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齐莞将在书院与吴盈怎么突然发生矛盾的前因后果逐一说陆氏,并将赵言钰的马被人下毒,吴晋王的言行举止都说了出,但是也没直言不讳那匹马是吴晋王下毒的,但吴晋王的一言一行,却教人严禁不产生怀疑。陆氏听完后吁了口气,心底竟有一丝心有余悸,“这个吴晋王为人姑且不陆氏听完之后吁了口气,心底竟有一丝后怕,“这个吴世子为人暂且不去评价,就他妹妹这样的性子,想来吴夫人没那么好相与,幸好嫁到他家的不是你,否则你这后半辈子得多艰难。。...

    齐莞将在书院与吴盈怎么发生矛盾的前因后果一一告诉陆氏,并将赵言钰的马被人下药,吴世子的言行举止都说了出来,虽然没有直言那匹马是吴世子下药的,但吴世子的一言一行,却教人不得不怀疑。

    陆氏听完之后吁了口气,心底竟有一丝后怕,“这个吴世子为人暂且不去评价,就他妹妹这样的性子,想来吴夫人没那么好相与,幸好嫁到他家的不是你,否则你这后半辈子得多艰难。

    “娘,您放心,女儿这一生……不会随便被人欺负的。”齐莞将头靠在陆氏的肩膀上,笑着说。

    “女子该强硬的时候强硬,该软弱的时候也要适当地软弱,没有哪个男子喜欢好强的妻子,阿莞,你心性坚韧,就是有时候太不懂得服输了。”陆氏温柔细抚齐莞的脸颊,幽幽地叹道。

    齐莞眼底闪过苦涩的笑容,软弱服输么?一次就够了,不会有第二次。

    “娘,父亲回去,那秋姨娘是否要跟着一同回去呢?”齐莞转开了话题。

    “我倒是想将她留下,他们母子在家里未必就过得清静,连雪心是个什么人我最清楚了。”陆氏说。

    齐莞也是希望秋姨娘能留下,“那便与父亲提一提,父亲会答应的。”

    齐正匡如今新欢在怀,肯定不会介意将秋姨娘和瑞哥儿留在锦州城,何况……他对秋姨娘也没那么宠爱。

    陆氏点了点头,说,“对了,那赵言钰是你师父的儿子吧,听你刚才那么形容他,还是一个前途无量的少年,你师父有福气,生了个好儿子。”

    儿子一直是陆氏的心病。

    齐莞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娘,您又没见过赵言钰,怎么就觉得他前途无量了。”

    曾经,她对赵言钰有一种深刻的敬畏和害怕,这个少年的心机谋略都不是她能比的,上一世,如果不是他,她不可能将齐家连根拔起,而她怀疑,和他合作对付齐家,根本就是他计划中,否则她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能接近他,甚至当她拿出所谓证据,他连问一声真假都没有,就递交上去……

    她告发齐家勾结乱党,证据并非完美无缺毫无破绽,可经过赵言钰的手,一切就变得毫无瑕疵了。

    到底是她利用了他,还是他利用她?她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总觉得必须离他远远的。

    可是,她今天第一次见识到赵言钰还有无赖的一面,突然觉得这个在她生命中曾经神一般存在的少年其实也只是个人而已,那股敬畏和害怕的感觉减淡了不少,却仍觉得必须远离他。

    “赵夫人那样性情的人物,教出来的儿子断然不会差的。”陆氏含笑说道。

    赵言钰的性情和师父的性情简直天差地别……

    陆氏没有和齐莞说太久话,她还要去安排齐正匡回京都的事宜,交代齐莞几句后,就去忙了。

    齐莞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会儿就去赵家了。

    赵夫人已经在书房等她,一见面就问题早上在书院发生的事情。

    “我听关朗说在书院有人欺负你,这可是真的?”赵夫人问,刚刚关朗一见到她就说要教齐莞习武,说是免得在书院受欺负,追问之下,才知今天齐莞差点被打了。

    齐莞不知道关朗是怎么跟赵夫人颠倒黑白说的,只是尴尬笑了两声,“师父,没人欺负我呀,我又没得罪他人,谁会欺负我呢。”

    “这社会不是你得罪了别人,别人才欺负你的,汝南侯的女儿打你?”赵夫人问。

    “没打着……”打的不是她,而她还打了回去。

    赵夫人这才点了点头,“那丫头我见过,不那么好相处,你以后少跟她在一起。”

    齐莞小声说,“今天我也打了她……”

    反正她打了吴盈的事情早晚会传了出来,与其到时候师父从别人嘴里听到,还不如她自己先说了,不知师父可会认为她刁蛮任性?

    “打她总比挨打强,女孩子就不能太软弱了。”赵夫人说,她是出了名的护短。

    齐莞愣了一愣,忍不住笑了起来,“师父也会武功吗?”

    “会一点,总要防身的,待过几天我找个人教你几招防身术。”赵夫人说完,就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拿起了书本,让齐莞将昨日学的穴位经络背给她听。

    在这一方面,齐莞的记忆力是惊人的好,不管是穴位的位置还是经络的走行,她都能过目不忘,只看一眼就深刻记在脑海里。

    赵夫人诧异地听完齐莞背下所有学过的穴位,眼底浮起满意的笑意,她真是收了个天赋极强的徒弟啊。

    “很好,我们继续认其他穴位经络!”赵夫人含笑说,跟齐莞认真上起了课。

    一直到回家,齐莞都没机会问一问赵夫人,过几天找个人来教她防身术是什么意思?难道关朗真的说服师父了?

    实话说,对于学防身术她一点都不反感,至少以后能保护自己。

    翌日,齐莞跟陆氏请安之后,就要准备去女子学堂。

    陆氏说,“昨日你与汝南侯的女儿那件事已经平息下来,到了学堂若是遇见她,千万别再起事端了。”

    大概只是表面平息下来吧,吴盈想要汝南侯替她出这口气是不可能的,毕竟她们之间这点小矛盾在汝南侯和齐正匡的大事之中,实在显得太微不足道,汝南侯更不会因此得罪齐家,所以,吴盈被她打的这一巴掌,只能就这么算了。

    以吴盈的性格……大概不可能真的完全不计较。

    齐莞对于吴盈接下来会对她做什么并不太关心,在她看来,吴盈还不足以配当她的对手,不过是个被惯坏的小姑娘罢了,教训过一次就可以了,难道还真要跟她斤斤计较?

    答应了陆氏不会再跟吴盈吵架后,齐莞出门去女子学堂了。

    到了学堂之后,齐莞发现课舍里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和以前不一样,似乎多了几分畏惧,她今天看起来很凶神恶煞么?

    齐莞心中狐疑,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柳棠转过身子,掩嘴小声对齐莞说,“昨天你打吴盈的事情都传开了,吴盈今天没来上课,都说是被你得不敢来了。”

    “我倒成了恶人?”齐莞挑了挑眉,只觉得好笑。

    “是大家误会你了,以后就会明白的。”柳棠安慰齐莞。

    “书院查出是谁给那匹马下药了吗?”齐莞无所谓地笑了笑,别人怎么想她,对她来说又有是什么关系?

    “没查出来。”柳棠压低声音,“不能查了,这件事只能就这么过去了。”

    和她猜想的结果差不多,齐莞并没觉得意外。

    只是,纵使齐莞不在乎别人怎么误会她,却似乎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不到几天,整个锦州城得人都知道,齐家有个外表温婉恬静,其实泼辣狠毒的女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