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24章 草棚内两人决斗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到了那天,萧红果真带着钟智成,一前一后的走出来了医疗站,这时陈汉烈在暗处始终仔细观察着,而钟智成却左顾右盼,像是怕被人忽然发现自己做昧良心事似的。迅速,钟智成便跟随萧红来很快,钟智成便跟着萧红来到那间山边的旧棚,一同进去了,此时钟智成以为四下无人,见到娇嫩欲滴的萧红就在眼前,立刻欲望高涨,他开始不顾医生应有的正经,不断的对萧红动手动脚,萧红在不断挣扎,口里叫着:“不要,不要。”。...

    到了那天,萧红果然带着钟智成,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医疗站,此时陈汉烈在暗处一直观察着,而钟智成却左顾右盼,好像害怕被人发觉自己做亏心事似的。

    很快,钟智成便跟着萧红来到那间山边的旧棚,一同进去了,此时钟智成以为四下无人,见到娇嫩欲滴的萧红就在眼前,立刻欲望高涨,他开始不顾医生应有的正经,不断的对萧红动手动脚,萧红在不断挣扎,口里叫着:“不要,不要。”

    可是,钟智成却见萧红的挣扎不是很用劲,立刻得寸进尺。就在这时,突然间旧栅门被狠狠的踢开。

    “钟智成!”突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进来,这个声音大得地动山摇,把里面的钟智成吓了一大跳。

    他转过身慌张地察看,只是踢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陈汉烈。此时他像钢铁一样的脸上,尽是冷酷,目光里透着无比凶狠的震慑。

    钟智成大吃了一惊,他立刻松开了萧红,站起来直直的望着陈汉烈。他知道,接下来的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又是你,我就想,怎么萧红那么容易泡,原来是你设的局,你真毒。”钟智成狠狠的说。

    “我怎么毒,也没你毒。我今天不收拾你这个社会渣滓,我誓不为人。”陈汉烈说。

    “哈哈哈,我早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我走出医疗站之前,就想过可能会被你袭击,因此我随身带了我的双节棍,我倒想看看,是你的拳头厉害,还是我的双节棍利害。”说完,他又一次的把双节棍舞得惊天地泣鬼神。

    陈汉烈一看他这副嚣张模样,也笑了起来。他说:“我也早有准备,我倒想试一下,究竟是你的双节棍利害,还是我的流星锤利害。”

    说完陈汉烈把两个连着铜链的铜球露了出来,只听到“嘬”的一声,那个沉重的铜球在地上发出了悦耳之声。

    钟智成还在不停的舞着双节棍,但他看到了流星锤后,大吃了一惊,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冒着寒光的小铜球,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

    陈汉烈见萧红还在地上,他对萧红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离开这个旧棚,萧红很是会意,连滚带爬的靠近旧棚门边,然后溜了出去。

    此时一个长满杂草的旧棚里,只有拿着流星锤的陈汉烈和舞着双节棍的钟智成。

    “啊!”满怀仇恨的陈汉烈在一声震天的叫喊下,把流星锤舞成了一道龙卷风,以很快的速度向钟智成推进。

    钟智成看到眼前由流星锤舞出来的龙卷风,惊得嘴唇不断颤抖,可他还是不顾一切的往陈汉烈冲杀过来,一边狠狠地挥动着双截棍,企图把陈汉烈打倒在地,一边声厮力竭地高声叫喊“啊!”。

    陈汉烈也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他继续向前推进着,突然间加快了速度,就在他们相碰撞的瞬间,只听到连续不断的金属碰撞声,整个草棚里火花四起。

    十分钟后,突然传出“嘣!”的一声巨响。

    钟智成的双截棍被打在地上。

    这一刻,钟智成知道败局已定,唯一想到的是转身就跑,旧棚是用竹搭出来的,只要用力硬撞,是可以轻易的撞坏,钟智成于是不断的死撞旧棚的竹墙,很快,墙身有些断裂,最后被他撞出了一个大洞,他立刻翻过下面的废旧竹枝,然后拼命的逃跑。

    陈汉烈见他想逃跑,立刻加快速度追上前去,并飞出了一记重重的流星锤,只听“哎啊。”一声,钟智成被击中了,他用右手护着自己的左手,继续没命的奔跑。

    陈汉烈在后面不断的追赶,可由于流星锤太重,陈汉烈负重跑得不快,不一会,钟智成便跟他拉开了距离,渐渐的跑远,最后完全不见了踪影。

    陈汉烈停止了追赶后,也蹲在地上不停的喘气。此时他有点失望,竟让钟智成逃脱了。

    可是,钟智成伤得也不轻,当他跑回医疗站,走进自己的宿舍才感到安全时,仔细察看自己的左手,发现手骨呈粉碎状骨折,此时他才觉得疼痛难忍,就算找骨科大夫,也要费很长时间才能治好了。

    钟智成看着自己的左手像蕃薯一样红肿,心想里面的骨伤一定很重,但这样的小村庄并没有很好的大夫,他想明天才请假到城里医治,可在那一夜,他痛得怎么也没法入睡,整整失眠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钟智成发现自己的手肿得像南瓜一样大,他心想,可能是发炎了。于是立刻就跟村领导请假,然后赶到城里的大医院就医。

