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疯马被都带走了,众人从未知的恐惧中醒回来,脸上还带着惊慌失措,都是娇生惯养出的千金公子,哪里经历过过这样的场面,都说要回家去喝安神助眠药定惊。韩院长见赛场被疯马被损坏不少,便正式宣布这一轮的比赛推到以后再举办。“院长,我们还能再次比赛,而已骑术这一轮难以再次而已,韩院长见赛场被疯马损坏不少,便宣布这一轮的比赛推到以后再举行。。...

    疯马被带走了,众人从恐惧中醒过来,脸上还带着惊慌,都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千金公子,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都说要回去喝安神药定惊。

    韩院长见赛场被疯马损坏不少,便宣布这一轮的比赛推到以后再举行。

    “院长,我们还能继续比赛,只是骑术这一轮无法继续而已,比武还是没问题的。”赵言钰收回在吴世子身上的视线,眸色沉静地看向韩院长。

    “赵言钰,你别逞能,你自己都受伤了,还想怎么比赛!”吴世子本来心里爽快,终于出了心头一口恶气,可惜没把赵言钰被整残了,不然就更畅快了。

    虽然赵言钰受伤了,但吴世子也没想要跟他在比武的,他早已经见识过赵言钰的身手。

    “言钰,你身上有伤,还是且去包扎,待伤愈之后再行比赛。”韩院长十分爱惜赵言钰,听到他这么说,也是不同意继续下去的。

    赵言钰淡淡一笑,“只是皮外伤,不碍事。”

    关朗咧嘴笑了笑,“院长,比赛而已,又不是上战场,点到为止嘛,我们还能继续比赛的。”

    “你们其他人的意见呢?”韩院长看向其他比赛的学生。

    除了吴世子,其他都没什么意见。

    韩院长和其他评委先生商量之后,决定比武继续。

    这次由韩院长当评判了。

    本来观看比赛的众人受了惊,都已经打算回去了,谁知听说比赛还要继续,便忍不住停下来继续看了。

    齐莞倒是没受到多少惊吓,只不过想到下午还要去师父那里,想着早点回去的,但柳棠却拉着她的手,非要看完最后一场比赛才肯离开。

    三人一组淘汰赛,吴世子不想和赵言钰对上,所以想故意输在第一轮,可是他这点小心思别人没看出来,只想着不能得罪这位大爷,所以过招还没几下,那两个和他一组的学生已经自动倒在地上,认输了。

    吴世子气得差点内伤,这些王八蛋,平时怎么没这么积极拍马屁,这会儿卖个屁乖啊!

    谢淑静肿着半边脸,兴致勃勃地看着赵言钰,眼神痴迷。

    赵言钰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这点是看得出来的,但今天这么执着还要继续比赛,肯定不是为了出风头,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匹马应该是被吴世子下药了吧!

    她很肯定,就算之后要查是谁下药,怎么也不会查到吴世子头上,所以,赵言钰想怎么教训吴世子呢?

    最后,徐锦阳对关朗,赵言钰对吴世子……

    众目睽睽之下,吴世子被赵言钰打得差点跪下来求饶,可大家没看出吴世子到底哪里需要求饶,都没受伤。

    齐莞心里默默暗叹,赵言钰真是个小心眼啊,而且还是个很阴险的人,表面上看吴世子是一点伤都没有,赵言钰每一拳都打在吴世子身上看不到的地方,还专门挑最痛的地方打。

    吴世子心里应该很后悔惹了赵言钰吧!

    关朗比徐锦阳稍胜一筹,最后是关朗跟赵言钰对打。

    对于一个自幼到处打架而被父亲揍大的孩子来说,这种对打真的完全不是问题,可偏偏对手是赵言钰,这个天资跟妖孽一样差不多的人。

    最后打成了平手。

    今天关朗真是出尽了风头,但学院所有人都知道,原来赵言钰不止文采出众,连武功也厉害,这下赵言钰要更加让人羡慕妒忌了。

    比赛结束,柳棠已经不知去了哪里。

    齐莞看着吴世子被抬了回去,眼底浮起淡淡的笑纹,转身也想离开。

    “小师妹!”关朗没有理会那些凑上来要和他套近乎的人,大声叫着齐莞,大步跑了过来,“刚刚没吓到你吧?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没受伤。”齐莞看着满头大汗却满脸兴奋笑容的关朗,莞尔一笑,“大师兄再也不会说不喜欢书院的生活了吧。”

    关朗哈哈笑道,“不喜欢还是不喜欢的,不过发现还有挺有趣的。”

    齐莞轻笑出声,“你武功很厉害啊!”

    “其实我最厉害的不是这个,小师妹,你也要练武才行,就算不为了打架,也要强身健体,保护自己啊。”关朗正色道。

    看着关朗那认真的样子,齐莞忍着笑,“我怕学不来!”

    “不会不会,我们家有一套剑法最适合姑娘家练了,以后我每天教你一招!”关朗说。

    齐莞没有答应,她透过关朗的肩膀看向正往他们这边走来的赵言钰。

    赵言钰来到他们面前,乌黑幽深的眸子落在齐莞身上,声音依旧清冷,“你没事吧?”

    “谢赵公子关心,我没事!”齐莞态度疏离客气,敛衽施礼完全不同对待关朗的态度。

    关朗抓了抓额头,憨憨笑道,“叫三师兄就可以了,赵公子多生疏啊。”

    赵言钰微微眯眼看着齐莞脸上淡漠的神色,嘴角翘了起来,“小师妹今日受惊,不如让师兄送你回去。”

    “不必……”齐莞正想说不必麻烦,却已经被关朗打断了话。

    “对,让三师兄送你回去,小师妹,刚刚院长让我去找他,我就不送你。”关朗看向赵言钰,“你可别趁我不在欺负小师妹。”

    赵言钰笑得真诚,那笑容温暖得让人如沐春风,“大师兄放心,我怎么会欺负小师妹。”

    关朗放心地点了点头,跟齐莞说了一声,就急忙去找韩院长了。

    齐莞秀眉轻挑,目光沉静地看着赵言钰,淡淡地说,“赵公子突然对小女子这般客气,实在教人心里不安。”

    “小师妹多虑了,作为师兄,关心小师妹的安危,理所当然,不是么?”赵言钰含笑说道,和之前对待齐莞的态度区别太大了。

    “我不认为你真心将我当师妹!”齐莞冷冷地说。

    “小师妹误会我了。”赵言钰俊脸笑容不减,侧身请齐莞起步。

    他的确没将齐莞当是师妹,之前一直以为她是受了齐正匡的指使,故意来接近母亲的,可听了父亲那一番话之后,他发现自己可能看错了什么东西。

    他就纯粹地想知道,这个齐莞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究竟真正目的是什么?

    齐莞对于赵言钰突然改变态度心存狐疑,但实在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应付赵言钰比应付齐正匡……要劳心劳神多了!

    但也只能见招拆招,再想其他办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