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天才医少

作者:菠萝哥哥 | 短篇小说

收藏

  实习工作医生秦川,西医一窍不通,不打点滴不吊水,却能治百病!凭借小小无为银针,妙手回春,奋勇杀敌无形,一路放声高歌猛进,混得风生水起。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子声音:“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声音清爽透着自信。。

第7章 教训混混_天才医少_ 秦川, 蓝悦灵

    这话带着故意挑衅!张林凯等人立马扭头盯着说话的人,一个很陌生青年站在一边,嘴角故意挑衅地笑着。恰恰秦川。他提着一瓶矿泉水,向张林凯几人戏虐笑着,张林凯的火气立马上去了,看去正是秦川。。...

    这话带着挑衅!

    张林凯等人立刻转头盯着说话人,一个陌生青年站在一边,嘴角挑衅地笑着。

    正是秦川。

    他提着一瓶矿泉水,向张林凯几人戏谑笑着,张林凯的火气立刻上来了,看去秦川的眼神充满了恶意。

    竟然有人不知道好歹,竟然敢讽刺几位道上的大哥?!

    还没等张林凯发话,卷发男第一个蹦出来,奔着秦川而去。

    他本想用自身霸道的气势压下秦川,可突然发现,秦川比他高,秦川气质比他好,两下里对比,瞬间自己成了一个小丑。

    这更让卷发男火上浇油,他直接指着秦川鼻子开骂:“马勒戈壁,你从哪里蹦出来的野小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竟然敢口出狂言,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道歉!”

    秦川嘴角微微向上一扬,露出戏谑的笑意,更让卷发男感觉到,这个家伙就是在嘲笑自己。

    “闪到一边,你不配让我出手。你……”

    秦川手指指点了一下卷发男,一转方向,指向张林凯,继续说道:“你,过来,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然后再去跟我朋友道歉。你要是听话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先饶了你这一回。”

    张林凯一愣,这是唱的哪一出?我怎么没听懂呢?

    卷发男却懂了,因为他被无视了!被人当做了空气!

    他立刻暴跳如雷,抢在张林凯的前面暴喝道:“操,你什么意思?我不配你出手,你小子也要出得了手才行啊。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卷毛在这条街上的名号!”

    卷发男确实给气坏了,虽然他只是这一带的小哥级人物,但从来没有人敢惹到他。

    这次,面前这男子不单骂了自己,还视自己为空气,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

    他越想越生气,二话不说,抬腿就踢。

    秦川的眼睛虽然一直在盯着张林凯看,可他的余光却早注意到了卷发男踢出的一脚。

    他脚向旁边一滑,身子躲到了一边,轻易的躲开了卷发男的一脚。

    接着,秦川迅疾出手,一把抓住卷毛男的脚,顺势把他的腿向前一带,随即松了手,静静地站在一边,风轻云淡……看惨剧的发生。

    卷发男重心不稳,踢出去的一脚受到秦川的拉扯,向前面直接劈了出去,然后重重落地,一字马,标准的!国标级别!

    卷毛男,立刻感觉不好,对手动作太快,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下落。

    顿时卷毛男感到胯/下的韧带猛的被拉扯,强烈的疼痛感瞬间冲击到全身,他本能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啊……”惨叫声冲天响,卷毛男扯着蛋了!张林凯几人忍不住弯腰,似乎是他们扯着蛋了。

    秦川淡淡一笑,瞥了张林凯几人一眼,啧啧的说道:“你身体也太差了,比狗还差。刚才我把你们说成是狗,那简单是对狗的侮辱。”

    “草泥马。”

    一旁高个男恼羞成怒,怒骂一声,向秦川冲了过来,有前车之鉴,他不再踢腿,而是朝着秦川全力发出一拳。

    高个男是个经常打架的主,他的拳头挥得也有些模样,速度加上力量也都发挥了出来。

    他曾经用这拳头打得一个青年脑震荡,平日里他也不会轻易使出,可如今自己连带兄弟被人骂成了狗,还被人给教训了,他不再有所顾及,直想把秦川打成个植物人,方解心头之怒。

    高个男的拳头很有准头,一击便击向秦川的头部。

    然而,就当他等着对手惨叫的时候,突然发觉他的拳头就像打到了软绵绵的棉花当中,而且还像是被一把钢硬的钳子给死死的夹住一样,不再有任何的动弹。

    高个男这才发觉,他的拳头被秦川右手紧紧包裹住,根本就拔不出来。

    秦川冷笑一声,将他的拳头反转一拧又往后轻轻一推。

    高个男的手腕处发出一声‘嘎’的骨头脆响声,接下来,又是一声响彻街头的惨叫。

    高个男捂着手腕满地打滚,惨叫连连。

    这一幕顿时惊呆了张林凯几人,几个小弟脚下打滑,准备开溜。

    秦川再次的啧啧嘴,摇着头轻轻叹道:“一个是身体不如狗,一个是智商不如狗。明知道危险还继续往前冲,你说我是夸你知难勇进好呢,还是不知死活好呢?”

    “好了,下一个到你了。”秦川把视线再一次移到了张林凯的身上。

    张林凯不敢看秦川的眼睛,这个陌生男子的眼神,让他仿佛有种被人用冰锥子给钉上了一般,很冷很疼。

    他的双腿已经发软,已经在不断的颤抖着。

    他想立刻跪下来求绕,无奈的是,自己的手下都已经知难勇进了,自己这个大哥如果立刻求绕,他以后就难以立威。

    “大,大,大哥,有话好好说?我们刚才也没有得罪你,为什么你要向我们兄弟出手?”张林凯结结巴巴开口。

    他也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不就是和兄弟们瞎聊着吗?什么时候得罪了面前的这座瘟神?

    “不!不!”秦川伸出去的食指摇了摇,“你得罪了我朋友,就是得罪了我。”

    “你朋友?请问你朋友是哪位?”张林凯莫名其妙。

    “就是刚才你说的单纯女孩,她就是我的朋友。”

    张林凯听闻,心中一松,觉得这事还有商量的余地。

    自己只是骗了感情,又没占对方的身体便宜,大不了自己以后不再联系就好了。

    “这位大哥,我们也就是开开玩笑,不过大哥你觉得这玩笑不好玩,我们就不开了。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见她了。”张林凯左手向上一指,做出保证的样子。

    秦川觉得好笑,你玩完了别人,然后说了一句以后不玩了,就这么简单?开玩笑!

    要知道蓝悦灵,他最好的朋友为了今晚的约会,可还在精心的准备着呢。

    要不是自己出来买水,说不定蓝悦灵这个傻妞今晚就要吃大亏。

    “你不见她是对的。但你今天还是要为你的谎言付出代价。”秦川不容妥协的说道。

    “这个你也太不讲理了吧?”张林凯说话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悄悄摸向了身后别着的黑色弹簧匕首。

    秦川点头承认:“没错,我就是不讲理。你咬我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