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要回京都了,要遇见了杨君柔了……)齐吴三家的婚事尘埃落定后,日子突然变的简单轻松出来,并不悠闲自在的简单轻松,不是心情比现在更为身心愉悦,眼见得年关将至越发近,陆氏每日都忙着安排好过年收礼的事情,而齐莞则是忙着跟殷姑姑学习武,又再次反复练习打针。赵夫人也要忙着年关将至赵夫人也要忙着年关的事情,最近不怎么有空教她,齐莞都是自己练习,有时候赵夫人抽空过来看一看,指导几句。。...

    (要回京都了,要遇见杨君柔了……)

    齐吴两家的婚事尘埃落定之后,日子突然变得轻松起来,并非悠闲的轻松,而是心情比以前更加愉悦,眼见年关越来越近,陆氏每天都忙着安排过节送礼的事情,而齐莞则是忙着跟殷姑姑学练武,又继续练习扎针。

    赵夫人也要忙着年关的事情,最近不怎么有空教她,齐莞都是自己练习,有时候赵夫人抽空过来看一看,指导几句。

    不得不承认,齐莞在学习针灸方面真的很有天赋,且不说她的记忆力非常好,就是在把握行针的深浅寸度上,也是很准确的,赵夫人几乎要怀疑,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她就没东西可以教给这个徒弟了。

    齐莞自己却怎么也觉得不满足,她虽然针灸知识上学习很快,但其他医术并不熟悉,例如怎么把脉,如何判药开药,这些都是她想学的。

    学得越多,对她而言更有好处。

    她将这个想法告诉了赵夫人,赵夫人对她说,“好学是好的,但并不是什么都学点就是好事,学有专长,你学习针灸无非是想以后回到京都能够帮你母亲,医术博大精深,想真正成为名医并不容易,当然,以你的天赋,想要在三四年之后出师并不难,说不定还不需要三四年,一两年就够了,待你学会行针,再学如何断诊开药,不要心急。”

    齐莞将这话记在心里,从此不再着急想着去分心学习其他医书了。

    这里不得不提的还有殷姑姑和白卉。

    一开始,齐莞担心她们会因为初来到齐家不适应,所以并没有交代她们做什么事情,最重要的是她还没摸清她们的个性,毕竟是师父给她的人,她肯定要留在身边,更希望将来能重用她们,但要怎么重要,也得先了解一下。

    倒是殷姑姑和白卉没那么多想法,她们在赵夫人将她们指给齐莞的时候,就已经将齐莞当是要忠诚服侍的主子了,并没有那么多想法,在她们看来,既然是赵夫人都喜欢的徒弟,那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何况当时夫人还特意交代她们,将来要好好保护姑娘的。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都需要磨合,就算是主子和下人,也是需要互相了解适应的。

    在每一天的练武当中,齐莞渐渐对殷姑姑加深了解,这位看起来不太爱说话,而是经常没什么表情的殷梅其实做事很细心,而且很有耐心,她有一种能让人信赖的感觉。至于白卉,这丫头的性格就显得泼辣了些,但并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非常醒目,在她屋里只是呆了两天,就能将她的作息摸了个八成。

    齐莞屋里其他丫环对于殷姑姑和白卉都很听话,她们都知道这是赵夫人给姑娘选的,将来肯定会是姑娘屋里的第一人,哪敢放肆?唯独银杏对于突然冒出来的这两个人,心中觉得郁闷,本来多了个沉香已经让她失去在姑娘身边的不少机会,现在她连个小丫环都不如了。

    可是心里嘀咕归嘀咕,她还是不敢怎么样,总觉得如今的姑娘跟以前不太一样,可究竟哪里不一样,她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比以前多了几分威压。

    “姑娘每天除了学习赵家燕青拳的招式之外,还要蹲马步锻炼身体,您平时缺少锻炼,所以力气不足,脚步不稳,就算学会燕青拳,真正能发挥的力度不足三成……”殷姑姑每天早上天微亮的时候就会教齐莞蹲马步。

    “殷姑姑,你可以教我一些比较容易学的……”齐莞蹲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脚下已经发软,说话微微喘息着。

    殷姑姑面无表情低说,“燕青拳已经是赵家拳中力气消耗最少,招式最简单,姑娘请坚持。”

    已经是最简单?齐莞默然无语。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已经是春节,虽然男主人不在,但齐家别院的节日喜庆一点也没减少,到处张灯结彩,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过节的欢喜。

    齐莞昨晚陪陆氏守岁,早上起得比较晚,待她来到正院的时候,家里的下人都来给陆氏拜年了,见到她,还笑眯眯地恭贺她万事如意。

    秋姨娘带着齐瑞早已经在陆氏身边了,瑞哥儿手上还拿了好几个荷包,看来今天收获不错。

    “娘,女儿祝您新的一年平安健康,诸事合想!”齐莞被感染了喜庆,脸上的笑容不由跟着灿烂起来。

    “乖!”给齐莞递了一个绣了个福字的荷包,陆氏今天心情很好,气色看起来也很不错,脸庞红润丰盈不少,含笑坐在首位上,自有有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流露出来。

