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19章 旋风般舞流星锤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第二天,陈汉烈也没什么心情在茉莉花田里干活儿,而已始终在想,光头他们几个不良影响青年会会在村口设伏他。去卖茉莉花的时间终于等到到了,这一次陈汉烈身边的跟随和山猫他们,陈去卖茉莉花的时间终于到了,这次陈汉烈身边同样跟着和山猫他们,陈汉烈预感到这次可能形势不妙,毕竟现在他们要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不良青年。让他想不到的是,余霖霖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他立刻对余霖霖说:“霖霖,你一个女的,这次你不要跟着我们,等一会儿再走吧,我们可能又遇到一帮人,可能就要打起来的。”。...

    第二天,陈汉烈也没什么心情在茉莉花田里干活,只是一直在想,光头他们几个不良青年会不会在村口伏击他。

    去卖茉莉花的时间终于到了,这次陈汉烈身边同样跟着和山猫他们,陈汉烈预感到这次可能形势不妙,毕竟现在他们要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不良青年。让他想不到的是,余霖霖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他立刻对余霖霖说:“霖霖,你一个女的,这次你不要跟着我们,等一会儿再走吧,我们可能又遇到一帮人,可能就要打起来的。”

    可是余霖霖却不听,她说:“我不怕,你打架我也看着,我对你有信心。”

    陈汉烈也就随她了,可他转过头对跟山猫他们说:“一会如果打起来,你们就带着霖霖立刻跑,如果我也要跑,你们跟霖霖跑向反方向,他们的报复目标是我。”

    山猫他们便点了点头。

    就要走出村口的时候,陈汉烈心里浮起了一丝惊慌,可是他摸了摸身上的铁棒,便镇定下来,心想要对方要真动起刀子,自己就用铁棒乱舞。

    当他们的脚步完全踏出后,不出陈汉烈的所料,光头他们四个男青年一直在村口的围栏上坐着,静静的等着他。一见陈汉烈出来,他们似乎都从围栏上跳了下来,好像从身后掏了什么出来,陈汉烈一看,大惊失色,是斧头!

    四个男青年拿着斧头正走过来,目露凶光的看着陈汉烈。

    陈汉烈小声对山猫说:“快跑!往那边。”然后立刻拨腿就往另一边飞奔开来。

    “别跑!”光头他们举起了斧头,大喊着,向陈汉烈追赶了过来。

    陈汉烈拼尽全身力气没命的奔跑着,他的体能比一般人好,很快就跟光头他们拉开了距离,可光头他们似乎穷追不舍,明亮亮的斧头就这样在村道上举着,让见到的人都吓得魂飞魄散。

    陈汉烈很快就拐进了巷子,不断的转身抹角,最后躲在了一个猪圈里。光头几个拿着斧头,不断的四周寻找着,很快他们就走到了那个猪圈附近,此时陈汉烈无比恐惧,心想如果被光头他们发现了,可能真会就这样干掉自己。

    幸好,光头几个在附近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陈汉烈,最后跑到别的地方继续搜寻。

    陈汉烈躲在里面,一直不敢出来,直到夜幕降临,在慢慢的从里面探出头来,看到四下无人,才静悄悄小心翼翼的跑回家中。

    这一次的可怖经历,让陈汉烈知道,拳头再硬,也有比拳头更强的东西。

    第二天,他没敢经过村口,而是偷偷拿着那个铜链拴着铜球的东西,去找他的干爷爷程立寒。

    程立寒一看,便说:“这叫流星锤,威力无比。一般人还使不了,像你这样有臂力的人,倒是可以练得很好的,你要练这个?练这个干吗?”

    陈汉烈把昨天被光头他们用斧头追砍的事说了一遍。

    程立寒说:“这个流星锤,你可要小心的用,搞不好就出人命了。”

    陈汉烈点了点头,他说:“我也知道,我只是想把它舞起来,吓唬一下他们,如果他们不要命的话,我也没办法。”

    程立寒又继续说:“这东西舞起来倒是真挺吓人的,但你要记住,人家不要命不怕你这个,你可要停下来,知道吗?”

    陈汉烈点了点头。

    陈汉烈想通过这流星锤的威力,吓跑光头他们几个歹徒。

    程立寒也决定教陈汉烈流星锤的技法,他说:“我有一本书,是教兵器使用的,流星锤就是十八般兵器的其中一种,我把这本书翻出来,让你对着书边学边练习,我再从中指点一下你。”

    不一会,程立寒真的找到了这本书,陈汉烈看到这本书后很高兴,心里恨不得把里面所有兵器都学一遍。

    程立寒说:“流星锤表面复杂,实质不难,你可以把它想像成一根软绵绵的棍子,从中间双手握着,然后来回舞动。在教你之前,我先让你舞一下棍子,教你一些少林棍法。”

