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16章 神功终于初练成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陈汉烈这次的伤,比起他上次被钟大湘带着一帮不良少年打的伤,要严重得多。老中医说他这次前五天必须脚不离床,每天喝很浓的汤药,幸好这个老中医与他的父辈有交情,他打算义务为陈汉...

    陈汉烈这次的伤,比起他上次被钟大湘带着一帮不良少年打的伤,要严重得多。

    老中医说他这次前五天必须脚不离床,每天喝很浓的汤药,幸好这个老中医与他的父辈有交情,他打算义务为陈汉烈治伤,不收他一分钱。

    最让陈汉烈心痛的是,他母亲知道了他被打的事,心如刀割,他本来叫老中医保守秘密,不要让自己的母亲知道,可最后还是不知怎么消息传到了母亲的耳里。

    他母亲苦口婆心的责备他说:“汉烈,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要跟人打架,还伤得这么重,以后不要再打了,知道吗?”

    陈汉烈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可是,他不可以就此罢休,他不想这样背着屈辱,忍着被别人欺压地过下去。他知道这一战他是不会退缩的。

    五天后,陈汉烈才能下床慢慢走路,十天后,陈汉烈的内脏元气恢复得差不多了,老中医叫他把十多本拳谱找出来,然后挑了当中的两三本,要陈汉烈背诵下来,陈汉烈尽管觉得辛苦和累,但他还是照做了。

    老中医不遗余力地给陈汉烈找最好的药物,以求让他早日康复。几乎每天都上山采药,到傍晚才回来,陈汉烈很感动,跟老中医也慢慢的熟悉起来,两人经常聊天,最后几乎到了无所不聊的程度。

    原来老中医叫程立寒,自幼学医,早年家乡发生洪灾,他只身逃到这个山村,并定居下来,成了这个村唯一的医生。当陈汉烈问他,怎么没见他老婆或子女时,程立寒说,他命运坎坷,本来有一个儿子,却在洪灾中被水冲走,一直生死未明,老婆患了因此患了忧郁症,第二年就跟着去世了。

    陈汉烈听后很是同情,他说:“我自小就没有爹,我认你当干爹吧。”

    程立寒眼冒热泪,他说:“我跟你的爷爷陈阳生差不多年纪,跟他是同辈,你还是叫我干爷吧。”

    陈汉烈听后立刻就叫程立寒一时:“干爷!”

    程立寒几乎流出了眼泪,他立即应答着,想不到在古稀之年还可以有个干孙子。

    又过了五天,陈汉烈觉得身上的痛楚慢慢消失,他已经健步如飞。可是程立寒告诉他,他的五脏机能还是很虚弱,现在还不能进行练习,必须沉下心来,让五脏完全回复状态,才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否则只会适得其反,伤了五脏。现在还是要背秘籍上的文字。

    陈汉烈只好听他的吩咐,尽管他现在很急,因为离约定比武的时间只有十五天了。

    当程立寒仔细的研究陈汉烈爷爷陈阳生留下的武功秘籍时,里面的内容有不少让他异常惊讶。尽管程立寒并非练武之人,可他为不少武术高手疗伤治病,自己也经常研究武术理论,对中国古代的各门各派功夫了如指掌。可陈阳生留下的秘籍,不少是武术界从未出现的武功深法。

    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找到真正适合陈汉烈练习的功法,让他在短时间内修成,从而打败他那个可怕的对手,那个能把少林金刚拳打得快准狠的对手。

    程立寒知道陈汉烈的优势所在,尽管他从来未见过陈汉烈打过功夫,但他从陈汉烈的体型上分析,就知道腿法是不适合陈汉烈的,陈汉烈上肢异常肌肉发达,但腿部肌肉一般,甚至有些下盘不稳,因此,要找一种威力无比的拳法,让陈汉烈发挥到极致,然后再练一点下盘功夫,是完全可以战胜金刚拳的。

    他在这十五本秘籍中不断翻阅,觉得武当拳中有一种拳法,叫七伤拳,比较适合陈汉烈这种臂部力量十足的小伙,七伤拳尽管易学,但如果力量不足的人使用,无法发挥它应有的威力,并且是组合拳,需要特别健壮,力量巨大的人才能打出真正的重拳。

    另外,他又选取了少林的马步技法,太极拳中的一些基本心法,这样的组合,如果陈汉烈悟性高,基本上可以在十五天内就凭着这一系列招式成为震惊武术界的新星。当然,程立寒知道,陈汉烈尽管手臂力量巨大,但整个身体素质并没有经过系统的武术训练,他要制定一个整体训练方案,让陈汉烈全身上下的肌肉都进行全面的提高。

    又过了两天,程立寒知道时间无多,便开始把陈汉烈带到山边的一块空地上,把七伤拳里面的拳法,一招一式的教给他,七伤拳是一套组合拳,跟金刚拳相比,七伤拳并没有拳腿结合,也就是以各种类别的拳法从不同方向组合进击,这就减少了因加入腿法的滞后,会比金刚拳稍为快些,但灵活性也稍弱了些。因此必须加入太极的元素,以弥补这一缺点。

    上午,陈汉烈在程立寒的指导下,练习着那三大类的功法,下午,程立寒让他进行一系列的高强度肌肉训练,甚至想把他的指头力量也训练出来。陈汉烈开始时觉得很苦,根本无法继续下去,他觉得程立寒设计出来的训练方案极为残酷,比自己的爷爷陈阳生当年让他训练的还要累还要苦,可是程立寒却鼓励他,为了打败敌人,他必须咬紧牙关的支挨苦,否则等待他的就只有失败。