    “谢谢娘!”齐莞笑着接了过来。

    接着,陆氏受过家下人的拜礼,给他们每人赏了二两压岁钱,就让他们下去了。

    “姐姐,我也给你拜年,祝您今年找个好夫婿……”齐瑞人小鬼大地走到齐莞身边,学着大人的样子给齐莞拱手作揖。

    齐莞好笑地点了点他的头,“就这么巴不得把姐姐赶出家里去啊?”

    齐瑞歪着头笑嘻嘻的,“姐姐嫁人了也能经常回家啊!”

    陆氏和秋姨娘笑了起来,秋姨娘跟齐莞解释,“姑娘可千万明鉴,这话不是奴婢教的。”

    “我知道,他就是想要跟我讨荷包压岁钱!”齐莞捏了捏齐瑞胖乎乎的脸蛋,没好气地说,心中却掠过一丝莫名的伤感。

    过了这个年,她就十三岁了……距离她担心的日子越来越近,真不知这一次到底能不能改变命运的安排。

    能不要遇到杨君柔吗?能不要嫁给宁朝云吗?能避开所有她曾经深恨过的人吗?

    在她所知道的未来尚未到达之前,她也只能猜测,但是她很肯定一件事,同样的经历,她不会再来一次!

    过了正月初一,初二的时候,陆氏便带着齐莞去给赵夫人拜年,陆氏也终于见到听说许久的赵言钰。

    这个俊美少年的才名在外,陆氏每次来找赵夫人都无缘相见,今日难得有机会见到,自是仔细打量了一番,越看越觉得赵夫人好福气,竟有这样人中龙凤的儿子。

    比起吴世子,这赵言钰才配得上她的阿莞!

    不过,只怕齐正匡未必同意,毕竟赵言钰还没有功名,赵家也不是勋贵世家……陆氏在心里叹了一声,不知能否说服齐正匡呢?

    相对于陆氏此时心里想法的千变万化,赵夫人倒没想那么多,毕竟在她看来,儿子跟徒弟都还是个小孩子,都没往那方面去想。

    “……锦州城的年节和京都不一样吧,虽是冬日,可阳光明媚灿烂,还是很暖和的。”赵夫人没察觉陆氏神情变化。

    陆氏笑道,“可不是吗?这里是四季常绿,京都整个冬日满目素白,一点意思都没有。”

    “那你就在这儿多住些时日,反正这时候京都还是春寒料峭。”赵夫人说。

    “我倒是想,可毕竟还有一大家子的事儿要打点,我们老爷让我过了这个春就回去了。”陆氏有些不舍,毕竟在锦州住着清心轻松,没那么多烦心事儿。

    齐莞眼角一跳,难道要提前回京都吗?她抬起头,却看到赵言钰视线落在她脸上,不由怔了一下。

    只是一瞬间,赵言钰已经神情自若地移开视线,目光不知落在何处。

    不久后,赵言钰也要去京都赴考了吧。

    陆氏和赵夫人还说了什么,齐莞直到回去都没怎么听清楚,她想起了许多许多被她刻意遗忘的往事,并将那些往事再一次深记在心里。

    只有记住了,才能时刻提醒自己要去改变。

    正月初三的时候,吴夫人过来串门,已经开口叫陆氏亲家母了。

    这个轻松简单的年节眨眼就过去了,齐莞在过了元宵之后,就继续每天都去女子学堂上课了,行针的手法越来越娴熟,赵夫人开始教她诊脉识药。

    这样的日子虽然很累,但很充实,齐莞希望不要那么快结束。

    可是,光阴似箭,三个月的时间如指缝里的沙子,瞬间就消失了,陆氏安排着准备回京都事宜。

    上个月,吴家已经到齐家正式提亲,因为陆氏不在,所以是二夫人主持了大局,齐正匡几次来信,要陆氏回京都。

    就在快要启程的时候,齐瑞却病倒了,请了大夫过来,才知道是出天花。

    天花几乎是无药可治,那大夫怕别传染,确认了病情之后,不顾秋姨娘哭着求他,捂脸逃离了齐家。

    这不对……上一世齐瑞不会出天花,更不会在这个时候生病,她记得那时候是因为母亲的病反反复复,才一拖再拖,拖到夏天的时候才离开锦州城的。

    怎么会是齐瑞?难道因为师父治好了母亲的病,所以将本来该拖慢的理由发生在齐瑞身上?

    师父肯定能治好瑞哥儿的!没错,找师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