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9章 吃臭豆腐遇西施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赖勇想起这一次也可以灭掉赵子朔,心里不由得涌上一股快意,这个他多年来的眼中钉,是他妒忌反目成仇的人,好像终于等到要消失了了。赵子朔比赖勇晚直接加入昭阳工程队半年,但赵子朔长得更为赵子朔比赖勇晚加入昭阳工程队两年,但赵子朔长得更加高大,打起架来也非常买劲,陈倾言很快就把赵子朔提拨为左右手,赵子朔的每一次打杀,总是冲在最前,甚至在江湖上有人一见赵子朔就立刻跑,边跑边喊:“常山赵子龙来了,快跑啊!”通过赵子朔出生入死的打杀,昭阳工程队逐渐成为了附近一股最强的力量。。...

    赖勇想到这次可以灭掉赵子朔,心里不禁涌起一股快意,这个他多年来的眼中钉,也是他嫉妒成仇的人,似乎终于要消失了。

    赵子朔比赖勇晚加入昭阳工程队两年,但赵子朔长得更加高大,打起架来也非常买劲,陈倾言很快就把赵子朔提拨为左右手,赵子朔的每一次打杀,总是冲在最前,甚至在江湖上有人一见赵子朔就立刻跑,边跑边喊:“常山赵子龙来了,快跑啊!”通过赵子朔出生入死的打杀,昭阳工程队逐渐成为了附近一股最强的力量。

    而当时,赖勇还只是小角色,寂寂无闻,平时也就在工程队里做些琐碎事,收一下保护费,带着兄弟吓唬一下不服的商户等。

    在附近的好几个城中村,昭阳工程队除了承揽搬运和工程业务外,还发展其他业务,所有的地摊,烧烤档,发廊等,都要向昭阳工程队交纳一定的保护费,否则就不能正常经营。只要有一个月不交,昭阳工程队就派出兄弟打砸,如果商户不服,继续干下去,还有可能被干掉。

    昭阳工程队收保护费的同时,也确实给商户真正的保护。如果遇到小流氓闹事,或一些不和纠纷,昭阳工程队都会站在交纳保护费的商户那一边。因此,商户也心甘情愿的花这样的钱,并且数额也定得很合理,一旦商户之间出现不正常竞争之类的争执,还可以找昭阳工程队主持公道。

    就这样,城中村安定繁荣,没有任何人能看到昭阳工程队的存在,可实质上,昭阳工程队却是这块土地的地下统治者。

    当赵子朔在陈倾言大哥的提携赏识下如日中天时,赖勇却郁郁不得志,收入微薄,可他也是很能打的狠角色,队里不少兄弟跟着他,四处作恶,惹事生非。

    这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带着四个小弟,到食街上跟一些流动熟食小贩收保护费,却发现新来了一档卖臭豆腐的,那臭豆腐香得让他唾涎欲滴。他便说,收保护费,顺便给我带几串臭豆腐回去!

    档主说:“保护费我们交了,臭豆腐我们要收钱的。”

    赖勇一听,怒向胆边生,他正想发恶,可抬眼望时,却见档主从熟食档伸出头来,竟是一个皮肤白如雪,五官艳丽如花的高大美女。顿时,色心顿起,他说:“行,行,我这就拿钱,哎,美女,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新来的吧。”

    这个美女正是赵子朔日后的妻子龚如雪,她是四川人,刚从家乡出来,她姨母在这里摆档,在姨母的指点带动下也做起了这样的小生意。在她姨母的口里,她早就知道要给昭阳工程队交保护费的规矩,可她想不到收保护费的小头目要勒索她的臭豆腐,于是直说要收钱。

    如果在平时,赖勇肯定就砸了这档口,可见到这美女,他立刻伪善起来,心想那天能把这美女泡到手,那真的爽极了。他知道要把这个美女哄成自己的女朋友,必须要给别人良好的第一印象,因此,模样立刻就来了个大转弯,还拿出了百元大钞,对美女说:“钱,我有的是,来,给。”

    龚如雪也就把钱找给他,可赖勇却说:“不用找了,以后我还会来吃的,你先收好钱,记着帐吧。”

    赖勇还当即就吃起臭豆腐来,边吃边跟龚如雪搭着腔,龚如雪知道他是昭阳工程队的小头目,也很乐意与他结交。

    “哎,你这臭豆腐真香啊,你知道吗,我自小就最喜欢吃臭豆腐,多希望以后找个会做臭豆腐的老婆。”赖勇在那里高声的叹着,而他后面的小兄弟却只能看着他吃,不停流口水。

    龚如雪听后,捂着嘴笑起来,她想这男人真逗,这句话是故意挑逗她的。

    她也笑着说:“我什么都不会,就会做臭豆腐,以后啊,我找老公也一定要喜欢吃臭豆腐,否则,找个不喜欢吃的,还整天说很臭,我可受不了---”

