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重生之豪门媳妇

作者:shisanchun | 言情总裁

收藏

  复活在豪门,华衣美食帅老公。但是老公太花心,小三儿带球突破找登门。当偶好被欺负吗?偶要大突然爆发!!!本书有群了,群号115191847评论交流大家的直接加入,敲敲门砖:书内任何一人物名。新坑《阿杏》,宋劭琳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故事,简介:她本是在现代的豪门小姐,真正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可却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穷苦人家,她该怎么变化她和家人的生活?~~~~~~她说: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会爱上了任何人。他说:阿杏,的话能让你在梦中也叫我的名字,我是死了也心甘情愿……点开作者信息就也可以直接点开。新书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谢谢您亲的支持!O(∩_∩)O~。

    我不着痕迹地抽回被她拉住的手,说:“我完全不记得我他,我选择接受不了一个很陌生人做我的丈夫,我也不能够和一个很陌生人同床共枕。”这么较为明显的道理我不信她不明白了。而已她好像也没需要考虑女儿的感受。宋夫人叹口气说:“可希成是你的丈夫,这个事实会变化。你老用冷面宋夫人叹口气说:“可希成是你的丈夫,这个事实不会改变。你老用冷面孔对着他,迟早生变!”。...

    我不着痕迹地抽回被她拉住的手,说:“我完全不记得他,我接受不了一个陌生人做我的丈夫,我也不能和一个陌生人同床共枕。”这么明显的道理我不信她不明白。只是她似乎没有考虑女儿的感受。

    宋夫人叹口气说:“可希成是你的丈夫,这个事实不会改变。你老用冷面孔对着他,迟早生变!”

    我冷哼一声:“他早就变了,不,应该说他从来就是那种人,他外面有女人甚至都不会回避隐瞒我,而且这个女人竟然还是我的朋友!可见他从不把我当回事,这种男人,我才不会把他当丈夫!”

    她的细眉轻轻一挑,“你说的可是文芳?”

    “妈妈也知道?”

    宋夫人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那个女人,不过是我为你养的一个丫头,你小时和她特别投缘,我才把她养在你身边。没想到竟然是只白眼狼!不过你何必把她放在心上,任她有再玲珑的心思,也改变不了她的出身,不过是个烂酒鬼的女儿,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如果不是我们宋家,她还不知在哪个角落里折腾呢!”

    我有些急切:“重点不是她是什么女人,是什么身份,重点是那个男人背叛了婚姻!”

    她恼怒起来:“这还不是怪你!如果当初不是你把文芳介绍到赵氏工作,能让她逮着机会吗?”

    简直就是鸡同鸭讲,我有种疲惫感,叹口气说:“这种事必须给我时间,如果他实在不满,那么离婚好了!”

    “胡说!”她“倏”的一下站起,.双眉紧皱,厉声道:“离婚两个字你想都不要想!你可知道赵氏集团握有我们宋氏多少股份吗?你知道你大哥现在这个工程赵氏投了多少资吗?你可知道我们有多少生意与他们有合作关系?这桩婚姻岂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有些被她吓到了。

    她见我一脸惊惶的表情,语气便柔和下来,“你失去了记忆,有这种想法也不能怪你。不过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任性了!男人在外面那些事你不要去理会,生意场上的男人哪个不是如此,就是你爸爸在外面还不知有多少儿女!可我不还是名正言顺的宋夫人?外面那些女人威胁不了你的地位。要想绑住他的心,你也得多下点工夫啊!”

    “再说了,你真执意离了婚,损害了两家的利益,丢了两家的脸面,你爸爸以后可不会管你!你怎么办?你还能嫁给谁,有哪个上等人家会娶被赵家抛弃的女人?脸面上都过不去啊!你说你怎么办?一向养尊处优的你以后怎么生活?”

    也就是说,真离了婚,连宋家都会抛弃她吗?不会吧!这只是吓唬我的吧!毕竟是他们嫡亲的女儿啊!不过她刚才说宋先生的儿女很多……或许他真不在乎少个不听话的女儿?

    可我哪会这么容易放弃,我倔强地说:“我无需靠任何人,我靠我自己!”

    宋夫人仰头笑,仿佛听到最好笑的笑话般。笑完后,看着我,眼神冰冷“劭琳,从小到大,你可曾自己赚过一分钱?你可曾吃过半点苦,你是真正十指不沾阳春水,靠自己?你以为有那么容易?你知道你一个月的消费是多少吗?你又知道现在一个大学生赚多少?靠自己?”她冷笑连连。

    我被她笑得心发凉,是啊,宋劭琳可不是我,我从16岁就开始在外面打零工。为了给弟弟存学费,我可以一个月不吃白米饭,靠吃馒头面条过日子。宋劭琳不同,她从不知人间疾苦,她生活在水晶宝塔里,晶光灿灿的生活早已腐蚀了她拼搏的意志,她已没有自立的勇气,所以她即使知道丈夫不忠,也只能借酒消愁,却没有离婚的决心,因为她知道,如果不做赵氏集团的少奶奶,她也不会是宋氏的大小姐,到时她将无依无靠,生活凄凉。

    还真不能替她离婚,到时她一觉醒来发现已成失婚妇人,连娘家都对她关上大门,我还真不敢想象她会有什么反应!

    现在我已没那么羡慕她了,原来她那五光十色的绚丽生活并不是没有代价的,代价便是她的婚姻,她的幸福,她的自由。世上上从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低下头,久久都说不出话来。心中有些为宋劭琳难过。

    宋夫人又在我旁边坐下来,手抚上我的背,轻拍两下,柔声道:“妈跟你说这么多还不是为了你好,现在生活才是最适合你的,生活中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豪门中的女人哪个不是这么过来的,久了也就惯了……”她轻轻叹口气,声音似乎有种淡淡的凄楚。

    我心情越发沉重起来。仿佛有块大石压在那里,沉甸甸的,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

    我站起来说:“我走了。”我觉得这里给我一种压抑的感觉,我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宋夫人拉下脸来:“吃了午饭再走啊。怎么,妈说你两句就不高兴啊!”

    或许她真是为女儿着想,可是我在她身上却感觉不到半点温情,有的只是利益,利益和利益。

    我知道该怎么应付她,我撒了个谎:“我中午约了希成吃饭。”

    宋夫人立刻眉开眼笑,“那赶快去,这就对了,多陪陪他,不给那些女人机会。”

    我离开了宋宅,临走时,我又看了一眼那架红色的手工秋千,心中不禁感叹,也许宋劭琳只有在童年时才是幸福的,一旦长大便要承担起她的责任,不管她是否愿意,她都无力反抗。

    太阳开始猛烈起来,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街上的植物都耷拉着枝条,无精打采。行人都被晒红了脸,汗流浃背的。

    而我正舒服地坐在宽敞舒适的房车里,享受着清凉的冷气,是否有一天我也会为现在的舒适而付出代价呢?

    我拒绝深入地去想这个问题,似乎有些鸵鸟心态。我怕想得太多,我会惶恐,会失去赚那十万块的勇气,可那十万块实在对我很重要。

    我摇摇头,想把这些杂念甩出脑外。

    我看向车窗外,以此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我看着街上的不住往后飞跃的景物,突然,一个英挺伟岸的身影在我眼前晃过。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紧紧地贴在车窗玻璃上,心中的沉郁在一瞬间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狂喜!就像被人注入了兴奋剂,全身不由自主的轻颤。

    “停车!停车!”我大叫,内心的激动无法形容。这时,我脑中再也容不下任何时,那抹清逸的身影已占据我所有的心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