    可到了大医院后,医生告诉他一个极坏的消息:“这样的粉碎性骨折,无法再整合恢复,并且现在发炎严重,如果做手术,可能会造成神经错乱,或许有后遗症,以后活动困难,但必须马上做!否则会影响内脏及血管,会有生命危险。”

    钟智成听完后差点晕倒了,可是他不得不马上在手术确认书上签字。

    手术后,他这只手变得缓慢起来,连拿手术刀都困难,也就不可能再做医生了。他再也没在那小山村出现过,因为对陈汉烈产生了深深的畏惧。

    钟智成离开医疗站的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很多人说他的手伤了,所以没能再做医生。这个事也由萧红的口传到了陈汉烈耳里。陈汉烈不禁出了一口气,心想,真是恶有恶报。

    这天,余霖霖家,陈汉烈和余霖霖,以及余耀宗夫妇都神色凝重,在房里商量一件让他们很困惑的事。

    余耀宗说:“把这个孩子下了吧,她才刚成年,,以后还要嫁人的,我不想她就这样毁了一生。”

    可是余霖霖却哭着说:“不,我想要这个孩子,我不想做人流,做过人流很容易以后不能生的。”

    余霖霖的母亲也说:“是啊,做人流对她的身体影响很大的,还是不要做了,生下来送人算了。”

    余霖霖听后又一次的哭了,她说:“不,我不送人,我自己养。”

    可是余耀宗听了却气不到一处来,他训斥着余霖霖:“你养?你有能力养吗?孩子一生下来,就是无爹的孩子,就你一个做母亲,能养吗?我们家就养你已经困难到揭不开锅了---”

    一直在旁边沉默着的陈汉烈这时终于开了口,他说:“霖霖,伯伯,你们都别吵了,这个孩子还是不要下,对霖霖的身体不好,这个孩子让他生下来吧,我来做他的爸爸,如果霖霖愿意的话,我可以在以后,与霖霖结婚,一起养这个孩子。”

    余霖霖听后,不禁破泣为笑,她望着陈汉烈说:“真的吗,汉烈,真的吗,你真是好人,我真的没爱错,我永远爱你。”说着她要搂抱陈汉烈,陈汉烈也走过来搂住了她。

    余耀宗和他的老婆听后,也就不再说话,他们也觉得,这是最好的方案了。只是担心以后,陈汉烈是不是真的会娶余霖霖。

    此后的日子里,陈汉烈忙完家里的农活后,就去陪着余霖霖,帮她做些日常琐碎事务,也陪她周围散步。

    这天,夏风不断的在送凉,知了在不停的啼叫。他们俩又一次来到了曾经一起看流星许愿的大石头上,也是这里,陈汉烈第一次摸余霖霖。想起来也让陈汉烈羞愧不已。

    “汉烈,还记得这个地方吗?我们许过愿的,真不知什么时候再有流星出现,这样我又可以许一个愿了。”余霖霖充满了无恨的感概,也充满了对幸福的憧憬。

    他们这时刚成年,如果真要正式的注册结婚,还要等上三五年,至于未婚先育,村里的政策还是比较松动,顶多就罚一些钱。

    陈汉烈对余霖霖充满了无限的怜惜,尽管余霖霖曾背叛了她,也深深的伤害了他,让他失去了读书的机会。可是陈汉烈仍然爱着余霖霖,并且觉得余霖霖只是一个受害者,她应该值得自己同情,而不是让自己仇恨。

    “霖霖,我只希望当年你曾许过的愿成真,让我们平平安安,简简单单。”陈汉烈尽管只是一个少年,可是他经历了太多的风云变幻,似乎看透了尘世的无常。

    “嗯。”余霖霖一边答应着,一边无限柔情的望着他,然后说:“对了,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好,我隐约预感他是一个男孩,不如你现在想一下,好吗?”

    “呵,我文化不高,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好的名字,不如找我干爷爷,他会想到好的名字。”陈汉烈说。

    于是,他们两个便来到了程立寒的家中,此时程立寒还对他们的事不知情,当得知陈汉烈愿意做这样的便宜父亲时,心里倒敬佩起陈汉烈的大爱之心。

    程立寒想了好一会,他说:“就叫陈流星,你看怎样?”

    余霖霖和陈汉烈互相对视了一下,不禁大笑起来,他们说:“真好的名字,就叫陈流星吧,干爷爷真的有文化。”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大家的意外。

    某天,余霖霖觉得腹部剧痛,可是算起来,孕期只有八个月,如果现在就生,那就是早产儿,但余霖霖父母得知后,顾不上那么多,把接生婆叫来,准备让余霖霖生产。

    这时陈汉烈也赶来了,他在外面不断的在焦急中等待着,只听房间里不停传来余霖霖痛苦的叫声,一声一声不绝于耳,听起来好像惨叫一样,令人悲怜。

    又过了好一会,终于听到了婴儿的哭声,陈汉烈赶紧惊喜的走进房间,想问一下接生婆那个婴儿是男还是女的。可是他却看到余耀宗夫妇在哭着,哭得悲天憾地。

    他看到了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余霖霖,孩子生下来了,余霖霖却去世了。

    这样的一个结局让陈汉烈大感意外,他冲上去抓住了接生婆的衣领,激烈的问:“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孩子生下来就没了娘啊。”

    接生婆吓得面如土色,她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这只是天意。”

    “天意,天意!呀!”陈汉烈痛哭着,跪在了地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