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12章 陈汉烈先祖身世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王啸林怕的事情突然发生了。赖勇让手下再度调查结果,竟找到了了苏医士,苏医士被恫吓下,只得供出是王啸林收养了赵子朔。赖勇大怒,他立马就派遣了一帮兄弟,团团围住了王啸林那个破旧赖勇让手下再次调查,竟找到了苏医士,苏医士被威吓下,只好供出是王啸林收留了赵子朔。。...

    王啸林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赖勇让手下再次调查,竟找到了苏医士,苏医士被威吓下,只好供出是王啸林收留了赵子朔。

    赖勇大怒,他立刻就派出了一帮兄弟,围住了王啸林那个简陋的办公室。这时,常德工程队的兄弟也立刻赶来,双方互相叫嚣着,赖勇的兄弟要求把赵子朔交出来,否则就放火烧屋。

    此时,陈汉烈还有一众常德搬运队兄弟挡在闹事的人前面。

    在这个形势之下,他们常德搬运队处于弱势。其它兄弟要么年纪大,要么年纪太小,并没有多大的力气去打架。

    陈汉烈看着前面一个又一个彪悍的壮汉,毫不畏惧,他大声叫喊:“你们想怎么样,竟然来闹事,信不信我把你们都打趴在地上?”

    昭阳工程队那边带头的人叫伍浩,他看到陈汉烈长得神壮,却为这句话而心生怒火,觉得陈汉烈再好打,也不可能打得过他们十多个,于是叫喊:“好啊,就看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好打,兄弟们,上!”

    十多个昭阳工程队的兄弟立刻一涌而上,围住了陈汉烈,对他狠狠地发起进攻。

    有人飞起一腿,向他跺来,陈汉烈大喊一声:“啊!”把这个人的腿抱了起来,然后发起神气,支起这个人的身体,用这个人挥舞起来,砸向其它围攻者。

    只听到一声又一声惨烈的叫喊,昭阳工程队的兄弟都被打得落花流水。

    “这人的力量可真够厉害的。”伍浩在一边看着,他不敢加入战阵,只是指挥余下的兄弟继续冲杀前去:“快点上!”

    可是,他身边余下的兄弟都不敢上前。伍浩气急败坏地继续叫喊:“快点上!听到没有?”

    那些兄弟只好勉强上阵,可不一会,就被陈汉烈的拳头打得惨叫连连。

    “这人是懂武功的!我们快撤!”伍浩越看越害怕,越看越不对劲,立刻向所有兄弟叫喊:“快撤!”

    不一会,闹事的人都逃跑了。

    事情算是暂时平息下来。

    陈汉烈勇斗闹事者的事迹立刻在常德搬运队中传开,王啸林大哥因为他立了功,特地给他加了工资,并且在队里开会的时候,给他进行了特别的表扬。

    陈汉烈拳头上受了一点伤,并没有让他感到疼痛。相反,却仿佛让他的力量有所进展,没过几天就复原,更加有爆发力。每一次受伤,那里面的经脉都会变得更强劲,跳得更急促。

    或许,陈汉烈自己也不知道,他这身经脉和武力,一方面是遗传,另一方面,是他爷爷有意从他小时候就刻意锤炼,慢慢打造出来的。

    陈汉烈更不知道,他爷爷是个武术宗师。

    他的爷爷叫陈阳生,是陈式太极拳第六代传承人,但一直大隐于这个小山村中。当时,因为反文化的运动刚结束,陈阳生宁可平庸归隐一生,也不想给自己和后代带来祸患。

    陈阳生的先祖是一代太极宗师杨露蝉的入室弟子,当时杨露蝉的入室弟子只有两个,一个姓杨,一个姓陈,后来便发展出杨式太极拳和陈式太极拳两个派系,至今两个派系都流传甚广。

    陈阳生尽管是武术世家嫡传,但他既没想过要推广陈式太极拳,也从未拿这个本领谋取私利,甚至欺压他人。只是以打猎为生,默默无闻,村里人从不知道他生自武术世家并且武功高强,只知道他是个老实纯厚的猎人。时不时就拿着野兔和山鸡到市集卖,换来微薄的收入。

    陈阳生的老婆为他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先天智力低下,需要人照顾,无法培养,小儿子陈朝龙却逐渐长大为体格健壮的年青人,陈阳生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心里有无尽的欣慰和期望,他让陈朝龙自小接受残酷的力气训练,让他每天双臂平提大水桶在乡间行走,几乎一整年三百六十五天从不间断,陈朝龙的臂力在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下,得到惊人的增进。到他成年时,已成了几条村远近闻名的“神臂王”。

    陈朝龙还被他父亲传授了太极拳及其他南北拳种的功夫,力大无穷的身躯再加熟习武功招式,陈朝龙已经是可以独步天下的武林高手了,可是,陈阳生却告诫他,不要随便使用武功,要处处低调,做个平凡人。

    陈朝龙明白父亲的用意,也只想平安地过一生。他为人低调,跟他父亲一样,成为了一个猎户,以打猎为生。

    陈朝龙的老婆五年来一直未育,这让陈家心急如焚,就在这一年,终于有孕,眼看着老婆怀的孩子快要降临,陈朝龙和陈阳生都喜上心头。

    他们所处的山村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这些崇山峻岭可谓深不见人,就在这一年,传说有凶猛的华南虎出没,这让住在山边的陈家很是忧虑,他们曾经遇到野狼下山闯入室内的事,幸好当时陈朝龙凭着上乘的枪法,一枪将野狼击毙。

