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21章 目睹他们在空室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跑去一个静僻的角落后,陈汉烈让余霖霖停了下去,望着她的眼睛问她:“上次他对你干过什么了?”余霖霖说:“也没啊,什么也也没做。”陈汉烈却对她的这个若无其事的回答极陈汉烈却对她的这个若无其事的回答极不满意,甚至有些气恼,他说:“我不信,你以后不要让他接近你,如果他死缠着你,就告诉我。”。...

    跑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后,陈汉烈让余霖霖停了下来,望着她的眼睛问她:“刚才他对你干过什么了?”

    余霖霖说:“没有啊,什么也没有做。”

    陈汉烈却对她的这个若无其事的回答极不满意,甚至有些气恼,他说:“我不信,你以后不要让他接近你,如果他死缠着你,就告诉我。”

    余霖霖顿时也生起气来,她说:“你就这么冲动,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我好担心啊。”

    陈汉烈说:“我只是为你好啊,我要保护你。”

    余霖霖却说:“为我好?保护我?我现在真的不需要啊,我需要的是关心,体贴,你不懂!”

    陈汉烈听出了余霖霖的意思,原来余霖霖已经厌倦了他这个只懂打架不懂体贴的男人,他面部表情变得冷酷,静静的点着头,然后说:“你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你嫌我不够关心体贴是吗,那他就关心体贴了?就算他懂,也是表面上的,他一定是骗人的伪君子。”

    余霖霖却说:“你怎么这样说他,你怎么肯定他是伪君子?”

    陈汉烈变得更加恼怒了,他说:“我平时感觉到的,或者从你们的角度,会觉得他为人很好,但从我们男人的角度看,他就是很懂得装,伪装得很好的伪君子,你不要被他骗了。”

    余霖霖听了后却很迷惑的说:“你说什么,他会骗我吗?我觉得他对我很好,你却尽说他的坏话,这很不对的!”

    陈汉烈觉得这样跟余霖霖吵下去只会越吵越气,他知道这样下去很没意思,最后说了句气话:“那咱们没有什么可以再说了!”说完,便要跑着离开。

    陈汉烈以为余霖霖会叫住他,让他回来,所以离开的速度并不快,他一直在等余霖霖的声音,可是余霖霖只是看着他离开,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回到家后,陈汉烈感到人生第一次最大的情感挫折,这种挫折做成的心理痛苦,比他一直以后跟人打架后的创伤,还要厉害得多。

    他完全没法入睡,心在一滴一滴流血。

    此后,陈汉烈照常的往村外跑,去卖茉莉花,可是,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再跟余霖霖来往,也不跟她联系,无意中碰到了就是躲。

    陈汉烈跟村花余霖霖分手的消息一下就在村内传开了。

    这天,当陈汉烈坐在自家房沿前,望着外面蔚蓝的天空发呆时,突然后面传来了一个小女生的声音,是萧红。

    陈汉烈感觉自已好久没见过萧红,此时当她走到身边时,原来的孤独感便一下子被冲散了。

    “表哥!”萧红走过来后就高兴的叫着。

    “萧红!”陈汉烈也叫着她的名字,感到无比的宽慰,尽管自己没了余霖霖,但还有萧红这个表妹。

    “是不是在想心事啊?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萧红在他身边坐下后关切的问。

    陈汉烈没有回答,只是一面痛苦的表情,让自己的思绪不断在各个方向游荡。

    “其实你没有了她,一点都不可惜,她不适合你。”萧红说。

    “呵呵,为什么你这样说呢,你怎样知道的?”陈汉烈苦笑着问。

    “感觉,我可以感觉出来。”萧红说。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女人适合我?”陈汉烈问。

    “像我这样的。”萧红一面正经的说。

    “呵呵。”陈汉烈干笑了两下,便不再说话。

    陈汉烈和余霖霖互不理睬已经有十多天,这时候,陈汉烈才知道没有余霖霖的陪伴是很痛苦很孤寂的事,尽管山猫,小北,小东,大块他们还是跟着他,甚至有些新的小兄弟加入,让陈汉烈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前呼后拥的感觉。

    但没有了余霖霖在身边,他这个大哥就真的跟孩子王差不多。他开始想怎么重新讨好余霖霖,让她回心转意,回到自己的怀抱。

    可是,发生了一件让陈汉烈没有意想到的,改变了他命运的事情。

    某天,陈汉烈像平时一样,在家里帮母亲干一些农活,突然,看到萧红气喘吁吁的跑到他跟前,上气不接下气。

    陈汉烈连忙问:“什么事了?萧红,什么事让你紧张成这样子?”

