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18章 村头教训小黄毛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当陈汉烈醒过来的时候,他又看见了余霖霖和程立寒。余霖霖热切地说:“你终于等到醒了,汉烈。”陈汉烈笑了,他说:“我没死吧。哈哈,我没死,我真的我以为我死了。后来我真的会觉得余霖霖关切地说:“你终于醒了,汉烈。”。...

    当陈汉烈醒来的时候,他又见到了余霖霖和程立寒。

    余霖霖关切地说:“你终于醒了,汉烈。”

    陈汉烈笑了,他说:“我没死吧。哈哈,我没死,我真的以为我死了。当时我真的觉得整个身体已经虚脱了。”

    程立寒严肃地说:“这样很危险的,你的那一下绝招,真会让你元气耗尽的,以后不要再使出来了,知道吗?”

    陈汉烈听话的点了点头,答着:“知道了,干爷。这次多亏了你,我是你培养出来的,胜利属于你。对了,知道成雄志怎么样了?”

    程立寒说:“他被他爸送到外面的医院了。我心里其实是不想让你跟他比武的,只是我知道你不甘心。现在总算没事了,好了,等你康复以后,就可以继续帮你母亲,卖茉莉花养家,知道吗?”

    陈汉烈问:“我康复需要多少时间?”

    程立寒说:“大约两天左右吧,两天就差不多了。”

    陈汉烈几乎高兴得想跳起来,他已纪很久没去卖茉莉花,心里想着母亲一定很辛劳。

    很快,陈汉烈就差不多完全康复了,他终于恢复了正常生活。

    他想不到的是,他打败了本村武林高手成雄志的事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神拳烈”这个名字更加响亮地被人们所传播,全村的少男少女把他作为偶像,也愿意跟随着他,陈汉烈无论走到那里,总有四个忠实的追随者,山猫,小阳,小北,大块。他们把陈汉烈称作大哥,把余霖霖称作大嫂。

    陈汉烈知道,这四个追随者之所以跟着自己,是因为想找他当保护伞,不被其它少年欺负。他也很乐意当这个保护伞,甚至对着他们说:“以后要是谁欺负你们了,把我的名字喊出来,如果对方不服,可以找我。”

    很快,陈汉烈的追随者便越来越多,发展到十多个,他们都很乐意把陈汉烈称作大哥,只要村里少年之间有什么矛盾磨擦,也找陈汉烈出面摆平。

    陈汉烈渐渐觉得自己凭着武功,成了村里的山大王,有着漂漂然的感觉。可是,真正考验他的时候很快就来了。

    这天,山猫兴冲冲的在中午吃饭时候找到了陈汉烈,他说:“大哥,我被人欺负了,昨天晚上我回村的时候,被一个小混混拦着,叫我交保护费,否则就打我,我说身上没钱,他说叫我明天跟父母要,然后再交给他。”

    陈汉烈一听,立刻火冒三丈,咬牙切齿,他最恨这种恃强凌弱的坏蛋了。心想这些外面的小混混,竟然欺负别人,自己非要用武功狠狠教训他们不可。

    陈汉烈说:“这些小混混一定是其它村过来的,你不用怕,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被欺负。下次你到外面的时候,把我也叫上,看他们敢不敢胡来。”

    山猫点了点头。

    在山猫跟他说过这件事后不久,又有一个少年找到陈汉烈,说被人拦在村口敲诈勒索了。这时陈汉烈知道,如果不把这些坏蛋打走,村里的人就会长期被欺负。

    这一天,陈汉烈没有心再种茉莉花,只是一个劲的想怎样把村口的混蛋狠狠打一顿。

    到了山猫说那伙混蛋来了的时候,陈汉烈带着山猫,小阳,小北,大块,一起冲向了村口。

    此时他们很快就看到村口不远的栏杆处,坐着四个不良青年,这四个不良青年,一看就知道是混混,留着不同的发式,有长毛,有光头,有地中海,有金色,有棕色,有银色。并且长得身材高大,杀气腾腾,正不断的观察过往的路人,仿佛在寻找既有些钱又可被敲诈的目标。

    陈汉烈立刻目露凶光,准备走过去。

    此时,山猫在他一边小声的说:“其中一个黄头发的就是昨天勒索我的那个,小心。”

    陈汉烈暗地说了一声:“知道了。”

    果然,那个黄头发的认出了山猫,他立刻叫着说:“哎,昨天有没有跟你父母要钱啊,今天要交保护费呢。”

    还没等山猫答话,陈汉烈就大吼了一声:“什么?”

    这一声把那个黄头发吓了一跳,他想不到一个少年竟敢唬他,直直的望着陈汉烈,他围着陈汉烈走了一圈,然后恶狠狠的说:“交保护费!”

