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8章 昭阳队长被行刺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第二天,赖勇被人刺杀强奸未遂的消息就传开了城中村每个角落。警方除了找到了一个飞刀外,占时查不出什么。这时常德运送队的王啸林他们暗暗很庆幸,这个计划圆满失败了,不仅让赖勇这时常德搬运队的王啸林他们暗自庆幸,这个计划完满成功了,不但让赖勇受到很大的惊吓,还狠狠打击了昭阳工程队的气焰。。...

    第二天,赖勇被人行刺未遂的消息就传遍了城中村每个角落。警方除了找到一个飞刀外,暂时查不出什么。

    这时常德搬运队的王啸林他们暗自庆幸,这个计划完满成功了,不但让赖勇受到很大的惊吓,还狠狠打击了昭阳工程队的气焰。

    果然,在往后的十多天,赖勇不敢在公开场合露面。他暂时还未确定,究竟是什么人要谋杀他。

    这一刀,没伤到赖勇半根毫毛,但对他的心理产生极大的震慑。他想得最多的就是查出究竟是什么人安排去给他放飞刀。他真以为放飞刀的人就是为取他性命的。

    在经过一番苦思后,他又问了当时在场的两个手下,这时,其中一个手下却向他透露了惊天的疑点。

    那个打扮成送外卖服务员的刀手,与上次跟着王啸林一起来谈判的手下很相似。

    “什么?他X常德搬运队,他X王啸林,竟敢找刀手来杀我,我跟你没完。”

    可是手下却告诉他,并不确定,只是相似,那个刀手跟王啸林的手下只是很相似。

    赖勇一听,又想,这王啸林平时像王八一样,应该做不出这么狠的事情吧。

    其实赖勇更怀疑的是自己昭阳工程队的内鬼,因为有不少人对前队长还忠心耿耿,也对他赖勇这个新队长不满,从而找人干掉自己。这个可能性似乎更大。

    但常德搬运队毕竟有很多人,就算王啸林不会干,也有可能是队内的其它成员气不过,然后做了出来。

    想到这里,赖勇决定给王啸林打一个电话。

    此时的王啸林正在指挥手下搬运,他怎么也没想到,赖勇在被行刺的第二天,会给自己来电话,这么说,赖勇是怀疑自己了,王啸林也不再多想,直接就接了电话。

    “喂,是勇哥吗?”王啸林问。

    “是的,啸哥,是我。”赖勇说。

    “什么事啊,上次那件事吗,我们还在商议中。”王啸林装作毫不知情。

    “没什么,我给人飞一刀了,打我刀的人绝对是乌龟王八蛋,我现在很想知道是谁干的。”赖勇说。

    王啸林听后,心里暗暗发笑,却表现得很惊讶地说:“什么?勇哥,怎么这样不小心,有没有伤着?去看医生没有?以后要多带几个保镖了。”

    赖勇说:“没伤着,只是真被吓怕了,如果我知道是谁干的,我一定会把那家伙碎尸了。”

    王啸林听了后说:“谁吃了豹子胆,敢动我们勇哥了,我们常德搬运队也不会放过他们。”

    赖勇说:“这事情,跟你们常德搬运队有关吗?”

    王啸林听后装作很紧张,他说:“噢,这事情绝绝绝对跟我们常德搬运队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常德搬运队不会随便得罪人,杀人这样的事情更不会干。”

    赖勇听了后吁了一口气,他说:“好吧,那你们也帮忙查一下,究竟是那一路人干的,有消息通知我。”

    王啸林听后立刻说:“好,我们会帮你查的。就这样吧。”关上电话后,王啸林笑了一下。

    王啸林他们安排打的那一飞刀,不但打怕了赖勇,也打得昭阳工程队开始了一场内讧,只是一切都悄无声息,慢慢开始。

    赖勇果然没再为陈汉烈打他表哥的事费心思,而是冥思苦想的希望能找到企图刺杀他的人。他当上这个昭阳工程队队长不久,下面自然就有许多人不服他。

    其中他怀疑的几个最可疑的人当中,最让他觉得极可能是真凶的只有一个。这个人跟他的年纪差不多大,进入昭阳工程队的时间也不长,但歹毒之程度,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赖勇也时常防着这个人,只是没有一个合理的时机,也没有一个合理的缘由去除掉这个人。

    并且,这个人在赖勇还不是老大的时候,就已经跟赖勇吵上了一架,还差点打了起来,吵的原因是赖勇泡上了他的老婆。可赖勇死不认帐,最后队长陈倾言出面调和,双方也就握手言和,不了了之。可自那次起,两人心里都有一条刺。

    现在尽管赖勇已是老大,可这个人还有他自己的兄弟撑腰自立山头,完全没把赖勇当一回事。

    这个人叫赵子朔,长得身材高大,壮实如擎天柱,但却面容俊秀,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工程队内的小头目,很得队长陈倾言的赞赏。当时陈倾言还曾公开说过,如果某天他被人干掉了,就让赵子朔来当队长,可最后,赖勇却凭着勇猛的势头,力压赵子朔,成为工程队队长。

