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重生之豪门媳妇

作者:shisanchun | 言情总裁

收藏

  复活在豪门,华衣美食帅老公。但是老公太花心,小三儿带球突破找登门。当偶好被欺负吗?偶要大突然爆发!!!本书有群了,群号115191847评论交流大家的直接加入,敲敲门砖:书内任何一人物名。新坑《阿杏》,宋劭琳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故事,简介:她本是在现代的豪门小姐,真正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可却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穷苦人家,她该怎么变化她和家人的生活?~~~~~~她说: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会爱上了任何人。他说:阿杏,的话能让你在梦中也叫我的名字,我是死了也心甘情愿……点开作者信息就也可以直接点开。新书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谢谢您亲的支持!O(∩_∩)O~。

    朱倩泡在浴缸里磨磨蹭蹭着不愿回去。她有些出乎意料,赵希成居然没追究责任她夜归的事情。按他那种zhan有欲极强的个性,他所以刨根问底,自己的妻子究竟来过什么地方,没见过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去,他所以追究责任究竟才对。可他也没,他但是轻轻地责备她几句,语气更有甚者她有些意外,赵希成竟然没追究她晚归的事情。按他那种zhan有欲极强的个性,他应该刨根问底,自己的妻子到底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他应该追究到底才对。。...

    朱倩泡在浴缸里磨蹭着不肯出去。

    她有些意外,赵希成竟然没追究她晚归的事情。按他那种zhan有欲极强的个性,他应该刨根问底,自己的妻子到底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他应该追究到底才对。

    可他没有,他不过轻轻责怪她几句,语气甚至都不算严厉。还对她露出那种温柔的笑容!太反常了,太诡异了!这种反常和诡异让她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难道说,他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变态?

    可他对婚姻不忠是事实!可关她什么事呢?她又不是他老婆。

    他有几次意图强奸她!可在他眼里,他不过是和老婆做最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他始终没有强迫她……

    但他差点掐死她!可他不过是盛怒中失去理智,终究也没下重手……反而是她把他整得惨兮兮的,可他却没动她一根手指头……

    也许,他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可怕……

    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她突然掬起一捧水拍在脸上,我干吗要想这么多呢?他是否变态,是否可怕关我什么事呢?我是朱倩,不是宋劭琳!他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可如果我回不去了呢?如果我这一辈子都只能做宋劭琳了呢?

    不不不,她还是有希望回去的,即使回不去,她也不要做这种一辈子对老公的出轨睁眼闭眼的豪门媳妇!

    她起身,擦干身体,穿上蓉嫂带来的保守睡衣,才走出去。

    走出去看见赵希成坐在床上看书,墙上一盏微弱的壁灯在他身上洒下一层柔和的光芒。

    他听见声音,便抬起头来看着她说:“我还再想,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冲进去抱你出来了!”

    她白他一眼,默默地走至床的另一边,躺上去,背对着他。

    每天的这个时候是朱倩最紧张的时候。

    她下意识地摸向枕头里。其实她也不是想再用大蒜对付他,这个动作只不过是寻求某种安全感。

    赵希成却将一切看在眼里,冷声说:“不用找了,以后这间房里再也不会出现大蒜。”

    听他这么一说,朱倩的神经立即绷紧了,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还想用强的?原来她根本就没看错他,他就是个变态!

    她将身子缩成一团,万分紧张。心中转过千万种念头,却没有一种能解当下困境。

    耳边听到他放下书,关上灯,躺下,然后像上次一样,将手环在她腰上,把她轻轻搂在怀里。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出格动作。

    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中,然后,清朗的月光悄悄流泻进来,将室内染上一层银白。

    寂静中,他在她耳边轻轻说:“你不用紧张,上次那种事情……以后都不会发生,我会等到你心甘情愿的那一天。”

    接着轻笑:“希望不用太久……你总不能让我当和尚吧!”

    温热的气息一阵阵喷在她耳边,让她半边身子都有种酥麻的感觉。可因为他的话,她的神经也稍微放松了下来。

    她忍不住讽刺他:“你会当和尚?你才不会亏待自己,你会去找别的女人!”

    这句话听在赵希成的耳里却是另一种味道,他在心中暗喜,原来还会吃醋,看来她对我也不是全无感觉。

    当下,他似漫不经心地说:“哪还有别的女人?文芳已被我调到别的部门,我和她已经结束了!”

    他悄悄支起身,借着月光偷瞧她的脸色。

    朱倩听了他的话,心中不由一震,结束了?面上却并没有多余表情。

    赵希成有些失望,他忍不住问:“你难道不开心吗?”

    朱倩转过身,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开心,旧人去,自有新人来,怎么,又看上谁了?”

    赵希成突然提高声音:“我是说我没有别的女人,没有,一个也没有!”俊美的容颜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认真。

    朱倩怔住,半晌才说:“那又怎么样?”

    赵希成叹气,重新倒回床上,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有别的女人,我以为这么做你会高兴。”他转过身去,心中苦笑,太丢脸了,这种话怎会出自他赵希成口中?真是的,明明就是他老婆,怎么会这么棘手?

    朱倩心中震荡不已,不可一世的,霸道阴狠的赵希成也会说出这么软弱的话?他应该说:我爱怎样是我的事,你管不着;你再怎么不满意都别想离开我!说这种话才适合他。

    她看着他的背部,他剪得短短的头发,他宽阔的肩膀,他细窄的腰身,久久,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