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

作者:二谦 | 灵异小说

收藏

  一开始绑定微信打卡系统,身体孱弱的夏汀只想续命活一直这样!再后来她意外发现,她还也可以想的更多一些,例如……天池山打卡失败,获天池养颜水*10桶。白马寺打卡失败,获万能膏药配方*1。百草园打卡失败,获医药典籍*1。……皇宫打卡失败,获未婚夫*1。夏汀:你别回来啊!——————(一对一,苏爽甜,团宠 甜宠,男主金手指粗大。)半睡半醒间,夏汀觉得自己身下的床板有些硬,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触手冰冷,质地坚硬。。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_第11章 底牌

    上午的时候,丁语蓉怕夏汀一个人无聊的,回来坐了一会儿才离开了。扭过天,天空依旧阴沉沉的,气息也有些说不出的闷,夏汀一大早出来就不太很舒服,不时的按着胸口,把宝绿和宝青都吓到了。等夏汀吃过早饭,三个大夫又来了。夏汀:?心里想所以是自己一大早晨忍不住的按转过天,天空依旧阴沉沉的,气息也有些说不出来的闷,夏汀一早起来就不太舒服,时不时的按着胸口,把宝绿和宝青都吓到了。。...

    下午的时候,丁语蓉怕夏汀一个人无聊,过来坐了一会儿才离开。

    转过天,天空依旧阴沉沉的,气息也有些说不出来的闷,夏汀一早起来就不太舒服,时不时的按着胸口,把宝绿和宝青都吓到了。

    等夏汀吃过早饭,三个大夫又来了。

    夏汀:?

    想着应该是自己一早上不住的按胸口,所以才惊动了大家,夏汀有些不好意思,她觉得自己不是身体上的问题,而是心理上的问题。

    如果没抽中那张预言卡,那么夏汀无知无畏,倒不会如此忧思。

    只是抽中了……

    “六姑娘是忧思过重引发的心慌,开副安神汤,睡前喝一碗,不过药只是调理,还是得六姑娘自己看得开,想明白才是。”三个大夫诊治之后,由李大夫出头。

    一早叫了大夫,肯定是要惊动两个舅母的,李大夫让药童开方子的时候,两个舅母就已经过来了。

    老太太得了消息,派了人过来问问情况。

    这两天阴天,老太太腿上不舒服,不便出门,所以先派人来问问情况,如果没什么大事儿,老太太就不折腾着过来了。

    “我没事儿,可能是天气不好,所以心口有些不舒服,惊动两位舅母,是听听的不是。”对上两个舅母关切的眼神,夏汀乖顺的笑了笑。

    看着如此乖巧的夏汀,丁大夫人阵阵心酸:“你这孩子,心里若是装着事儿,不方便和舅母们说的,不是还有一众小姐妹可以说,何必装在心里?身体转好是好事儿,可不能想太多。何家那件事情,我今日就带着元娘上门,去给你讨个说法。”

    “长姐去,那我也去。”丁青蓉一听母亲要带着姐姐出门,忙挥了挥手表示,她也要去,而且还要带上她的刀。

    丁大夫人颇为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都去,都去。”

    何秋妍的事情,其实说小也可以小,不过就是小姑娘之间的针锋相对,夏汀并不是很在意,那天自己也膈应过对方了,勉强算是两相扯平了。

    如果让大舅母出面,对方多半看着大舅舅的官职,捏着鼻子会认错。

    但是,不是诚心的,又是以官职压人,也没什么意思。

    而且夏汀根本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有仇当场都报了,没过夜,事后也就不会辗转来回的想着念着。

    她真正忧心的还是那张预言卡,最近两天的天气又不好,她心里越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可惜,夏汀还要保全自己,不想轻易的暴露自己可以预知这件事情。

    虽然说,夏汀可以求助于大伯,或是两个舅舅。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夏汀只有一个囤粮的提示,并不能确定,在这之前的意外,是不是就是秋收的时候出现了什么?

    如果不是秋收的时候出现的意外,夏汀再让大伯或是舅舅插手秋收,到时候只会让他们被架到火上烤,若是再被有心的对手攻击,说不好还会影响他们的仕途。

    所以,夏汀如今能做的,也只是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她还有囤粮这张底牌。

    夏汀心思回转之间,也没忘记跟大舅母说一下关于何秋妍这件事情,自己的想法:“我知道大舅母疼惜我,不过这件事情,就是小姑娘之间的打闹,没什么计较的必要。真找上门去,倒是显得咱们府上小气,我也没受什么欺负,当场也都找回了场子,要不就算了吧。”

    一听夏汀这样说,丁语蓉忍不住上前抱着她,摸了摸头道:“咱们家门第也不低,可不能由着他们欺负,必须找上门去。”

    “大表姐。”夏汀一听,感动的眼泪婆娑,声音哽咽的唤了一声之后,又撒着娇柔声说道:“真的不用,我是因为想着太医的批言,最近两天有些患得患失的,等自己想开了就好了,真没多想这件事情。”

    一听太医批言这句话,众人面色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

    太医曾经批言,夏汀活不过十六岁。

    而她如今正处在十五岁的年底,过了年关,就正式的进入十六岁了,虽然没过生辰,但是想想批言,还是会心慌的。

    丁大夫人有些心酸,眼眶红了红,轻声安抚:“李大夫的医术可是滋州城顶顶厉害的,他说你在回春,便意味着是转好了,肯定没事儿,听听别想太多。”

    丁二夫人悄悄擦了一下眼泪,也挤出了一丝笑意说道:“就是就是,再者妹夫之前不是来信说,已经找到在番邦游历的神医,不日就能回来了吗?等到神医来了诊过脉了,你就能安心了。”

    丁二夫人口中的妹夫,就是夏汀的父亲夏四爷。

    原本他今年入秋之后,便不准备往外跑了。

    毕竟太医的话,他也一直记着。

    但是听说江湖上特别厉害的一位神医在番邦游历,夏四爷犹豫之后,还是起程去寻人了。

    半个月前对方来信说已经找到神医,正快马加鞭的往滋州赶了。

    “就是啊,表姐,实在不行,我这里还有长生的丹药呢。”丁燕蓉一听母亲开口,她也跟着举了举手,挥了一下手里的木盒子。

    丁二夫人看着她手里的那个木盒子,瞬间变了脸,平时的笑眼,此时也透着凶光,同时牙根咬得紧紧的,字眼似乎是从牙缝里溜出来的低声喝道:“丁燕蓉!”

    丁府的众姐妹,乳名起的都颇为……

    婴儿化。

    所以,长大之后,一众姐妹都拒绝别人唤她们的乳名,而且在外的话,还是唤对方的排序,比较方便。

    毕竟女子的闺名不好叫外人知道,乳名就更不好了。

    所以,平日里大家都习惯性的唤元娘,二娘,三娘之类的。

    此时二舅母咬牙切齿的唤了一句全名,可见气得不轻,而且心头火腾腾的起。

    丁燕蓉一听就知道坏了!

    她一时激动过头,倒是忘记母亲还在身边,狗狗祟祟的把盒子放进怀里,丁燕蓉冲着丁二夫人讨好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就跑。

    那速度之快,之熟练,看着就让人心疼。

    因为丁燕蓉这一出落荒而逃,倒是冲淡了屋内压抑的气氛。

    小姐妹们不同程度的掩着唇,藏住了笑意,丁二夫人一时之间也有些哭笑不得。

    摊上一个一心沉迷丹药的女儿,丁二夫人也很无奈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