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求评求票示爱虎……)待齐正匡带着那两个女人离开了之后,齐莞便拉着陆氏回了屋里。“娘,为什么您不不高兴呢?”齐莞望着脸色好的陆氏,心里亦是愤怒的又是疼惜。陆氏淡淡一笑,轻声说,“怎么不不高兴?气得心口都疼了。”齐莞握着陆氏的手,心痛得眼眶都泛红了“娘,为什么您不生气呢?”齐莞看着脸色不好的陆氏,心里既是愤怒又是疼惜。。...

    (求评求票求爱虎……)

    待齐正匡带着那两个女人离开之后,齐莞便拉着陆氏回了屋里。

    “娘,为什么您不生气呢?”齐莞看着脸色不好的陆氏,心里既是愤怒又是疼惜。

    陆氏淡淡一笑,低声说,“怎么不生气?气得心口都疼了。”

    齐莞握住陆氏的手,心疼得眼眶都发红了,“那您怎么不闹一闹,哭一哭呢?总是任由父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哪里知道您真正的意思,哪里知道您心里的苦?”

    这些话让陆氏的眼泪差点涌了出来,声音哽咽地说,“怎么闹怎么哭?你父亲是能够任由我哭闹的人么?我也想哭想闹,但我不能……”

    她的尊严和她的教养不允许她这样做,何况她还要顾及陆家和齐家的脸面,这么多年来,她之所以能够在齐家保持地位,和她的隐忍大度脱不了关系。

    齐莞当然明白,如果闹了起来,母亲在齐家的立场会很糟糕,如果她有生下嫡子是另外一回事,问题是母亲膝下无子,这便少了一份底气。

    “娘……”看着陆氏默默滑泪的样子,齐莞一阵心酸。

    陆氏抹去脸上的眼泪,冷声说,“男人若是心里没你,怎么闹怎么哭都是一样的,若是心里有你,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伤你的心?阿莞,娘不求你将来大富大贵,只希望你能找一知心人,平安喜乐地过一辈子,简简单单才好。”

    齐莞想起宁朝云,曾经她以为他是她的良人,能够带她远离齐家那可怕的地狱,可是她被算计了,他娶了齐茹……她为了报复才成了他的妾室,那时候他总说心里爱的只有她,然后转身还是会进了齐茹的屋里或其他妾室的屋里,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她从来没有爱过,不懂宁朝云这种所谓的爱到底有几分真心。

    齐莞轻轻摇头淡笑,以她的身份,能嫁个简单身家的人么?这世间又有多少男人愿意一生一世只守着她过日子?

    “娘,别伤心,您有阿莞,我永远会在您身边陪着您,父亲爱去哪个屋里就让他去吧。”齐莞抱住陆氏的腰身,将脸埋在她身上,低声地叫着。

    陆氏含泪笑了出来,“傻话!你哪能永远在我身边呢,以后是要嫁出去的。”

    “那我就不嫁了。”齐莞难得撒娇,嘟着小嘴儿叫道。

    “到时候你可要怨娘了。”陆氏心情好转,搂着女儿调侃着,末了又说,“好了,你明天还要去学堂,早些回去休息吧。”

    齐莞说,“娘,今晚我陪您一块睡觉,我好久没和您一起了。”

    陆氏点了点她的额头一下,笑着应了。

    ***********

    翌日,齐莞一早就去了学堂。

    齐莞昨日绣的牡丹用了苏绣的流派针法,图案秀丽,针线灵活,绣功精致,她绣出来的牡丹和冉先生今日裙上的金色牡丹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风格。

    “回针绣茎,平针绣花,柳针绣叶……心思倒也巧妙,只是若用在大幅图案上,就会缺少一分真实感。”拿着齐莞绣的牡丹手帕,冉先生眼中有满满的赞赏,却还是点出了不足。

    在这个课舍里,齐莞的手艺已属最高。

    坐在齐莞前面的柳棠回头羡慕崇拜地看着齐莞,小声求道,“阿莞,一会儿把那手帕与我了可好?那红牡丹看着真漂亮。”

