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重生之豪门媳妇

作者:shisanchun | 言情总裁

收藏

  复活在豪门,华衣美食帅老公。但是老公太花心,小三儿带球突破找登门。当偶好被欺负吗?偶要大突然爆发!!!本书有群了,群号115191847评论交流大家的直接加入,敲敲门砖:书内任何一人物名。新坑《阿杏》,宋劭琳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故事,简介:她本是在现代的豪门小姐,真正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可却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穷苦人家,她该怎么变化她和家人的生活?~~~~~~她说: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会爱上了任何人。他说:阿杏,的话能让你在梦中也叫我的名字,我是死了也心甘情愿……点开作者信息就也可以直接点开。新书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谢谢您亲的支持!O(∩_∩)O~。

    朱倩与小沫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的,抬头一看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子,五官十分清秀,穿着一件印花衬衫,举起手投足间给人一种艺术家的感觉。此时他正对学生的作品品头论足。声音不高不低,不疾不徐,却透着一种大师的气势。“你这是做的什么头发,发型做得再好,的话与脸型不此时他正在对学生的作品品头论足。声音不高不低,不疾不徐,却透出一种大师的气势。。...

    朱倩与小沫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个白净的男子,五官非常秀气,穿着一件印花衬衫,举手投足间给人一种艺术家的感觉。

    此时他正在对学生的作品品头论足。声音不高不低,不疾不徐,却透出一种大师的气势。

    “你这是做的什么头发,发型做得再好,如果与脸型不合,就是失败的作品。重做吧。”

    “你为模特选的衣服真是失败透了,花花绿绿的,颜色乱七八糟,是要唱大戏吗?记住,身上的颜色最好不要超过3种!”

    “你的设计太单调,太平凡,毫无特色,如果是去参加舞会,一定是壁花小姐。但如果加上一副红色的耳坠……”说话间,他给模特戴上一副红色琉璃的圆形耳坠,耳坠晃荡间闪烁着红色的光芒,为原本单调的设计增添了一抹迷人的亮色。“是不是感觉好很多。”

    学生们连连点头,心服口服,看着他的目光中闪烁着崇敬的光芒。

    工作人员回过头,见朱倩她们一脸惊叹的表情,不禁得意道:“克伊老师可是去年全国形象设计大赛的冠军,也曾在国际大赛上得过大奖,所有经他指点过的人都说受益匪浅,真要想学到上乘的技术,名师很重要!”

    朱倩说:“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一定认真考虑。”

    出了培训学校,小沫便说:“能得到克伊的指点固然是好,不过时间还是太长了,一年里我们都不工作行吗?”

    朱倩说:“我手头上还有几万块,如果我们再打点零工应该就没问题了。”只是她的身份问题麻烦了点,看能不能和学校商量,如果她学了一段时间,临时有事,到时可不可以叫她的亲戚朋友来继续上课。这样假如她真的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也能继续上课。

    **********

    与小沫分手后,朱倩便回到大宅。

    回到大宅时,已近黄昏。天边的晚霞一片一片艳红似火,整个大宅都似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橙黄中。

    走进大厅时,赵夫人刚放下电话,抬头见朱倩,便说:“回来得正好,马上就要开饭了。刚才希成打电话回来说晚上有应酬,不能回来吃饭了。”

    朱倩心想:真是应酬吗?只怕是忍不住又要在外边花天酒地了。自从她看过宋劭琳的日记后,便总觉得赵希成如今的浪子回头不过是一种为了征服她而制造出来的一种暂时的现象,维持不了多久就会故态复萌,像他这种在花丛中游历贯了的人,又怎能受得了没有女人的日子?

    朱倩心中充满不屑。她说:“那爸爸和希俊呢?”

    赵夫人身边的蓉嫂回答:“先生和少爷应该就快回来了。”

    正说着,赵老爷子和赵希俊一前一后地进来。

    赵老爷一脸怒气,而赵希俊则是一脸黯然。这段时间,朱倩一直在忙自己的事,也没时间跟希俊好好聊聊,只知道他已经去了公司上班,离开了舞台。不知他最近过得怎么样?

    而现在这种气氛又是怎么一回事?

    赵夫人迎上去,然后将她的疑问问出来:“这是怎么呢?”她看向赵老爷子,“在生什么气啊?”又看向赵希俊:“你惹你爸生气了?”

