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逸然街7号

作者:UU曾遇 | 灵异小说

收藏

  有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美好的的青春时代,单恋过几个白衣少年,也有过无疾而终的恋情。去学习去努力一阵子又选择放弃一阵子,成绩时坏时坏。也不是个坏孩子,也也不是老师家长口中的好孩子。 有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独自一人生活……以后,完完全全过着想要的人生。不抵触新事物,但恋旧才是真实的的她。出门时从来不不带伞,下大雨就等雨停了再走。心情好,就好好的睡一觉。也可以一个人吃饭时看电影,也也可以一个人旅行。不为了工作而工作,也不为了爱情而装作爱情。以后会见的人现在的就就忘了,家人永远是要放到第一位。 在某座城市的某条街里,住着这样夕阳西下,列车正好中途停车让道,窗外是无数条交错的铁轨,火红色的夕阳从天边一路倾泻到铁轨上,最后停留在列车的窗前,温暖和治愈着每一位旅人。。

    踩着上课时铃冲出教室,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双手插腰,正清点物品人数。言尽欢急速冲到座位坐定,老师正好点到她们最后几桌,之意深而长的看了言尽欢几眼,小言赶快又低头装作记笔记,数学学得也不是很好,要尽量避免出现低调避免出现被提问。林岁凑回来低声的问:“你干嘛去了?”林岁凑过来小声的问:“你干嘛去了?”。...

    踩着上课铃冲进教室,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双手叉腰,正在清点人数。言尽欢飞速冲到座位坐下,老师刚好点到她们最后几桌,意味深长的看了言尽欢一眼,小言赶紧低下头假装记笔记,数学学得不是很好,要尽量低调避免被提问。

    林岁凑过来小声的问:“你干嘛去了?”

    言尽欢贼笑着说:“我高三那栋楼,偷看未来男朋友。”

    林岁和香香表示震惊,随即疯狂的追问细节,言尽欢揽过两人的胳膊靠向自己,悄悄地说:“我只是弄到号码,还没有得手的,你们淡定一点,别让后面三个人听见了到处宣扬。”

    看看两人依然好奇的脸,言尽欢表示:“有进展我一定告诉你们,先上课。”

    两人看了眼数学老师,暂时没再追问。

    根据老师的提示翻开课本对应的页码,从桌洞里掏出牛奶和面包,边听课边偷偷嚼。

    言尽欢同时问左右两美女:“你们今晚要回家吗?”

    林岁点头,言尽欢向她挥手再见。

    “随便,等下课再说,”香香还没想好,“你今晚要回家?”

    小言瞬间看到希望,恳切的说:“不要回去了,明早一起回嘛,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不敢睡。”把腿搭到香香的大腿上,搂着她的脖子不依不饶,香香被缠的败下阵来,只好点头答应。

    小言这才把腿收回来乖乖坐好。

    就在这时,一只手悄悄伸向尽欢的面包,小言静静看着不说话,等那只手艰难摸索着抓到面包,小言轻松夺过面包,放在离吴树的手更远的地方。

    吴树的手还没有放弃,继续一点一点向面包靠近,小言把未开封的牛奶塞他手边,被无情推开。

    小言被他的动作可爱到,回头看去,他正弓着身子趴在桌上,两人差点来了个脸贴脸,被彼此的大脸吓到,两人迅速坐正。

    小言假装专心记笔记,吴树被老师逮个正着,“吴树,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题的辅助线要怎么画。”

    吴树想蒙混过关:“从那里画到那里。”表情真挚还附带手势,可惜老师识破了他,笑眯眯的说:“你说的老师还没搞懂,你上来画出来给同学们看吧,顺便写一下你的解题步骤。”

    周围的同学都在无情的嘲笑,当然小言首当其冲,在吴树瞪她时还挤眉弄眼,笑得十分得意。

    晚自习下课,香香和婷婷还在写作业,尽欢和林岁勾肩搭背朝食堂走去,两人买了水饺悠闲的坐在食堂里边看电视边吃,言尽欢刚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迫不及待的加林松舟QQ。

    林岁用筷子敲小言的碗,提醒她赶紧吃。陪小言吃完宵夜,林岁就要回家。

    林松舟一直不同意她的的好友请求,言尽欢皱着脸问林岁:“帅帅的学长是不是不用QQ啊,他们这个点应该也下课了吧,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

    别说林松舟,林岁听到这番话都有点害怕,这么主动的美女实属罕见。

    林岁一边吃一边调侃:“他可能感应到他惹到了一个女神经,不敢同意。”

