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小师妹,外面那人你可是认识了?”关朗见仅有白卉一个人跟随,才张口惊疑地问齐莞。齐莞心头一凛,侧头轻轻眯眼睛,“不认识了,大师兄何出此言?”关朗挠了挠额头,笑着说,“我看你像是也不是很想齐夫人去见那个人似的,我以为你是认识了那个人的。”“我而已不想母亲齐莞心头一凛,侧头微微眯眼,“不认识,大师兄何出此言?”。...

    “小师妹,外面那人你可是认识?”关朗见只有白卉一个人跟着,才开口狐疑地问齐莞。

    齐莞心头一凛,侧头微微眯眼,“不认识,大师兄何出此言?”

    关朗挠了挠额头,笑着说,“我看你好像不是很想齐夫人去见那个人似的,以为你是认识那个人的。”

    “我只是不想母亲太疲累而已。”齐莞低下头,淡声说道。

    “也对,若是认识了怎么会不想见面,小师妹,我去看看临川这城里有什么好处好玩的,再给你买点回来。”关朗笑嘻嘻地说。

    每到一处地方落脚,关朗都会出去走一圈,开始齐莞以为他只是好玩,后来才隐约知道,其实他是去见关家庄的人,关家庄的生意几乎遍布整个大周朝,关朗作为少主的,途经路过,去巡视一下也是应该的。

    “好,那你小心一些。”齐莞说,看着关朗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大门边,那些守门的士兵恐怕都还没看清楚有谁从里面出去了。

    齐莞来到大门边,还没踏出门槛,就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尖锐地吵着,“驿丞大人,奴婢已经说了好几次了,我们的银财和腰牌被偷了,所以才没法证明身份,但我们确实是杨大将军的家眷,车里正是我们姑娘……”

    “既然没有腰牌,就去客栈住宿,驿馆只招待有腰牌的官员和家眷。”驿丞再一次冷漠地拒绝,他还想着要去给齐夫人请安的,没想守门的士兵说来了杨将军的家眷,可惜腰牌不见了,他只要先过来这边解决麻烦。

    “驿丞大人要如何才相信小女子的身份呢?”那辆朴素无华的马车里传出一道婉顺轻柔的声音,这柔柔的声音听在耳中,似娇莺啼柳,似水柔情,很舒服的感觉。

    这个声音……齐莞眸色一沉,站在门边看着那辆马车。

    白卉抬头看了齐莞一眼,心中微讶,她第一次看到姑娘这样沉重似带着悲痛的表情,难道姑娘真的认识马车中的人么?

    驿丞听到这客气温柔的声音,脸色缓了下来,“不是我不通融,我们也是看腰牌做事的。”

    马车那张厚重的深蓝色车帘突然被一只白皙,柔若无骨的小手撩了起来,露出一张清艳脱俗的脸庞,柳眉星眸,鼻子小巧,嘴儿如樱桃般红润粉嫩,脸蛋儿尖尖的,真是一位不可多见的大美人。

    齐莞的瞳孔微微一缩,直直地盯着杨君柔。

    她曾经喜欢过杨君柔……因为她的温柔和善解人意,因为她的美丽和谦虚,她将杨君柔当可以学习的对象,几乎将她当是自己的姐姐了,母亲更是喜欢她,可是,最后母亲死在杨君柔手里……

    杨君柔就是用她的温柔和美丽作为利剑,将她们母女送入地狱。

    “驿丞大人,小女子银财被偷,就算想将首饰变卖了住客栈也是来不及,还望大人您能通融,杨大将军确实是小女子的叔叔,若大人肯通融,日后小女子定重重谢您。”杨君柔手搭着丫环的肩膀下了马车,给驿丞行了一礼,低声说道。

    这女子举止大方端庄,难道真是杨大人的侄女?驿丞心中暗想,眼睛却在杨君柔杨柳细腰,绰约多姿的身上看了一眼。

    杨君柔身边的丫环一见那驿丞猥琐的眼光,立刻呵斥道,“你这小小驿丞也敢对我家姑娘无礼,若不是我们腰牌被偷了,何至于与你这般废话,待将来我们回了京都,定让我们二老爷教训你这不长眼的东西!”

    驿丞虽然没有品级,但过往的官员极少对他们呼呼喝喝,特别是临川的驿丞,更是第一次被一个丫环这般斥骂,老脸一红,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我照着规矩办事,谁敢说我做错了?”

    “驿丞大人……”杨君柔向前一步,还想继续求情。

    “什么都不必说了,没腰牌就不能进,这是规矩!”驿丞大声叫道。

    若是上一世,此时母亲已经站出来替杨君柔说话了,可是齐莞却犹豫着,她不愿意踏出这一步,不愿意母亲和这个杨君柔有任何见面的可能。

    “姑娘……”白卉小声地叫了一声齐莞。

    就算她不去帮杨君柔,母亲也是不知道的吧,若是母亲问起,便说瞧着杨君柔不似杨威的侄女,即使以后在京都见了面,母亲也不会怪她的。

    就算母亲责怪也好,总比引狼入室的强!

    “我们回去吧!”齐莞低声说,转身进了驿馆。

    白卉一愣,急忙跟了上去。

    “姑娘,夫人不是说要帮那人么?”白卉跟在齐莞身后,轻声地问道。

    齐莞淡淡一笑,“既然她腰牌不见了,又没有证明身份的东西,我又能怎么帮她?方才驿丞都说得很清楚了,一切看腰牌做事。”

    然而,齐莞不知道的是,就在她转身进来的时候,杨君柔若有所思地看了她背影一眼,然后拿出与杨威的书信,终于令驿丞相信,她是杨威的亲侄女。

    齐莞去了陆氏的房间,将想好的借口说了,陆氏只是叹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母女俩用过晚膳之后,陆氏便让齐莞也回去休息了。

    驿馆里的厢房是一排排的,并没有分隔院落,齐莞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方才在外面见过的杨君柔身边的那个丫环端着红漆托盘走在长廊上。

    齐莞本来带笑的嘴角顿时僵住了,杨君柔……还是住了进来?

    是啊,杨君柔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连一个驿丞都应付不了?她真是想得太天真太想当然了,以为自己阻止母亲出手帮忙,一切就能不一样。

    到底还是会见面的……果然不能太小看这个女人,否则她们还是会吃亏的!

    齐莞望着杨君柔的房间,眼底闪过一抹异色,面无表情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明天上架,在此之前,本龟有几句话想唠叨,下个月很想冲一下新书粉红票榜,所以粉红票每三十张会加更一章,希望大家为我投宝贵的一票,还有,就是希望各位打手团朋友,明天可否手下留情,别那么快将上架的第一章打出去,听说首订很重要,会决定接下来的各种推荐,俺希望得到好推荐,所以能够推迟一天半天的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