    陈汉烈听了后很感激,心想干爷爷对自己真好,很快他就找来了一根棍子,并把棍子交给了程立寒。

    程立寒不假思索就舞了起来,动作娴熟,让陈汉烈暗暗喝彩。之后陈汉烈便按他的动作也学着舞了起来。

    大约半天的时间,陈汉烈已经开始慢慢熟悉少林棍法,程立寒便叫陈汉烈握住流星锤链条的中间处,叫他闭上眼睛,然后想像着手中握着的就是棍子,叫他舞动。

    陈汉烈真的舞动起来,只见呼呼风声,那气势地动山摇,流星锤在陈汉烈的神臂舞动下,掀起一阵虎虎生威的黑旋风,让在一旁观看的程立寒也吓了一跳。

    程立寒拍了一下手,他说:“很好,很好。你这样舞了起来,就有足够的威慑力了,其它招式暂不要学,就这样舞五十次,你就熟习了。”

    陈汉烈便站在原地,不断的苦苦练习,直到舞那个流星锤舞了五十次,他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再也舞不动了。

    程立寒便叫他回去,并把那本书送给了他,让他自己以后好好的慢慢领悟。

    第二天,陈汉烈找来了一个麻织袋,然后把流星锤放进了麻织袋中,背着去卖茉莉花了。

    到快要回来的时候,其它少年问他:“陈汉烈,你上次是不是被人用斧头砍啊,砍到没有?”

    陈汉烈说:“没有,他们没我跑得快。”

    少年又问他:“那你不怕下次又会再找你,再来砍你吗?”

    陈汉烈说:“不怕,我有流星锤。”

    少年们问:“流星锤?在哪里啊?”

    陈汉烈说:“在我背上,我把它放进麻织袋里了。”

    少年很是惊讶,想不到的是陈汉烈一直背着的麻织袋,里面放着流星锤。

    终于到再遇上光头他们的时候了,这次陈汉烈叫平时跟着自己的兄弟都各自回去。自己只是一个人走,在快要走出村口时,陈汉烈已经把沉重的流星锤拿了出来,捏在手里。

    果然,又见到了光头他们四个不良青年拿着斧头冲过来!

    “上次让你跑得快,这次不会再便宜你了。”光头恶狠狠地说。

    “兄弟们,冲啊,砍他!”

    就在这时,陈汉烈的流星锤在他强劲的臂力运行中舞动了起来,像一阵龙卷风,呼啸着冲向光头几个。陈汉烈的嘴里大喊着:“不怕死的就过来!”

    光头他们四个不良青年一下子吓呆了,尽管拿着斧头,可他们见到陈汉烈拿着威力巨大的金属链条拴着金属球,以飞快的速度在不断的运转,如果被击中身体,很容易残疾,被击中头部就会丧命。

    “兄弟们,快跑!”见到这一景状,光头们立刻拨腿逃命了。

    此后的几天,陈汉烈担心光头几个会再找他晦气,一直每天背着流星锤,可是连续几天,都没有见到他们几个的影子,又过了一个月,完全没有了光头他们的消息,陈汉烈估计光头他们不敢再出现在村口了。

    很快的,过了一年,陈汉烈也长大了许多,他的茉莉花也种得越来越好。这一天他意外的看到了自己的表妹萧红。萧红读完书,也就是初中毕业,没事干。

    “表哥!原来你在这里,我终于读完书了。”萧红在田地里看到陈汉烈,觉得很高兴。

    “是萧红!真想不到你也读完书了,时间过得真快。”陈汉烈也很高兴的说。

    陈汉烈跟自己的表妹萧红,年纪相差并不大,因为陈汉烈的父亲娶妻迟,生育也迟。陈阳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尽管先天不足,但陈阳生很早就给他找了个跛腿的媳妇,这个媳妇也很早就生了个儿子,可惜这个儿子同样先天愚钝,成年后又让陈阳生早早的安排了婚事,这就生下了萧红,而这时陈汉烈才两岁。

    萧红住的地方跟陈汉烈家离得不远,于是,萧红每天都会到陈汉烈的田地里帮忙,陈汉烈很多时候会跟萧红一起到镇上卖茉莉花,萧红总是坐在陈汉烈的自行车后座,每当其它少年问:“陈汉烈,是不是泡上新女了?”

    陈汉烈回答:“不是,这是我的表妹萧红。”

    萧红还在读书的时候,陈汉烈后座上坐着的是余霖霖,他经常带着余霖霖到镇上玩,可是,现在萧红的出现,余霖霖就没这么多时间跟陈汉烈在一起了。

    余霖霖曾问陈汉烈:“汉烈,你要让我坐在你的后座,一起去镇上,好吗?我是你的女人,你让萧红呆在家里,好吗?”

    可是陈汉烈却说:“萧红她年纪小,想到外面见见世面,你就让她跟我去几趟吧,好吗?”

    某天,余霖霖像以前一样,要约陈汉烈到外边的山野游玩,可是萧红却跟前,就这样两女一男的一起游玩。一开始,余霖霖以为萧红是贪新鲜,以后就不会再跟着,可后来发现,萧红在他们每一次的约会都跟着,余霖霖开始讨厌萧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