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赵言钰是最后一个挑选出坐骑的,当他看见那头全身棕色也没一丝杂毛的矮小骏马时,眼底闪现出一抹怪异的神色。那匹棕色骏马和其他马匹相同,鼻孔喷着热气,四肢刚强强有力,双目微红,有一股难训的野性。这匹马很非常危险!赵言钰站在马棚外面望着它,猜测着要用什么方法那匹棕色骏马和其他马匹不同,鼻孔喷着热气,四肢刚强有力,双目微红,有一股难训的野性。。...

    赵言钰是最后一个挑选坐骑的,当他看到那头全身棕色没有一丝杂毛的高大骏马时,眼底闪过一抹诡异的神色。

    那匹棕色骏马和其他马匹不同,鼻孔喷着热气,四肢刚强有力,双目微红,有一股难训的野性。

    这匹马很危险!赵言钰站在马棚外面看着它,猜想着要用什么方法驯服。

    吴世子坐在一匹温驯的黑色骏马背上,居高临下看着赵言钰,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怎么?赵言钰,你不敢接近那匹马啊?原来还是个懦夫。”

    在吴世子身边的人都大声笑了起来。

    关朗牵着马来到赵言钰身边,皱眉问道,“这匹马好像有问题,要不要让人换一匹?”

    “是啊,找一匹小马,适合你这种文弱少爷。”吴世子大声地笑着,他知道赵言钰身手比他好,可是没想到箭术也比他厉害那么多,哼,他就不相信,连骑术赵言钰也能拿头彩!

    那匹棕色的马对着赵言钰喷了几口粗气。

    赵言钰淡淡一笑,伸手摸了摸马的鬃毛,对关朗说,“不必了,这匹就可以了。”

    何况马棚已经没有别的马屁。

    “那你小心点!”关朗拍了拍赵言钰的肩膀,低声叮咛道。

    赵言钰嘴角挑起一个浅笑,将那匹马牵了出来。

    棕色马出了马棚,立刻仰头嘶叫了一声,这马的脾气似乎不太好,有点暴躁了。

    “赵言钰,你可小心点了,别被翻下马去。”吴世子冷笑看着赵言钰,眼底藏着一丝不怀好意。

    徐锦阳骑着马走过来,“这马似乎还没被驯服,赵兄,你要小心。”

    “多谢徐兄提醒,我会小心的。”赵言钰没去理会吴世子,跟徐锦阳拱了拱手,翻身上了马,一手轻轻地安抚着那匹已经不耐烦的马。

    吴世子给身边的人打了个眼色,骑着马进了赛场。

    众人看到赵言钰他们出现了,又开始兴奋起来,议论着不知道这次骑术谁能胜出。

    “赵言钰的那匹马……不太对!”柳棠诧异地看着赵言钰座下的马,皱眉对齐莞说道。

    “怎么了?”齐莞只觉得那匹马比其他人的要高大强壮一些,没看出什么问题。

    柳棠说,“那匹马的精神不对,眼神和喷气的样子也不正常。”

    齐莞惊讶地看着柳棠,“你怎么知道?”

    “我……我父亲是兽和堂的坐馆大夫。”柳棠低下头,小声地说道。

    “你真厉害。”齐莞由衷地说道,“你能看出那匹马是什么问题吗?是不是生病了?”

    柳棠见齐莞没有嫌弃她的样子,心里一阵欢喜,抬头看向已经要准备比赛的赵言钰,认真看了他的那匹马,皱起眉心,“太远了,看得不仔细。”

    话刚说完,十匹骏马已经跑了出去,他们要在这片草地的外围跑一圈,最后由三位评委先生给出成绩。

    一直领先的是关朗,然后是吴世子,赵言钰那匹马刚开始跑得很正常,可是过了一半的路程时,突然就慢了下来,先是突然前腿高高抬起嘶鸣,接着像脱缰的野马,一头往前面跑去,一边跑一边要把坐在他背上的赵言钰甩下来。

    这一幕看得众人心都提了起来,这下是谁都看出那匹马有问题了。

    “小心!”关朗看到赵言钰的马突然窜到他前面去了,而且越来越疯狂,心下一惊,策马追了上去。

    赵言钰面色沉静,他已经发觉这匹马并非没有驯服那么简单,它好像很痛苦……

    棕马疯狂地在草地上奔跑,根本看不到前面有什么阻碍,将几道木架都撞倒了,赵言钰面色冷静,手里紧紧抓着缰绳,防止被甩下马背。

    “啊……”突然,那匹马像闪电一样像人群撞去,一道尖叫声响了起来。

    “快散开!”赵言钰大喝一声,用力拉住缰绳,试图阻止这匹疯狂的郡马。

    关朗赶到赵言钰身后十米处,“言钰,下马,太危险了。”

    赵言钰见前面的人都散开了,这才深呼了一口气,双手一松,一脚踏在马背上,利落地从狂奔的马背上纵跃到地上,不过因为冲力的原因,还是滚了一圈才稳住身子。

    “言钰,你怎样?”关朗急忙问道。

    “我没事,要让这马停下来才行!”赵言钰无视手上的伤势,眼睛一直盯着还在草地上疯狂乱撞的马。

    “用绳子套住!”徐锦阳不知从哪里找来几股粗绳索,对赵言钰和关朗说道。

    “糟了!”关朗接过绳索,却发现那匹马向齐莞她们几个姑娘站的地方跑去了。

    赵言钰和徐锦阳回头一看,立刻上马赶了过去。

    关朗的马给赵言钰骑走了,他回头将吴世子身边一个学生从马背上拽了下来,拿着绳索追了上去。

    齐莞她们早在看到那匹疯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惊慌地让开了,那匹马撞到了树杆,身子晃了一下,又往齐莞和柳棠的方向跑了过来。

    “小师妹,小心!”关朗大叫。

    赵言钰和徐锦阳已经赶了上来,一手一边甩出绳索,套住那匹疯马。

    齐莞被柳棠拉着躲到一棵大树后面,心有余悸地看着赵言钰他们制服那匹疯马,根本不敢去回想方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她们差一点就被那匹马给撞到了,差点就没命了。

    幸好躲得及时,也幸好那匹马虽然疯狂,但似乎眼睛不好使。

    赵言钰和徐锦阳套住疯马的头之后,用力拉住它,阻止它继续狂奔,只是他们两个人之力似乎还无法制止疯马,后来关朗赶到,三人才终于将疯马给制住了。

    这惊险的一幕惊动了书院不少人,院长和好几个先生一起匆忙赶了过来,还带了兽医过来检查那匹马发狂的原因。

    “这匹马的眼睛被人下药了!”拿兽医不知用什么方法安抚了那匹马,然后在马身上检查了起来,一盏茶的时间过后,他才沉声开口。

    “是谁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查,必须彻查清楚,把凶手找出来!”有一个先生气呼呼地大叫道。

    赵言钰和关朗对视一眼,目光冷冷地落在不远处的吴世子身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