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

作者:二谦 | 灵异小说

收藏

  一开始绑定微信打卡系统,身体孱弱的夏汀只想续命活一直这样!再后来她意外发现,她还也可以想的更多一些,例如……天池山打卡失败,获天池养颜水*10桶。白马寺打卡失败,获万能膏药配方*1。百草园打卡失败,获医药典籍*1。……皇宫打卡失败,获未婚夫*1。夏汀:你别回来啊!——————(一对一,苏爽甜,团宠 甜宠,男主金手指粗大。)半睡半醒间,夏汀觉得自己身下的床板有些硬,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触手冰冷,质地坚硬。。

    丁府其它小姐妹自然而然是隆重打扮过了,像是这种贵女游乐会,实际上暗地里也带着互相攀比的性质。丁府三位老爷官职都不算低,的话丁府姐妹打扮的寒碜了,是在丢丁府的脸面。因为,一众姐妹是精心打扮过自己。夏汀的日常日常出行有自己的马车,丁府姐妹也并也没坐一辆马车丁府两位老爷官职都不算低,如果丁府姐妹打扮的寒酸了,就是在丢丁府的脸面。。...

    丁府其它小姐妹自然也是隆重打扮过了,像是这种贵女游乐会,其实暗中也带着攀比的性质。

    丁府两位老爷官职都不算低,如果丁府姐妹打扮的寒酸了,就是在丢丁府的脸面。

    所以,一众姐妹也是精心装扮过自己。

    夏汀日常出行有自己的马车,丁府姐妹也并没有坐一辆马车,毕竟人多,所以分成了两辆马车。

    新来的甄同知,因着有京城那边的照拂,所以携家带口过来之后,很快就得到了安置,府院自然不可能捡着从前李同知的,人家也是瞧不上的。

    如今甄同府的府院,似乎是之前滋州城里空着的。

    是谁的夏汀倒是没留意,只是听父亲提过一嘴,当初是有意想买下来,留着夏汀玩乐用的。

    但是夏四爷在看院子的时候,是带着风水大师过去的,风水大师说那个院子的风水,不利于夏汀养病,所以夏四爷就放下没再管了。

    没想到,如今这院子落到甄同知的手里了。

    丁府姐妹出门前,被老太太一再嘱咐着要照顾好夏汀,可别再出现上次的事情了。

    虽然众人还是不太了解甄府是个怎么样的情形,甄家的姑娘们又是怎么样的品行,但是保护夏汀,她们还是做得到的。

    记住这一点就足够了,别的已经没那么重要。

    因着周梨被送走,丁莲蓉和丁燕蓉姐妹如今心情极好,兴致也十分高涨。

    夏汀虽然自乘一辆马车,但是路上也不寂寞,因为丁燕蓉坐不住,从她的马车里跑了出来,把本来就话不多的丁莲蓉给扔下不管了。

    这会儿夏汀耳边叽叽喳喳的,全是丁燕蓉的声音。

    “表姐,我跟你说,我炼的丹可好了,清风道长都说了,我很有潜力,以后一定是道之大成者,所以我的丹药,一定要留着,以后会更值钱,说不好千金难求。”

    “表姐,你说这个甄府的姑娘是什么样的啊,何家姑娘会不会去啊?”

    “哎,上次我都没机会开口,如果今天能碰上何家姑娘也挺好的,我跟她讨论一下丹药长生,劝她向道吧,省得她心浮气躁,对身体不好。”

    “哎,我真是烂好心,只是天尊们也不忍心看着世人误入歧途,我劝对方入道,天尊们应该会支持我的吧。”

    ……

    宝绿后来实在听不下去,也不畏惧冬日寒冷,直接跳下马车,宁可走着也不愿意坐在车里听丁燕蓉说话了。

    实在是……

    太吵了!

    宝绿觉得自己耳朵边一直都是哒哒哒,嗡嗡嗡,叽叽叽……

    宝绿性子直,脾气也急,是真的听不下去了。

    看到宝绿跳下去,夏汀抬起帕子,掩下了自己的笑意。

    丁燕蓉根本没发现异常,只当是宝绿觉得马车里太热了,所以跳出去了,她还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丁府距离甄府并不算是太远,一路轻缓慢行,很快就到了。

    丁燕蓉觉得自己说的还不够尽兴,听着宝绿在外面提醒,到地方了可以下车了,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抿了抿唇,小声说道:“其实我还有很多话要说。”

    “嗯,回府咱们慢慢说,外面风大,别灌了一肚子的冷风,回去该疼了。”夏汀倒不觉得丁燕蓉吵,小姑娘充满了烟火气,夏汀身边一向清寂,有她哒哒哒的说个不停,倒显得热闹一些。

    再者小表妹也没有坏心思,心性还耿直,跟她相处十分舒服。

    所以,听小姑娘遗憾叹息,夏汀还安抚了一句。

    宝绿一听这话,表情顿时麻木了。

    不过因为她是背对着夏汀她们,倒是没人注意到。

    听到夏汀这样说,丁燕蓉眼睛亮了亮,然后轻轻拍手说道:“表姐,等着,今天晚上,我去你院里,给你讲道法。”

    宝绿:。

    那我走?

    夏汀倒是不在意这些,抬起帕子掩唇笑了笑道:“你不觉得累,就过来呗,我什么时候赶过你?”

    对于夏汀的话,丁燕蓉小嘴一扁,委屈巴巴的跟夏汀告状:“我怕你觉得我吵,二姐就觉得我吵,天天让我少炼丹,多睡觉。”

    “二表姐是怕你睡的少了,不长个子,全家你最矮呢。”对于小姑娘的告状,夏汀点了点她的小脑袋,笑着调侃一声。

    一提到自己矮,小姑娘更不乐意了,但是这话是夏汀说的,丁燕蓉也没真生气,只是小声嘟囔着:“哼,我以后肯定比你们都高!”

    “是是是,全家到时候你最高。”夏汀轻哄着小姑娘,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进了甄府之后,车马由车夫跟着对方的小厮去停放处理,夏汀她们则是被对方府上的婢女引领着去后院玩乐的地方。

    绕过层层亭院还有回廊以及假山,众人走到后院。

    夏汀她们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贵女到场。

    这会儿正三三两两的说着话。

    除了滋州城的这些贵女之外,还有临近几县的县令千金,上次那两位,这次又来了,也难为她们,大冷的天坐着马车过来,一路颠簸着。

    两个人这会儿正围着一个人转,而那个人,夏汀十分眼熟,而且她与对方还是相看两厌。

    何秋妍。

    何秋妍因为上次的事情,如今对于夏汀横鼻子竖眼,怎么样也看不惯。

    但是她又不敢贸然出手,毕竟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她先是被父亲责骂,之后又被书生们编话本嘲讽,气得她近一个月都不敢出门。

    也就是如今冬日,贵女们平时的活动少了,不然何秋妍觉得滋州贵女圈,可能都不会有她的位置。

    因为一个月什么也不参加,哪里还有存在感了?

    一个月没出门,何秋妍越想越气,最后还病了好几天。

    如今终于可以出门了,结果又看到夏汀,何秋妍很气,但是她却并不敢再上前惹事儿。

    大概是被现实毒打过一次之后,何秋妍终于认清现实。

    哪怕父亲是滋州知府,但是滋州也不是从前的浦县老家,可以由着她随意折腾,也没人敢多管。

    滋州城里,惹不起的权贵太多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