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27章 矛盾终不能化解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第二天,王啸林与常德运送队的其它领导商讨,最后一致最终决定,向赖勇下战书。在过往,矛盾真的不能够能化解的时候,他们严禁不打硬仗,与别的团体约场,一般是在郊区的空地上,这在过往,矛盾实在不能化解的时候,他们不得不打硬仗,与别的团体约场,通常是在郊区的空地上,这个时候开发商把大部分的土地买下来,留下的空地就那么一块。这将是他们的主战场。。...

    第二天,王啸林与常德搬运队的其它领导商议,最终一致决定,向赖勇下战书。

    在过往,矛盾实在不能化解的时候,他们不得不打硬仗,与别的团体约场,通常是在郊区的空地上,这个时候开发商把大部分的土地买下来,留下的空地就那么一块。这将是他们的主战场。

    赖勇很快就收到战书,他拆开来看,一阵疑惑。

    让他想不到的是,王啸林果真说到做到,这么一来,他倒惊怯了,因为如果打输,他们昭阳工程队就会人心不稳,没用多久就可能解散,他这个逍遥快活的工程队队长,也就没有了收入来源,等同流民一个了。

    当即他就召集手下,看是否要接受常德他们的挑战。实际上,他连工程队里能打的兄弟究竟有多少也不太清楚,更不知道是否打得赢。

    “怎么办?”赖勇显得很暴燥,望着眼前几个神色慌张的小头目,愤怒的叫喝着。

    下面没有人敢说话,似乎都不想打,却又畏惧着赖勇说他们胆小。

    “你们这伙垃圾,队里是怎样供养你们的?要真出起事来,你们就没胆了,是吗?如果这样,你们全滚,不要在这里占着位置了,让年轻的能打的上来!”赖勇继续向他们施加压力。

    这时终于有人发声了,是曾子海,他长得黑黑实实,手臂特别粗壮,可面容却像小孩子一样稚气,事实上年纪也很年轻,只有二十五岁左右。

    他说:“队长,不是不敢打,而是如果这样一打,我怕,工程队里的兄弟,会走的走,散的散。”

    赖勇听后,也不得不担心起来,他问:“你倒挺有想法的,那现在常德他们是要跟我们宣战了,我们是做乌龟王八蛋,跟他们说不敢打,还是要逃呢,你说,怎么办?”

    曾子海想了想,他说:“队长,我倒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是否同意。”

    赖勇看到他突然间自信满满,于是问:“你有什么好主意,快说来听听。”

    曾子海凑到赖勇旁边,对他耳语。

    赖勇一边听着,一边点头。曾子海说了一通,最后让赖勇哈哈大笑起来。

    下面的几个头目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于是问:“队长,究竟你们想怎么干,能说来听听吗?”

    赖勇一听又来了气,他厉声喝道:“你们这帮废物,没必要知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快点滚出去吧。”

    接着,赖勇又叫人在战书上草了几只字,叫他交到常德搬运队那边,并且是越快越好。

    很快,王啸林就看到赖勇发回来的战书。

    当即,他就跟搬运队其它人商议。

    梁秋原说:“看来,赖勇一点也不怕我们啊,他接受挑战了,如果真的打,那我们的兄弟就不得不挨一下了,这样很不好。”

    “未必,赖勇这么爽快就接受挑战,可能是有诈,或许把我们全引出来,然后报警,到时候,我们的人全被警察抓了。”张六学担忧地说。

    王啸林立刻说:“呵呵,他赖勇没这么聪明的,你高估他了。既然他接受挑战了,我们一定得应战啊。”

    张六学说:“我看这个,不得不防啊。”

    几个人商议过,还是没有采纳张六学的意见。

    常德搬运队发出最后通谍,告知赖勇,这一战在所难免,不打不行。他们约定具体的时间,十天后。而地点,就在郊外的一块空地上。

    正当常德的兄弟们都摩拳擦掌时,有一个人也向王啸林请缨,表示加入战阵,这个人就是赵子朔。

    王啸林知道赵子朔很能打,当年昭阳工程队中他的名气最响,可现在看到他伤患刚好,就劝他不要参加。

    可赵子朔却说:“啸林大哥,你以前救了我,我怎么也得为你们做点事,就让我加入吧。”

    王啸林立刻劝他:“现在,赖勇不知道我把你收留了,如果你出来,而且还为我们而打,他是一定知道的,放心,我们有足够人马的。”

    接着,两人就聊起另外的话题。赵子朔一直想寻找他失散的妻子龚如雪,王啸林已经让搬运队里的兄弟四散寻找,可一直没有消息。

    “真不知道现在她是生是死,如果被赖勇他们的人捉到,就麻烦了。”赵子朔一边说着,一边捏紧了拳头。

    “放心吧,子朔。我已经安排了力量在外面找,如果有什么风声,估计立刻就传到这里,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王啸林说。

    而在王啸林安排了人手在四处寻找龚如雪的时候,赖勇也安排了人手在寻找着,毕竟龚如雪是赖勇一直想吃的尤物。

    一天下午,伍浩带着几个兄弟在街上闲逛,他们在网吧里看完毛片后,想去泡个桑拿,经过一个城中村时,突然看到一个身影像葫芦般圆润,急着脚步往前走,只是看到这个女的戴着口罩,一时还看不清模样。

    “大哥,你看,这不是赵子朔的老婆吗?”其中一个小弟对伍浩说。

    伍浩定睛一看,他问:“你还真够利害的,呃?看身材就能认出来吗?她是戴着口罩的,你没看过她的面,怎么知道她就是?”

