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7章 负荆请罪被劝退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回宿舍后,陈汉烈还在细细回味着,并沉醉于那美妙绝伦的感觉,整晚激动难眠,睡着了后又发梦不断地,女主角都是李紫薇。第二天,陆德阳却满脸担忧的跟他说,大哥了明白他把赖勇表哥第二天,陆德阳却满面忧虑的跟他说,大哥已经知道他把赖勇表哥打了的事,并且赖勇也找过大哥,要大哥把他交出来。。...

    回到宿舍后,陈汉烈还在回味着,并陶醉于那美妙的感觉,整夜兴奋难眠,睡着后又发梦不断,女主角都是李紫薇。

    第二天,陆德阳却满面忧虑的跟他说,大哥已经知道他把赖勇表哥打了的事,并且赖勇也找过大哥,要大哥把他交出来。

    陈汉烈听后,立刻走到了大哥的住处,此时王啸林刚起床,他的老婆聂红艳正在做早餐,听到有人敲门,并听到了陈汉烈的声音,便开了门。

    “汉烈,怎么这么早,对了,在这里吃早餐吧。”王啸林很热情的说,似乎没把赖勇跟他说过的事放在心上。

    “大哥,我是来请罪的,我把赖勇的人打了,他是不是要你把我交出来?”陈汉烈问。

    本来王啸林不想说起这件事,他不断的在想办法,暂时不想找陈汉烈谈,可现在陈汉烈反而跟他说了,他也就只好说:“唉,事情是很棘手,但我听陆德阳他们把整件事的经过说了,你是见义勇为,他们那一伙人作恶在先,你没有错,只是运气差了点,打的是赖勇的表哥――放心吧,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你交给他们。”

    陈汉烈却说:“大哥,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让我跟他们拼了,我顶多就不要这条命,也把赖勇干掉,好还我们常德搬运队一个安宁---”

    王啸林听后却严肃地说:“不,你千万不要做这样的傻事,你这样做,只会让事情更复杂,更麻烦,况且,这样牺牲是不值得的---我正在想办法,总会有妥善解决的办法的,你放心吧。”

    陈汉烈还想继续说:“大哥……”

    可是王啸林却摆了一下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然后开口:“汉烈,你不用担心的,我一会跟副队长他们开个短会,研究一下解决方法,你先回去干活吧。”

    陈汉烈听他这么一说,也就只好回去了。

    在那个小密室,常德搬运队四个骨干成员再次聚集在一起,要开一个短会。

    这次,事件的主角陈汉烈却没被邀请。王啸林知道陈汉烈个性很刚直,也懂得自我牺牲。因此,如果把他也叫来了,只会破坏整体气氛,不利于想出更好的办法。

    王啸林把这件事的经过说了一番。其它人都觉得昭阳工程队的人欺负人,错在先,他们该打。也对赖勇的无理取闹很气愤。可谁都知道,赖勇现在如日中天,凭着昭阳工程队的势力,唯我独尊,仿佛谁要跟他有矛盾,谁就要进地狱。

    王啸林说完后,叹惜着说:“陈汉烈可是不错的小伙,我当大哥的,怎么能把他交给昭阳工程队,你们说,还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

    梁秋原说:“赖勇欺人太甚,只要有什么过节,他总是找碴,极无理取闹,如果我们妥协,就只会助长了他的气焰,以后就更滋意妄为,我的看法是,不要理采他,要是他真要打,就跟他来一场。否则,这样下去,我们常德搬运队就显得太懦弱,被人看不起的。”

    陆德阳也说:“我看赖勇是真的想打,三番四次的找碴,就因为他想打,我们不想打,所以他就永远气势逼人的压着我们,我们长期要当王八啊,这可不是办法,长痛不如短痛,打一场算了。”

    张六学说:“赖勇其实是借这一件小事,施压我们队,以震他的声威,赖勇的野心可不小,他不但想排挤我们队,还想吞并其它好几个小队,这么有野心的一个人,他其实对自身安全很重视,但对手下兄弟的安危就不管,因此,他当然希望让手下的兄弟与我们大打一场了。我倒觉得,要找些方法,能让赖勇感到自身的安全受到威胁,这样他的气焰就不会这么嚣张,他也不会这么胆大。”

    王啸林问:“你这种说法很对,赖勇对打群架无所谓,因为他不会亲自出马。可如果威胁到他本身的安全,他就会害怕的。六学,你觉得有什么办法,达到这个目的?”

