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究竟要切记加更呢?切记呢但是切记呢~~~~~)齐莞和赵言钰一前一后地走出来书院,沉香看了他们几眼,低下头跟在他们两人身后。“你打了汝南侯的女儿,她会善罢甘休的。”赵言钰突然轻声张口,狭长的眼睛逼视前方,眸色深邃,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我而已用“你打了汝南侯的女儿,她不会善罢甘休的。”赵言钰突然低声开口,狭长的眼睛直视前方,眸色深沉,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到底要不要加更呢?不要呢还是不要呢~~~~~)

    齐莞和赵言钰一前一后地走出书院,沉香看了他们一眼,低头跟在他们两人身后。

    “你打了汝南侯的女儿,她不会善罢甘休的。”赵言钰突然低声开口,狭长的眼睛直视前方,眸色深沉,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我只是用她的方式讲道理。”齐莞淡淡地说。

    赵言钰点了点头,“这个方式倒是不错。”谁厉害谁的道理就是道理。

    “赵公子,真的不必劳烦你相送。”齐莞秀眉紧蹙,她不明白这个赵言钰究竟想做什么,明明昨日之前对她还非常防备,好像她会连累陷害他们赵家似的,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关心她了?

    他不是不肯承认她这个师妹的吗?

    “小师妹不必太见外,方才你受惊了,师兄送你回去是应该的。”赵言钰一言一语说出来让人如沐春风,何况还生得眉目如画,任哪个听了这包含关心的话都会心动。

    可那是别人,不是齐莞。

    “三师兄真是让我受宠若惊。”齐莞冷冷地说,她不知道赵言钰的这一面是不是才是他的本性,不管是上一世还是之前,她都觉得这个男人不像真实的人,就像戴了个面具,谁也不知道真正的他是什么样的。

    “小师妹慢慢习惯便是。”赵言钰含笑说道。

    她之前怎么没发现赵言钰能有这么无耻的一面?齐莞心口憋闷,怎么也说不过他,干脆什么都不说了,抿紧了粉唇,一直到走出书院上了马车,都没再跟赵言钰说一句话。

    赵言钰坐在自己的马车跟在齐莞身后,脸上温和的笑容随之消失,脸上的神情高深莫测。

    齐莞的马车在齐家门口停下之后,她也没去感谢赵言钰,下车之后就带着沉香进去了,看也没去看赵言钰是否真的跟在后面。

    而赵言钰看着她似乎带着怒火的背影,嘴角突然翘了起来。

    刚走进内院的门,齐莞就看到齐正匡身边的小厮李永急忙忙地走过来,一见到她,脸上明显松了一口气,“大姑娘,您可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儿了?”齐莞问道。

    “老爷刚从汝南侯那儿回来,听说了大姑娘和吴姑娘的事儿了,正在跟夫人说着呢,让小的去书院请您回来。”李永说。

    齐莞挑了挑眉,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到齐正匡耳里了,“我父亲很生气么?”

    “老爷他……看着面色是不太高兴。”李永低声说,“大姑娘一会儿千万别冲动,老爷始终还是疼您的。”

    “知道了。”齐莞淡淡一笑,往正院的方向走去。

    刚走进屋里,果然见到齐正匡沉着一张脸坐在那里,陆氏在旁边闻言细语地不知说什么。

    “父亲,母亲。”齐莞面含微笑地行礼,脸上一点紧张的神情都没有。

    “阿莞,你是越来越放肆,越来越没有教养了啊!”齐正匡怒声斥问着,刚刚在汝南侯那里,本来说着两家的亲事说得好好的,突然吴夫人就带着女儿过来了,指着她女儿脸上红肿的巴掌印说是拜他女儿所赐,还嚷嚷着不结亲了,还是汝南侯将吴夫人和女儿骂了回去,否则他还不知道要怎么说。

    齐莞低眉敛目,“父亲,女儿不知错在何处?”

    “你还不知错?你是不是打了汝南侯的嫡女?”齐正匡厉声问道。

    “打了!”齐莞轻声道,那里有认错的样子。

    “你……”齐正匡被她这打得理所当然的样子气得瞪眼,“你知不知道我们就要和汝南侯做亲家了?你怎么能打他女儿?”

    齐莞抬起头,面色恬淡地看着齐正匡,“父亲,吴盈打了谢淑静,又想打我,说这就是她的道理,她的道理就是谁的家里权势大,谁的道理就是道理,既然如此,我自然是要用她的方式跟她讲道理了,何况,她当众责问为何不是我嫁给吴世子,还侮辱我……父亲,我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又是齐家的人,怎么能这样被她羞辱,自然是要让她知道,齐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她要打你?打到你了吗?有没有受伤?”陆氏立刻担心地站了起来,拉着齐莞察看着,满脸的心疼,心里却知道自己的女儿断不会被那吴盈欺了去,不过是想做给齐正匡看。

    齐莞握住陆氏的手,“娘,女儿没事,我是齐家的嫡女,又怎么会让人轻易欺负,父亲不是说过吗?宁欺他人三分,也不让他人压自己一分。”

    “你这话倒是记得牢!”齐正匡哼道。

    “父亲说过的话,女儿都不敢忘记。”齐莞恭敬地说道,“再说了,那吴盈就算是汝南侯的女儿又如何?她没将我们齐家放在眼里,我又何必尊她敬她?”

    “你们小姑娘之间的误会说开就好,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汝南侯以后到底是我们的亲家,你以后不许再跟那吴姑娘生出什么嫌隙。”齐正匡没好气地说,竟然是汝南侯那丫头先动手的,那自然怪不得他的女儿,所以他也就没再责备齐莞,而是叮嘱她以后要注意言行。

    嫌隙已生,想解开谈何容易?齐莞低头受教,“是,父亲,女儿再也不会冲动了。”

    齐正匡点了点头,相信汝南侯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影响他们之间的大事!

    之后,齐正匡说起再过两天就要回京都的事情,“……你身子似乎大有好转,这次可要随我一同回去?毕竟年关将近,你若是能在家中主持,会更好。”

    陆氏本来想过要跟他一起回去的,可是想到这些天他天天在那两个新抬的通房丫头屋里,心里就难受,“我倒是想回去主持中馈,可是……赵夫人说针灸治疗不能停,还得再治一段时间,恐怕今年是不能回去了。”

    齐正匡也不强求,反正之前老太爷就说了让陆氏在这里好好养病,不必担心家里的事情,“那好吧,你好好治病,早日回家。”

    “是,老爷!”陆氏低声应道。

    交代了一些事宜,齐正匡就出门去了。

    一直站在旁边的齐莞此时心里被赵言钰气出来的憋闷早已经消失了,想到齐正匡要回京都,她和母亲又有舒心的日子过,心里怎么能不高兴?

    “娘,等明年三月,我们一起去赏桃花。”齐莞愉悦地坐到陆氏身边,笑着说道。

    陆氏宠溺地点了点她的鼻尖,“你在书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