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10章 偶然相识擦火花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赵子朔跟龚如雪是有意中认识了的,而且,也不是在这条城中村的烧烤档。某天,龚如雪踩着三轮车在市场里把豆腐干运回去,可在路上遇到了两块石头,豆腐干撒了一地,而赵子朔正某天,龚如雪踩着三轮车在市场里把豆腐干运回来,可在路上碰到了一块石头,豆腐干撒了一地,而赵子朔正在两个兄弟路过,见到有人掉东西了,便上前帮忙。。...

    赵子朔跟龚如雪也是无意中认识的,并且,不是在这条城中村的烧烤档。

    某天,龚如雪踩着三轮车在市场里把豆腐干运回来,可在路上碰到了一块石头,豆腐干撒了一地,而赵子朔正在两个兄弟路过,见到有人掉东西了,便上前帮忙。

    东西捡完后,龚如雪说了声:“谢谢!”她这才看到赵子朔有着英俊的面孔,结实的肌肉,高大的身躯,面一下子红了起来,而赵子朔也对龚如雪的美貌一见倾心。

    当龚如雪要走时,她舍不得地停留了几分钟,等待眼前的这个男子会否希望日后再见,结果赵子朔真的问起来:“美女,你是不是在附近摆档的?”

    龚如雪立刻说:“是的,我就在那边摆档的。”说着她用手指了指。

    此后,赵子朔便来到了她当天所指的地方,果然找到了她。龚如雪的姨母见到赵子朔后,吃了一惊,说:“什么风把朔哥吹来了?请坐,请坐。”

    赵子朔说:“不用客气,我只是来跟这个朋友会一下,她是你的亲戚吗?”

    龚如雪姨母立刻说:“是,是,这是我姨甥女,还不快叫朔哥!”

    龚如雪见姨母这么紧张,心想这个男子可能来头不少。于是立刻叫着:“朔哥!”

    “不用客气,叫我子朔就行。”赵子朔说。

    龚如雪姨母笑着说:“朔哥,我们好像没少交保护费吧。”

    赵子朔说:“没有,没有,我这次来,就是找一下我的朋友。”

    龚如雪姨母这才知道赵子朔原来是找她的姨甥女,于是说:“哎呀,朔哥原来是找你,如雪,人家朔哥把你当成朋友了,你可要礼貌点,知道吗?”

    龚如雪立刻点了点头。

    赵子朔聊了几句后,便走了。

    龚如雪便跟她姨母打听:“咦?这个帅哥那么年轻,你怎么好像把他当神一样?”

    她姨母立刻说:“如雪,你不知道,这个朔哥可是昭阳工程队第二号人物了,是陈倾言队长的得力干将,要是你跟他好上了,你以后就是大哥的女人了,我们以后就不用交保护费,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龚如雪听后,立刻又一次点头,此时,赵子朔已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大英雄。

    此后,龚如雪便盼着赵子朔的再次到来。果然,没过三天,赵子朔真的来了。龚如雪知道赵子朔是想找自己玩,觉得一个大哥这样降尊光临,却让他呆在那里看着臭豆腐,有点抱歉。于是她跟她的姨母说:“我想跟朔哥到外面玩一下,你帮我看一下档口。”

    就这样的,龚如雪便带着赵子朔到她平时喜欢去的公园玩,这正合了赵子朔的意,他知道龚如雪是处女,一直就想把龚如雪弄到手,可龚如雪又太忙,不好下手,这次龚如雪却主动要跟他玩,自然赵子朔就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在公园里,赵子朔便带着这个大美女来到一个僻静的石山后面,最后忍不住把她的衣服和裤子全扯下来……

    龚如雪很仰慕赵子朔,加上赵子朔长得高大英俊,也就任由赵子朔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作任何反抗。

    此时,赖勇还蒙在鼓里,每天去哄龚如雪,冀求某天把龚如雪弄到手。

    这时龚如雪便让赵子朔知道,她还有一个男人在追她,这个男人就是赖勇。

    赵子朔想,尽管赖勇无论在队里地位还是体型,都不如自己,但赵子朔知道,赖勇绝对是鬼见愁的无赖,这时,他已意识到,自己与赖勇的一战在所难免。

    果然,在赵子朔提出严厉警告的第二天,赖勇并不服气,他想,自己用哄骗的方法不成,就强来,于是,趁赵子朔不在的时候,来到了臭豆腐档口。

    龚如雪一见赖勇来,就吓了一跳,她说:“不是叫你别来的吗?你怎么又来了?”

    赖勇笑着说:“没什么,我就想,既然你是朔哥的马子,我就想趁他不在,玩一下他的马子----”

    龚如雪立刻想跑,可赖勇已经拦住她,龚如雪大声喊:“你要干什么?”

    此时四周的人见是昭阳工程队的赖勇,没有人敢过来帮忙。龚如雪的姨母正好不在。

    “呀!”龚如雪叫了起来,赖勇强行对龚如雪胡来,龚如雪被欺侮了十多分钟,竟没人敢过来劝阻。

    最后赖勇便满足的停了下来,离开前还留下一句:“就因为你是赵子朔的马子,我就是要搞你,你就跟他说,好好的跟他说我讲过的这句话----”

    当天,龚如雪便哭啼着找到了赵子朔,赵子朔听后立刻怒不可遏,拿了一把大砍刀要找赖勇算帐,此时的赖勇正在一家小饭馆,他早就料到赵子朔会来,在他身边也放了很多的砍刀,十多个兄弟已被他叫到身边,随时准备开打。

    “嘭!”的一声,房门被强有力的腿踢开了。赖勇和十多个兄弟已拿起了家伙。

    在门外的正是杀气腾腾的赵子朔,他单枪匹马拿着砍刀,见到赖勇后立刻咬牙切齿的骂:“赖勇,你好大胆,竟敢搞我的马子!”

