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20章 纠结于感情之事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萧红虽然而已刚成年之后,但了长得好看动人心弦,皮肤白皙,婷婷玉立。成了村里所有少年暗地里想最求的对像,其中一个叫陆子豪的少年,比其它并于正常发育得更早,长得更矮小,而已面他成了第一个敢追萧红的人。可是萧红并没有答理他,陆子豪也不罢休,发动一轮又一轮示爱攻势,不管萧红怎么拒绝,就是不肯放弃。最后还当着很多村里人的面前,要萧红做他的女朋友,否则就死给萧红看。面对着这样一个无赖,萧红被吓哭了。。...

    萧红尽管只是刚成年,但已经长得漂亮动人,皮肤白皙,婷婷玉立。成了村里所有少年暗地里想追求的对像,其中一个叫陆子豪的少年,比其它同年发育得更早,长得更高大,只是面上满是痤疮,让人生厌。

    他成了第一个敢追萧红的人。可是萧红并没有答理他,陆子豪也不罢休,发动一轮又一轮示爱攻势,不管萧红怎么拒绝,就是不肯放弃。最后还当着很多村里人的面前,要萧红做他的女朋友,否则就死给萧红看。面对着这样一个无赖,萧红被吓哭了。

    她把这件事告到了陈汉烈那里,陈汉烈便和作霖霖,山猫他们四个一起去看个究竟,想看一下这个陆子豪是什么人物,竟敢如此撒赖。

    萧红带着他们去了陆子豪的家,指着里面坐着的那个高大少年,对陈汉烈说:“就是这家伙。”

    陈汉烈看到陆子豪长得像蛤蟆一样丑,却死缠着自已长得像天仙一样的表妹,立刻气不到一处来。他伸出有力的巨手,指向陆子豪:“那个谁谁,你出来!”

    陆子豪知道陈汉烈是村里面的大哥,见到他带着一群人前来,一时间吓得用布掩住了自己的面,死活不肯出来。

    陈汉烈更气了,他说:“是不是要进来把你打出来?快点出来!”

    陆子豪听后才慢慢的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用手捂着脸。

    陈汉烈问:“你干吗骚扰我表妹?听见没有,她萧红,是我的表妹。”

    陆子豪说:“我不是骚扰她,只是想追她。”

    陈汉烈气愤地说:“追她?怎么把她追到要哭了?你这不叫追,是骚扰,我告诉你,如果你再骚扰她,我一拳把你全部牙齿打出来,你听过我的名字吗?”

    陆子豪也听过“神拳烈”这个绰号,知道他不是浪得虚名。立刻就点了点头,答应以后也不再追萧红了。

    然而,经过这次以后,萧红更离不开陈汉烈了,几乎一有空就缠着这个表哥。

    因为萧红的出现,余霖霖觉得和陈汉烈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每次她跟陈汉烈在一起,身边总有一个萧红。尽管余霖霖不得不对萧红保持着友善温和的一面,但心里已经把萧红恨到骨子里。

    而萧红,比余霖霖的恨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她在家还准备了一把小刀,想着那一天跟余霖霖打架了,便使出这刀子来。

    余霖霖在萧红不在的时候,经常和陈汉烈到山边的废旧草棚里亲热,两人一玩就是两个小时,可现在萧红在他们身边,就什么也做不了。

    有一次,两人在草棚里亲热,被萧红撞到了。

    自那次以后,萧红不再坐陈汉烈自行车后座去镇上,她学会了骑自行车,并独自骑车四处玩。陈汉烈曾问她,怎么不坐他的自行车,这样省力些,可是萧红不理不睬。此后,萧红一直独自骑车在村里闲逛。到了空闲时候,萧红也不再跟陈汉烈和余霖霖在一起玩。

    萧红在那一次之后,变得非常内向,以前她跟任何人也有说有笑,可自那次之后,他不喜欢跟人说话,特别是见到陈汉烈和余霖霖,她总是躲得远远的,不再跟他们有所接触。

    面对着这样一个结果,余霖霖倒是乐于见到。这样,她和陈汉烈就可以长期在一起互相卿我了,不用再顾虑旁边有一个人,她可以完全的霸占陈汉烈了。她经常和陈汉烈去那个小草棚玩。

