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护花烈君

作者:李铖泞 | 科幻小说

收藏

  十七岁的习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独自闯荡都市,幸运的人地遇上好心仁义的运送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意外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便委以重任重任,让陈汉烈在运送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第29章 误中了敌人奸计_护花烈君_ 陈汉烈, 李紫薇

    当天,常德运送队两百多个兄弟,统统戴上了护腕护手,每个人的手上,都配备钢管或砍刀,陈汉烈是当中最健硕最矮小的一个,他手上的是五十二斤青龙刀,这把刀当初王啸林用过就在他们要出发时,张六学却赶来了,他神色紧张,对着兄弟们说:“这次情况有变,我们恐怕敌人有诈,要作一些调动。”。...

    当晚,常德搬运队一百多个兄弟,全都戴上了护腕护手,每个人的手上,都配有钢管或砍刀,陈汉烈是当中最健硕最高大的一个,他手上的是三十八斤青龙刀,这把刀当年王啸林用过,还没有开刃,舞起来异常可怖,呼呼生风。

    就在他们要出发时,张六学却赶来了,他神色紧张,对着兄弟们说:“这次情况有变,我们恐怕敌人有诈,要作一些调动。”

    兄弟们都愕然了,连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张六学也不解释是怎么一回事,而是直接指着最有气势的陈汉烈和伍胜春,以及另外几个膘悍的兄弟,然后说:“你们几个,要留下来,保护队长办公室。”

    “我们要留下来?”伍胜春觉得很奇怪,他此刻已经热血沸腾,却得到这样的消息,感到一阵不爽。

    陈汉烈也忿忿地说:“该我们出力的时候,却要我们留下来?”

    张六学立刻严肃地说:“这是队长说的,是我们经过研究,最终得出的方案,这次开战,就由陆德阳领队,你们几个特别高大的,都得留下来,我们恐怕被敌人偷袭,知道吗?”

    这时,陆德阳立刻冲了上来,他说:“好吧,这次由我来领队吧,汉烈,还有胜春,你们都回去,没关系的,以后大把的机会让你们去打,这是队长的意思,就不要再说什么了。”

    陈汉烈和伍胜春及几个被指中的兄弟,只好往回走。

    走不到一会,他们突然听到,从远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是从我们的队长办公室方向传来的,大哥可能出事了,我们得赶回去!”伍胜春马上叫喊着。

    陈汉烈以及其它兄弟一听,立刻拨腿就跑,一伙人风风火火的在黑暗中急速前进着。

    却说陆德阳领着一百多个兄弟前往空地,只见这里一片漆黑,空荡荡的地方,没有一点灯光。

    “人呢?他们昭阳工程队不是约好在这里开战的吗?”陆德阳心里在疑惑着。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声警笛,只见一辆警车正冲过来,停在他们前面,从车上跑出了全副武装的十多个特警。

    “是警察!快跑!”陆德阳一阵惊慌,当即对后面的兄弟叫喊着。

    可那几个特警已经冲到了他们前面,不断的叫喊:“别动!趴下!”陆德阳最后被控制住,另外的几个兄弟也抓住了,后面的则不断夺路而逃,场面一片混乱。

    原来,赖勇在曾子海的献计下,实施了这个方案,假装与常德搬运队开战,却私下报警,让警察把这些来开战的搬运队人马全抓起来。

    而这个时候,常德搬运队的总部人去楼空,赖勇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他已经挑选好刀手,对搬运队的队长办公室进行突袭。

    “王啸林!你这次中我的计了,我终于可以把你收拾了。”赖勇暗暗地说。

    就在陈汉烈和伍胜春几个赶到时,已经听到了撞门和屋内的打斗声,似乎一切已太迟了,十多个拿着西瓜刀的壮汉已经冲了过去,准备砍屋内的人。

    这时,屋内的王啸林抄起地上一张凳子,不断的挥舞着,发出“啊!啊!”的嚎叫,好几个壮汉都被他打开,不敢靠近。

    陈汉烈立刻举起手中的刀,对着靠近王啸林的壮汉们大喊一声:“这边!”一边喊,他一边运着神力,不断挥舞着重刀,壮汉们立刻招架。

    让所有壮汉惊呆的是,陈汉烈手中的刀很重,但他却舞得出神入化,让人望而生畏。只见他手上的青龙刀呼呼作响,如入无人之境,所有人都不敢与他对垒。

    这时,外面还似乎有一拨又一拨的刀手,伍胜春还有几个兄弟在艰苦的迎战着。

    很快,陈汉烈已经打开了所有壮汉,挡在王啸林面前说:“大哥,不用怕,我们杀出重围吧。”

    这时,王啸林手上已经有一支钢管,他对陈汉烈说:“嗯,我们杀出去!”

    说完,他和陈汉烈便一前一后的往挡在前面的壮汉们进攻,一边进攻一边移动。就在这时,王啸林突然叫喊了一声:“啊!”

    一刀砍在他的手臂上,他当即流血不止。

    陈汉烈大喊了一声,拖着王啸林往外面突围,一边走一边大力挥动着重刀,不一会,他们看到了外面与一众刀手拼杀着的伍胜春。

    三个人围在一起,不断往大院门外冲去。

    最后,他们三个都冲到了外面,伍胜春对陈汉烈说:“我断后,你带着队长离开这里!”

