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重生之豪门媳妇

作者:shisanchun | 言情总裁

收藏

  复活在豪门,华衣美食帅老公。但是老公太花心,小三儿带球突破找登门。当偶好被欺负吗?偶要大突然爆发!!!本书有群了,群号115191847评论交流大家的直接加入,敲敲门砖:书内任何一人物名。新坑《阿杏》,宋劭琳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故事,简介:她本是在现代的豪门小姐,真正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可却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穷苦人家,她该怎么变化她和家人的生活?~~~~~~她说: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会爱上了任何人。他说:阿杏,的话能让你在梦中也叫我的名字,我是死了也心甘情愿……点开作者信息就也可以直接点开。新书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谢谢您亲的支持!O(∩_∩)O~。

    文芳拐进一条偏远的小巷,小巷污秽,漆黑,随处可见可见人畜的随地大小便。文芳皱着眉头,捂着鼻子,踮着脚小心翼翼地横穿过这条小巷。心中饱含憎恶。小巷的尽头是一排破旧不堪的平房,那是她父亲现在工作单位的员工宿舍,单间,厨房厕所皆是共用的。单位破产倒闭后,这座平房也不小巷的尽头是一排破旧的平房,那是她父亲以前工作单位的员工宿舍,单间,厨房厕所皆是共用的。单位倒闭后,这座平房也不见人来收,以前共住在这里的人家有条件的大都搬走了,只留下几户,要么是上了年龄的光棍,要么是无儿无女的老人,还有便是文芳的父母了。。...

    文芳拐进一条偏僻的小巷,小巷肮脏,幽暗,随处可见人畜的便溺。文芳皱着眉头,捂着鼻子,踮着脚小心翼翼地穿过这条小巷。心中充满厌恶。

    小巷的尽头是一排破旧的平房,那是她父亲以前工作单位的员工宿舍,单间,厨房厕所皆是共用的。单位倒闭后,这座平房也不见人来收,以前共住在这里的人家有条件的大都搬走了,只留下几户,要么是上了年龄的光棍,要么是无儿无女的老人,还有便是文芳的父母了。

    她走到自家的房门前,敲敲破旧不堪,油漆剥落的木门,“咚咚咚”发出沉重的声音。之前父亲还打电话跟她要钱修门,哼,这破门还有什么好修的,像这种破地方就算请小偷来光顾,小偷还懒得来了。以为她不知道吗?还不是变着法儿跟她要钱!真是贪得无厌!

    不一会便有一穿着陈旧,面容憔悴,头发斑白的妇女来开门,见到文芳,眼中露出一丝惊喜,说:“芳儿,你回来了!”

    文芳点点头,神情冷漠的叫了声“妈”,侧身走进去。

    屋内一片凌乱,有一股子霉味,又夹着一股酒臭,很是刺鼻。破旧的家具,过时的家电,也不知还能不能用。文芳也曾经给家中添置过家具电器,可都被酒**亲统统卖了换酒喝,要不是家中的这些实在是卖不了几个钱,估计也被父亲卖了!

    文芳看着这些,不禁联想到宋劭琳所住的富丽堂皇的洋房,心中一阵翻腾。

    文芳的妈妈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条凳子,用抹布擦擦,让文芳坐下。又准备去泡茶。文芳连忙拉住她,说:“算了,妈,我又不是客人,用不着忙活了。坐下吧,我有话跟你说。”

    文芳妈妈在她对面坐下,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什么事啊?”

    文芳左右看看,“爸爸呢?”

    文芳妈妈叹口气:“还不是喝酒去了,他一天到晚除了喝酒闹事打人外,还有什么事好做?”说着便抬起袖子来抹眼泪。

    文芳注意到她额上的新伤,皱眉道:“他又打你了?妈,跟爸离婚吧!以后跟我住在一起。”

    文芳妈妈摇摇头,眼中有一抹恐惧:“不行,你爸爸不会放过我的!被他找到,会打死我的,而且这一辈子都这么过来了,你爸爸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现在他也很少动手了。”

    文芳想想也是,如果父亲三天两头来找麻烦,也很头痛。于是也就不说什么了。

    正说着,门“吱呀”一声,她父亲摇摇晃晃的走进来,嘴里嗯嗯啊啊的不知哼着什么,浑身酒气。抬头见文芳,浑浊的双眼一亮,醉醺醺地说:“芳儿回来了!”

    文芳厌恶地转过头,懒得理他。

    文芳爸爸也不介意,嘿嘿怪笑了一声,又摇摇晃晃地走到她旁边,说:“是给送钱来的吧!我就说嘛,这个月怎么只给这么一点钱,原来你是分两次给,一次给了不是挺好的吗?你也难得跑!”

    说话间,嘴里一阵阵恶臭喷出来,文芳胃里一阵翻滚,弯下腰干呕起来。

    文芳妈妈惊疑不定地看着她,然后起身推开她父亲,拍着文芳的背,试探地问:“芳儿,你不会是……”

    文芳抬起头,从包里掏出纸巾擦擦嘴,还没来得及回话,他爸爸就在后面不死心地问:“芳儿,那钱……”

    文芳心里一阵烦闷,朝他吼过去:“没有了,没有了!你女儿已经被别人甩了!以后我们大家一起喝西北风!”

