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17章 出绝杀元气大伤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比试的那一天终于等到到了,陈汉烈在程立寒和余霖霖的陪同下,回到了他们要比试的地点,村口离处的两块空地。成雄志果真在那里,他好像练得比现在更健壮,或是他也据说了这一成雄志果然在那里,他似乎练得比以前更强壮,或者他也听说了这一次陈汉烈回去跟他们村的老中医程立寒学武,已经成了武术高手。。...

    比武的那一天终于到了,陈汉烈在程立寒和余霖霖的陪同下,来到了他们要比武的地点,村口不远处的一块空地。

    成雄志果然在那里,他似乎练得比以前更强壮,或者他也听说了这一次陈汉烈回去跟他们村的老中医程立寒学武,已经成了武术高手。

    “你终于来了!”成雄志似乎看到了另一个陈汉烈,感到无比的惊讶和慨叹。

    此时的陈汉烈,在一番剧烈的创伤和一系列高强度的训练后,变得如钢铁一样的坚硬有力,充满战斗力。他低沉地发出一句话:“你一定会输的!”

    成雄志听后有些恼怒,他说:“胡说,我不会输!在这个村,没人够我好打,我是从少林出来的,我的拳头,打遍天下无敌手!”

    正当成雄志在呱呱逼人地叫嚣着,陈汉烈这时终于忍不住了,他很想立刻就冲上前去,使出强劲的拳法,可他还是控制住内心的怒火。

    他叫喊起来:“成雄志,你太嚣张了,一会你就知道我的利害。”

    成雄志看着这个昔日的手下败将,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他说:“上次你挨了这么多拳,现在却一点也不怕我,真有你的,我这次就要打到你以后见到我就掉头跑。”

    此时陈汉烈已经是满腔怒火,他冷酷地说:“不要再讲这么多废话了,我们现在就开战吧。”

    成雄志立刻说了一声:“好!”说完他像上次那样,鞠了一个躬。然后下盘开始微沉,做好了作战准备。

    陈汉烈也张开沉实的两腿,扎了一个稳如泰山的马步,成雄志看在眼里,惊在心上,他一看陈汉烈这一架式,知道陈汉烈回去后真的练过,这个马步,正是他初上少林时,每天都被师傅督促练习的马步。

    这时成雄志不敢再小看陈汉烈,甚至因为看到陈汉烈壮如硬铁的身躯而有些畏惧,可成雄志毕竟身经百战,曾经交手切磋过的对手不下几十位,其中不乏顶级的高手。现在面对着只是一直在村里没外出见过世面的陈汉烈,他自认为作战经验丰富得多。

    陈汉烈却底气十足,也志在必胜。但毕竟上次承受的打击太大,他从心理上还有阴影,知道成雄志出手毒辣,心想如果再像上次那样挨那么几十下,可能就命也没有了,因此,他告诉自己,必须要谨慎应对,非常小心。

    就这样的,尽管在开战前双方都呱呱逼人,互骂了一通,可真要打起来的时候,双方却都步步为营,谁也不想打出露马脚的第一拳。

    成雄志感觉到陈汉烈的强大气场,事实上,成雄志在身材方面,是稍逊一筹的。陈汉烈臂长腿长,远距离攻击上,成雄志似乎不是对手。最可怕的,是陈汉烈有一双可以致人于死地的双臂,成雄志知道,如果正正的被打中要害,是要掉性命的。

    在一番思索后,成雄志不管对手的威慑力也多大,发狠地打出致命的第一个组合拳,他身下的马步也配合着组合拳,急速的移动着,陈汉烈仿佛看到一个黑色的旋风,正以高速旋转过来,随时将自己摧毁。

    这时陈汉烈的太极心法却在潜意识中运行于大脑中,他的身体不自主顺着旋风的势头急速移动着,旋风打向那边,他就移去另一边,他才知道,程立寒叫他背的心法,竟如此厉害。

    “太极?以柔克刚的太极?”成雄志在使尽全力攻击之下,对陈汉烈的无章法移动感到无比惊讶,他知道,陈汉烈懂得了太极,并且似乎把太极的内涵体会得很透切,运用得灵活自如,就连真下的太极高手也会暗自惊叹。

    成雄志退了回来,他正了正身,再次扎起开始时的马步,这下他开始知道敌人的可怕,他不敢再随便出击,因为体力也将是很大的考验,他知道,往往恶战之后,双方均未分胜负的时候,谁的体力好,谁就是赢家。

    成雄志看到陈汉烈文丝不动,满怀自信。心里有点急,但嘴上却平和地说:“陈汉烈,果然有进步,但你不可能赢我的,你出招吧。”

    陈汉烈冷笑了一下,心里想:“我报仇的时候终于来了,上次把我打得这么残的是你,这次我一定要报仇雪耻。”想着想着他也不再说话了,直截了当的就使出了七伤拳的功法,配合着少林马步的急速移动,不断的前进着,口里在大喊惊天动地的:“呀!”声,势如破笋般向成雄志铺天盖地的杀过来。

    成雄志看到了那个如冲击波一样在不断张牙舞爪的陈汉烈,又一次的意外地心慌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冲击波,可是,他不能退缩,也不敢退缩。成雄志也拳腿共舞,使出了少林金刚拳最厉害的招式,大喊着:“呀!”声,与陈汉烈进行交锋。