    已经不止一两个村民说见过华南虎,甚至有人说曾经差点被虎追赶并被吃掉。

    为了给村民摆脱这一份威胁,陈朝龙决定带着猎枪和足够的弹药,准备上山寻找传说中的华南虎并把它击毙,可是陈阳生却阻止了他,叫他不要滋生事端,只需做好屋外的防护措施即可。但陈朝龙执意前往,此时他的老婆有孕已九个多月,再过十多天就要生了。

    陈朝龙在山里寻找了一天一夜,竟真的让他发现了传说中的华南虎,只是斑斑的黄黑相间虎纹让这只健壮的怪物威风凛凛,陈朝龙知道这是一只很健硕的老虎,于是静静的靠近,然后毅然发动攻击,接连的开了两枪,可惜都只打中老虎的腿部,让它一拐一拐的逃跑了。

    陈朝龙很失望,但他并不甘心,在往后的几天,他每天都进山寻找这只巨大的老虎,可是找来找去,仍然一无所获。

    正当陈朝龙为如何找到这只巨虎并把它击毙而绞尽脑汁时,一天他的老婆突然大呼肚痛,他知道老婆就要临盘了,立刻叫父亲到山下把村里的接生婆叫来。

    接生婆很快就赶了过来,二话无说就走进房间指导生产,陈朝龙的老婆不断在痛苦的叫喊着,接生婆则在旁边一边安慰着,一边鼓励着。“大力点,大力点,快行了!”

    而陈朝龙和陈阳生就在房外焦急的等待着。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似乎是他们的房屋被某些东西撞击,陈朝龙和陈阳生大吃一惊,立刻四下张望,只见房的角落处,他们用泥巴砌成的墙被撞烂了,而撞墙的,正是那只陈朝龙苦苦寻找的斑皮巨虎。

    陈阳生惊恐万分,他怎么也想不到,在媳妇要生产的时候,发生这样可怕的事,本来武功高强历经世事的他,一下手足无措,他见到这只老虎硕大无比,并非人力所能对付。

    陈朝龙却冷冷一笑,他暗暗的说:“我找你很久了,畜生!你倒在这个时候找到这儿来。”

    说着他抄起了放在墙边的猎枪,快速的开膛上弹,一边说:“父亲,你守住房间,不要让这只畜生进房间了。”

    老虎来势汹汹,好像既满腔愤怒,又饥饿万分。它发出了可怕的啸叫,那声巨吼,让房内的接生婆也吓了一惊,向房外张望,更是吓破了胆。陈阳生却说:“不要管,我们挡着,你继续,快!”于是接生婆只好跑回床前,继续助产。

    陈朝龙瞄准了老虎,狠狠的放了一枪,可是,老虎却奋力的一跳,这一枪打空了,正是这打空的一枪,让陈朝龙面临生死考验,因为老虎已近在咫尺,但他再上膛入弹需要一些时间,明显是来不及了。此时杀红了眼的陈朝龙已经近乎疯狂,他赤手空拳的冲向了老虎,口里在喊:“我今天就要做武松再世,打死你这大虫。”

    陈阳生大吃一惊,他想不到儿子竟冲上去与老虎展开生死搏斗,一边喊着:“不要这样,回来!”一边想冲进去解救儿子。

    可是陈阳生却大叫:“不要过来,父亲,你守着房门。”

    陈朝龙挥起重重的拳头,向老虎的腮部狠狠就是一拳,如果是人挨了这一拳,可能立即丧生,可是这只老虎却只是被打出一些唾沫,陈朝龙又接二连三的出拳,一拳比一拳狠,拳头像雨点般落在老虎的头上。

    在陈朝龙的猛烈攻击下,老虎似乎被打得有些晕眩,可是很快就清楚过来,它突然间挥动了锋利无比的虎爪。

    只听:“啊!”的一声,陈朝龙的面部被划出了四条血痕,他感到痛苦无比,老虎又一次的发起了进攻,用它的虎爪乱舞,一时间陈朝龙无法抵挡,身上满是伤痕。

    此时陈阳生在一边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几次想上前营救,可无法找准机会。正在这时,陈朝龙拿起了放在屋子一边的铁榔头,向着老虎胡乱敲打,有好几下击中了老虎的前额。

    老虎似乎受到了重挫,动作停了下来,在原地上站立,不久双腿便软下来,当陈朝龙以为老虎这次已元气大伤时,他想不到的是,老虎休息一会后,似乎便在晕眩中醒过来,又一次的扑向了他。

    陈朝龙用他的神臂死扣住了老虎的脖子,老虎在拼命的挣扎,用如钢鞭一样的虎尾巴不断的乱舞,一下一下的打在陈朝龙的身上,此时的陈朝龙已血肉模糊,可他用自己惊人的臂力死死的圈着老虎颈,老虎尽管还在挣扎,可不一会后,气息越来越弱。摆动的尾巴也慢慢的停了下来。

    此时的陈朝龙已奄奄一息,他知道老虎也命不久已,于是使尽了最后一口气力,锤打老虎的头部。

    陈朝龙笑着向着旁边恐惧万分的陈阳生说:“爹,生了没有?”

    此时房间内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哭声,动听悦耳。

    此时老虎已一动不动,任由陈朝龙的锤打,最后陈朝龙也打不动了。

    当陈阳生过来要扶起他抢救时,他用尽最后的气力笑着说:“爹,老虎死了,你要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儿子不孝。”

    陈阳生这才发现陈朝龙没有气息,断了气。他悲痛万分,不断在呼喊儿子的名字,喊声惊动荒野。

    这个降生的婴儿,就是陈汉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