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不厌其烦地再次求票~~~我的推荐票哟~~)永远是不可以忽视女人对于八卦的传播能力,关于吴盈在家中僭越甚至打骂嫡兄屋里人的事情,不出老半天就被传遍了。外面怎么传对于齐莞而言了也没关系了,嘛接下来的事情她都不能够再干涉,她再次将所有的心思放到怎么把握好针灸外面怎么传对于齐莞而言已经没有关系了,反正接下来的事情她都不能再插手,她继续将所有的心思放在怎么把握针灸的深浅上。。...

    (不厌其烦地继续求票~~~推荐票哟~~)

    永远不可忽略女人对于八卦的传播能力,关于吴盈在家中僭越打骂嫡兄屋里人的事情,不出半天就被传开了。

    外面怎么传对于齐莞而言已经没有关系了,反正接下来的事情她都不能再插手,她继续将所有的心思放在怎么把握针灸的深浅上。

    吴夫人在第二天早上就出现在齐家的大厅里,而齐莞在睡了一个好觉之后,一早去了女子学堂。

    “齐夫人,都是盈儿身边的丫头在嚼舌根,我误以为……还请您多多包涵!”吴夫人今日的态度和昨天完全不同,既客气又真诚,对陆氏更是恭敬礼貌,将吴盈诬蔑齐莞是恶女那件事儿说成是丫环嚼舌根。

    这事儿陆氏没打算继续深究,反正阿莞已经出了一口气,所以她只是笑道,“小孩子闹闹别扭是平常事,你也别放在心上。”

    “你这样说,我也就宽心了,都是我不好,听说了京都那边几句谣言就信以为真,昨天回去我家侯爷训了我一顿,哎,我真是没脸来见你,盈儿是见聪哥儿被几个丫环蛊惑了,所以才管了一下,没想到闹出这么大的误会,齐夫人,我们聪哥儿什么都好,就是耳根子太软了,那些个丫环稍微求他一个事儿,他就心软答应了……”吴夫人叹息说道。

    陆氏在心中一笑,耳根子软就能把屋里所有丫环都带到床上去?不过这不是关心的重点,“毕竟还没成亲,心性还没定的。”

    吴夫人听陆氏这么一说,便知道齐家并没有真的想要和吴家解除口头婚约的打算,心中一喜,立刻点头,“可不是嘛,所以就想求个蕙质兰心的媳妇,替我好好地管教一下他!”

    “天下父母都一样,哪个不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好!”陆氏笑道。

    于是,两位心中本来各有打算却同个目标的人一拍即合,将婚事正式确认下来,本来想过了年在正式提亲,可是怕夜长梦多,便打算在这几天先正式提亲,然后过了正月再定亲。

    陆氏自然是没有意见。

    至于齐茹的意愿,根本不在陆氏的考虑范围,婚姻大事本来就该遵照父母之命,怎么能自己想嫁给谁就嫁给谁?何况当初连雪心母女要计算阿莞在先,由不得今日她明知吴世子为人,还要定下婚事,她也只是想保护她的女儿。

    本来吴家应该派人亲自到京都齐家提亲,可是该主持大局的陆氏并不在本家,而是在锦州,且又因为时间问题,吴夫人便提出不如直接在锦州城这边提亲,将庚帖互相交换,若是没有问题,明年出了正月再到京都正式定亲。

    齐正匡当初在信中也是这个意思,陆氏自是答应下来。

    吴夫人和陆氏商讨了一会儿,就心情愉快地告辞离开了。

    且说一说这厢齐莞到了女子学堂,尚未走进课舍,就见到柳棠满脸笑容地向自己小步跑了过来,“阿莞,阿莞……”

    齐莞停下脚步,讶异看着她,“怎么了?出门捡到金子了?”