    只见两个冲击波短距离碰在一起,成雄志的拳脚与陈汉烈的拳脚硬碰硬的对打着,很明显的,成雄志的招式出击速度比陈汉烈快得多,这时成雄志才知道自己处于上锋,陈汉烈只是在不断的防守。

    成雄志自八岁被送上少林,练习武功足有七八年的时间,并且成雄志接受了扎实的基本功训练,离开少林后又有多次的实战经验,因此成雄志的步法和招式都比陈汉烈快一筹。

    成雄志在不断的出拳进攻,陈汉烈不断的以拳防守,似乎快要防不住了。

    成雄志边打还边叫嚷着:“快点!快点!太慢了,你打得太慢了。”

    最后陈汉烈被成雄志逼退了好几步,成雄志使出了很具杀伤力的后摆拳,这一拳,重重的打在了陈汉烈的上额,只是,拳是从侧面击中的,并没有受中力度,否则,陈汉烈可能就这样被打倒晕在地上。

    成雄志知道自己击中了陈汉烈,只是打的受力点不正,他巴不得这一拳就让陈汉烈魂归天国,可陈汉烈似乎只受了轻伤。

    事实上,陈汉烈的伤也不算轻,至少中了拳后,他有点晕眩,似乎大脑受到了冲击,好一会才清醒过来。

    成雄志这才喘着气说:“怎么样?知道我厉害了吧?”可当他正说着,他感到下肋一阵疼痛,心想这下不好了,他不作声色,只是向下看了一下自己的腹部,这才知道,刚才与陈汉烈交锋时,尽管打中了陈汉烈,但下肋处也中了陈汉烈的一记重拳。

    成雄志知道,这一记重拳让他有了严重的内伤。

    可是成雄志很好胜,他不想输,尽管有着巨大的痛楚,可从外表来看,成雄志却好像一点事也没有。

    陈汉烈听到成雄志的叫嚷后,立刻也嚷起来,他说:“你这一拳,只是擦中我的额头,一点也伤不了我。”

    成雄志听后,心里知道了自己处于恶劣的形势之下,这样打下去尽管陈汉烈招法步数不够自己快,但陈汉烈的拳力度很重,再中一拳的话,自己就要趴下了。

    并且成雄志也知道陈汉烈打出的组合拳,正是七伤拳,这七伤拳刚柔相济,恰恰就成了少林金刚拳的克星。但成雄志还有一个他从来没有使出来的绝杀。在临下山时,他的师傅让他学到了一招金刚扫踢,他在过往的比武经历中从未使过出来,因为金刚拳已经让他成了常胜将军。

    可在这一刻,成雄志知道是使出该绝杀的时候了,他退后了两步,口里在喝道:“陈汉烈,你认真的看着。”

    陈汉烈心想,这下成雄志究竟要使出什么招数来了。

    在一边观战的余霖霖,程立寒以及钟大湘他们,全都迸住了呼吸,望着这一沙尘滚滚的战斗场面,不敢出一句声音。

    只见成雄志猛的一跳,以惊人的弹跳力跳到了空中,然后在空中以灵活的身姿旋转了三圈,以泰山压顶的姿态向陈汉烈扫踢过来。

    这时在一边的程立寒立刻喊:“汉烈,小心,避开!”

    陈汉烈知道这一腿的威力,他急速的移动步法,想避开成雄志的进攻。可没想到的是,成雄志的这一扫踢是空的,只是为他后面的实招虚张声势,当他落地后,另一记穿心腿狠狠的踢向了陈汉烈,陈汉烈躲避不及,被踢中了胸心。

    这一腿,确实中了陈汉烈,可成雄志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程立寒因为担心陈汉烈被打中心脏死亡,特地为他做了一块可穿戴的钢板,放在他的衣服内护住他的心,如果没有这块钢板,陈汉烈可能就因为这一脚而死亡。

    成雄志以为这次真的可以重创陈汉烈,赢得最后的胜利。可是,他还是看到陈汉烈直直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受伤表现。

    陈汉烈此时怒火中烧,仇恨交加,他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也顾不上程立寒跟他说过,绝杀会让他元气大伤,他忿忿地说:“你真狠,现在轮到我出绝杀了。”

    成雄志此时已筋疲力尽,使尽了浑身解数,仍未把陈汉烈打倒,心里害怕起来。当他见到陈汉烈使出了鬼哭狼嚎的七伤拳绝杀,更是心惊胆战,慌忙举拳应对。可是,他的拳头似乎受到了一股很强大的冲力,这股力量,几乎要把他的手腕杀得碎了骨。

    成雄志感觉到陈汉烈的拳如毒蛇般猛烈地进击,一记又一记的重拳不断打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当像陈汉烈被击中一样。最后,成雄志全身各处中了三十多拳,被重重的击倒在地上。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程立寒在一边喊。

    此时,倒在地上的成雄志已奄奄一息,不能再说话。

    钟大湘和他的死党立刻走过来,扶着成雄志一拐一拐的离开。

    陈汉烈站在原地上,不断的喘着粗气,他感到自己此刻终于把仇报了,把曾经受到的屈辱抹掉了,也重新赢得了尊严,他终于战胜了强大的对手。他感到身体无比的轻松。

    可是,他知道自己因为使出了绝杀,元气大伤,正在这时,他突然失去了意识,一下就不省人事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