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齐莞带着殷姑姑和白卉回去,沉香明白这两个人在接下来的日子当然会可以得到姑娘的重用,也许自己以后就不能够常常跟着姑娘出门时了,但是心里有点儿伤感,但只要你她也没做错什么事情,今后姑娘但是会带着她一同回京都的吧?她而如今而已一个小婢女,更本敢奢求为家人报仇雪恨陆氏对于赵夫人的这一番好意既感动于心,又觉得内疚,她自己作为母亲,却因为身子弱家中事忙无法对女儿照应周全,除了银杏,沉香还是女儿自己救回来的,身边也没几个能真正用得上的丫环,是她忽略了啊!。...

    齐莞带着殷姑姑和白卉回家,沉香知道这两个人在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会得到姑娘的重用,或许自己以后就不能经常跟随姑娘出门了,虽然心里有点失落,但只要她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将来姑娘还是会带着她一起回京都的吧?

    她如今只是一个小婢女,根本不敢奢望为家人报仇,但只要到了京都,她就接近目标更近一些,总有能雪恨的一天。

    陆氏对于赵夫人的这一番好意既感动于心,又觉得内疚,她自己作为母亲,却因为身子弱家中事忙无法对女儿照应周全,除了银杏,沉香还是女儿自己救回来的,身边也没几个能真正用得上的丫环,是她忽略了啊!

    赵夫人这个当师父的,比她还细心,教她怎能不内疚?

    “还是你师父想得周到,我却是一直忽略了,我瞧着殷姑姑和白卉都是实在的,有她们两个在你身边,我是放心的。”齐莞带着殷姑姑和白卉过来跟陆氏请安之后,便让沉香带着她们下去安顿住的地方,自己则留下和陆氏说话。

    “她们是师父调教出来的,自然是不差,可娘身边的夏竹姐跟迎荷姐也不错啊,就是娘不肯割爱。”齐莞笑着道。

    “原来你早就在打我身边丫环的主意,怎么不早说?”陆氏嗔了她一眼,笑着道。

    齐莞歪了歪小脑袋,“娘您每天有那么多事要做,夏竹和迎荷她们都是您的左膀右臂,我怎能真的要过来,我又没什么要事做的。”

    “明天要去参加刘夫人的寿辰,你也一起去吧?”陆氏因为女儿的满足感到窝心,最近她确实有很多事情要忙,虽然没有在本家过年,但在锦州城的交往也不少,年节都要互相送礼,该送什么礼也是个是头疼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和吴家的婚事,虽然她不在本家,但作为当家主母,许多事情还是需要她来安排决定的,例如齐茹的嫁妆。

    “好啊。”她很久没出现在那样的场合了,就不知会不会遇到吴盈。

    齐莞还在担心若是在刘夫人那里见不到吴盈的话,可能她想要的效果会逊色几分,不过这个问题完全不需要忧虑,因为吴盈也在期待这一天。

    自从那日被齐莞当众打了一巴掌,那是她长这么大受到的最大的耻辱,所以她一直想着要怎么将这个耻辱还给齐莞,她知道,要正面对付齐莞是不可能的,虽然她是汝南侯的女儿,可是他们吴家比起齐家,根本微不足道,所以,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齐莞是个表里不一的恶女,让她这个恶女的名声越传越远,最后传到京都,让她一辈子都嫁不出去,这才能消了她的心头之恨。

    刘夫人的丈夫虽然只是翰林院学士,可是因为刘家在锦州城是望族,声望颇高,所以刘夫人这次寿辰,来参加的夫人们并不少。

    齐莞随着陆氏一道来给刘夫人祝寿,知道刘夫人喜欢翡翠手环,陆氏给她送了一对荧光翡翠手镯当寿礼。

    “你能赏面来参加我这个宴会,我已经觉得很荣幸,怎么好意思再收你这重礼?”刘夫人亲自接待陆氏,一边说一边将人迎进抱夏。

    包夏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吴夫人和吴盈都在场,见到陆氏母女进来,本来眉眼带笑的脸庞立刻沉了下来。

