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关朗像是没看见周围那些人惊诧的目光,笑得阳光绚烂地望着齐莞,“我被姑母撵来一起学院了,听着那之乎者也,都听得我厌烦死了。”“关朗,当心这话让先生听见,又罚你抄写了。”旁边有人听见他这话,立马开玩笑地调侃道。关朗第三天上课时,就被先生罚抄写,这“关朗,小心这话让先生听到,又罚你抄书了。”旁边有人听到他这话,立刻开玩笑地打趣道。。...

    关朗好像没看到周围那些人诧异的目光,笑得阳光灿烂地看着齐莞,“我被姑母撵来一起学院了,听着那之乎者也,都听得我腻烦死了。”

    “关朗,小心这话让先生听到,又罚你抄书了。”旁边有人听到他这话,立刻开玩笑地打趣道。

    关朗第一天上课,就被先生罚抄书,这让他成了同个课舍同窗的打趣对象。

    齐莞忍住笑,“学院也不错啊。”

    关朗摸了摸鼻尖,说,“我以后又不去考什么科举,读书有什么用,小师妹,今天我也比赛,看我怎么把他们都打趴下了。”

    “你和三师兄谁比较厉害?”齐莞想既然关朗以前能到别人家里劫富济贫,武功肯定不会差,可是赵言钰呢?当时见他几下就将吴世子的家将打倒在地,身手应该也不错吧。

    “呃?你三师兄……是个千年狐狸,学什么都快,跟老狐狸精一样。”关朗回头看了赵言钰一眼,低声抱怨道。

    齐莞很同意关朗的这个说法,赵言钰就是一头老谋深算的狐狸!

    人群中发出一声鄙夷的讥笑声,“头名?以为头名那么容易么?真是个天真的笨蛋!”

    说话的人是吴盈,她抬高了下巴看着关朗,她听别人说过,这个关朗只是一般江湖的子弟,不过是依靠和赵家有点关系,才能进了书院,没什么了不起的。

    “这丑女人是谁?”关朗皱眉问齐莞。

    “你说我丑?”吴盈脸色一变,怒瞪着关朗。

    关朗看也不看她,只顾着和齐莞说话,“小师妹,不要和丑八怪站在一起,会被传染的。”

    齐莞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低声说,“大师兄,你还是快去比赛吧,要开始了。”

    “不急,高手都是最后一个出场的。”关朗自信满满地说。

    吴盈从小到大没被别人这么无视过,瞪圆了眼看着关朗,眼底两束怒火都能把他身上烧出两个窟窿了。

    谢淑静见到吴盈吃瘪,心里畅快极了,“有些人的头名肯定是拿不到了,但别人可不一定,吴姑娘,不知道你是希望你哥哥赢呢,还是赵言钰赢呢?”

    吴盈的兄长吴世子也在场内准备比赛。

    “谢淑静,你闭嘴!这里轮不到你开口。”吴盈转身瞪了谢淑静一眼,眼神狠厉冰冷,好像只要谢淑静再开口说一句话,她就会做出什么事情似的。

    面对身份比她尊贵的吴盈,谢淑静也只敢耍耍嘴皮,哪敢真的和她作对?立刻就闭上嘴站到齐莞旁边去了。

    关朗大概猜到吴盈的哥哥是谁,小声在齐莞耳边说,“就那个纨绔,一个手指就能把他摁倒了。”

    “大师兄,祝你旗开得胜。”齐莞含笑道。

    “要开始了,你们说完了吗?”关朗身后传来赵言钰清冷淡漠的声音。

    齐莞抬头看了过去,见赵言钰已经走到他们不远处,面色淡然地看着他们。

    关朗说,“小师妹,我过去了,一会儿见。”

    “好!”齐莞笑着点头,目光一转,和赵言钰对上了。

    赵言钰对她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向前走去。

    关朗已经跑了上去,在赵言钰肩膀上拍了一下,不知道在说什么,眉飞色舞的样子。

    赵言钰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齐莞,嘴角释开一抹淡淡的微笑,“小师妹,多谢你来为我们捧场了。”

    齐莞脸上的微笑顿时一僵,眼角微微抽了一下,谁来捧他的场了?赵言钰想作甚?他不是一直想撇清和他们齐家的关系吗?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她小师妹!

    不仅齐莞的脸色变了,周围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齐莞,又看向赵言钰。

    小师妹?齐莞是赵言钰的小师妹?

    赵言钰好像丝毫没感觉到别人的震惊,已经和关朗去选弓箭准备比赛了。

    齐莞周围一片诡异的安静。

    须臾,才有一道细如蚊声的声音问起,“阿莞,赵言钰也是你的师兄么?”

    齐莞转头看着满脸诧异不相信的柳棠,全身生出一股无力感。

    “原来也不过如此,有赵言钰这样的师兄,哪还看得上别的男子,我大哥不委屈!”吴盈嫉恨地看着齐莞,冷笑地说着。

    “是啊,有阿莞这样的师妹,也难怪赵言钰看不上你。”谢淑静虽然恋慕赵言钰,但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他,当然,比起齐莞,她更不想吴盈心想事成。

    吴盈本来就暗恨着,听到谢淑静这话,毫不犹豫抬手扫了一巴掌过去。

    啪!谢淑静的脸颊立刻出现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喂,你怎么可以打人呢?”柳棠扶住差点摔倒的谢淑静,指责吴盈。

    “要你这贱人教训我吗?”吴盈心头怒火未消,又被柳棠这么一问,抬手又要打下来。

    齐莞飞快握住她的手腕,“吴姑娘,别不讲道理。”

    “道理?在这里,我就是道理!滚开,你也一样无耻下贱!”吴盈甩开齐莞的手,又想去打柳棠。

    “你就是道理?凭什么呢?”齐莞将柳棠拉到自己身后,吴盈怎么和谢淑静斗嘴打架跟她没关系,可是要是想打柳棠就不行,柳棠算是她在学堂的第一个朋友,不能因为她被吴盈迁怒。

    “凭什么?”吴盈冷笑,“我打了她们,她们敢说是我错了吗?既然不敢说,那这就是我的道理!”

    啪!齐莞一掌打在吴盈脸上,脸上带着春暖花开的微笑,“那么,这也是我的道理!”

    “你敢打我!”吴盈尖叫出声,不敢置信地瞪着齐莞。

    “打你了又如何?你敢说我错了吗?”齐莞淡笑问道,“既然你是这么讲道理的,我也跟着你这讲道理。”

    “你……你……”吴盈气得说不出话,正要扑上来跟齐莞拼命的时候,突然有人喝住她。

    “盈儿!”赛场中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比赛,诧异地看着她们这边的动静,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大步走了过来,脸色略显紧张不悦地看着吴盈,“回家去,不许在这里胡闹!”

    “大哥!”吴盈用力跺脚,委屈地看着他。

    吴世子用力地挥手,“回去!”

    吴盈呜咽一声,哭着跑开了。

    “齐姑娘,得罪了,请多多包涵。”吴世子没有看向自己的妹妹,而是带着自以为风流潇洒的微笑跟齐莞拱了拱手。

    齐莞回了一礼,“无妨,小姑娘都这样。”

    却是毫不客气地接受了吴世子的赔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