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26章 同外出逛街被砍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每当忆起往事,陈汉烈就一阵辛酸。现在的,他虽然做着运送的工作,累是累了点,但依旧能寄足够多的钱回去,养着母亲和小小的孩子。最主要的,是他幸运的人碰上了好心的大哥,他明白现在,他尽管做着搬运的工作,累是累了点,但依然能寄足够的钱回家,养着母亲和小小的孩子。。...

    每当想起往事,陈汉烈就一阵心酸。

    现在,他尽管做着搬运的工作,累是累了点,但依然能寄足够的钱回家,养着母亲和小小的孩子。

    最主要的,是他幸运遇上了好心的大哥,他知道,大哥王啸林一定能让他有活干,有饭吃。

    然而,他在上次出手,打伤了昭阳工程队那伙闹事者后,并没有让事态平息,反而惹来了更大的麻烦。

    伍浩带着那伙被打伤的兄弟回去后,赖勇当即一阵气愤:“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伤成这样?”

    伍浩一面惊愕的说:“他们常德搬运队,有一个人很好打的,我们全部兄弟一起上,还打不过他,这人懂武功的。”

    其中一个手下也说:“是的,这个人,叫陈汉烈!”

    可又有人说:“不一定叫这个名字。”

    “什么?懂武功?”赖勇一下子就想起,王啸林曾经带来的小兄弟陈汉烈。“一定是他!”赖勇想起就咬牙切齿:“上次打伤我表哥那事情,我也不跟他计较了,现在还这么嚣,把我们兄弟都打成这样了,我一定要除了这个人!”

    赖勇立刻就下定决心,要安排人马砍杀陈汉烈。

    而这个时候,陈汉烈还继续着平日的工作,上次的打斗,已经过了十多天。他尽管预计到,赖勇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也时刻做好作战准备。

    然而,昭阳工程队似乎一直没有动静,他也渐渐忘记,放松了警惕。

    这天是周末,他跟王啸林请了假,想跟女朋友李紫薇一起到外面逛街,辛苦了整个月,他也一直没跟李紫薇见面,毕竟李紫薇也忙,一天到晚在饭馆里干着杂活,端盘子,洗碗筷等。

    见到李紫薇后,陈汉烈开心的笑了:“今天终于有时间陪你去玩了,真对不起,一整个月都没时间,你不会怪我吧?”

    李紫薇摇了摇头,她说:“汉烈,只要你心里有我,一直挂念着我就行了。”

    陈汉烈说:“我每天干活,吃饭,睡觉,心里都在想着你。”

    接着,他们就手牵着手,一起漫步在都市的街上。

    他们去过公园,去过步行街,后来慢慢累了,就抱在一起休息。陈汉烈根本没有意识到,从他出门的那一刻,就有人在后面跟着他,最后,是一伙人在伺机靠近,执行一个凶狠的任务。

    这个时候,他们正躺在公园的长椅上,两个都半闭着眼睛。突然间,李紫薇说:“汉烈,我的鞋带好像松了,你起来帮我系一下吧。”

    陈汉烈张开眼,把腰身伸直,就在这时,他感到一道寒光正在太阳下闪来,这是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正砍向他。

    他惊讶中低下头来躲过了,立刻叫喊:“紫薇!快跑!”

    可那把西瓜刀再一次挥向陈汉烈,陈汉烈这时已完全清醒,他当即用手臂向着这握刀的手腕就是一拳。

    只听“啊!”的一声,刀被打落下来,那个握刀的人在不停叫喊。

    李紫薇这才知道是什么回事,当即吓破了胆。大叫:“汉烈!”

    陈汉烈立刻拉着她的手,口里在叫喊:“快跑!”

    可让他想不到的是,一共有五个人,拿着西瓜刀向他们围过来,并且都蒙着脸。这些穷凶极恶的歹徒,不顾一切的向他们挥起西瓜刀。

    陈汉烈用腿一踹,把靠得最近的歹徒踹开,接着,他又向侧面挥动拳头,把另一个歹徒打翻在地。

    可就在这时,他感到背后一阵赤痛,不禁叫喊了一声:“啊!”

    原来,他背上已经中了一刀,鲜血直流。陈汉烈忍着伤痛,以一个扫踢把那个砍他的歹徒扫翻在地。

    李紫薇吓得面无血色,立刻要上前抱住他。

    “别过来,我没事!”陈汉烈大声叫喊,尽管那刀砍中他,但力度还没有伤到要害,只是让血不停在流。

    那伙歹徒继续向陈汉烈挥刀,他们的目标似乎是陈汉烈,李紫薇并没有被他们进攻。

    这时,陈汉烈因为中了一刀,伤痛难忍。手中也没有器械抵挡这些歹徒,就在这关键时刻,他急中生智,决定把刚才躺过的那张长椅拨起来。

    “啊!”他握着长椅的扶手暗暗发力,不一会,长椅整张被他拨了起来!