    吴盈见到齐莞,低下头做出害怕的神情,眼底却闪过一丝歹毒的神色。

    其他人都紧忙站起来给陆氏行礼。

    陆氏让大家都坐下,“还以为我已经早到了,没想你们比我还早。”

    “我们哪有齐夫人你高贵,能请你过来就不错了,哪还敢让你比我们早呢?”吴夫人并没有起身相迎陆氏,而是面无表情地坐在原位,听到陆氏那话,立刻冷声酸溜溜地说道。

    “吴夫人怎么这样说呢?难道是怪我最近没出来跟大家聚聚吗?惹得吴夫人你不高兴了?”陆氏听了吴夫人这话,脸上也没恼色,反而笑着在吴夫人旁边的椅子坐下,笑着问道。

    吴夫人斜眼看了陆氏一下,“齐夫人何必明知故问呢?”

    刘夫人没想到吴夫人一见到陆氏后,两人会出现这样剑张弩拔的场面,一时尴尬不已,竟忘记了圆场,这……这两家不是就要做亲家了吗?

    其他人和刘夫人同样的想法,都觉得这两个就要当亲家的夫人怎么突然成了仇人似的,又猜想,会不会是因为……吴夫人的女儿被欺负的原因呢?

    看了看一脸委屈的吴盈,所有人都觉得可能真是这样!

    “齐夫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本来我们就要成亲家了,明明就要是一家人了,还要自己人打自己人,这事儿还没过去,你那另外的女儿竟然要寻死拒婚,我们吴家虽然没你们齐家声名显赫,可也不是这么容易被人欺负的!”吴夫人也不顾大家都在场,气呼呼地怒声问着陆氏。

    陆氏叹了一声,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吴夫人,低声说,“吴夫人,这个事儿,不如我们私底下再说,可好?”

    “这里有什么不能说的?齐夫人,你们是欺人太甚了!”吴盈到底不是真的那种柔弱的人,没一会儿就伶牙利嘴地帮着吴夫人责问陆氏了。

    “这……吴夫人,齐夫人,不如大家用点心,一会儿还请了沁春园戏班唱戏,我们……”刘夫人眼见气氛越来越不对,这才醒了过来,急忙打圆场。

    吴夫人手一挥,“刘夫人,今天本是你寿辰,我心中就算再有气也得忍着,但还是要请你见谅,忍无可忍实在是没办法。”

    陆氏为难地看向刘夫人,“刘夫人,实在抱歉,这……”

    “吴夫人,今日是刘夫人的寿宴,我们两家的事儿确实不应该在这儿说,但既然你不愿意私底下说,确实是为难我们齐家……有些话我母亲说不出口,只好我这个当姐姐的替我妹妹说了。”齐莞突然站了起来,声音清亮地开口,“先前家父替妹妹定下亲事,妹妹得知能够嫁给吴世子,心中不无欢喜,可是却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一些事情,吓得六魂无主,这才冲动之下说要拒婚,这事儿千真万确,若是吴夫人不信,可派人去打听。”齐莞在许多人心目中已经和恶女这个形象脱不了关系,所以她没打算今天在这里装什么小可怜博取同情。

    “什么事?”吴夫人问道。

    齐莞看了吴盈一眼,抿了抿唇没说话。

    吴盈冷笑,“怎么?编不出来了?”

    陆氏摇了摇头,“吴姑娘,并非阿莞编排,而是这是她一个姑娘家不好开口,吴夫人,听说吴世子屋里已经收了不少通房……”

    话还没说完,吴夫人立刻就说,“如今哪个少爷屋里没几个服侍的丫头?令千金是不是太善妒了些!”

    齐莞皱了皱眉,冷声说,“我妹妹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愿意嫁给吴世子,而是听说吴家有个厉害的小姑子,不但连哥哥屋里人都敢教训,甚至好打死了好几个丫环,我妹妹担心的是如果有一天进了你们吴家的门,岂不是还要看小姑的脸色做人!”

    这话一出,吴夫人母女都变了脸色。

    其他人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