    转眼间,时间过得很快,这天,村里医疗站来了个年轻的男医生。

    这位新来的男医生长得英俊挺拔,血气方刚,也就只有二十岁上下的年纪。当他出现在村里人面前时,很多未婚少女都惊呼:“哇!好帅。”

    只见这位新来的医生害羞的走到村里众人面前说:“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医生,叫钟智成,以后叫我钟医生就行了。”经过一番自我介绍后,便开始带领大家做保健操。

    此时对这个医生的强壮身体特别留意的几个少女开始私下细语着:“哇,胸肌真的好饱满。”

    余霖霖在一边听着,也有同感,她是尝试过鱼水之欢的少女,因此比起其它涉世未深的少女来说,她比较在意那些有魅力的男性。她的眼睛也不停的在这个男医生的身体上转圈。

    陈汉烈在一边干咳了两声,此时他是看在眼里,气在心头。余霖霖看到了陈汉烈冷酷的脸,也就装做没看见,径直的独自跑着。

    让陈汉烈更想不到的是,钟智成也是一个练武高手。在一次教村里人做保健操的时候,钟智拿出了一根用钢制成的双节棍,龙飞凤舞的不断挥打,动作精达干练,潇洒自如,看来已经练了一些日子,当他舞完后,所有的村里人都鼓起掌来,只有陈汉烈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陈汉烈想,这有什么厉害的,我的流星锤比他厉害多了。

    很快的春天就过了,紧接着要迎来的就是酷暑,村内的男女都换上了短袖衣裤,而余霖霖喜欢穿裙子,她的裙子是棉质制成的,看上去非常性感。

    某天,教完村里人做保健操后,钟智成对各人说:“都可以自由活动了,余霖霖,你来医疗检查室一趟吧,看你的样子,好像身体有点病。”

    余霖霖被钟智成带到了医疗室,这时陈汉烈满心狐疑,心想为什么钟智成有这样的举动,于是在医疗室的门外看个究竟。

    只见钟智成跟余霖霖有说有笑,两个谈得好不欢快。陈汉烈越看越冒火,可是他没有发作,只是静静的看着。

    后面,钟智成终于露出了他的禽兽行径。这时候,陈汉烈已忍无可忍,他一脚就踢开了医疗室的门,冲了进去。

    只听“嘭”的一声,门被踢烂了,把钟智成和余霖霖都吓了一跳。

    钟智成见到陈汉烈凶神恶煞,连忙大声喝道:“你想干什么?陈汉烈!”

    陈汉烈也大声的问:“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想干什么?”

    钟智成说:“我们很正常啊,我是医生,正在帮助余霖霖检查,你踢坏了医疗站的门,违反了村规,还要赔钱。”

    陈汉烈立刻火冒三丈,他知道钟智成有的是理,也不想跟他说那么多,立刻就想冲上前去,像他从前打那些坏蛋那样,把钟智成的牙齿打崩。

    可是,钟智成却舞起了虎虎生风的双节棍。口里在骂着:“你敢过来吗,你不怕挨一下就没命?”

    此时陈汉烈真的怕了,不敢过来,但他也从地上抄起一根铁棒,与钟智成对峙着。

    这时余霖霖立刻哭着说:“都别打了,都别打了。停下来吧。”

    这时钟智成才把双节棍停了下来。

    陈汉烈对着余霖霖说:“霖霖,跟我走,离开这里,对他说,你是我的女人。”

    此时余霖霖似乎静默了,她犹豫了,而陈汉烈和钟智成都全神贯注地望着她。

    两分钟后,余霖霖对钟智成说:“对不起,钟医生,我会回去教我的男人不要这么粗鲁的。”

    说完余霖霖便走到陈汉烈的跟前,拖着他的手,离开了医疗室。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