    陈汉烈说:“不行的!你一个人能打得过他们这么多人吗?”

    可伍胜春却急了,他说:“快点啊!如果我们三个都留在这里,都没命了!”一边说着,他一边冲进去,举起刀继续战斗。

    陈汉烈看着他的身影,含着泪转身,扶着王啸林逃离。

    当他们一边逃一边往回望的时候,看到伍胜春满身是血,打得像血人一样。

    王啸林手臂上的血还在不停的流,他脸色苍白,突然对陈汉烈说:“汉烈,我跑不动了,歇一会吧。”

    陈汉烈急了,他知道一会可能敌人还会追来,于是说:“大哥,不能歇的,我背你吧,我现在立刻背你去医院!”

    说完,陈汉烈弯下腰,把沉重的王啸林背到背上,然后往前方跑了起来,他的体能很好,越跑越快,黑暗的街道上混杂着他的一阵阵气喘声,脚步声。

    医院就在不远处,当陈汉烈冲进去后,立刻叫喊:“快点救人!快点救人!快点救救我大哥!”

    里面的医生和护士一见他们两个浑身是血,当即惊慌失措,合手合脚的把王啸林送进了抢救室。

    最后,王啸林被抢救过来。陈汉烈只是受了点轻伤。可伍胜春却被砍至重伤,送到医院后一直在抢救中,陆德阳和另外几个参与械斗的兄弟被抓进了看守所,治安拘留。

    当王啸林养好伤回到办公室后,看到里面满目沧夷,不禁一阵悲愤,他捏紧了拳头说:“这个赖勇也太卑鄙了,真的是狼子野心。”

    陈汉烈在后面说:“大哥,你让我去砍他吧,我要为咱们队报仇!”

    王啸林却说:“不可以。你这样冒然去砍他,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们要做的,是抓住赖勇的弱点,才能狠狠打击他。”

    常德搬运队在十多天后,总算是恢复了平静。

    王啸林和几个队里的领导开始商量,究竟怎么对付赖勇。

    他们都愁眉苦脸,觉得无计可施。

    梁秋原说:“如果找兄弟去砍他,那只会害了那个兄弟,到时被抓了,没判个十年八年也出不来,而且警方一定会查下去的。”

    张六学说:“对,我们不能白白牺牲,只能想办法把赖勇过往有什么犯罪行为,看能不能找到些证据,然后交到警方手上,让警方来惩治他。”

    王啸林想了想,他说:“我们都不太知道赖勇的底,但有一个人知道,因为他也是昭阳工程队的,并且,他也恨赖勇到骨子里了,估计他能想出来。”

    几个人一听,都知道王啸林说的是谁,也想不到王啸林之前救下的这个人,现在可能要发挥作用了。

    当天的会议后,王啸林找到了赵子朔,跟他谈起是否知道赖勇过往有什么犯罪行为,看能不能把他绳之于法。

    赵子朔想了半天,他说:“我估计,有一个人可能比我更清楚,因为他跟过赖勇,赖勇很多私隐的事情,他都可能知道,只不过,他是否愿意靠到我们这边来,把赖勇捅出去,这个很难说。”

    赵子朔说的小兄弟,叫黄辉,现时还在昭阳工程队,当时赵子朔跟黄辉也算是谈得来,有点交情。

    王啸林问:“这么说,只要我们找人联系上这个黄辉,然后叫他秘密出来谈一下,看他是否愿意站到我们这边,把赖勇的黑锅爆了,是吗?”

    赵子朔说:“是,这事情,还是我亲自来吧,我知道黄辉的生活规律,知道他特别喜欢去玩赌博游戏机,也知道他经常去哪一家游戏机室,找到他以后,我会说服他的。”

    王啸林说:“这次得全靠你了,如果不能把赖勇送进去,我们常德搬运队没好日子过。”

    赵子朔点了点头,然后说:“放心吧,我一定可以找到黄辉的,我一定想办法把赖勇送进去。”

    就在第二天晚上,赵子朔就戴着口罩,伺伏在一家游戏机室门外,他观察了许久,终于等到了黄辉的出现。

    “黄辉!黄辉!”赵子朔小声的喊。

    黄辉听到有人在喊他,连忙四下乡望。

    赵子朔再次对他叫喊:“这边!”

    黄辉这才听出,这是他当初曾经跟过的队长赵子朔的声音。赵子朔知道黄辉不会出卖他,毕竟两个交情深厚,于是再一次的叫喊:“黄辉!是我,赵子朔!”

    “朔哥!真的是你?”黄辉这下子激动起来,他一直以为赵子朔死了,想不到他还活着。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到别的地方说吧。”说完,赵子朔把黄辉带到了一条窄巷子尽头,然后跟他聊起来。

    听到赵子朔要找赖勇犯罪证据的话,黄辉吓了一跳。

    可赵子朔又说:“黄辉,你觉得赖勇不是很可恶吗?如果你不出来指证他,他会继续作恶的。”

    黄辉说:“是,他真的很可恶,但光有我一个是不行的,我得私下再找两三个兄弟,让他们也出来指证赖勇,另外,尽可能的找证据,这样赖勇就逃不了。”

    听到黄辉这样的话,赵子朔立刻握紧他的手说:“好的,黄辉,这次靠你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