    赖勇却冷冷一笑,他说:“马子本来是我的,被你搞了,现在我也来搞一下,怎么说也不过分吧,真要说过分的是你,大花棍!”

    赵子朔听了后,拿着刀指着赖勇狠狠的叫嚷着:“你说什么?你有胆就出来单挑!”

    赖勇却说:“我就不跟你单挑,兄弟们,砍他!”

    可是,十多个兄弟互相望了一下,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赵子朔也是昭阳工程队的大哥,并且比赖勇级别高,尽管他们是跟赖勇混的,可此时也对赖勇的命令无动衷。

    “砍他!听到没有?”赖勇好像发了疯似的,不断对着手下叫嚷着。

    双方顿时进入了对峙状态,都拿着刀,可谁都不敢动手。

    这时,不知是谁把这个紧急状况告知了队长陈倾言,陈倾言马上就赶来了,看到队里的兄弟在拿着刀要对砍,立刻就喊:“都把刀放下,你们要是昭阳工程队的人,就都把刀放下。”

    最后,赖勇和赵子朔便被带到了昭阳工程队的会议,要说个清楚,陈倾言想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让他们要拿刀互砍,自伤残杀。

    昭阳工程队三十多人被召集在一起,共同对这起事件裁决。

    在陈倾言面前,赖勇摆出了一副可怜模样,他说:“队长,我真的没有做过这种事,赵子朔他血口喷人。”

    可赵子朔却一口咬定,他说:“队长,赖勇先欺负我马子,我才拿刀去找他算帐的。”

    这时陈倾言正正的坐在圈椅上,目光凛然,正看着他们两个的眼神。他心里早就知道是赖勇作恶在先,但当着这么多兄弟面前,他也不想让赖勇下不了台,于是说:“这事情,我会查明,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好兄弟,谁要动手,就坏了队内的团结,按照规矩,如果两个都打起来,就一并赶出工程队,你们好自为之吧,这次我不作任何惩戒,但不容许这种事再发生,知道吗?”

    赖勇和赵子朔也就只好点头答应。

    自此,他们俩就积下了仇怨,彼此不再往来,见面也不答话,只是各走各路。

    再后来,赵子朔在陈倾言的举荐下,成为了昭阳工程队的副队长。

    这更让赖勇嫉妒,两个月后,又有一个让他害怕的消息传出来,陈倾言准备洗手还乡,把队长的位子让给赵子朔。

    赖勇心想,这下让赵子朔当了真正的队长,自己就不可能再在这里混下去了。赵子朔一定会清理门户,把自己踢出昭阳工程队,甚至把自己赶尽杀绝。

    一连几天,赖勇都在为这事而忧心郁郁,并为自己谋划着后路,如果离开工程队,他就只能到工厂打工,或当小贩,想起自己平时能带着小弟在街上威风溜达的感觉,他实在舍不得。

    正当他苦恼之际,工程队中另一个老大黄天虎也为赵子朔的上位而忧虑。他同样与赵子朔有过节。赖勇不经意的与黄天虎聊起,才知道他们有共同的敌人,黄天虎同样是心狠手辣之人,他们谈着谈着,竟不谋而合的想到一个惊天计划,干掉陈倾言,然后再干掉赵子朔。当然,要暗里派人做,不能让工程队内的兄弟知道是他们做的。

    某天晚上,正当陈倾言像往常一样在河边溜达,突然从草丝中窜出两个蒙着面的黑衣人,拿着大砍刀挥向陈倾言,陈倾大惊,他闪过了一刀,可另一边却有人在背后狠狠的就给他来了一下,他“啊!”的一声,忍着伤痛拼命逃跑,可两个黑衣人穷追不舍,誓要把陈倾言置于死地,此时陈倾言已经年事甚高,跑到街上被追上,被这两个黑衣人砍了二十多刀,倒在血泊中,路人见到后都吓坏了,立刻报警,此时陈倾言已伤得不治。

    砍完陈倾言后,赖勇和黄天虎的计划是,当即也把赵子朔干掉,可是,这两个刀手马不停蹄的四处寻找赵子朔,赖勇和黄天虎也不断查找,赵子朔好像闻风而动,失踪了。

    连续两天,不见了赵子朔的踪影,赖勇他们心想,可能赵子朔已经藏起来了。

    于是,赖勇和黄天虎立刻召集工程队所有兄弟,对他们说:“我们队长陈倾言被不明人士砍死,副队长赵子朔失踪,现在由我们来当队长和副队长,谁要是有意见,可以站出来。”

    没有人站出来,于是赖勇就成了队长,黄天虎也成了副队长,可不到一个月,赖勇觉得黄天虎太狠毒,总觉得某一天自己还是被黄天虎干掉,于是他又通过手法,说服黄天虎,给他一笔钱走人。

    赖勇成了真正的昭阳工程队队长,每月有花不完的钱进他的腰包。

    后来,赖勇不断的寻找赵子朔的下落,才知道赵子朔躲在一个游戏机室,这个游戏机室里面还有一个密室,保卫严密。外面还有几个手下把守,赖勇几次想派人干掉赵子朔,可又找不到正当理由,怕工程队中兄弟说自己的坏话,一时想不到有什么办法。

    终于,等到了这次,他可以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除掉赵子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