    赖勇一听,心里乐得不行了,想着这回有戏了。

    他俩漫无边际的又聊了几句后,赖勇说,我以后天天来吃你的臭豆腐,你可要给我准备多些,说完便带着小弟们离开了。

    此后,赖勇果然天天来吃臭豆腐,每次都当场就吃,还不断跟龚如雪聊天。龚如雪当然知道赖勇的心思,刚开始她还挺乐意,觉得跟赖勇也有可能,毕竟她只是个弱女子,在那个环境,赖勇这个小头目是可以保护她,并让她成为小大哥的女人。

    这样连续几天,赖勇正觉得这次可以把美貌如花的龚如雪泡到手了,可是,某一天,龚如雪却突然对赖勇冷淡起来,对赖勇不瞅不采,赖勇不知何故,又不好意思开口问,每次聊天只有赖勇说,龚如雪一个字回答,这让赖勇很没劲。

    后来,赖勇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乍不理我了,你是不是有另一个喜欢的?”

    龚如雪见他这么直接,也就直接的对赖勇说,她跟同样是昭阳工程队的赵子朔好上了,而赵子朔无论外貌身材,以及在昭阳工程队的地位,都在赖勇之上。

    赖勇听到赵子朔这三个字,气得肺都炸了,他更不能接受龚如雪这样的美女以后会被赵子朔占有的事实,于是他对龚如雪说:“是赵子朔那个流氓吗?你千万别相信他的鬼话,他最会骗女孩了,被他上过又甩的女孩不知有多少个,在我们昭阳工程队内部就是出名的大花棍,你要是跟他好,不用一个月,他就会甩了你的,我不同,我很专一的----”

    可龚如雪心想:“你还不一样是流氓吗,同是流氓,我宁愿找个好样的。”于是对赖勇说:“我跟赵子朔已经定了,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赖勇听后气得不得了,他说:“什么?定了?你不是说,你们那个了吧?”

    龚如雪说:“没有,但我跟你真的没可能,祝你找到个更好的。”

    赖勇点着头,他显出了流氓的本色,可他知道,龚如雪把赵子朔的名字说出来,那就说明他们真的认识,如果现在自己作恶,龚如雪把事情告诉赵子朔,他还真的害怕。

    赖勇只好说:“我不会放弃的,我还是会每天来这里,我就不知道,我有什么比不上这个赵子朔,他真的在骗你,好吧,我明天再来。”

    第二天,当赖勇再次来到龚如雪的档口前,却看到高大壮实的赵子朔跟她站在一起,赖勇心里一惊,可他不愿投降,决定要与赵子朔争个高下。

    “咦?朔哥,你怎么在这里?这臭豆腐也合你大花棍的胃口?”赖勇勉强笑着说。

    赵子朔见他过来了,便问:“赖勇,你过来干吗?收保护费吗,以后我来收就是。”

    赖勇说:“不是,哪里会天天收保护费?我天天来吃臭豆腐,你没听说过我喜欢吃臭豆腐的吗?还想要一个专做臭豆腐的女人,你不会说,这臭豆腐也由你来吃,我就不能吃了?”

    赵子朔搂着龚如雪的肩膀说:“赖勇,我跟你挑明了,这个是我马子,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她。”

    赖勇听后,心里像打破醋瓶子和酱瓶子,又酸又咸。他的脖子使劲转了一圈,然后说:“朔哥,你也太霸道了吧,是我先认识她的,怎么她突然就变成你的马子了,我还想跟她睡呢――”

    赵子朔听后火冒三丈,他立刻大骂:“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看我不把你扔进河里---

    赖勇听了后,很不当一回事,他对他身后的两个小兄弟说:“你们两个评一下理,你们也知道是我先认识这个美女的,可朔哥就这样抢了,你们说,这公平吗?”

    两个小兄弟知道眼前的赵子朔在工程队里的地位更高,也不敢帮赖勇,可又不敢得罪他,只是不答话,难为情的面面相觑。

    赵子朔轻声的对龚如雪说:“你告诉他,你是我的女人,让他死了这条心。”

    龚如雪果然搂住了赵子朔,然后对着赖勇说:“我是他的女人,你不要再骚扰我了。”

    听到这样的一句话,赖勇心如刀割,挫败,嫉妒,悲痛,一下子全涌上了心头。

    赖勇说:“好,好,我服了,今天我输了,大家走着瞧吧,看谁笑到最后,我们走---”

    说完便带着两个小兄弟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