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25章 最后决定了南下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正当陈汉烈为余霖霖的离世而嚎啕大哭时,接生婆婆却在边急着说:“孩子生下去要吃第一口奶的,怎么办啊,现在的?”此时婴儿正哭啼着,一下子全部人都慌了神,这时余霖霖的母亲突很快,余霖霖母亲果然找来了一个少妇,她刚生完,有充足的奶水,于是便立刻给婴儿喂哺,婴儿这才止住了哭声。。...

    正当陈汉烈为余霖霖的离世而大哭时,接生婆却在一边急着说:“孩子生下来要吃第一口奶的,怎么办啊,现在?”

    此时婴儿正哭啼着,一下子全部人都慌了神,这时余霖霖的母亲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说:“我的弟弟刚娶了媳妇,生了个娃不到一个月,我现在立刻找他的媳妇赶过来。”说完她就飞奔着出去了。

    很快,余霖霖母亲果然找来了一个少妇,她刚生完,有充足的奶水,于是便立刻给婴儿喂哺,婴儿这才止住了哭声。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们把余霖霖安葬了,也决心一起把余霖霖的这个遗腹子养大成人。

    可很快,最现实的问题就摆在眼前,刚开始时,那个愿意给婴儿吃奶的少妇还愿意继续喂奶,可后来就不干了,因为她也要喂自己的娃,同时喂两个肯定是不够的。

    只能买昂贵的奶粉,才能继续喂养婴儿,可一罐的奶粉就要一百多块,只能吃十多天,陈汉烈家每年的收入就一千来块,并且要应付日常使用,基本剩不下多少钱。余耀宗家也是种地为生,没多少积蓄。

    当陈汉烈向他的母亲郭秀云提出要钱时,郭秀云叹了口气,把家中不多的积蓄拿了出来,让陈汉烈拿去买奶粉。

    几个月下来,陈汉烈不敢再给母亲要钱,因为他知道家里的积蓄花光了。他想到了自己的干爷爷程立寒,程立寒尽管在这个小山村做中医很多年,但一直清风道骨,甚至给穷人看病还不收钱,他能拿出的钱,顶多就够陈汉烈买半年的奶粉。

    半年很快就过去了,此时的陈汉烈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婴儿已健康存活,长大了不少。可眼下他已经无法再找到途径借钱了,没有钱,他就无法养育这个孩子。

    这时,郭秀云看出他的心事,也看到了趣致可爱的婴儿,她也很喜欢这个孩子。

    “你爸以前打死的那只老虎,让你爷爷把它的虎皮割了下来,一直不舍得卖,现在家里困难,唯一值钱的就是这虎皮了。”郭秀云说。

    “可爷爷说过,那张虎皮是父亲用生命换来的,上面有父亲的血,看到虎皮就像看到父亲,非不得已,是不能卖的。”陈汉烈说。

    “可眼下我们的钱花光了,这个孩子还要吃奶啊,还是卖了吧。”郭秀云哭着说。

    陈汉烈只好拿着郭秀云一直珍藏着的虎皮,走到了村中唯一的集市,在一块空地上便坐了下来,把虎皮放在了跟前。

    村里不少人都会在这个集市进行卖买,当看到陈汉烈把这么毛色鲜艳的虎皮拿出来,立刻有很多人上前围观,都在惊叹这虎皮的稀有珍奇。

    此时村里的有钱富户黄平润正路过,算起来这个黄平润算是陈汉烈一个远亲,跟郭秀云的外家有姻亲。

    当他看到了陈汉烈的虎皮,心里早就想占为己有,他知道,这样的一块虎皮,在城里至少可以卖十多万。

    他走上前跟陈汉烈答话:“汉烈,在卖虎皮?急着等钱用吗?”

    陈汉烈平时上学也不时见到黄平润,也有打招呼,知道他算是亲戚,房子很大,早年在外面发了一些小财,于是对他说:“黄叔,是你啊,是,等钱用。”

    黄平润又问:“这虎皮卖多少钱啊?”

    陈汉烈说:“我不太知道可以卖多少钱,就给有没有人给得起价钱,能卖就卖。”

    黄平润听了后,不禁心动起来,他说:“汉烈,在这个地方很少人需要这种不实用的东西,我倒很想买你这虎皮,看在我们是亲戚,我就给你高一点的价钱,一万块,怎么样,要是在城里,可能八千块也卖不出,毕竟不实用啊。”

    陈汉烈想了想,这虎皮也确实不怎么实用,只能当个摆设,心想如果一万块也可以买差不多一年的奶粉钱,于是便说:“好,既然我们是亲戚,我也就卖给你了。你去拿钱来吧。”

    很快的,黄平润就激动的从家里拿了一万块钱出来,交给了陈汉烈,当他接过那张虎皮时,心里是狂喜不已。

    陈汉烈靠着卖虎皮换来的一万元钱,算是缓解了家庭的经济压力。可他也知道,这个钱可能一年甚至几个月,就要被花得七七八八了。他必须找到更好的方法,去赚钱,才能维持下去。

    眼看着可爱的小男孩会爬,会笑,有时冲他笑的样子很是可爱。郭秀去也经常教孩子学叫爸爸,这眼前的一切,让陈汉烈既向往又忧心。他真不知道,往后的日子怎样把这个孩子养大。

    他又一次的向程立寒打听外面的事,知道如果在外面打工,尽管辛苦,但比在村里干农活要赚得更多钱,也赚得更快,一年下来,可能赚一万到二万块。

    他又跟村里一些到外面闯过的年轻人聊天,了解他们所遇到的经历,当年轻人把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描述得有声有色,把外面有赚不完的钱吹得天花乱坠,陈汉烈心动了。

    尽管他知道,一般年轻人到外边去,总会有亲戚或朋友在那边接头,而陈汉烈如果出去,没有任何的接应,一切将会从零开始,他会举步唯艰。

    有一天,他终于对程立寒问:“我决定到外面打工,你看怎么样?”

