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14章 神拳怒打敌门牙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这天早上,陈汉烈始终睡不着。他看见母亲正床前织毛衣,便仰着头思索,他忆起了爷爷,也想起他从来没有没见过的父亲。他问母亲:“妈,听别人说,我爸是很好打的人,是也不是真的这句话似乎挑起了郭秀云的回忆,她说:“是的,他能打死一只老虎,那是不是很好打?”。...

    这天晚上,陈汉烈一直睡不着。他看到母亲正在床前织毛衣,便仰着头思索,他想起了爷爷,也想到他从未见过的父亲。他问母亲:“妈,听别人说,我爸是很好打的人,是不是真的?”

    这句话似乎挑起了郭秀云的回忆,她说:“是的,他能打死一只老虎,那是不是很好打?”

    陈汉烈在不断想像着父亲的模样,他一定是个英雄,像关云长一样,力拨山兮。不知不觉中陈汉烈便睡着了,睡梦中他似乎听到了父亲的说话:“你不要太懦弱了,你要做一个强者,你不能被欺负,你要抗争,你要反击!”

    此后的日子,陈汉烈像平时一样,同样跟余霖霖交往,还经常约她到外面去谈心,余霖霖很喜欢跟他谈话。

    他也很乐意与余霖霖谈,并没有把昨天打他的钟大湘放在眼内,钟大湘看见了,再一次用眼神暗示,仿佛在给他压力,上次你没被打够吗?

    可是,陈汉烈却坚持不受他的影响,决意永不屈服。

    到了某天,陈汉烈再一次的推着自行车到外面去,他预想中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钟大湘再一次和他的同党一起,在村口拦住了他。

    此时的钟大湘已经不再客气,他直接就骂:“臭小子,无爹的野种。叫你不要泡我的女朋友,你偏要泡,真是找死,昨天一定未打够,今天打残你。”

    说完,他气败败坏的就想给陈汉烈一巴掌。

    陈汉烈此时也怒火中烧,昨天被打的仇恨一下子冒了出来,他的身体向后一倾,避过了钟大湘的巴掌,然后箭步一蹬,直冲就一拳的向钟大湘的嘴巴打去。

    这一拳的冲力很足,钟大湘知道尽管陈汉烈手臂很粗,但毕竟还只是刚成年的小伙,并且陈汉烈昨天并没有还手,是个驯崽,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陈汉烈还手了,还一下就出手这么重。

    这一拳精确无误的打在了钟大湘的嘴巴上,出手极快让他躲避不及。

    只听“啊!”的一声,这一声无限痛苦,是钟大湘发出的,他感到嘴内好像有什么掉了出来,然后不断的冒血,腮部也好像肿胀起来,他看到了地上有斑斑血迹,还有两只牙齿,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两颗门牙被陈汉烈打了出来。

    钟大湘不敢想像平时温驯的陈汉烈此刻是如此的可怕,他二话没说的就拨腿逃命,顾不上地上的两颗门牙,其它不良少年见此情景也对陈汉烈无比畏惧,吓出了一身冷汗,立刻就四散逃去。

    而陈汉烈也想不到自己可以有这样的神力,他想起了小时候爷爷的残酷训练,或者正是爷爷的良苦用心,让他的拳头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

    第二天,钟大湘并没有出现,他要上医院留医。

    陈汉烈一拳打掉钟大湘两个门牙的消息立刻在村里少年们的口中传来传去,大家都不敢相信平时温顺沉默的陈汉烈,竟然出起手来有这样的威力。那些高大的村里人都怕了他,不敢欺负他。他被赐了一个绰号“神拳烈”,在低龄的少年群体里,他被当作偶像般崇拜,在村里少女的口口相传中,他成了值得仰慕的英雄。

    钟大湘两日后再次在村里出现,为了给他治牙,他的父母花了几百元在医院做了两颗假牙。钟大湘不敢对父母说这件事的真相,只是说自己骑自行车撞的,毕竟是他欺负陈汉烈在先。

    此后,钟大湘真的怕了陈汉烈,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

    自从打出那一记神拳后,陈汉烈不再担心村口会有人截住他然后欺负他。这天他像往常一样,刚卖完茉莉花从镇上回来,踩着自行车在村里急速的快驰着,突然间,他听到了几声喊声,仿佛是求救的声音,这声音很熟悉,再仔细的一听,他听出了是村花余霖霖的声音。

    他停下了踩自行车的脚,认真的听着,声音好像从村头巷子那一边传来,于是推着自行车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不断查找着,拐了几个弯后,他看到了让他惊讶的一幕。

    在一条偏僻的小巷中,一个男青年正伏在一个少女身上,正要脱她的裙子,而这个女生不是别人,就是村花余霖霖。

    陈汉烈立刻怒声喝道:“你干什么?住手!”