    尽欢可怜兮兮的看着林岁,突然不知谁从从后面推了她的头,害她的脸差点栽进碗里,肯定又是吴树他们几个幼稚鬼,言尽欢气鼓鼓的回身挥脚铲过去,奈何腿短没有踢到。

    小言生气的说:“你最近是不是疯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

    刚认识的时候,吴树还是相对文静的男子,而现在比陈惟羽和章阳还皮。

    走到她俩对面坐下,吴树幽怨的说:“你好意思讲,刚才上课被你坑惨了。”

    言尽欢可不接受这种设定:“你不要乱讲,是你自己非要吸引老师注意的,上课不好好听讲,东张西望,毛手毛脚的。”

    吴树气得说不出话,明明是她一天捉弄他,他只是偶尔反击一下。

    章阳和陈惟羽也抬着宵夜走过来坐下,尽欢觉得太稀奇了,问对面的三个人:“你们三个人不回家,赖在学校干嘛?”

    陈惟羽嘴里塞满吃的,口吐不清的说:“张峰去宿舍了,叫我们等他一起去打游戏。”

    言尽欢不想再说话,她哥哥就是成天窝在网吧里,她讨厌所有的网瘾少年。

    吴树戳了一下尽欢说:“我也想吃饺子。”

    言尽欢把饭卡甩到他面前,这年头真的是越有钱的越小气,这几个人明明都是有钱人,却老打她的主意。

    言尽欢最受不了等待,拿出手机给林松舟短息,编辑好短息递给林岁审查。

    林岁凑到她耳边说:“太露骨了,重写。”

    言尽欢删了重写一条,直接点发送。

    林岁问她写了些什么,言尽欢笑而不语,把手机递给她自己看。

    此时的林松舟还在教室里边听歌边做卷子,手机响了一下,提示有短息。

    偏头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不过内容倒是挺稀奇的,林松舟拿过手机点开看,内容是:“林松舟同学,我叫言尽欢,高一(2)班,与你有过一面之缘,自此难忘,真心喜欢你,请问你有女朋友了吗?”

    林松舟脑海里闪过今天在考场门口见过的那个女孩,他交完卷出来的时候那女孩已经不在了。之后又在卫生间遇到,每次都没来及他反应女孩就溜了。

    会是她吗?

    紧接着又来一条短信,就一句话:“你为什么不同意我的好友请求?”

    林松舟轻笑,如果是今天那个女孩的话,发这种短信很正常。

    林松舟回了句:“你喜欢我?”

    言尽欢把手机摆在桌面上,一边吃饺子一边盯着手机屏幕,手机屏幕终于亮了,言尽欢赶紧拿起手机,怕被对面男生看到。

    看了短信内容,言尽欢开心得手舞足蹈,把手机递给林岁看,抓着林岁的肩膀一个劲的摇,林岁看完短信也笑了,这两人一个一个的都够直接。

    林岁凑小言耳边小声说:“原来他喜欢被动,又比较直接。你刚好是进击型,你俩绝配。”

    拍两下大腿努力克制,一本正经的回复:“Yes。”

    把手机放揣兜里继续吃饺子,章阳看着尽欢问:“小言,你周末有事吗?”

    “没事,”尽欢回答,“但不要指望姐做作业给你们抄,我忙着呢没时间做作业。”

    章阳表示从来就没指望过她的作业,他们三个只抄学霸的作业。

    章阳斜瞟了她一眼说:“你来找我们玩嘛。”

    言尽欢立马摇头拒绝,每天在一起超过10小时的人,周末就不要再见了吧?给彼此一点空间。

    吴树也来助阵:“我们带你去吃红豆冰。”

    见尽欢面无表情,继续勾引:“初恋般的味道,你不想尝尝?城里新开的一家店,红豆冰特别出名。”

    小言心理盘算,她可以先去踩个点,然后约林松舟。

    表面上依旧摆着脸,警惕的问:“谁给钱?”

    三个人面面相窥不说话,言尽欢就知道他们没憋什么好屁,小言心想可以不和他们去,只要打听到位置,她和杨忆去。

    尽欢坚决的说:“我才不去,你们自己去吧。再说,你们那幼儿园时候的恋爱有什么好怀念的,都难不成你们有那什么情结?”

    林岁在旁边咯咯的笑,言尽欢又继续补刀:“话说你们还记得幼儿园表白的女生吗?不知道有没有长歪了。”

    陈惟羽立马澄清:“我幼儿园时候可没有追过女生,我的初恋在初中,”然后看向吴树他们俩说:“幼儿园整天欺负小女生是这俩禽兽。”

    言尽欢对陈惟羽的形容深表同意,逮到吐槽的机会必须用好,小言继续语言攻击:“你们是不是怀念可以掀女生裙子的时光?”