    打飞刀的人,有可能就是赵子朔安排的。赖勇想,赵子朔一直是自己的死对头,可要是真与赵子朔干起来,谁最后惨死街头还不知道。因此,一直以来,赖勇和赵子朔表面还是很客气,可私底下却极度防备对方,也痛恨着对方,恨不得自己的死对头某天就让人砍死。

    赵子朔自立山头后,赖勇也从来没跟他有所接触。尽管他兵马不多,但道上的人都知道,赵子朔够狠,正因为狠,一直没人敢动他。

    赖勇想,赵子朔如果要杀自己,动机也很明显,钱不够了,便把自己干掉,然后当老大,生意就由他全接管,钱也自然有了。

    那么,究竟是不是应该先下手为强,悄悄的安排人马把赵子朔干掉?赖勇知道,这里面有一定的风险性,如果只是单纯的把赵子朔打一顿,然后威胁他,不让他做某事,也是很简单的。但赵子朔不是一般人,是不要命的角色,他会服吗?

    赵子朔是不是真凶,还一时不好判断,万一不是呢?那么真凶还会继续实施干掉自己的计划的。想着想着,赖勇还是想找赵子朔,试探一下他。

    赵子朔在一个很偏僻的角落开了家游戏机室,以前陈倾言还在生的时候,赵子朔是他最得力的干将,跟着他打下了昭阳工程队的大片江山。也打出了昭阳工程队的名气。自从赖勇坐上队长的位置后,赵子朔就被排挤。他郁郁不得志,既不想听命于赖勇,也不敢干掉赖勇造反。

    于是,他把昭阳工程队旗下的一个小游戏机室霸占了,让他的老婆龚如雪坐在那里收帐,自己则沉迷于游戏机赌博,他的几个手下则负责日常的安全防卫,整体也算是收支平衡。

    这天,手下突然走到他跟前说:“大哥,有人想见你,是赖勇的人。”

    赵子朔正吹着口烟,多日无剃的胡子爬满了嘴巴四周,听到是赖勇的人,他怔了一下,可马上就冷静下来,他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数天前,他就听说过赖勇被人打了一飞刀的事,心想怎么赖勇就这么命大,没被打死,恨不得赖勇就这样拉了柴,他也就不用过这样的苦日子。

    赵子朔对手下说:“叫他进来,看他有什么要说。”

    赖勇的手下被带进了游戏机室,之后又被带进了一间隐蔽的小密室。这时赵子朔正滩坐在一张破料的沙发上,他问:“你们老大要找我吗,什么事啊?”

    来的人说:“是的,勇哥想见一下你,聚一下旧---”

    赵子朔说:“他想见一下我,就可以见一下我吗?他多大的本事?我没空,也不想再见他了,你就回去跟他说,找人给他打飞刀的人不是我。如果还怀疑我,就叫他跟我打一场,就这样说吧。”

    可是那人还继续说:“可勇哥说过要见你,你这样让我回去,不可交待---”

    赵子朔立刻火了起来,还未等那人说完,便拿起一个烟灰缸,掷了过去,然后说:“我刚才就是这样跟你说,你就跟他这样说,你没听懂吗?”

    那人当即叫喊:“哎呀!”,头上挨了一下子,他立刻说:“是,是,我立刻回去说。”

    赖勇听到赵子朔把自己派的人打跑,还留下这样的话,顿时火冒三丈,可他转念一想,赵子朔既然这么说,这么做,倒是反映出真的不是他派刀手暗杀自己。

    可现在,赖勇倒高兴起来了。他赵子朔竟控制不住火气,打了我们自己人。这正是歼灭他的一个好籍口。

    于是,他立刻召集工程队内的干部,到他的小饭馆开会。

    席间,赖勇表现得满肚子的委屈,对着干部们说:“赵子朔目中无人,我当上队长后,他一直霸着一家游戏机室,好像当我们这个队透明一样,我这个当队长的只是派人去找他想见一下他,他倒把我派的人打伤,还放出狠话,说要跟我打,大家说,他赵子朔还是不是人,该不该杀?”

    在座的人鸦雀无声,他们知道,队内的事都是赖勇说了算,现在赖勇想灭赵子朔,也无非摆出一个正当理由,让外界听起来合情合理。

    可是,突然有一个人发言了,他说:“赵子朔只是不服气,他当年跟着队长打江山,立下了功劳,现在队长死了,他不服----”

    赖勇一看,是下面的一个小头目陈令奇,他早就知道陈令奇跟赵子朔是一伙的,只是没有挑明,此刻他大声对陈令奇喊:“你的意思是,他不服我?是吗?”

    陈令奇见到赖勇的凶样,吓得不敢再说话。

    赖勇又再恶狠狠地说:“要是你跟他是一伙的,别怪我不客气。”

    陈令奇立刻说:“不是,不是,我没有意见。”

    这时大家不说话,进入了五分多钟的沉默。

    赖勇说:“既然,大家没意见,那就这么定了,派人砍赵子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