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重生之豪门媳妇

作者:shisanchun | 言情总裁

收藏

  复活在豪门,华衣美食帅老公。但是老公太花心,小三儿带球突破找登门。当偶好被欺负吗?偶要大突然爆发!!!本书有群了,群号115191847评论交流大家的直接加入,敲敲门砖:书内任何一人物名。新坑《阿杏》,宋劭琳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故事,简介:她本是在现代的豪门小姐,真正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可却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穷苦人家,她该怎么变化她和家人的生活?~~~~~~她说: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会爱上了任何人。他说:阿杏,的话能让你在梦中也叫我的名字,我是死了也心甘情愿……点开作者信息就也可以直接点开。新书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谢谢您亲的支持!O(∩_∩)O~。

    朱倩前段时间会觉得赵希成很不对劲儿。唯一的变化是话变少了,有时候还有些心不在焉。早上睡着翻来覆去,睡不宁静。朱倩几次问他,他都而已淡淡地笑着说是公司的事烦心的事。朱倩惊疑,能让他这样心神不宁,所以是不小的事情,可也看不见爸爸和希俊有这种情况啊,尤其是爸爸朱倩心中虽觉得奇怪,但看着他一天比一天憔悴的脸,还是有些担心,特意让厨房炖了安神补气的烫给他喝,希望他晚上能睡得好一点。。...

    朱倩最近觉得赵希成很不对劲。最大的变化就是话变少了,有时还有些心不在焉。晚上睡觉翻来覆去,睡不安宁。朱倩几次问他,他都只是淡淡地笑着说是公司的事烦心。朱倩狐疑,能让他这样心神不宁,应该是不小的事情,可也不见爸爸和希俊有这种情况啊,特别是爸爸,最近红光满面,气色还挺好的。

    朱倩心中虽觉得奇怪,但看着他一天比一天憔悴的脸,还是有些担心,特意让厨房炖了安神补气的烫给他喝,希望他晚上能睡得好一点。

    另外让朱倩觉得奇怪的就是赵夫人和蓉嫂二人,有几次她看到她们神色严肃地小声说着什么,可只要她稍微一走近,她们脸上就会露出不自然之色,然后提高了声音,说一些无聊的话题。显然是在避忌着她。

    这些都让朱倩心中的疑窦越来越深。

    仔细想来,赵希成和赵夫人的变化都是发生在宴会后,朱倩不由想起那天他们神秘失踪了一小会,难道说,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件事情似乎与她有着某种联系,而且很明显,他们都不愿意让她知晓。

    那会是什么事情呢?竟然让赵希成如此烦恼?

    朱倩欲找寻这个谜底,可又隐隐觉得,既然他们都刻意的瞒着她,不想让她知道,她是不是不要去拨开这层迷雾比较好呢?有时烦恼是自找的,他们辛辛苦苦地瞒住她,应该也是为她好,那她何不装装糊涂呢?

    可有时,烦恼是躲不了的,偏偏就有一些人让你想装糊涂都装不下去。

    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虽然盛夏已慢慢过去,初秋已悄悄降临,可是除了晚上天气略为凉爽外,白天的太阳依然那么毒辣。

    赵夫人中午有午睡的习惯,这天她吃完午饭,也早早的去休息了,朱倩一个人坐在大厅里看电视。

    这时,有佣人走到她身边说:“少奶奶,外面有人想见你。”

    朱倩抬起头,问:“是什么人?”

    “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她没说她的名字,她只说是您的熟人,有重要的事对你说。”

    朱倩讶异,心想,是谁呢?难道是宋劭琳的以前的熟人?

    她对佣人说:“你带她进来吧!”

    “少奶奶,那个人很奇怪,她说,想让你出去见她。她似乎很着急!”

    哦?最近的发生的事情怎么一件比一件诡异呢?