    文芳爸爸一惊:“什么?”酒醒了一半。

    文芳妈妈也急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文芳恨恨地说:“还不是因为劭琳,自从她失忆后,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迷惑了希成,现在希成不止甩了我,身边连一个女人都没有了,一门心思地对待她。”她眼中的嫉恨是那么的明显。

    文芳自从靠上赵希成后,欣喜下就将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她妈妈没什么文化,自己又因为嫁了个没本事的男人吃了一辈子的苦,虽然女儿找的这个男人是个有家室的,但他又给女儿买车买房,女儿身上穿的用的是她这一辈子都没见过的。而且每个月女儿给她的家用增加了好几倍,虽然这些钱最后都被丈夫拿走,但总而言之,女儿过得很好是没错的。她也就没说什么了。

    那个人出手如此大方,应该是喜欢女儿的,可怎么说甩就甩了呢?那女儿以后可该怎么办啊?文芳妈妈心下焦急。

    可文芳爸爸显然关心地是另外一件事:“既然是他甩的你,应该有一笔分手费吧!”他眼中露出贪婪的目光:“有多少啊?”

    如果眼前这个人不是她爸爸,她一定会冲上去甩他两个耳光,可现在她只能压下心头火,说:“就算有也与你没关系!你别打我钱的主意!“

    她老子急了跳起来,冲上来就要打人,被她妈妈死死拉住,她爸爸双眼通红,像一头被逼急的野兽,咆哮道:“你是我的女儿,是我养大的,你的钱就是我的钱!”又转脸对自己老婆怒道:“你他妈的放开我,让我去教训教训这个死丫头,否则我连你一起打!”

    文芳也不害怕,她瞪着她父亲,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打啊,你最好把我肚子里的孩子,你的外孙,赵希成的骨肉一起打掉,把我们所有的希望,所有的富贵一起打掉!”

    此话一出,她父母皆愣住,父亲扬起的拳头也忘了放下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她。随后,脸上涨的通红,更透出一种狂喜,“真的?女儿,你说得是真的?”她母亲也是一脸惊喜地看着她。

    文芳点点头,得意的说:“是真的,我已去医院做过检查,已经两个月了。”

    他父亲兴奋地搓着手,看着她肚子的眼光就像看着一堆金元宝,“这下可好了,你还不赶快去告诉赵公子,你这一辈子就有着落了!虽然没名没分,可一辈子的富贵是不用想的!”

    文芳摇摇头,说:“现在还不急,等到了四个月,能验出男女的时候,我直接去找赵夫人!”文芳是这么考虑的,如果去找希成,可吃不准他有什么反应,要是他为了讨劭琳欢心而要她打掉孩子,她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赵夫人想要孙子想得发疯已不是秘密,如果真让她幸运地怀上一个男孩,必能得到她的重视,到时候,假如劭琳和乔峥真出了什么茬子,谁说她就没有希望做赵家的长媳呢?

    现在公司里的那些人见她被希成甩了,就对她冷嘲热讽,处处给她小鞋穿,真让她翻了身,她一定给这些看不起她的人一点颜色瞧瞧!

    想到这,她得意地笑出声来。接着又说:“这段时间我先给你们找套房子,你们赶紧搬出这破破烂烂的地方!还有爸爸,你也要戒酒,我们要给赵家一个好印象!”

    文芳妈妈叹口气说:“可这样还真对不起劭琳那孩子,之前你和她老公搞在一起,我心里虽然愧疚,可一想着,不是你也会是别人,有钱男人哪会安分,这么想着心里也就舒服点。可现在要生下她老公的孩子……劭琳这孩子,对我们也是有恩的,当初如果不是她帮你出高中大学的学费,又介绍你去赵氏上班,你也不会有今天,而我和你父亲几次住院也多亏她出钱,可现在我们这么对她,心里真有点……”

    文芳脸上阵红阵白,半晌才咬牙说:“可我不这么做,倒霉的就是我。她好命,生下来便什么都有,一切都是现成的。而我却要苦苦挣扎费尽心思才能得到现在的一切,现在我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我绝对不能放弃!她死好过我死,她难受好过我难受!”

    文芳父亲也瞪了老婆一眼:“你说的这是什么荤话,她出了钱是没错,可我们芳儿这么多年一直跟在她身后,像个小丫头似的,难道他们不应该付点工资吗?这些钱就当她的工钱了!”说着又转过脸来冲着女儿谄媚地笑:“女儿,别听你妈的,我们不欠她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文芳听了父亲的话,脸上一白,连父亲都认为自己是劭琳的小丫头吗?心中不由又生出一股怨恨来。

    而文芳母亲心中的歉疚又很快找到了理由,心里也就松下来,说到底,还是自家女儿重要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