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听着冉先生娓娓道来说着广绣的方法,齐莞也听得认真出,广绣当然在京都很很少见,能去学习新的方法,她自然而然是很愿意去学习的。“怎样?听得明白了吗?”冉先生大约再讲了后,抬起头问着齐莞。齐莞说,“嗯,听明白了了,就不知道绣出效果如何。”冉先生笑道,“回家去试一试“怎样?听得明白吗?”冉先生大概讲完了之后,抬头问着齐莞。。...

    听着冉先生娓娓说着广绣的方法,齐莞也听得认真起来,广绣毕竟在京都很少见,能够学习新的方法,她自然是乐意学习的。

    “怎样?听得明白吗?”冉先生大概讲完了之后,抬头问着齐莞。

    齐莞说,“嗯,听明白了,就不知绣出来效果如何。”

    冉先生笑道,“回去试一试就知道了,不用急,慢慢来,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

    “是,先生。”齐莞行了一礼,低声说道。

    “好了,去吧,免得大家都去看热闹了,你还在这里闷着。”冉先生笑着说。

    齐莞微微一笑,她对所谓热闹并无兴趣,不过既然柳棠都那样说了,她只得去一趟,见识一下锦州名闻天下的书院风光也好。

    跟冉先生告了礼之后退出书房,看到柳棠已经站在书房外面的不远处勾头探视,一见到她出来,立刻向她招手。

    在书房外面的沉香走过来,“姑娘,要过去吗?”

    “去看看吧!”齐莞淡淡说,往柳棠的方向走去。

    “阿莞,我们快点去后山吧,其他人都已经过去了。”柳棠这时已经迎了上来,挽住齐莞的胳膊叫道。

    齐莞身子微微一僵,不太习惯除母亲之外的人对她这样亲近,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手臂不留痕迹地从柳棠手里抽了出来,“学院每年都有武艺比赛吗?”

    “以前没有,今年是第一次,你见过那个赵言钰吗?他是学院风头最盛的。”柳棠看了看周围,清秀的小脸带着不忿的神情,“好多人私底下打赌他会得头名,不过我觉得,徐锦阳这次肯定会赢了他。”

    “哦?为什么?”齐莞好奇地问,柳棠嘴里的徐锦阳就是她要去后山的原因吧。

    “赵言钰在文采上是很出众,可没听说过他武功有多厉害,徐锦阳是将门出身的,手脚功夫肯定要胜过赵言钰的。”柳棠提到徐锦阳,小脸都发光了。

    齐莞眼底闪过一抹兴味的笑意,调侃道,“这么说,你觉得徐锦阳一定会赢?”

    “肯定会赢!”柳棠没发觉齐莞眼底的笑意,嘟着嘴叫道。

    “看来这位徐公子在你心目中很重要啊。”齐莞忍着笑到说。

    柳棠脸颊浮起两团红云,这才知道齐莞是在打趣她,立刻不依地伸手要去挠她,“讨厌,不许取笑我!我才不认识他呢。”

    齐莞避开她的手,笑了起来,明眸皓齿,眼尾弯弯的,眼眸像耀眼的明珠,闪烁明亮,“好好好,我不说了。”

    “哎呀,阿莞,你笑起来真好看!”柳棠突然睁大眼看着她,惊叹地叫道。

    齐莞愣了愣,摸着脸颊说,“我每天都笑着,怎么不见你说好看。”

    “那不一样,你这样才是在笑,平时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一点都不好,不信你问沉香,是不是今天的笑容才特别好看?”柳棠拉着沉香问。

    沉香含笑望着齐莞,自从她跟在齐莞身边,极少看到齐莞真心笑出来,她的每一个微笑似乎都带着满满的心事,对任何人都有一种莫名的防备和警惕,今天是第一次看到她纯粹的笑容。

    “姑娘笑起来简直倾国倾城!”沉香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齐莞嗔了她们一眼,“别打趣我,还倾城倾国呢。”

    她笑了吗?她之前没笑过吗?是了,自从她成为宁朝云的妾室之后,就从来没真正地笑过,所有的笑都是虚伪的,不真实的,即使重生之后,她也很难改掉这个习惯,今天……终于笑出来了吗?

    这样很好,她不会再过那种憋屈的日子了,以后的生活,都要笑着过,谁让她不开心了,她会让对方更不开心!

