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13章 刚成年长得彪悍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陈朝龙的死,对陈阳生是莫大的打击,痛不欲生。可看见了眼前可爱的的孙子,他她坚强的挺了回来,下定下定决心要活一直这样,把孙子抚养孩子成人,并让他代代传承自己的武学。陈阳生悲恸之中拖着陈可看见眼前可爱的孙子,他坚强的挺了过来,下定决心要活下去,把孙子抚养成人,并让他传承自己的武学。。...

    陈朝龙的死,对陈阳生是莫大的打击,痛不欲生。

    可看见眼前可爱的孙子,他坚强的挺了过来,下定决心要活下去,把孙子抚养成人,并让他传承自己的武学。

    陈阳生悲痛之中拖着陈朝龙的尸体到山上埋葬后,便处理那只斑皮巨虎。一刀一刀的慢慢把虎皮起了出来,这张虎皮最后铺在地面时,足有五米长,三米宽,毛色鲜艳无比,如果拿到山下卖,可能会卖得很高的价钱。可是陈阳生却在一番思索后,把虎皮认真的折叠起来,私下收藏,虎皮上面有他的儿子陈朝龙的血,他想留下虎皮作为一个纪念。后来这张虎皮落到陈汉烈的亲戚家,陈汉烈发迹后还回来讨要,这是后话。

    起出虎皮后,陈阳生把虎肉和虎骨一块一块地切割,准备卖给山下的屠户,这只虎足有三百多斤,因此虎肉和虎骨也足以让他家得到可观的一笔钱。当陈阳生再解剖老虎其它肉脏时,在虎胃内发现了一块晶莹剔透,圆润无暇的翡翠玉佩,当看到玉佩上的特有花纹时,陈阳生吃了一惊,这种花纹是古代才有,并且年代较早,估计是宋元之间。

    陈阳生知道这块翡翠玉佩价值连城,但又想到这是文物,如果拿到市集上或古玩市场上出售,容易被人怀疑出处,不小心就被别人套上盗取文物罪。因此,陈阳生决定私底下收起来,之后便用一条银链戴在了他孙子陈汉烈的胸前,直到陈汉烈长大成人,这块玉佩仍然跟着他。

    陈朝龙打虎并与老虎同归于尽的消息传开了,村里人无法想像,平时老实巴交的陈朝龙竟能打死一只大老虎,更让他们议论纷纷的是,就在陈朝龙和老虎死亡的时候,他的儿子就出世了,很多人都在说,这个儿子要么就是陈朝龙的灵魂转世,要么就是那只老虎的灵魂转世,将来长大一定勇猛无比。

    陈阳生并没有理会这些闲言闲语,他只是一心一意的想与他的媳妇郭秀云一起,把孙子养大成人。

    陈阳生给这个孙子起了名字,叫陈汉烈,是取意:男子汉大丈夫刚烈正直。后来这个名字果然咤吒风云,成了大义大勇大仁大强的一个名字。

    到了陈汉烈三岁的时候,陈阳生便使用与训练陈朝龙时一样的残酷方式,让陈汉烈接受极限耐力训练,让他的双臂承受连成年人也无法承受的压力,同时每晚入睡前,还用铁棒对的手和腿进行激烈拷打,打得陈汉烈哭声震天,如果这些方法在现代都市使用,那就是虐待儿童,可就是这样的残酷方法,培养出了最优秀的武术家。

    陈汉烈很快就七岁了,陈阳生看到他双臂的肌肉已经比同龄人发达得多,想着将来他也会像他父亲陈朝龙一样,成为“神臂王”。可是陈阳生此时已七十八岁高龄,身体机能已日渐退化,他曾有的要等陈汉烈成年后传授他武术绝学的想法似乎已难成愿,此刻他正望向窗外的三亩茉莉花田,这是他在五年前像愚公移山一样,和媳妇郭秀云以及陈汉烈一起开恳的,心里想以后他自己死后,郭秀云就可以靠这几亩茉莉花田自给自足,养大陈汉烈。

    一阵寒风吹过,陈阳生感到浑身哆嗦,他知道自己的大限就要到了,此时的陈汉烈正在茉莉花田里玩耍,陈阳生对他喊了一声:“汉烈!”

    陈汉烈立刻回头应答:“什么啊,爷爷!”

    陈阳生对他招了招手说:“我们回到屋里吧,爷爷的身体不舒服,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你。”

    陈汉烈便跟着他的爷爷回到了屋内,此时郭秀云正在做饭,陈阳生也让她放下手头活,一起走进了房里。

    陈阳生从一个木箱子里拿出了一些东西,然后慢吞吞地爬到了床上,气息微弱地说:“汉烈啊,爷爷的身体不好,不能再看着你长大了。爷爷多么希望见到你能成为一个武术宗师。”

    陈汉烈哭了起来,他说:“爷爷,你不要死,你死了我和母亲怎么办?”这时郭秀云也哭了起来,她知道陈阳生快不行了。

    陈阳生说:“汉烈,你要坚强,我经常对你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你要谨记这两句话。”

    陈汉烈哭着说:“爷爷,我会永远记住的。”