    萧红说:“我看到余霖霖这天去医疗站,然后和钟医生约会了,他们两个还一起走进了村里的祠堂,上了那间空室,可能就做那事了。”

    陈汉烈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如晴天霹雳,妒恨之心几乎被气得炸开了,立刻说:“我立刻过去,是在祠堂的那个空室吗?”

    说完他便急速的向祠堂的方向跑去,萧红也在后面紧跟着他。

    祠堂上面有一个很隐蔽的空室,上面有一台铜钟,此时铜钟已满是灰尘,这个空室也一直没人打扫,几乎被人遗忘,由于位于祠堂的顶部第五层位置,要走上去须走上七八条窄窄的陡峭楼梯,这些楼梯都漆黑一片,让人几乎看不着五指。但如果约会,这地方确实是好地方。

    余霖霖竟然和钟智成走上了那间几乎在黑暗中的空室?陈汉烈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还是萧红看错了,或者萧红无中生有的找些碴来中伤余霖霖。可是,萧红也没必要这样做。

    如果余霖霖跟钟智成走上去,只会发生一件事情,那就是,做那事。

    想到这里,陈汉烈简直咬牙切齿。很快他便和萧红跑到祠堂,在那些错综复杂漆黑一片的陡峭楼梯前,陈汉烈对萧红说:“这些楼梯太难上,也有点危险,你在下面守着,等我。”

    萧红点了点头,陈汉烈便开始爬那些楼梯了,这些楼梯是用锈铁做成,此时已长满了红斑斑的铁锈,陈汉烈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他不想做出声响,心想一会定要捉个现行。

    就这样的他不断爬啊爬,终于快要到达那个空室,在他眼前尽管光线很蒙混,但他隐约看到这里有一扇掩着的木门,透过木门上面的玻璃望进去,陈汉烈看到这个室里面还有一个门,也就是说外面的一个室只是接待室,里面还有一个更隐蔽的房间。而那台经年累月的铜钟,就摆在外室的角落,此时真的铺着厚厚的灰尘。

    他很小心的慢慢打开了外面的木门,然后聂手聂脚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生怕弄出一点声音,此时,他果然听到一男一女的声。他认真的继续听,可以听出,这正是余霖霖和钟智成的声音。

    这个木门同样安装了玻璃,陈汉烈慢慢走上去,抬起头,透过玻璃望进室内,只见真的是她们两人!

    陈汉烈终于忍无可忍了,他一脚就踢开了房门。

    这时,余霖霖正坐在钟智成大腿上,她见到陈汉烈突然出现,立刻“呀!”的一声,逃到黑暗角落。而钟智成也被吓得魂飞魄散。

    “你们干的好事,我要告到村长那里。”陈汉烈气愤地说。

    这时余霖霖立刻哭着走到陈汉烈身前,伏在他脚下,抽泣着说:“汉烈,原谅我。”

    陈汉烈怒火交加,他推开了余霖霖,然后说:“你滚开,你让我伤透心了。”

    这时钟智成却说:“陈汉烈,你这个傻瓜,你有种冲我来。”

    陈汉烈此时已冲动得不可开交,他大喊了一声。然后直跳向钟智成,准备给他重重的一拳,可是这一拳却让钟智成侧着头躲过了最正的那部分力量,拳头擦着他的耳朵而过,让他的耳朵起了个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钟智成听说过陈汉烈拳头的利害,知道自己赤手空拳打不过他,于是只好捂着耳朵往外面逃跑,很快就逃下了楼梯,一边跑还一边喊:“打人啊。”

    此时,空室里只有陈汉烈和余霖霖。两个人尽管此前吵过,可两个人还是有情义。

    但这刻陈汉烈已经被妒忌产生的仇恨所包围,他恨透了,因为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汉烈!你原谅我。”余霖霖继续央求着。

    “不,我永远不能原谅你,我看见了,什么都看见了,早知我就不来,不来看这一幕,你走吧,我永远不是你的男人,你永远不是我的女人,形同陌路,没有爱恨。”陈汉烈也流出了热泪。倒在了地上,然后抽泣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