸庞终于变了变,眸中神色黯然。

    齐莞看到陆氏这样的神情,自然心里难受,只恨齐正匡太伤人。

    “我听说了是两位妙人,难得伺候老爷舒服了,我心里也安慰。”陆氏忍着心头的伤痛,强颜欢笑说着表面话。

    除了这样说,她又能怎么说?不许那两个人进门,还是撒泼要齐正匡赶走她们,家里已经有不少妾室通房,多这两个也不多,她没必要为自己添个妒妇的名声。

    齐正匡听着妻子这宽容大度的话,心里高兴,立刻让人去把红袖儿和红珠儿唤了进来。

    齐莞捏紧在在衣袖中的拳头,沉默地退到一旁,冷眼看着两个妖娆狐媚的女人低头进了屋里,娇声浓语地给齐正匡行了一礼。

    那声音媚得能掐出水来,眼尾看向齐正匡的时候,含情脉脉,似羞还羞,看得陆氏肝肺涨疼。

    简直是两个小妖精!

    齐正匡本来强压下去的邪火在见到她们那含情羞涩的眼神时,又燥热起来,要不是地方不合适,他已经抱着人上床了。

    “咳!”他轻咳了一声,正色看着红袖儿她们,“你们虽然已经是齐家的人,但还没给夫人磕头,以后要好好服侍夫人,不许怠慢逾矩,可记下了。”

    “奴婢记下了。”红袖儿和红珠儿立刻跪了下来,伏地说道。

    齐正匡满意地点了点头。

    红袖儿和红珠儿都不是蠢人,立刻又向着陆氏的位置,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奴婢见过夫人。”

    陆氏抓紧了太师椅的扶手,声音从容不迫地说,“起来吧,以后在仔细服侍老爷,切莫使老爷不高兴。”

    “是,夫人。”经过昨日被齐莞的那一番教训,这两个人今日不敢露出半点得意,低头带怯地小声应着。

    陆氏看向齐正匡,“老爷今日招待客人一天,想来已经累了,不如让这两个丫头服侍您回去歇着吧。”

    这正中齐正匡下怀!“那夫人你也早些休息。”

    陆氏笑着应下,送齐正匡出了门,那两个丫环低头跟了上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