    那个男青年看见自己的好事有人要捣乱,立刻恶毒的怒骂:“关你什么事,你这臭小毛头。”

    陈汉烈说:“你欺负女孩,不得好死,并且这个女孩是我们村的,我就要管,快点放手。”

    那个男青年却未等陈汉烈说完,两个脚步就冲向了陈汉烈,准备一拳头打向陈汉烈的头部,他看到陈汉烈只是个刚成年的小伙,估计打不过他,于是想三两下把陈汉烈打跑,再去搞余霖霖。

    但一切都出乎他的意外,陈汉烈躲开了他的拳头,并且立即出手还击,这一记拳是上勾拳,陈汉烈不但使尽了手臂的力量,还有他腿部猛烈的弹跳力。

    男青年顿时发出惨烈的“哎啊”一声,他感到满天星斗,下巴一阵剧烈的痛楚,再用手摸了摸下巴,才感到下巴骨脱臼,一下子口腔红肿,他忍不住张开口,吐出血来,吓了他一跳。

    “小子,真有你的,等着瞧!”男青年此时已对陈汉烈充满了恐惧,他一边逃跑着,还不忘一边说出威胁的话。

    等到男青年跑得无影无踪以后,小巷似乎静了下来,陈汉烈走到巷子里面,扶起了余霖霖,此时余霖霖已经把裙子穿好,也停住了哭喊声。

    “您没事吧?”陈汉烈关切的问。

    “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要被那个坏蛋....,呜呜......”说着她便伏在陈汉烈的怀里哭了起来。

    陈汉烈一边抚摸着她的头发,一边安慰她说:“不要哭,不要哭!”

    余霖霖哭了一会后,她抬起头来望着陈汉烈英伟冷峻的脸,她深情地说:“汉烈,你喜欢我吗?”

    听到村花问起这句话,陈汉烈的脸不禁一下子嗖地红了起来。

    “喜欢----”陈汉烈傻傻的说,他不懂得含蓄,也不懂说谎,心里面想什么就会直接表达出来,陈汉烈自己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梦想着与余霖霖一起搂着入睡。

    “汉烈,我要做你的女人,我要你保护我,你是我的大英雄,我要一辈子跟着你---”余霖霖伏在陈汉烈怀里无比柔情的说。

    此时陈汉烈的脸更红了,尽管这样的时刻是他梦寐以求的,但真的突然到来时,他却不知所措,完全不懂得该说些什么。

    “汉烈,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是吗?你是不懂得说话吗,那你点一下头。”余霖霖说。

    陈汉烈傻傻的点了一下头,余霖霖看到后,深情地把头埋在他的胸膛。

    自那以后,陈汉烈便和余霖霖一起在村里出双入对,一起去镇上卖茉莉花。余霖霖也经常在周日约陈汉烈出外游玩,他们好上了的事慢慢让人发觉,“神拳烈”泡上了村花这一花边新闻很快就在村内少男少女生之间传开了。

    这一新闻,引起了不少刚成年的少年们妒忌,只是他们都知道“神拳烈”很能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想跟他争村花基本没戏,而最忿忿不平的就是钟大湘,他对陈汉烈把他的门牙打掉一直怀恨在心,现在又传出消息说陈汉烈把他暗恋的村花泡到了,更是妒光中烧,他心里想,这口气这样埋在心里不行,一定要泄愤。

    想来想去,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表哥成雄志,成雄志尽管年纪跟他们差不多,也是刚成年,可成雄志跟他们不同,他在八岁的时候,就被父亲送到了少林武校学武术,那是真正懂武功的人,现在成雄志读完武校回来,一直待业,平时四处找人比武,好勇斗狠。这不正是让陈汉烈跟他比试一下,最合适不过了。

    于是他在某天周末走到成雄志的家,在成雄志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了陈汉烈的许多不是,还将陈汉烈把他的门牙打掉,又把他的村花女朋友抢了这些事作重要叙述。

    成雄志听得不耐烦,他正吸着父亲吸过的水烟,对钟大湘摆了摆手。说:“得啦,我决定要会一下他了,看他是不是真有那样的神拳。”

    钟大湘说:“你可要小心点,他的拳很猛的,如果被他打中了,肯定会见血,说不定还会残废。”

    成雄志顿时恼怒起来,他说:“你当我是什么人?我是上过少林的,你觉得我要怕他吗?你是过来找我帮你报仇的,还要说这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

    钟大湘看到武功高强的成雄志发起火来,甚为害怕,他立刻笑着说:“不是,不是,我说错了,我只是想你跟他比试时小心一点。”

    成雄志说:“得啦,我这些年来,对打过的高手都数不清了,会怕一个没学过武功的人吗?”

    钟大湘笑了起来,他说:“就是,就是。还有一件事,就是我想你帮我把我的女朋友抢回来。”

    成雄志说:“他抢了你的女朋友,打赢了他,女朋友不就还是你的吗?”

    钟大湘又一次的笑了,他说:“对,对,你说得对。”

    于是,钟大湘准备带着成雄志在村口等着陈汉烈卖完茉莉花后,把他拦住,然后教训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