    陈汉烈开始发狂了似的,运尽全身力量,向那伙歹徒挥动着长椅,乱舞起来。

    几个握着刀的歹徒,一下子被他打得魂飞魄散,没敢再靠近他。

    陈汉烈此时已经满身是血,他大喊了一声,举起重重的长椅,扔向这伙歹徒。接着,他握住李紫薇的手,拼命的往另一边狂跑。

    歹徒中的一个立刻叫喊:“追!”

    可没追多久,他们就不得不把刀藏起来,毕竟是文明社会,这样太引人注目,极可能有警察来干预。

    就这样,陈汉烈和李紫薇逃得没了踪影。

    “怎么会让他跑了?你们真没用!”当那伙人回去跟赖勇报告后,受到了赖勇的责骂。“如果这次砍不倒他,可能他们常德搬运队就跟我算帐了,到时,你们顶我吗?”

    赖勇越想越气,可接着,他却担心起来,因为王啸林极可能就拿这事与他们昭阳工程队理论,两队之间的一场大战,似乎在所难免。

    陈汉烈和李紫薇一直跑啊跑,鲜血也一直在流,流了一地。

    最后,李紫薇望了望后面,看到那伙歹徒没了踪影,立刻对陈汉烈说:“那伙人没再追上来了,汉烈,我送你去医院,快!”

    李紫薇拿出手帕来,用手掩着陈汉烈的刀伤,然后扶着他一步一拐的到了医院。

    在医院里,医生给陈汉烈进行了伤口的消毒,这个过程,陈汉烈在酒精和双氧水的刺激下,痛得叫出声来,而李紫薇在一边看着,一边握着他的手说:“汉烈!你忍着!你忍着!很快就会好的。”

    经过包扎后,陈汉烈终于没事了,尽管伤口还隐隐作痛,但他已经可能站起来,跟平时差不多。

    李紫薇流出泪来,她对陈汉烈说:“幸亏来医院抢救得早,不然,真不知道会怎样。”

    陈汉烈安慰她:“放心,我没事的,那帮人太可恶了。”

    李紫薇担心地问:“汉烈,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他们究竟为什么要砍你?”

    陈汉烈心中其实已经猜出,这肯定是赖勇他们昭阳工程队干的,想到这里,他就充满了怒火,可他又不想李紫薇担心,只是对她说:“放心吧,紫薇,我会没事的。我知道是什么人干的,我会跟他们算帐的。”

    李紫薇哭着说:“你不要跟他们斗了,这些人太凶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没事的。”陈汉烈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坚定的神色。

    回去后,陈汉烈当即被其他人看出了伤口。

    “汉烈,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陆德阳担心地问。

    陈汉烈说:“我被人砍了,那些人是要我的命的,幸亏我把他们都打住,否则,我还真的回不来。”

    陆德阳吃了一惊,连忙又问:“被人砍了?是什么人干的?”

    陈汉烈听他这么一问,当即义愤填膺的说:“肯定是赖勇他们干的。”

    王啸林得知了陈汉烈被砍的消息,大吃一惊,连忙过来看他,发现他的伤并不严重,于是说:“汉烈,你没事就好。”

    陈汉烈说:“大哥,砍我的人,肯定是昭阳工程队安排的,是赖勇的人。”

    王啸林点着头说:“嗯,我会帮你主持公道的。”

    接着,王啸林立刻打电话给赖勇。

    “什么事啊?啸哥。”赖勇似乎早就料到,这个时候王啸林一定很生气,一定会找他,但他装作很轻松,对这个事毫不知情。

    王啸林气愤地说:“赖勇,你是不是安排人把我的兄弟砍了?”

    赖勇立刻笑了一下,然后说:“啸哥,你自己把赵子朔藏起来了,也不承认。现在倒是要屈我吃这个死猫,这说不过去吧?我没有!你的兄弟这么猛,谁知道他在外面得罪了多少人,如果那个仇家想不开了,也就想砍他了,什么时候轮到我了?”

    “赖勇!”王啸林打断了他的话,义正词严地叫喊:“你不要这么放肆!如果你现在承认了,然后赔医药费,道歉,我还可以原谅你。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是迟早会被收拾的。”

    “我等着呢,啸哥!”赖勇突然间好像也气愤起来,他说:“看来,我们没得谈了,什么时候约出来,大家打一场吧,不打不行啊!”

    王啸林尽管有点冲动,但他还是很理智,他知道赖勇口中所谓的打,是大规模的械斗,这只会造成双方兄弟的身体损伤,还留下仇口,没有任何好处。

    “赖勇!”王啸林严正的叫喝着他,然后说:“你以为我们不敢打吗?我只是不想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兄弟们都不容易,我们得让他们过上安稳日子,有饭吃。”

    赖勇却说:“可你不打,日子怎么安稳,你说是不是?”

    听出赖勇越来越嚣张,王啸林气愤中挂了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