    程立寒说:“这很好啊,不过,我这块老骨头,以后就少了你这个干孙找我聊天,会孤独得多了。”

    陈汉烈说:“干爷,我会经常回来的,等我赚够了钱,回来给你养老。”

    程立寒却笑着说:“呵呵,你出去后,恐怕就不想回来了。”

    陈汉烈却说:“不会的,干爷,你相信我。”

    程立寒又一次的笑了,他不再说话。

    陈汉烈说:“我走了以后,你要帮我的母亲和余霖霖的父母,一起照顾我的儿子。”

    此时,陈流星已差不多一岁,还未学会走路。

    程立寒点了点头。然后望着陈汉烈很不舍地说:“你真的要走吗?”

    陈汉烈也点了点头。知道干爷很舍不得他,可是眼前的经济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决定要用青春甚至生命来赌一次。

    程立寒又一次的陷入了沉默,他从自己的家里拿出了一张纸和笔,然后拿出了一个本子,翻了一会后,他把一个地址和人名抄了下来。

    然后在白纸上写了一行字。

    写完后,他对陈汉烈说:“我在南方那边认识一个同样是学医的朋友,他跟我情同手足,现在是一间公立医院的院长,你过去后,可以去找他,跟他说,你是我的孙子。”

    陈汉烈接过了程立寒写下的纸条,然后感激地:“嗯”了一声。

    陈汉烈已经下定决心南下闯荡了,尽管未来充满迷茫,他也从来未踏出过这个小村庄。

    走之前,他也来到了余霖霖父母的家中,告知他们自己的这一决定。余耀宗对陈汉烈就如果真正的女婿一般,一直以来都很感激他,知道他要南下,为了能赚钱寄回家养育孩子,更是流出了眼泪来。

    回到家中,他一直没敢向母亲开口,但最后还是说出了他的这一想法。并坚强地说了一声:“妈,你要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孩子,我在那边赚到钱就会寄回来给你的。”

    他的母亲含着泪点了点头。并把家里剩下的几千元中,拿了一千元给他,说:“你一个人去外面,要有钱在身,花不完再寄回来吧。”

    可陈汉烈却死活不肯收下,最后他执拗不过自己的母亲。

    最后,陈汉烈和母亲还是决定,把孩子放在余耀宗家里养,他们人多一些,比较容易带小孩。

    当得知陈汉烈要走时,萧红在放学后立刻过来找他,此时尽管萧红已经读完初中,要升上高中了,但她还是以前的那样稚气,她哭着说:“表哥,你要到外面去吗,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陈汉烈又哭又笑的对着萧红说:“表哥真的要到外面了,为了赚钱,为了养家,萧红,你要读好书,不要让表哥失望了,知道吗?”

    “哪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也要到外面去,我也要到外面赚钱。”萧红说。

    “我也不知道,表哥如果在外面赚到钱了,也就回来,也就可以带你到外面去,一起赚钱。”陈汉烈说。

    “嗯。表哥,你一定要回来噢,以后带着我一起去闯荡世界。”萧红说。

    陈汉烈点了点头。

    很快,陈汉烈就收拾了行李,准备两天后就到县城坐火车南下。

    正在这时,他意外的收到了一封信,打开一看,让他莞然一笑,是成雄志写来的,那个与他决斗过的武林高手。

    陈汉烈,您好!

    上次我输得心服口服,但我对武术的追求永无止境,那次输了后,我再次回到少林,再次潜心习武,希望日后某天可以跟你再战高下,相信那时你也会提高不少,我很期待这一场战斗,请你给个具体的期限,以让我有练功的计划。我会再回到村里来的。

    等着你的回信,成雄志。

    看到这样的信,陈汉烈直想发笑,这成雄志真是个武痴,永不认输。

    本来陈汉烈不想理他,但闲来无事,也觉得成雄志追求武术的精神是可敬的,于是拿起笔来,给他回了一封信。

    成雄志,您好!

    上次我出手重了,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但毕竟是你赢我在先,我再去打败你的。咱们算是两清了。我对你的武功非常佩服,赢你也只是一时侥幸,但我觉得比武这件事,对我们的人身安全有很大的危险,尽管武术的至高境界值得我们追求,但仅限切磋或纸上谈兵或许更好。我倒是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而不是决一生死的对手。

    我跟以前不同了,我现在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我必须赚钱养家,两日后,我就要到南方打工了,承担起养活一个家庭的责任。

    希望你在少林能有很大的长进,但我或者不能再跟你切磋武术了,尽管我也对武术有所追求,可是,生存,让自己的家人生存,才是人活着最重要的事,以后有机会来南方,或者我们可以碰上,到时再以武论道。

    致敬

    陈汉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