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重生之豪门媳妇

作者:shisanchun | 言情总裁

收藏

  复活在豪门,华衣美食帅老公。但是老公太花心,小三儿带球突破找登门。当偶好被欺负吗?偶要大突然爆发!!!本书有群了,群号115191847评论交流大家的直接加入,敲敲门砖:书内任何一人物名。新坑《阿杏》,宋劭琳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故事,简介:她本是在现代的豪门小姐,真正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可却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穷苦人家,她该怎么变化她和家人的生活?~~~~~~她说: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会爱上了任何人。他说:阿杏,的话能让你在梦中也叫我的名字,我是死了也心甘情愿……点开作者信息就也可以直接点开。新书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谢谢您亲的支持!O(∩_∩)O~。

    朱倩早晨醒过来时,身边已也没赵希成的身影。朱倩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每次准时起床她都不明白呢?脑海中不由得闪现出他轻手轻脚准时起床的画面。随后又摇摇头,他会这么细心体贴?怎么可能会?肯定是因为她睡得太沉的缘故。下了楼,朱倩找到了正后花园和园丁一同家庭料理花草的赵夫人。此下了楼,朱倩找到正在后花园和园丁一起料理花草的赵夫人。此时,她正手拿一把小剪刀聚精会神地剪去花草多余的枝桠,一下又一下,这棵花转到那株草,如此沉闷的事情她倒也做得津津有味,丝毫没有不耐烦。。...

    朱倩早上醒来时,身边已没有赵希成的身影。朱倩觉得奇怪,为什么他每次起床她都不知道呢?脑海中不由浮现他轻手轻脚起床的画面。随即又摇头,他会这么体贴?怎么可能?一定是因为她睡得太沉的缘故。

    下了楼,朱倩找到正在后花园和园丁一起料理花草的赵夫人。此时,她正手拿一把小剪刀聚精会神地剪去花草多余的枝桠,一下又一下,这棵花转到那株草,如此沉闷的事情她倒也做得津津有味,丝毫没有不耐烦。

    朱倩走到她身边,叫了声:“妈妈,早。”然后就在心里酝酿着该怎样为昨天的事向她道歉。

    赵夫人抬头看她一眼,面上的表情很平静:“起来了,吃过早饭了没?”然后又走向下一株花草。

    朱倩跟在她身后,说:“刚吃过了……妈妈,昨晚我那么晚回,也没打个电话,让您担心了……对不起!”她低下头来。

    赵夫人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来,看着她说:“昨天我是很担心,可最担心你的人却不是我。”

    朱倩闻言抬起头来看着她,很是不解。

    赵夫人笑:“是希成!他自回来后便一直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不住的看时间,晚饭也没吃好!时间越晚他越是焦急,你又没什么朋友,他想找你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找,只能往你家询问,自然也没得到你的下落。他虽然嘴上很生气,但实际上,他很为你担心!”

    朱倩愣住,他也会为她担心?

    赵夫人见她的表情,不禁皱眉“劭琳,你那是什么表情?他是你丈夫啊!他为你担心就那么奇怪吗?是,他过去对你很不上心,但其中也有你的责任在里面,你对他也太过冷淡。可自从你失忆后,他对你的心思我们都看在眼里,他如今天天都回家,身边也没再有那些乌七八糟的女人,说明他是很想和你好好生活的,劭琳,你也要对他敞开心才行,毕竟你们是夫妻,你以后的幸福都在他身上,你如果再继续固执下去,凉了他的心,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一番话说得朱倩的心又乱起来。

    脑中似乎一下子涌出很多念头,乱糟糟的,像一堆乱麻,一时理不出个头绪来。

    赵夫人见她没出声,以为她听进去了,温和地一笑,继续说:“我说这么多,你也不要嫌我罗嗦,我也是为你们好。如果你觉得待在家里无聊,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打麻将?这可是个打发时间的好活动,正好,我下午约好的麻将搭子有一个因事不能来。

    朱倩马上说:“打麻将,我不会!”她双手连摆。

    赵夫人兴致很高:“怕什么,我教你,一学就会!”

    赵夫人拉着她走进大厅,就要蓉嫂帮她拨电话。蓉嫂在他们搬回来的第二天,也就跟着搬过来。看样子,赵夫人确实是很看重她。

    赵夫人趁着蓉嫂打电话的时候说:“临时缺条腿,我还在想下午的时间怎么打发了,有你凑腿就好办了,得快些和张太太,王太太约好,要不她们就会另外找节目了。”

    朱倩问:“妈妈每天都打麻将?”

    赵夫人叹气:“不打麻将怎么打发日子。男人有自己的事白天不回家,孩子们都大了,都有自己的事情,像我们这些女人又不用去赚钱贴补家用,家里的事都有佣人,我们能做什么,不就是和朋友逛逛街,喝喝茶,打打麻将来打发日子。”然后她看着朱倩笑,“如果你们能早点给我添个孙子,我就没那么无聊了!”

    朱倩可不敢搭腔,只得笑着混过去。

    吃过午饭不久,赵夫人的两个牌搭子就坐着私家车过来了。

    都是五十岁左右的年龄。衣着光鲜,珠光宝气。

    赵夫人把朱倩介绍给她们。其中有着一张圆脸,体形稍微肥胖的是张夫人,容颜秀气,体形娇小的是王夫人。

    张夫人的嗓门比较大,她看着朱倩说:“月琴(赵夫人的名),你这儿媳妇长的可真漂亮,与希成结婚也不少时候了吧,怎么都没见过她呢?”

    赵月琴笑着说:“以前没跟我住在一起,现在见我一个人无聊,才搬过来跟我做伴的。”

    容颜秀气的王夫人细声细气地说:“月琴好福气,儿媳这么孝顺,不像我那个,不到太阳落山就绝不回来,也不知外面有什么吸引她!”

    蓉嫂带着佣人摆桌子,泡茶,上点心。一会儿工夫,便什么都打点好了。

    赵月琴招呼着客人上桌,麻将机劈里啪啦地开始洗牌。

    张夫人喝了一口茶:“还好月琴找我来打牌,要不然我这一下午还不知怎么打发!”

    赵月琴奇道:“你不是说和儿媳妇去做SPA吗?”

    张夫人说:“儿媳妇一大早就冲回娘家了!”

    突然爆出这么一个八卦,赵王两人都无限好奇,不约而同问道:“怎么回事!”可见,日子实在是无聊。

    张夫人一脸的不以为然:“还不是因为我儿子昨晚又没回家!都不知闹过多少回了,她也不嫌烦!”

    王夫人一边摸着麻将一边说:“只要是女人,这种事又怎能完全看得开,想当年,我老公有别的女人时,我不也闹过,可有什么用呢?他好上几天又固态复萌,后来我也就想通了,只要王家的女主人是我,我孩子是王家的继承人,其他的我也就懒得管了,管也管不着!”

    赵夫人打出一张牌,说:“对,就是这个道理!”说完,似不经意地瞄了朱倩一眼。

    朱倩假装没看见,心中却在想,如果这么过日子那又有什么意思!只因为他们提供了优渥的生活,所以就要对他们的一切唯唯诺诺?甚至于默而许之?那她宁愿过平凡一点的生活!

    朱倩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不适合做这种豪门媳妇的,她所追求的不是这种生活。

    突然张夫人一声大叫:“自摸——哈哈,清一色,给钱给钱!”

    给钱?朱倩这才意识到她们是打钱的,当听到张夫人所说的数字时,更是差点喷血,就这么一下工夫,她就没了2000块!

    她心疼地就快哭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