    张六学说:“我的想法是,找人吓唬他。”

    王啸林问:“怎样个吓唬法?”

    张六学说:“我听说伍胜春会飞刀,那我们让伍胜春给他一刀。”

    陆德阳吃了一惊,问:“你是要杀了他吗?”

    张六学说:“没有,就吓唬一下他行了。”

    王啸林听了后不禁拍了两下掌,他说:“很好,吓唬一下他就足够了,取他性命就是天理不容。”

    其它三个也一致同意这一观点。

    伍胜春被张六学秘密约见,得知要他给赖勇来一飞刀后,伍胜春对完成这个任务充满自信,他的这个绝技一直甚少派上用场。

    接着,陆德阳派出不少线眼,跟踪赖勇并了解他的生活作息喜好,发现赖勇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他们昭阳工程队的地头活动,并且长期有两个手下充当保镖跟着,非常不好下手。也就是说,如果飞刀,他的手下也会看着,那么作为刀手就会被保镖追踪,也被目击。

    但陆德阳他们还发现了一个很小的细节,赖勇喜欢吃一种野味,叫穿山甲,而这种穿山甲只在一家很特别的农家餐馆提供,并且赖勇喜欢在包厢里一个人享受美味,这时他的保镖也守在外面。

    陆德阳认为,这正是一个机会。

    陆德阳秘密对伍胜春说:“赖勇会在一家餐馆的包厢里独自吃穿山甲,这个时候给他一飞刀是最适合不过了,但你要记住,我们不是要取他性命,只是为了吓唬他。到时你打扮成一个送外卖的服务员,贴个胡子,戴个帽子,如果他的保镖拦你,你就说是送穿山甲来的---”

    伍胜春听完后点了点头。

    在往后的几天,陆德阳都让手下秘密的观察赖勇的动向,终于在这天周日,他的手下说赖勇正去往那间农家餐馆,于是陆德阳立刻叫伍胜春准备。

    在那间餐馆,陆德阳也安排好人,只要看到赖勇到来,并进入包厢,他们就立刻下手。

    不一会,赖勇真的大摇大摆的在两个手下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并进入了名为荷花的包厢。

    此时陆德阳对伍胜春说:“现在就下手吧,要快,准,狠,知道吗,如果失手打着他了,要告诉我们,让我们尽早安排你离开。希望你会圆满完成任务。”

    此时的伍胜春早已化装成送外卖的服务员模样,头上还戴了顶厨师帽。

    他提着一个白色塑料袋,正以正常的步速一步一步走近荷花包厢。不一会,他便来到门前,赖勇的两个手下果然拦住他,问:“干什么的?”

    伍胜春扮成口吃的样子说:“我,我,送外卖的,里面有新鲜的穿山甲。”

    手下一听,便说:“进去吧,快点!”

    伍胜春缓缓的推开门,然后走进去。赖勇正独自一人坐在一张大圆桌后面,津津有味的吃着,还未等他抬起头来,伍胜春早以一个快得几乎让人看不见的速度拨出了飞刀,然后大叫了一声:“赖勇,我杀了你!”

    赖勇大吃一惊,只见一道白光向他闪来,赖勇身边的花瓶被击得粉碎。他自己则趴在桌子底下直哆嗦。

    伍胜春打完那一飞刀后,立刻往门外跑,门外的两个保镖看到伍胜春手上还有飞刀,都哆嗦起来,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这时伍胜春放慢了脚步,像平常人一样走出餐馆,扬长而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