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

作者:二谦 | 灵异小说

收藏

  一开始绑定微信打卡系统,身体孱弱的夏汀只想续命活一直这样!再后来她意外发现,她还也可以想的更多一些,例如……天池山打卡失败,获天池养颜水*10桶。白马寺打卡失败,获万能膏药配方*1。百草园打卡失败,获医药典籍*1。……皇宫打卡失败,获未婚夫*1。夏汀:你别回来啊!——————(一对一,苏爽甜,团宠 甜宠,男主金手指粗大。)半睡半醒间,夏汀觉得自己身下的床板有些硬,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触手冰冷,质地坚硬。。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_第20章 夏四爷归

    夏汀不安心外面的情况,因为随意回了一句:“红枣粥吧。”一句话说着,又飞快的跟了一句:“外面究竟怎么一回事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你这孩子,费心这些做什么?”老太太一听夏汀醒过来,还关怀着外面的事情,不由得娇嗔一声,但是貌似没瞒着再说。如果大的事一句话说完,又飞快的跟了一句:“外面到底怎么回事儿?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夏汀不放心外面的情况,所以随意回了一句:“红枣粥吧。”

    一句话说完,又飞快的跟了一句:“外面到底怎么回事儿?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你这孩子,操心这些做什么?”老太太一听夏汀醒来,还关心着外面的事情,不由嗔怪一声,不过倒是没瞒着不说。

    那么大的事情,如今滋州城都传遍了,府上也是人尽皆知,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没必要不让夏汀知道啊。

    所以,不等宝青回答,老太太就已经叹了口气解释道:“河水县和临县发生了地动,两县相临的高山因为雨水太大,被冲垮了半座山,如今山石几乎把两个村子的农田还有人家都埋了,这两县的地动最强,所以损失也最严重,附近几县也都受了灾,情况比这两县好些,但是也都不乐观,你二舅舅上午的时候回来一趟,把府里备用的棉被取走了,又匆匆离开,也不晓得现在怎么样了。”

    地动加暴雨,再加上山石滚落。

    情况跟自己预想的差不多,如今外面的暴雨还没有停下,哗啦啦的,隔着厚重的帘子,夏汀都能听到。

    雨没停,救灾事宜也不方便展开,而且整个村子都被埋了,最后能救出来的,估计也是寥寥。

    想到这些,夏汀微叹了口气,开口的声音轻轻的:“外祖母,我想去城外看看。”

    “那不行,外面还下着雨呢!”老太太哪里能由着夏汀折腾,如果是好天还可以让她远远的看一眼,但是如今外面暴雨如注,夏汀这身体哪里受得住?

    夏汀也知道自己不能任性,所以放缓了声音说道:“等雨停了,我去看看吧,正好前些日子,因为听话本子,一时好奇,让米行囤了些粮,也许二舅舅那边用得上。”

    “你呀。”听夏汀这样说,老太太轻叹一声,接着说道:“你的就是你的,不需要往你二舅舅那里贴,不过如今的这个情况,天转晴之后,确实得施粥,不然各县的村民,没了收成也没了家,确实没个什么活路。”

    老太太一边说,还一边在心里计算着,自己府上的存粮有多少,如果真的施粥,他们也不能太小气了。

    下午的时候,雨势转小,到了傍晚的时候,雨终于停了。

    丁大老爷也终于急匆匆的从柳州赶了回来,一路快马加鞭,整个人十分狼狈的回来了。

    回来了也来不及回府,只派人回来报了信,就直接去府衙那边了。

    丁大老爷是滋柳两地的盐运司,府州当地的内务,正常情况下,不需要他插手。

    但是如果府州出事儿,他半点作为也没有,那么估计离脱了官服滚蛋也就不远了。

    从凌晨接了信儿,丁大老爷就快马往回赶,也难为他一介文人,冒雨骑了一路的马,回来之后连口姜汤都喝不上,就得去忙活了。

    丁大夫人不放心,特意准备了衣服、姜汤命小厮给送过去。

    天色已晚,夏汀一个姑娘家也不方便出门,所以哪怕雨停了,她也没说要出去。

    回了自己的院子之后,夏汀就开始清点自己的私产。

    滋州下属的多个县村出事儿,估计附近一带,粮食也不太好收,而且赶在秋收之时,受灾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所以粮食肯定是要涨价。

    夏汀不怕涨价,她又不差钱,她怕的是……

    有钱也买不到,那就尴尬了。

    夏汀正清点着呢,就听到一阵欢快的脚步声传来。

    起初夏汀还以为,是丁燕蓉。

    但是对方的声音比脚步声要早一步传来,是一向活泼的宝绿:“姑娘,姑娘,四爷回来了,四爷回来了!”

    父亲回来了?

    夏汀正在数银票的手一顿,反应过来之后,扔下银票,提着裙子就往外跑!

    冲出房间之后,只看到宝绿一路快走着过来,宝青在身后,脚步匆匆的跟着,并没有看到父亲。

    夏汀也不失望,父亲回来之后,肯定是要先去给外祖母问安的,然后才能来自己这边。

    夏汀有些等不及,所以提着裙子就往院外跑,跑到一半就看到父亲脚步匆匆的往自己这边赶。

    夏四爷身形高壮,一身玄色长袍,让他看起来气质略显冷漠,但是对方眉眼疏朗,面容疏阔,一双眼睛不笑的时候,都似是含着笑意一般,给人一种很好相处,又特别和气的感觉。

    对方长年在外行走,风霜雨露都经历过,又没有刻意保养过,所以眼角的刻痕有些重,不笑的时候,就已经有两道了,若是笑起来,那刻痕更深。

    看到夏汀提着裙子一路小跑,夏四爷顿时心疼不已,几个大跨步直接过来,一把将夏汀接了过去。

    虽然说姑娘家长大之后,不太好与父亲过于亲密,但是夏四爷就这么一个女儿,在他眼里,女儿就是个柔弱的小娇娇,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所以,他张开双臂,直接将夏汀举了起来。

    只是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抛上去,再接回来,夏四爷还是有些遗憾的。

    而且姑娘家长大了,要脸面,自己真抛起来,估计小姑娘要闹很久的别扭。

    “爹爹。”许久不见,心里还装着事儿的夏汀,被夏四爷举起来之后,声音哽咽的唤了一声。

    夏四爷还以为小姑娘害怕,忙把人放了下来,眉眼含笑,举止温柔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轻声问道:“爹的听听可是受了委屈?”

    听到夏汀的声音都哽咽了,夏四爷觉得自己的心是真的要碎了。

    “没有,就是想爹爹了。”身边还有这么多人,很多事情,夏汀也不好直接说出来。

    刚才在来的路上,夏汀问过996,可不可以透露它的存在。

    996说的是,如果夏汀觉得这个人可以信任,是可以透露的。

    但是对方只是知道它的存在,996傲娇的表示,它是不可能跟对方交流的。

    能透露就好,夏汀不想把这么大一个秘密,一直装在自己心里,她怕自己哪一天受不住了。

    像是去打卡一张众生疾苦图,她就受不了,如果有一个人帮着自己分担,顺便还能开解自己,那多好啊。

    这个人,换成是谁夏汀都不放心。

    只有父亲,让她全身心的信任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