    “比捡到金子还高兴!”柳棠差点就要插腰大笑,“阿莞,你真厉害,现在整个书院的人都知道你是被吴盈诬蔑的了,你知道不?那吴盈今天早上被送出城了,以后再也不用见到她了。”

    “吴盈被送出城?去何处?”齐莞没想到吴家会这么速度将吴盈送走,看来汝南侯比自己想象的还迫切希望跟齐家联姻。

    “谁知道,好像是去哪个庄子里闭门思过,哎呀,总之现在雨过天晴,现在大家都知道你不是什么恶女,当日打吴盈也是因为她说话过分,真的太好了。”柳棠一直心里歉疚,觉得齐莞那天之所以会打吴盈是为了保护她,可是她却没办法为她澄清,现在好了,一切都过去了。

    齐莞淡淡地笑了笑,那日她为什么要打吴盈不是只有柳棠一个人知道,当时在旁边观看的人不少,有些人是知道她打吴盈的真正原因的,可是有多少人站出来替她澄清的?不过是怕得罪了吴家,毕竟她只是到锦州城小住,而吴家是这里的地头龙。

    “是不是恶女,跟她们没关系。”齐莞笑着对柳棠道,重新抬步走进课舍。

    那些之前因为吴盈而故意疏远齐莞的人见到她进来,眼神竟不好意思往她这边看,但脸上的神情却都差不多,又懊悔也有愧疚,更多的是想要讨好而不知做什么的无措。

    齐莞对这些目光仿佛视若无睹,径自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拿出还没完成的金色牡丹,低头绣了起来。

    柳棠知道齐莞是真的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她,无声地咧嘴笑了笑,一手托着下巴,看着她在绣那朵繁复精美的金色牡丹。

    …………

    交换了庚帖,三天过后,家宅一切平安,陆氏写信回京都。

    齐正匡收到信之后,非常满意陆氏的做法,更觉得陆氏是自己的贤内助,他放下手中的信,起身去了连姨娘的屋里。

    连姨娘因为女儿被禁足了,每天都想办法要讨好齐正匡,可是偏偏齐正匡从锦州城带回来两个年轻貌美的小妖精,回来这么久了,也就在她屋里歇过一起,至今连一步都没来过,突然听到丫环说齐正匡来了,她脸色一喜,立刻迎了出来。

    “老爷,您终于记起奴婢了。”连姨娘娇娇媚媚地迎了上去,半是娇嗔地叫道,她虽生过两个孩子,但身段圆润丰满,肌肤也还白皙滑腻,比起年轻的小姑娘多了几分成熟性感的韵味。

    虽然觉得贴在手臂的胸脯弹性十足,可如今齐正匡的心思却不在她身上,他在太师椅坐了下来,看了连姨娘一眼,沉声问,“去看过茹儿了吗?”

    说到自己可怜的女儿,连姨娘眼眶一红,“老爷让奴婢不许去看望她,让她好好反省,奴婢哪敢违背老爷您的意思。”

    齐正匡说,“吴家已经正式提亲了,过了正月就会到京都来定亲,你去跟她说,嫁不嫁给吴世子不是由她决定的,如果她还想一些有的没的,那就让她滚出齐家的大门!”

    连姨娘脸色被吓得发白,齐正匡从来没对她说过这么重的话,难道这门亲事真的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了?她以为只要茹儿被关几天,她再求情一下,这婚事就算不能拒了,也能找别的姑娘替代……

    “老爷,茹儿……茹儿她……心有所属……”连姨娘结结巴巴地开口,安远侯的宁世子比吴世子强不知多少,难道老爷不想和安远侯结亲吗?

    齐正匡冷笑一声,“宁家?她能嫁给宁世子当正室吗?”

    连姨娘一滞,就算齐茹有嫡女的身份,但到底不是陆氏所出……宁家肯定是不会娶她的。

    “就算当不了正室,就是贵妾……”连姨娘看了齐正匡一眼,小心翼翼地开口。

    齐正匡冷眼看她,“将来就算跟宁家联姻,那也只有阿莞有资格,将茹儿送去当贵妾成什么体统?不要再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不要浪费夫人的一片苦心!”

    陆氏!连姨娘在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又是这个贱人在计算她们母女俩!

    不管齐茹多么不想嫁给吴世子,可还是无法改变齐正匡的主意,她终于死心地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解除禁足之后,她痛哭了一场,对陆氏母女的恨也比以前更加深刻了。

    特别是对齐莞,如果不是她故意耍了什么手段,嫁给吴世子的应该是她才对!齐莞,你怎么不去死怎么不去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