    朱倩跟着佣人走出去,见门口阴凉处站着一个衣着朴素的妇人,满头的白发,满脸的憔悴,一额的汗水。

    她见到朱倩,眼睛一亮,奔至朱倩面前,抓住她的手,焦急地说:“劭琳,你可出来了,我生怕你不会见我,我知道是我们对不起你!”

    朱倩听的一头雾水,妇人的手心全是汗,又热又湿,被她握住极不舒服。而且她又不认识这个人,实在是不能忍受这种亲密。

    她小心地抽出手,看着她说:“请问,你是谁,我们……认识?”

    妇人一怔,随即点点头自言自语:“对对,你已经失去记忆了,你不认识我不奇怪。”

    朱倩心下更奇,知道她失去记忆的只有亲朋好友,这个女人是如何得知的?

    那妇人又拉上她的手腕,神情急切:“劭琳,你一定要救救文芳啊,我知道是我们文芳对不起你,可现在她被赵家软禁了起来,想要抢走她肚中的孩子,劭琳,看在你们这么多年朋友的份上,你救救她吧,现在能救她的只有你了!”

    朱倩听了她的话,脸色急变,她一把抓住她的手,双眼死死地盯住她,“你说什么?文芳怀孕了?她怀的是谁的孩子?”

    妇人大惊:“劭琳,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文芳怀的是赵希成的孩子啊!他们逼着芳儿把孩子生下来,把她软禁了!连跟我见一面都有人守着了!”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我可怜的孩子……”

    朱倩只觉一阵天昏地暗,脑袋里嗡嗡作响,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褪尽,手脚冰凉如置身在冰窖里。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就是赵希成神不守舍的原因!这就是他们极力想要隐瞒她的事情!原来真相是这么的不堪……

    她抓住妇人的手在微微颤抖,妇人感觉到,双手紧握住她的手,颤声说:“劭琳,芳儿纵然千错万错,可赵家也不能这样对她啊,芳儿在信中跟我说,她一点自由都没有,过得很痛苦,她还说她都不想活了……劭琳,我求求你,救救她,救救她吧!”妇人泪如雨下

    “你带我去!文芳在哪里,你带我去见她!”朱倩的脸色苍白如纸,声音有些失控,尖细而锐利。她招手拦住一部计程车,拉着妇人上了车。

    车上,朱倩一直沉默着,双眼亮的吓人。妇人不是偷偷看她。

    朱倩突然开口:“你是文芳的母亲?”声音中有种细小的颤抖。

    “对……”妇人低下头

    “文芳叫你来找我的?”

    “她偷偷地给了我一封信,说只有你才能救她……”妇人的声音里透出一丝心虚

    “怎么,她不想要孩子?”朱倩冷笑一声:“还是说,她想自己养孩子?”

    “这个……”妇人的头越来越低,说不出话来,她看到那封信时,也觉得奇怪,芳儿在信上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说呢?她不是很高兴有了孩子吗?而且也打算把这个孩子给赵家啊?她虽然满心疑惑,可看到劭琳时,还是按照女儿信上的那么说,女儿这么说一定有她的道理。她连信都带来了,准备随时拿给劭琳看的。

    朱倩只觉很冷很冷,仿佛从骨子里透出一阵寒凉来,让她的身体微微地颤抖。是,她早知道文芳和赵希成的关系,知道赵希成愿意斩断过去,以诚心待她时,她也愿意原谅他,相信他。可这并不代表,她能够接受别的女人生下他的孩子,有一个可以将他们紧密相连的骨血!赵希成难道以为,他可以一边让别的女人生下他的孩子,一边隐瞒着自己继续和自己卿卿我我吗?他把自己当什么了?原来,自己在他心中就是这种可以随意对待的人吗?

    朱倩的心一阵剧痛,痛得让她无法思考,痛得的让她无法呼吸,仿佛在心底某处,有种东西悄悄破碎了。

    ~~~~~~~~~~~~~~~~~~~

    晚上还有一更,可能会比较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