    “好!”齐莞笑着应下,但眼睛却是认真看着冉先生裙上的金色牡丹,她今日才发现,那金色牡丹的绣法很奇特,并不是她平时常见的绣法。

    那牡丹构图繁而不乱,色彩富丽夺目,针步均匀,针法多变,纹理分明,难怪能让那朵金色牡丹变得更加艳冶夺目。

    “今天我教大家配色,至于阿莞,一会儿我会教你另外一种流派的刺绣。”冉先生含笑说着,“这些基础知识你已经不必学了。”

    其他人向齐莞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齐莞只是在心里苦笑,她虽然喜欢拿针……但不是女红啊。

    冉先生开始专心讲课,齐莞却在脑海里将昨日师父讲的经络认真回想一遍。

    “阿莞,你真厉害,是不是自幼就学习女红呢?我真笨啊,怎么也学不好,我娘说我生来就是一双钝手。”柳棠转过头,小声地找齐莞说话,她是很想听冉先生讲课,但她听着听着就忍不住走神了。

    谁不是自幼就被要求学习女红的?她不过是多了一世经验……记得当时在宁家,每当恨意上来,她就会坐下刺绣,直到平心静气,理智冷静为止。

    齐莞将视线落在柳棠手中的手帕上,阵线稀疏不平整,色彩配得也不好,忍不住含笑看她,“你就是太粗心了。”

    柳棠急忙将那手帕塞到袖子里,拿过齐莞桌面上的牡丹帕子,“这个就送给我吧,回去跟我娘说,我认识的朋友也有双手灵活的,免得总是被她看不起。”

    齐莞看着柳棠得意骄傲的样子,不仅莞尔一笑。

    “对了,一会儿下课了,我们去后山吧,今天学院那边有武艺比赛,我们也去看热闹。”柳棠回头看了冉先生一眼,又低声对齐莞说。

    “你去吧,我……”齐莞对这种热闹没兴趣,正想拒绝。

    “你不能总是独来独往,下课了我们大家都去,我们也去吧。”柳棠拉住齐莞的手,恳求地叫道,“她们都是去看赵言钰的,我才不跟她们一样。”

    齐莞望着她笑了,“那你去看谁?”

    柳棠小姑娘脸颊一红,嗔了齐莞一眼,“不理你了!”

    “咳,柳棠,认真点听课,不然将来你给自己绣嫁衣,鸳鸯戏水别绣成了鸭子游水。”冉先生笑眯眯地看着柳棠,对于她上课总是分心已经见怪不怪了。

    柳棠脸颊更红了,头都要埋到胸前去。

    “好了,大家练习一下。”冉先生讲完了课,便要她们在课堂练习,然后看向齐莞,“阿莞,你跟我来。”

    齐莞站了起来,跟柳棠对视一眼,跟着冉先生到隔壁的书房了。

    “你好像不是特别喜欢女红?”冉先生在太师椅上坐下,似笑非笑地看着齐莞。

    “冉先生,学生并非不喜女红。”齐莞低着头,诚恳地说,她只不过有更喜欢的事情而已。

    冉先生看着她摇了摇头,说,“我一直想为自己找个徒弟,你是我见过资质最好的,但你的心却没完全在这儿上面。”

    齐莞不知该说什么,她确实心不在此。

    “想不想学另一种刺绣的方法?”冉先生难掩心中的失望,没有再提收徒一事。

    “请先生赐教!”齐莞行了一礼,她也想绣出那样繁华艳冶的牡丹花。

    冉先生让齐莞走向前去,指着书案旁边一个架子,上面还有一副没完成的百鸟朝凤绣图,说,“我用的是广绣,广绣喜用孔雀羽编线为绣,使绣品更加金翠夺目,又常用马尾毛缠绒作勒线……”

    广绣是南蛮那一边的绣法,齐莞以前只是听说过,极少见识,今日倒是大开眼界,忍不住也认真听了起来。

    “铺针细于毫芒,下笔不忘规矩……轮廓花纹,自然工整。女子的衣袖裙面多作满地折枝花,铺绒极薄,平贴紬面。配色也要选用反差强烈的色线,会更加眩耀人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