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重生之豪门媳妇

作者:shisanchun | 言情总裁

收藏

  复活在豪门,华衣美食帅老公。但是老公太花心,小三儿带球突破找登门。当偶好被欺负吗?偶要大突然爆发!!!本书有群了,群号115191847评论交流大家的直接加入,敲敲门砖:书内任何一人物名。新坑《阿杏》,宋劭琳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故事,简介:她本是在现代的豪门小姐,真正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可却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穷苦人家,她该怎么变化她和家人的生活?~~~~~~她说: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会爱上了任何人。他说:阿杏,的话能让你在梦中也叫我的名字,我是死了也心甘情愿……点开作者信息就也可以直接点开。新书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谢谢您亲的支持!O(∩_∩)O~。

    大师高仁短暂休息了一会,又睁开眼睛了眼睛。朱倩急忙问:“大师,那我还能不能够回自己的身体里呢?”高仁轻轻地叹口气,皱眉头说:“丫头,的话而已让你们的灵魂再次回归原体,这种对你们双方都不利的事,俺自然而然是不愿意帮着。可现在的,你这具身体的灵魂已不知去向,的话我硬将朱倩连忙问:“大师,那我还能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呢?”。...

    大师高仁休息了一会,又睁开了眼睛。

    朱倩连忙问:“大师,那我还能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呢?”

    高仁轻轻叹口气,皱眉说:“丫头,如果只是让你们的灵魂回归原体,这种对你们双方都有利的事,俺自然是愿意帮忙。可现在,你这具身体的灵魂已不知去向,如果我硬将你的灵魂转入这具身体里,”他指了指病床上的“朱倩”,摇摇头:“那你现在这具身体就会因为突然失去灵魂而马上陷入‘活死人’状态,一直昏迷,就跟她现在的情况一样。即使靠现代科技维持生命,最终也会因为器官衰竭而亡。这种害人之事,俺是万万不能做的!”

    朱倩看着病床上的自己,骨瘦如柴,面色苍白如纸,毫无生气,可不就是个“活死人”吗?想起之前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自己,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怨愤与不甘。

    “大师,并不是我让事情变成这样的,我也是受害者,为什么就必须让我来承担这一切呢?这明明就是我的身体,我的灵魂,为什么我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亡呢?大师,这不公平!”

    高仁的眼中透出一丝怜悯,轻声说:“丫头,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你的身体已是破朽不堪,即使再回去,只怕也很难挽回了,而且你的灵魂与现在这具身体竟也能完全合契,也是一种缘分。另外那抹灵魂对俺的招魂铃毫无反应,还不知是流落到了什么地方,也算是对她的惩罚了。丫头,既然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将伤害降到最低,还是顺应天命吧。”说着,他便站起来,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转身便要离去。

    朱倩急忙拉住他,“大师,你就要走吗?你真的不管了?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她会死,会死啊!虽然事已至此,但她又怎能云淡风轻地面对自己的死亡?她爸爸又该多么的伤心,她似乎能预见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与悲戚,想到这,她不禁心如刀绞。

    大师高仁看着她无奈地摇摇头,他轻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开。朱倩眼中一黯,知道事情再也没有希望,不但自己再也回不去,而且很快还要面对自己的死亡,心中一片茫然。手不知不觉地松开来。

    高仁见她一副不知该何去何从的迷茫神情,不禁劝解道:“丫头,世事往往皆有两面,当遇到困惑时,不如多往好处想,心就会宽很多。”说完,便走出房门。

    往好的方面想吗?不知怎么的,朱倩的脑海中竟出现了赵希成那张如春花绽放的俊美笑颜……她的脸悄悄一热,怎么想到他头上去了……

    她回过头看着病床上的自己,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她愣愣地发了一会呆,突然想起来什么,拔腿就去追刚走的大师。刚跑到门口,就碰到去而复返的高仁,此时他一头大汗,看着朱倩不好意思地笑:“刚才走得太急,忘记拿俺的红包了……我可不能连车费都赔了进去不是……”他抓抓头。

    朱倩无语,心中的烦恼顿时消失了一半。

    她微微一笑,那笑容如朝阳出展,无限柔和。即使是心静如水的大师也不禁呆了一下,心想,这最大的好处便是这容貌就不知胜过原来多少倍。

    朱倩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说:“大师,即便你不回来,我也准备去追你了。谢谢你千里迢迢赶过来。您说得对,即便我不能回到以前是身体,我也要好好生活,还要想办法不要让爸爸那么伤心,大师谢谢你。”朱倩眼里满是感激。

    大师高仁也不谦让,接过红包,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了。

    朱倩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充满了敬慕,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邋里邋遢,不修边幅,毫不起眼的人竟会是一个身怀绝技,古道热肠的人呢?看来人还真是不可貌相啊!

    正想着,小沫、爸爸朱明远,李梅三人往病房走来,脸上皆是惨淡表情。小沫抬头看见朱倩,眼眶一下就蓄满了泪水,骨碌一转就落了下来。

    朱倩一看就明白,一定是医生给的结果很不好,虽然她已有心理准备,但心中还是不免一沉。

    朱明远看到朱倩,认出她是之前来看倩倩的朋友,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看到人家的儿女都健健康康,自己的女儿却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随时都有可能结束生命,面上的哀戚神色更甚。

    朱倩不忍再问他“朱倩”的情况,让他再把医生的话复述一遍对他来说,会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待会问小沫也就是了。

    她柔声细语地安慰了父亲一会,见时间也不早了,便和小沫离开。

    刚离开病房,朱倩就把大师的话说给小沫听,小沫听到她再也不可能回去时,也是一脸迷茫表情。终究那是与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想到她那副陪伴她十多年的容颜再也不能出现自己眼前时,心中也是不好受的。

    接着,朱倩便问她自己身体的情况。说到这,小沫也不管这里还是医院的人来人往的大堂,“哇”地一声就大哭起来。

    朱倩吓了一跳,连忙把她拖到人比较少的地方。

    小沫一边哭,一边抽抽噎噎地说:“医生说倩倩的肾脏,肝脏等器官都已经衰竭了,就算是动手术也不行了,可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倩倩,你真可怜……呜呜呜……”她趴在朱倩肩头哭得好不伤心。

    朱倩心中也是一片悲戚,那毕竟是自己是身体啊,又怎能毫不在意呢?她轻拍着小沫的背,安慰她说:“小沫,别哭了,我不还是好好活着吗?只不过换了一个身份而已,我不还是我吗?以后我还是会在你身边啊!好了,别哭了,别人都在看了。”

    小沫这才慢慢收住哭声。她抬头看着朱倩,小声问:“以后,你都只能做宋劭琳了,你打算怎么办?还留在赵家吗?”

    记得以前,小沫也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当时她毫不犹豫地就说,如果她回不去了,就跟赵希成离婚的话。可现在事情真到了这个地步,她却有些迟疑了,那句离婚的话,却不知怎么的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过了一会她才说:“这一阵子先不说这些,我还要好好考虑一下。而且,这一段时间我要多花点时间在医院,好好陪陪爸爸,那件事……以后再说……”

    她看向走廊的窗外,太阳正缓缓落下,天际一片霞红。等黑夜过去,朝阳升起,又会是新的一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