    到了晚上,陈汉烈又要背诵程立寒指定要他学习的武功心法,这些心法也主要是太极类的,陈汉烈说他这样背会不明其义,背了也没用。可是程立寒说,只要让心里熟了这些心法,说不定就会在脑中涌出来。

    陈汉烈就这样每天高强度的训练着,余霖霖经常会过来探望他,看他练功,并暗暗的鼓励他,叫他加油,陈汉烈也信誓旦旦的说:“我一定会战胜他,我会为你而战。”

    就这样的,离比武还有三天,程立寒把陈汉烈再一次叫到空地的正中央,对他说:“汉烈,你已经把七伤拳里的功法差不多都学完了,只差最后的那一记绝杀。由于这记绝杀很难练,并且不是一般人能练得出来,这是对人体极限的一个挑战,有可能气息跟不上,打出来后会窒息而死,所以那个绝杀我不希望你练。”

    可是陈汉烈却说:“干爷,我想试一下,我真的很想学,我很想学这个威力强大的绝杀,让我试一下,好吗,我不怕。”

    程立寒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说:“这样太冒险了,你知道吗,你只要把其它所有招式都练到极致,结合少林步法和太极心法,就有足够的威力战胜金刚拳!”

    陈汉烈却不肯罢休,他觉得只有学到那个绝杀,才会让自己更强大,因此苦苦的恳求程立寒把那记绝杀也教他一下,程立寒无奈,颤抖着说:“好吧,我可以教你,但你真要跟他交手,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使出来。”

    陈汉烈想了想,只好应允下来。

    程立寒在陈汉烈的一再央求下,把七伤拳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记绝杀,也教给了他。他知道,这一记绝杀有点自残的意味,也就是说,可以给对手重创,但也会让自己的元伤受到严重的损耗,轻者重伤,重者致命。

    离约定比武还有最后一天了,此刻,程立寒已看到了一个浑身的肌肉如钢铁般结实,战斗力十足的陈汉烈,这样的一个身躯无论走到哪里,都没人敢惹。

    为了检验训练成果,程立寒用黑布把陈汉烈的眼睛蒙上,然后对他说:“寒烈,你站在这里,我在这外面给你扔乒乓球,看你能不能用七伤拳把乒乓球击中。”

    于是,蒙着黑布的陈汉烈便站在了空地的正中央,程立寒便开始向他扔乒乓球,陈汉烈完全靠空气中的气流判断乒乓球的位置,当一个乒乓球向他身边飞过来时,他用耳朵认真的听,然后准确的如猛虎般出拳,那拳头刚劲有力,狠狠的打中了乒乓球,一刹那,乒乓球承受了强大的撞击,在空中划过一条无影的白练,不知飞到了什么地方。

    程立寒再扔第二个乒乓球,陈汉烈再次出拳,遒劲有力地把乒乓球打飞了,第三个,第四个,只见一个又一个的乒乓球在陈汉烈不断摆动着身体的强劲出拳中,飞往了四面八方。

    此时在一边观看的余霖霖不禁鼓起了掌,并叫喊着:“汉烈哥,你好厉害啊,你终于成为武术高手了。”

    程立寒对他的这个表现非常的满意,觉得这些天来日以继夜地训练他并没有白费,最后他把一整袋的乒乓球球全扔向陈汉烈,陈汉烈在急如闪电的左右摆拳中,仍然把所有的乒乓球全打飞了,地上并没有留下任何一个乒乓球。

    余霖霖又一次的鼓起掌来。

    这天晚上,陈汉烈不用再背太极心法,不用再进行力量训练,感到一身轻松,此时,天上的繁星点点,乡间四处散发着禾苗味道,清新馥郁,时不时一阵暖风吹来,让人心情舒畅,陈汉烈正跟余霖霖依偎在山坡的一块石头上,不时仰望着黑幕笼罩中的神秘夜空,不时边聊天,边咀嚼着暴炒米谷。

    这时余霖霖突然叫了起来,她说:“汉烈,有流星飞过啊,快起个愿吧。”

    陈汉烈立刻双手合十,嘴里喃喃自语:“我祈求,明天一战,可以完胜对手,上天,保佑我吧。”

    余霖霖笑了,她说:“哪有像你这样起愿的,你这是中国人求神拜佛,人家许愿是向上帝许愿的。”

    说完,余霖霖便闭上了眼睛,也喃喃自语:“我祈求我的爱人一生平安,身体健康,我可以永远跟他在一起。他是一个好人,保佑他吧。”

    陈汉烈看到她的样子,不禁笑了,对她嘲笑说:“谁是你的爱人啊,说来听一下。”

    余霖霖听后便打了他一下,说:“不就是你吗,这么坏啊你。”说完又不断用粉拳锤打他。

    陈汉烈不断的躲着,余霖霖继续追,他们互相的打着。不觉间,一股刚成年的冲动在彼此内心萌发了。

    两人再也忍不住,在草丛中拥抱在一起,陈汉烈慢慢把手伸进了余霖霖的裙子…

    余霖霖的手立刻本能地护住最神圣的地方,她的脸全红了,因为从来没有被男生这样子过,心里觉得害羞和紧张。可慢慢的,她发现陈汉烈无比温柔,她变得半推半就起来,最后,完全放松了,把双腿张开,默默感受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