    那个小弟说:“没错,我说绝对没错。我以前跟过赵子朔,很清楚他老婆的身材,那真叫完美啊。他老婆又高又大,前挺后突,皮肤又白又嫩,惹火到不得了,是男人见了都想弄到手。”

    伍浩和其它人听着,都邪笑起来。

    另一个小弟说:“浩哥,你还真别说,有杀错,没放过。如果我们把赵子朔的老婆捉回去,那就立大功了,勇哥一直说想找到赵子朔的老婆,说很喜欢她的。”

    伍浩立刻说:“那还等什么啊?兄弟们,快点追上去吧。”

    说完,他们一伙人立刻向着前面不远处戴着口罩的女人冲过去。

    那个女人看到有人在追她,立刻大叫了一声,然后没命的逃跑。不断的在小巷子里转着圈,可就在她要开锁走进一个出租屋的时候,伍浩的一个小弟发现了她。

    “浩哥,她在这里,你们快点过来吧。”

    伍浩立刻带着一大伙小流氓冲过来并问:“你确定她真的在里面吗?”

    “是的,她刚进去的,没错,真的是她。”那个小弟说。

    伍浩立刻大力的敲门并叫喊:“开门!快点开门!”

    看到里面没有动静,伍浩伸起一只脚,便踹过去,几下子就把门弄开了,可就在这时,他才发现里面的女人正拿着刀,向他砍过来。

    伍浩吃一惊,当即就避过了,他的手下也大惊,立刻四散逃窜,可就在这时,那个女人却摔倒了。

    伍浩立刻夺过她手上的刀,然后把她压住,接着,拉开她的口罩。

    “没错!真的是赵子朔老婆!”伍浩惊叫起来。

    “你们不得好死,快点把我放了,不然,子朔不会放过你们!”龚如雪厉声叫喊着。

    伍浩只好对她说:“对不起,我们现在是跟勇哥混的,把你送到勇哥那里,我们就立大功了。”

    接着,他们把龚如雪带到赖勇那里。

    赖勇得知手下把龚如雪找到并捉住了,惊喜不已,本来在准备着开战的事情也不顾了,立刻就赶了回来。

    看到自己曾经喜欢过的龚如雪,赖勇一阵大笑,他对着龚如雪说:“哈哈,如雪,你看你现在这样子,够倒霉了吧?这就是跟了赵子朔的下场。”

    龚如雪几乎要向他吐口水,震震有词的说:“赖勇,你竟然把我捉了,你不得好死,子朔会回来帮我报仇的。”

    赖勇再一次得意地笑了,他说:“我等着呢,我现在四处派人去把他抄回来,他如果出现,我立刻就把他干掉,哈哈。”

    龚如雪咬牙切齿地说:“赖勇,你做了这么多亏心事,会有报应的。”

    赖勇说:“我等着呢,而且,我还等着,今天晚上怎样跟你玩,哈哈哈。”

    过了几天,赖勇把赵子朔老婆捉住的消息立刻传开来,这消息传到赵子朔的耳里,他顿时捶胸顿足,对王啸林说:“我现在就去找赖勇算帐!”

    王啸林立刻制止住他,对他说:“你现在不要冲动了,赖勇身边的保卫肯定很严,如果你现在去,一定会送死,还是静下来,好好的想想办法吧。”

    赵子朔抱着头哭起来,他说:“啸林大哥,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样?我现在把这个赖勇恨到骨头上了!”

    王啸林说:“你放心吧,赖勇作恶多端,上天会惩罚他的,只是时候未到而已。我们很快就要打了,到时把赖勇他们打垮了,自然就可以把你老婆救出来。”

    而这个时候,离昭阳工程队和常德搬运队开战的时间,只有三天了。

    陈汉烈背上的刀伤已经全部康复,王啸林本不想让他参与,但陈汉烈却坚决要参加,并且表示一定会冲在最前面,因为他对赖勇和昭阳工程队充满了仇恨,只有在打杀中,才能把这份仇恨发泄出来。

    王啸林也觉得,陈汉烈是搬运队里最有力量最有胆识的,只好答应他的请求。

    那一块曾经洒过无数热血的空地,现在又要被染红了,多年前沙尘滚滚中的械斗厮杀,再一次上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