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京都的来信有三封,除了齐正匡和李妈妈的信,齐茹也给齐莞写了一封信。齐茹居然给她回信了?齐莞秀眉轻挑,将那封写着她名字的信拿了回来,也没立刻就拆开来看信,不是关怀齐正匡的信中内容是什么。陆氏看完齐正匡的信后,冷冷一笑一声,将信递过来齐莞,“连雪心是齐茹竟然给她写信了?齐莞秀眉轻挑,将那封写着她名字的信拿了过来,没有立即就拆开看信,而是关心齐正匡的信中内容是什么。。...

    京都的来信有三封,除了齐正匡和李妈妈的信,齐茹也给齐莞写了一封信。

    齐茹竟然给她写信了?齐莞秀眉轻挑,将那封写着她名字的信拿了过来,没有立即就拆开看信,而是关心齐正匡的信中内容是什么。

    陆氏看完齐正匡的信之后,冷笑一声,将信递给齐莞,“连雪心是很满意她女儿的这门亲事,不过二姑娘似乎不这么想,竟然还敢反抗你父亲了。”

    齐莞将信接了过来,信中的内容不少,其中最主要的是嘱咐陆氏尽快跟吴世子将婚事确定下来,择好日子下定,不能再生枝节,并说老太爷已经答应让齐茹过到陆氏名下,由嫡女的身份嫁给吴世子。

    至于齐茹和连姨娘究竟是什么意见,并不在齐正匡的考虑范围之内。

    在齐莞看信的时候,陆氏已经在看李妈妈的信了。

    “哼,以死相逼?齐茹以为她想嫁给谁就嫁给谁,不想嫁给谁能由她自己做主吗?竟然说要嫁给宁世子,她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看完李妈妈的信之后,陆氏脸上难掩怒色。

    齐莞一怔,“齐茹寻死了?还说要嫁给宁朝云?”

    难道齐茹在这时候就已经见过宁朝云,就已经对他动心了吗?

    “说是不想嫁给吴世子,宁愿给宁世子做妾,你父亲不答应,她便在屋里试图自尽,被丫环发现了,如今被你父亲禁足,以她的身份能嫁给吴世子当正妻已经是抬举她了,竟然还不知足,宁家是什么地位,她也敢向!”陆氏皱眉冷声说道。

    想来齐茹并不是真的想自尽,而是要做样子给齐正匡看,博得齐正匡的怜惜,然后解除这门亲事吧。就她所了解的齐茹,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认输寻死的,这不过是她的一个手段罢了。

    “父亲最不喜欢别人逆他的意,妹妹这么做是何苦呢?”齐莞淡淡一笑,放下手中的信,关于齐茹寻死的事情,齐正匡没有在信中提起,看来他对这门亲事是主意已定,不是能随便说几句话就改变决定的。

    “她是不满足,难道她以为除了吴世子,还能嫁给谁?”陆氏眼底一片冷色,“连雪心因为女儿的事情被你父亲骂了一顿,如今大概是没多余的心思去想安插人手到家里各处了,省了我还要分神去对付她。”

    “娘,妹妹寻死反对这门亲事,若是让汝南侯知晓了,是不是不太好?”齐莞问,好不容易才让齐茹跟吴世子这门亲事定下,她可不能随便让人给破坏了。

    “这是迟早的事情,就算我们捂得实实的,连雪心未必不会让人故意传到这边来,只要想好应对的方法,就不怕她们母女俩出什么幺蛾子。”陆氏轻声说。

    齐莞想着,既然她们这时候收到信,那么这件事应该就是在半个月之前就发生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锦州城这边也差不多要收到消息了,她想起吴盈在外面装委屈诬蔑她的事情,突然笑了起来,“娘,我倒是有个应对的办法。”

    “妹妹不愿意答应这门亲事,总是有原因的,但关键还是看什么原因,如果汝南侯知道妹妹不愿意嫁给他儿子是因为心里有别的男子……那肯定会大怒解除婚事,如果连姨娘还要为妹妹的名声着想,就不会将妹妹痴恋宁朝云的事情宣扬出来,娘,我们只要找个借口将这事儿平息下来,那就不会有问题了。”齐莞低声说道。

    “你有什么法子?”陆氏问道。

    齐莞微微敛目,“妹妹在人前总是温柔娇弱的,大概是听说了吴家的小姑子不好相处,所以才不敢嫁给吴世子的吧。”

    陆氏闻言,点了点齐莞的鼻尖,“你是越来越精明,鬼主意也多!”

    “哪里,这不是娘教的吗?不能总是一而再地让人踩到头上去。”如今整个锦州城都盛传她的恶名,虽然我是不太在意,但被别人诬蔑的感觉不怎么好,吴盈就别怪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话虽如此,你还是要懂得知进退,免得将来吃亏!”陆氏柔声说道。

    “是,娘,女儿记下了。”齐莞笑着道。

    齐莞从陆氏这里回去之后,才将齐茹的信拿了出来,就算没拆开看信,她也大概猜到齐茹会说什么,想象着一向说话轻声细语,温柔无比的齐茹气急败坏的样子,齐莞心里很自然地觉得舒畅。

    她和齐茹就好像天生八字不合,从小到大都是水火不容,若不是她嫡女的身份压着齐茹,说不定自己也像其他庶出的妹妹,被她欺负得连告状都不敢。

    齐莞打开那封薄薄的书信,仿佛能感受到齐茹那强烈的怨念铺面而来。

    齐茹信中所写,无非是咒骂齐莞卑鄙无耻,趁人之危,在她和连姨娘都不知情的情况之下,竟与夫人设计她的婚事,明明要和吴世子定亲的应该是齐莞,却找了个卑鄙的理由替换成她,信中还诅咒齐莞,言辞非常毒辣,哪里有齐茹平时在人前的形象?

    如果将这封信给了齐正匡看,不知他会怎么看待齐茹这个女儿呢?

    齐莞心情大好地将信看了第二遍,一点都没因为齐茹信中那些咒骂感到生气,不管她这一世对齐茹做什么,都不及当初齐茹对自己做的,她不想活在仇恨之中,可是,要她看着齐茹心想事成如愿以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还想要嫁给宁朝云么?真是异想天开。

    将信扔进桌面的香炉里,很快就化成了灰烬,齐莞露出一个灿若骄阳的笑容,到书房看书去了。

    翌日,陆氏就收到刘夫人的请帖,原来过两天是刘夫人的寿辰,想请陆氏去参加宴席。

    好久没陪母亲出去应酬了,或许该出去走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