    陈阳生又把几本古籍交给陈汉烈,他说:“这几本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武术秘籍,绝不外传,只传子孙的,我无法再亲自给你传授,你自己自我领悟,自学成才,只要刻苦勤奋,一定可以成为武学宗师的。”

    陈汉烈接过了书,点了点头。

    陈阳生又继续把一个类似手绳的东西交给他,然后说:“汉烈,我们陈家的祖上跟杨家的祖上曾一起跟着杨露蝉师父,后来起了磨擦,各散东西,我们的祖上很想收复这条关系,希望我们的后代与一起学太极杨家的后代,可以重新团结在一起,如果你能完成,就了却祖先的心愿了,这个手绳是杨露蝉师父给他的两个徒弟戴的,如果以后你见到同样有这个手绳的人,你要跟他结拜为兄弟,团结互助,知道吗?

    陈汉烈点了点头,哭着说:“我会的。”

    陈阳生此时气息已非常微弱,他用尽最后一口气说:“汉烈,习武之人一定要讲武德,大仁大强---”

    陈汉烈不断呼喊着:“爷爷!爷爷!”

    可是陈阳生已不在人世。

    转眼间,陈汉烈就成年了,他长得高大英俊,体型彪悍,遗传了他父亲“神臂王”的基因,此时他已经没有在学校上学,只是帮家里种些茉莉花过日子。

    他所在的村,有一个美丽的少女,叫余霖霖,跟他差不多的年纪,整个人长得婷婷玉立,是公认的村花,村内所有男性都对她唾涎欲滴。

    而陈汉烈很幸运的在村里结识了余霖霖,两人尽管年纪轻,但经常在一起交流,慢慢的就成了好朋友。平时经常互相嬉戏捉弄。而这一切,都让村里另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心生愤妒,这个少年叫钟大湘,也同样辍学在家,体型也比其他同龄人大得多。他也非常的喜欢村花余霖霖,经常想像着能让余霖霖成为他的女朋友,甚至还勇敢地表白过一次,可惜失败了。

    钟大湘一直把自己的示爱失败归究于陈汉烈的存在,对陈汉烈恨之入骨。

    这天,陈汉烈像平常一样,推着他的自行车从车棚里走出来,正准备跨上自行车时,到镇上卖茉莉花,从村口不远处的围栏边传来了一个恶狠狠的声音:“陈汉烈!”

    陈汉烈向那边一看,见到前面是钟大湘和几个平时经常生事的不良少年,钟大湘黑着脸,仿佛一直就在等他,他没有应答,只是想早点离开。

    可是,钟大湘和那几个不良少年围了过来,截住了陈汉烈,不让他骑车离开。

    陈汉烈说:“钟大湘,什么事?”

    钟大湘似乎很想把一直以来的愤恨一下子就发泄出来,他喊道:“什么事?我就是想告诉你,余霖霖是我的,你以后不准碰她,不准与她来往,知道吗?”

    陈汉烈说:“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碰过她了,你为什么不准我与她来往,我跟她是朋友,怎么就不能跟她来往了?”

    钟大湘立刻暴跳如雷的喊着:“你还说没有,我说有就有。我亲眼看到的。你不准跟她有任何的接触,因为她是我的女朋友,你不准与她来往,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陈汉烈听了钟大湘这样的毒话,心里又气又恼,更在心里暗暗鄙夷钟大湘:“他钟大湘真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说村花是她的女朋友。”于是没有答理他,想就此跨上自行车。

    可是钟大湘依然不罢不休,他见陈汉烈一副满不在乎毫不把他放在眼内的神色,立刻火上加油,他大骂:“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陈汉烈仍然不理睬他,可是自行车被他们几个截住,又走不了。

    钟大湘如同野兽般再吼了一声:“跟你说话呢,你聋的吗?”说着,举起大手狠狠一挥,给了陈汉烈火烧一样的耳光。

    陈汉烈感到辣椒烧着一样刺痛,捂着脸,可是他没有还手,自小到大他都是循规蹈矩的孩子,从来没打过架,也知道村里规定,如果打架是一定会被村长抓去派出所的。

    此时钟大湘见陈汉烈没有还手,立刻气焰更加嚣张起来,又一次的挥动巨手,给了陈汉烈两下耳光。其它不良少年见状,不断的叫喊着:“打他,打他!”边说边涌上前一起围殴陈汉烈。

    陈汉烈被这伙不良少年围殴了十多分钟,被打在地上不能动弹,钟大湘临走还用脚踩着他的面,恶狠狠地说:“以后不准碰我女朋友,知道吗?”

    等到钟大湘他们四散离去之后,趴在地上的陈汉烈才慢慢的爬了起来,忍着身上各处的伤痛,一拐一拐的推着自行车回家。

    当他母亲看到陈汉烈这个模样,立即大惊失色,问他是怎么回事,陈汉烈不想让母亲伤心,他说:“我不小心撞车了,幸亏没事,只是皮外伤,妈你不要担心。”

    他母亲也就教导他以后骑车小心点,然后拿出止痛药给他吃。

    这是陈汉烈平生第一次的打斗事件。在他纯洁的心灵上烙下深深的烙印,他开始懂得了仇恨,他开始防备别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