    后山有一片桃园,很大,起码有十几亩地,在桃园前面有一大片草地,

    “阿莞!”前面不远处有人欢快地喊了齐莞一声。

    那一片空旷的草地已经围了不少人,都是年轻的男女,所有人围成一个半圈,齐莞看不见中间被他们围着的有什么人,却隐约看到有几个箭靶。

    喊齐莞的是谢淑静,站在她身旁的都是齐莞之前见过的几位世家淑媛,自然是少不了和谢淑静不和的吴盈。

    齐莞和柳棠向她们走了过去。

    “阿莞,你也来看比赛?快点,要开始了,第一轮是比箭术,第二轮是骑术,第三轮是比武……”谢淑静伸手招着齐莞,给她让了个在前面的位置。

    走到前面,才看清楚前面是一个被木架隔开练武场,围观的学生都站在木架外面,叽叽喳喳议论着。

    齐莞看向里面穿着窄袖劲装的数名书院学生,赵言钰穿着藏青色的箭袖衫站在众人中间,身形颀长英挺,又是生得丰神俊朗,全身散发着自信从容的气质,就这样站在那里,已经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赵言钰之所以能风华冠盖京都,不止因为他的运筹帷幄,计谋深算,更因为他的确长得很好看……

    “阿莞,我们都赌赵言钰会得头名,你呢?”谢淑静在齐莞另一边笑着问道。

    柳棠撇了撇嘴,视线落在赵言钰旁边的少年上,那少年身材高大,五官说不上俊美,却有一股刚毅之气,他似乎看到柳棠,本来严肃的脸庞柔和了一下。

    这少年就是柳棠之前所说的徐锦阳!

    还说不认识?齐莞侧头看了柳棠一眼。

    小丫头已经羞红了脸,眼底掩不住的倾慕看着徐锦阳。

    “哪个女子跟你一般,真真是不要脸,就算赵言钰得了头名,也不会感激你,用不着你到处嚷嚷。”吴盈在旁边讥讽地说道,目光鄙夷地看着谢淑静。

    谢淑静撇嘴说,“我跟阿莞说话,跟你什么关系。”

    吴盈身边一个女孩噗一声笑了出来,“谢淑静你还当阿莞是靠山么?齐家和吴家就要结成亲家了,说你不要脸,你还真不要脸了。”

    这话说出老,不但谢淑静脸色变了,连齐莞也挑了挑眉,和吴家定亲的事情,她差点忘记了,可是想到汝南侯送了两个瘦马给齐正匡,齐莞很难去和吴家攀什么亲戚。

    “阿莞,你要嫁给那个吴世子么?”柳棠诧异地小声问齐莞。

    齐莞摇了摇头,“没有。”

    吴盈冷眼看着齐莞,不客气地推开谢淑静,谢淑静一怒想要骂人,却被吴盈凶狠地瞪了一眼,蔫蔫的不敢开口。

    “我大哥有何不好?你为何不嫁?”吴盈高傲地看着齐莞,觉得齐莞实在太清高,听母亲说,本来说好了是齐莞嫁给大哥的,怎么回头却成了是那什么齐茹,虽然齐茹以后会是齐家的嫡女,但嫡妻跟小妾生的还是有区别的。

    齐莞淡淡地看着吴盈,嘴角含着浅笑,“婚姻大事,岂是能自己做主,吴姑娘这话问得好生奇怪。”

    吴盈哼了一声,“少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你看不上我大哥,我大哥还未必看得上你,别妄作清高了。”

    “原来吴姑娘是替你大哥来诉委屈的。”齐莞恍然一悟,轻轻笑道。

    “谁说我大哥委屈了?你别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吴盈大怒,“说不定是你自己在外面和哪个人私定了终身,所以才……”

    “吴姑娘,你最好慎言,我们齐家虽然不是什么王侯,但也不是任由别人侮辱欺负的,你这话说出来,可要想清楚后果。”齐莞打断吴盈的话,柔声说着。

    语气很轻柔,但威胁的意味十足,就像一股无形的压力突然罩了下来,把吴盈和其他准备附言嘲笑的人压得不敢再说出一句话。

    齐家不是王侯,但却比一般王侯更不好得罪。

    气氛顿时僵硬下来,连周围其他人也注意到了,纷纷将目光往向这边。

    “小师妹!你也来了?”突然,一道欢愉的声音响了起来。

    齐莞一愣,转头看了过去,才发现原来赵言钰身边站的人是关朗,因穿着和平时不同,她一时没能认出来。

    关朗已经跑到齐莞身边,笑咧咧地道,“小师妹,你是过来看我和三师兄比赛的吧。”

    “大师兄。”齐莞在心里暗叹,她实在不想在这里和关朗或赵言钰扯上任何关系,“你怎么在这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