    赵老爷子把脸一沉,重重哼了一声:“看你养的好儿子!”

    赵夫人听他这么说,便朝蓉嫂使了个眼色,蓉嫂即刻会意,马上带着佣人离开大厅。

    等佣人都出去后,赵夫人才柔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赵老爷子指着希俊怒气勃发:“你问问他!你问问他!我还不好意思说出口!”

    希俊俊脸阵白阵红,默不作声。他走到沙发旁坐下。

    朱倩看着他,希俊似感受到她的目光,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眼中似充满绝望,又低下头。

    赵夫人见丈夫生这么大的气,知道事情非同小可,忙问希俊:“你做了什么?”

    希俊仍是闷不出声。

    赵老爷子冷哼一声:“你也知道你做的事情丢人,不好意思说啊!”

    希俊听了这句话,立刻抬起头反驳:“登台表演没有什么丢人的!这是我的兴趣,我喜欢的事情,我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朱倩一怔,怎么,他又去酒吧表演了?那岂不是很容易被人发现?

    “什么?”赵夫人一惊,疾步走向他,“登台表演?登什么台,表什么演?你是堂堂赵氏集团的二少,竟然当戏子去娱乐众人?”怪不得丈夫会如此生气,他最要面子,如果被人知道,岂不是颜面扫地?

    赵老爷子气得七窍生烟,他瞪大了眼睛瞪着他,“兴趣?爱好?正经事情没见你做好,今天竟然还把合同弄错,害公司损失一大笔钱,犯这种低级错误,脸都被你丢尽,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什么兴趣?爱好?”

    希俊满脸无奈:“爸爸,我本就对公司的事情不敢兴趣,我一坐在办公室里就提不起精神,你还是让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吧!”

    赵老爷子气的在大厅里来回踱步,好不容易停住脚步,就指着希俊说:“让你做喜欢做的事来丢我们赵家的脸,丢我的脸吗?我现在就告诉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安安心心地在公司做事,多向你大哥学学,否则……”他停顿一会,看着他的目光中露出一抹狠色,朱倩见他这种神色便不由打寒颤,赵希成的阴狠神色与他如出一辙,原来,这是赵家的遗传,赵家是血液中就带有狼的因子。

    她下意识地看向赵希俊,似乎只有他是个例外。

    那边,赵老爷子继续说:“否则,你就滚出赵家,到时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当没你这个没出息的儿子!”

    赵希俊浑身一颤,顿时白了一张脸。

    朱倩暗自着急,想要为他说些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而且,她从心底对这个赵老爷子还是有些畏惧的。

    而赵夫人见丈夫把话说得这么重,也吃了一惊,到底还是心疼儿子,连忙打圆场:“希俊,听你爸爸的,你放着赵氏集团部门经理这种人人都羡慕的工作不做,去做那不入流的事情干什么?没的降低了身份,是会让人笑话的!听话,趁现在事情还没闹大,赶快把那些都结束掉!”

    “事情已经闹大了!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的,是公司的员工去酒吧时撞见了他,现在在公司传得沸沸扬扬的!什么‘优雅王子俊希’,真是不知所谓,脸都被他丢尽了!”

    赵夫人脸色一变,随即干笑两声,说:“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等明天让希成跟公关部的经理说,让他压下此事,也就是了。过一阵子,大家便淡忘了。只是俊希以后要好好收心工作就是。”

    赵老爷子眼中厉芒闪过:“再给我们赵家丢脸,就别做赵家的人!”

    希俊脸色异常难看,他嚯得一下站起,然后飞快地冲上楼。

    赵老爷子指着他的手直哆嗦:“你看看他什么态度?”

    赵夫人柔声安慰:“好了,别生气了,气坏了身体可不得了,希俊会听话的!”

    “真是慈母多败儿,这个孩子就是被你惯坏了!”

    蓉嫂这时走出来:“夫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赵夫人对赵老爷子说:“先吃饭再说吧!”

    赵老爷子拂袖:“气都气饱了,还吃得下饭?哼,不吃了!”转身向里走去。

    赵夫人无奈,长长叹一口气,然后对蓉嫂说:“把我们的饭送进房来吧。”然后便随着丈夫而去。

    剩下朱倩与蓉嫂大眼瞪小眼,朱倩对蓉嫂说:“我去看看希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