    大家都被逗笑,章阳好后悔让言尽欢知道的太多了。

    接到张峰电话,三个烦人精终于走了。

    回到宿舍,林松舟整整三十分钟才回复她,他是这样说的:“我不喜欢太主动的女生。”

    尽欢双手抱胸,左右摇晃着脑袋,这句难受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是有女朋友了委婉拒绝她?还是完全不喜欢她?

    小言决定耍赖皮,回复到:“你这样说真的冤枉我了,不是我要主动,是你不给我被动的机会。”

    小言陷入无边的猜测,难道他猜到她是谁了?今天确实见过两次,从他的角度完全可以认为她是主动的。

    言尽欢挑眉,自言自语到:“反正他可能已经猜到我是谁了,不如豁出老脸得了。”

    香香和婷婷已经洗漱完躺床上,尽欢抓紧时间洗漱,刚刚爬上床就熄灯了。

    香香打开台灯,伸出头来问言尽欢:“你洗好没有?”

    “洗好了,不过你先别关台灯啊,我的手机还没找到,”尽欢在床上爬来爬去找手机,正好手机震动了一下,林松舟还真会挑时间,帮她找到手机。

    香香和婷婷似乎感应到什么,香香追问:“你喜欢的那个高三的男生,聊上了没?”

    尽欢拉好被子躺下,悠闲的说:“正在聊呢,现在是非常时期,没空回答你们的问题,等我的好消息吧,香香,关灯关灯。”

    林松舟刚回到家停好车,点开言尽欢发的信息,今天见到的那个女生的形象越来越鲜明,林松舟再次回复到:“我不喜欢矮个子的女生。”

    尽欢不服,立马回复:“我还会长个的。”她一米六二的身高虽然不高,也不至于矮吧。

    林松舟看了短息,更加确定就是今天见到的女孩,小言再发一条:“怎么样?给你一次见证我成长的机会,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林松舟第一次遇到这么活泼的姑娘,一时招架不住不知如何回复,转身上楼,他决定先静一会儿。把手机丢到床上,先去洗漱,接着继续做作业,没有再看手机。

    尽欢抱着手机翻来覆去,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林松舟过了半小时还没有回复,尽欢心中的火在慢慢熄灭,她勇敢起来很勇敢,但是很容易泄气。

    就像电影傲慢与偏见里的一句台词:偏见让你无法接受我,傲慢让我无法爱你。尽欢虽然主动,但不喜欢勉强。

    删了林松舟的手机号码,把手机关机了丢到床尾,折腾了一晚上好累,尽欢闭上眼睛,希望赶紧睡着。

    林松舟做完一套题才上床睡觉,打开手机看,言尽欢没有再回发消息,他把号码存上言尽欢的名字,自言自语到:“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怎么就不说话了,难道早睡着啦?”林松舟再确认一次,也放下手机睡觉了。

    周六早晨,尽欢被其他宿舍的吵闹声惊醒,起身坐在床上,半睁着眼睛摇摇晃晃的走进卫生间,上完厕所出来,叫醒香香和婷婷,自己开始洗脸刷牙。

    言尽欢抬头问:“婷婷,现在几点了?”

    香香弱弱的说:“十点。”

    没想到就十点了,难怪肚子都不感觉饿,已经是饿到麻木了。

    尽欢加快进度,不忘催促还在床上耗着的两人。换好衣服把睡衣收柜子里,铺床的时候掀起被子,看见手机孤零零躺在角落,想起昨晚被拒绝的事,心里堵得慌。

    第一次主动追求男生居然被拒绝了,他要是不找个比她漂亮的女朋友,她会死不瞑目。

    三个人下楼往学校大门口走去,经过高三的教学楼下,尽欢害怕突然遇到林松舟,拉着香香和婷婷加快步伐,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这个点高三还在上课,才放下心来慢慢走。

    婷婷哪壶不开提哪壶:“你那个高三的学长,处得怎么样了。”

    言尽欢回头看了一眼高三的教学楼,幽怨的说:“昨晚表白,好像被人家拒绝了,不要再提高三学长,姐现在很受伤。”

    两个人笑得花枝乱颤,尽欢退后两步嘟囔着嘴跟在她们身后,警告说:“你们再笑等一下就请我吃早点。”

    两人都笑出眼泪,齐声说:“看在你被甩的份上,我们请你吃,想吃什么就说。”

    言尽欢无奈的翻白眼,追着两个人身后跑,逮到机会伸脚提她们的书包,算是复仇了。

    言尽欢嫌弃的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