    还未等他说完,陈汉烈已经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移动到他的跟前,向他的面上就是一记重拳。

    黄头发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大叫了一声:“呀!”之后他感到牙齿一阵剧痛,似乎有牙齿被打崩了,口里不断在流着血。

    黄头发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少年竟把他的牙齿打崩了。一下吓得不知所措,退回到另外三个同伙处求助。

    “什么?竟然敢把你的牙齿打崩?是谁?”这时四个人当中有一个特别高大健壮的男青年似乎很怒火,恼恼的就走了过来。

    当他们走近陈汉烈时,觉得不可思议,心中起了疑问,这个少年尽管手臂很粗,但也不至于能把人的牙齿打崩吧?

    红头发还在后着嘴,他一面愤恨的指着陈汉烈:“就是这家伙,就是这家伙给我一拳的。”

    这时陈汉烈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站在那里,他看到领头的那个显得格外高大健硕,头上只留下很小的一挹头发,几乎是个光头。

    那个光头年纪并不大,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此时他两眼死瞪着陈汉烈,然后阴声细气的说:“兄弟,你怎么称呼?出手这么重。”

    还未等陈汉烈回答,在一边的山猫却喊道:“他是我们的神拳烈,你有胆就跟他打一下。”

    光头听了后哈哈大笑,但他心里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确实是武林高手,是可以把人打进医院的武林高手。

    笑完以后,光头停住了笑声,然后用柔和的目光望着陈汉烈,事实上,他内心很惧怕眼前的陈汉烈,他知道,手下的牙,实实在在被打崩了。

    “我不会跟你打。”光头笑着说,然后从裤袋里拿出了一把用精钢制造的明晃晃的东西。

    这时少年们当中有人认识这个东西,说:“这是蝴蝶刀,小心点。”

    光头又一次的笑了,他拿着那个明晃晃东西在陈汉烈面前展示了一下,问:“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吗,蝴蝶刀,我自小就练这个,要不要表演一下让你们看?”

    陈汉烈心里有些惧怕,尽管自己因武功而自信,可他也听过一句话:“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光头见他们都没人敢回就,便打开了蝴蝶刀的扣子,挥舞起来,只见蝴蝶刀在他手里若隐若现,时急时快,时而在他腰间,时而在他胸前,一道一道的寒光在不断的闪烁着。

    最后光头把蝴碟刀以很漂亮的收刀动作结束了,在场的人无不惊叹。

    舞完蝴蝶刀后,光头看着陈汉烈的脸,笑着问他:“神拳烈,怎么样?觉得可以吗?”

    “我不害怕,我一拳可以打死你。你信不信?”陈汉烈显出不屑一顾的神色,尽管他知道这样漂忽不定的刀法,会让他难以捉摸,如果被暗地里插上一刀,可真的会无命。

    光头继续着他的微笑,他说:“我信,但我一刀也可以插死你。”

    最后两个人目光对视着,像两只好斗的公鸡,谁也不想让步。

    最后,光头知道这样耗下去没什么意思,他说,我暂时不跟你玩,以后有机会,大家再来试一下,我们走。

    当看到光头带着三个手下离开后,陈汉烈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终于明白,武功再高,赤手空拳是敌不过刀枪,要想强大,还是要有武器。

    回到家后,陈汉烈还在想着跟光头对峙时的那一幕,他觉得光头他们一定会再出现,不会就此罢休。他也为今天光头舞动蝴蝶刀的精彩表演折服,对这个可收可放的蝴蝶刀充满了兴趣。心想不知道在那里可以买到一把,然后自己自学,某一天也能像光头耍得那样刀光剑影,挥洒自如。

    他在设想,假如光头拿着蝴蝶刀跟他对决,结果会是怎样?陈汉烈的想法还是觉得拳头会赢,因为那把蝴蝶刀很短,威力不大,只是不知刀法上会不会有它的隐蔽性,会不会在变幻莫测中就给人插上狠狠的一刀。

    假若,光头他们拿出更利害的武器呢?

    陈汉烈顿时觉得自己责任重大,既然别人把你当成大哥了,你就要肩负起保护别人的责任。陈汉烈对自己这样说。

    他连夜不断的翻箱倒柜,想找一些可以成为武器的铁具。

    让他大感意外的是,他在爷爷的遗物里,找到了一个用铜链牵引着的小铜锤!这条铜键很粗很长,大约有两米,两边各拴着一个小铜球状的锤子,陈汉烈知道,这一定是爷爷留下的一个古代兵器。

    可是,这个兵器怎样使用的呢,陈汉烈一时还捉摸不出,但他隐约觉得,这是个杀伤力巨大的兵器。当他把铜链拿起时,觉得无比沉重,若不是他自己力大无穷,换作是平常人,可能拿起来也觉得吃力。

    陈汉烈心想,光头们这次不会善罢甘休,可能某一天会再来找他晦气。他必须找到武器,至少要能震住那把蝴蝶刀的威慑,可是这个铜链拴着铜球的兵器他根本不懂怎样使用,拿起来也不方便。

    他想找一些轻一点,使用起来方便的器物,后来他找到了一根小铁棒,陈汉烈心想,这个小铁棒足可以把光头的蝴蝶刀打下来了。于是他准备第二天出村时就带着这个小铁棒,无论在什么时候也随身携带,以防被光头他们突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