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天才医少

作者:菠萝哥哥 | 短篇小说

收藏

  实习工作医生秦川,西医一窍不通,不打点滴不吊水,却能治百病!凭借小小无为银针,妙手回春,奋勇杀敌无形,一路放声高歌猛进,混得风生水起。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子声音:“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声音清爽透着自信。。

第10章 突遇病人_天才医少_ 秦川, 蓝悦灵

    花榕的声音传了回来,人影一闪,花榕回到了桌边。蓝悦灵娇嗔道:“你怎么总是会把这事挂在嘴里啊?”花榕坐定后,地说:“谁叫你是我的好姐妹呢?我不时时刻刻关怀你,还让我关怀蓝悦灵娇嗔道:“你怎么总是把这事挂在嘴里啊?”。...

    花榕的声音传了过来,人影一闪,花榕来到了桌边。

    蓝悦灵娇嗔道:“你怎么总是把这事挂在嘴里啊?”

    花榕坐下后,说道:“谁叫你是我的好姐妹呢?我不时刻关心你,还让我关心谁啊?”

    “哼,我才不理你呢。”蓝悦灵说着站了起身,“我要去洗手间了,你可别乱说啊。”

    花榕只是笑笑,看着蓝悦灵离开后,转头对着秦川问道:“她不好意思说,你就和我说说呗,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啊?我真的好想知道。”

    “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和悦灵真的只是朋友。”

    秦川认真回答,心里却是超级无语,花榕真是个超级八卦女! 

    花榕好奇地盯着秦川,看到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她有些纳闷喃喃道:“不是吧?你的条件可是完全符合悦灵的要求的啊。我问你,她是不是第一次坐在男子的单车后面?她的病是不是你治好的?”

    秦川仔细想了下,很快回想到蓝悦灵说的那话,“我的第一次给你了……”

    “对啊,她是第一次坐单车,而且那个毛病也是我治好的,你该不会说,就是因为这点,她就会和我有什么吧?”秦川不以为然笑着问道。

    面对秦川的笑问,花榕却是一脸的认真。

    她说道:“没错!大学的时候悦灵就和我说起过。她只坐她男朋友的单车后架。

    如果治好了她身上的病,而且那个医生没有结婚,没有女朋友,她就要嫁给她。

    如果这两件事同时发生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就一定会非那人不嫁。那么,你结婚了吗?”

    “没有。”秦川老老实实回答。

    “女朋友呢?”花榕问。

    “也没有。”秦川继续回答。

    花榕两手一拍,笑道:“这不就结了?我妹妹可是个好女人,你要好好待她。否则我让你好看。”

    花榕挥舞小拳头,示威性地警告,对秦川挥了挥。

    “不是,你误会了吧?我和她只是好朋友。没有那……”

    秦川话还没说完,花榕的手已经指向了秦川,打断他的话,说道:“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你……”

    “哗啦!”

    旁边一桌传来盘子被打翻的声音,打断了花榕的话。

    “爷爷,你怎么了?”

    “爸,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一旁桌子边上,男男女女一片乱糟糟呼喊,用手摇晃老爷子。 

    花榕和秦川急忙站起来,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只见一个老人,头发花白,倒在地上身子不断地抽搐,嘴角还溢出了丝丝的血迹,样子很是吓人。

    一个穿着西装的高额头络腮胡男子站了起来,一把把拽过旁边的女服务员怒吼道:“一定是你们的东西有问题,害了我的父亲。快把你们的老板叫过来,不然我让我的兄弟把这店给拆了。”

    看到这个男人,花榕脸色大变,惊呼道:“不好,怎么会是叶文中的父亲出了事?要是这事摆不平,我的店就得关门了。”

    秦川也听说过叶文中的名字。

    叶文中是北区一带的黑帮大哥级人物,要是得罪了他,别说店开不了,弄不好连自身的性命都会受到威胁。

    花榕赶紧走了过去:“叶哥,你先别对服务员凶。要是我们店的问题,我一定会负责的。”

    叶文中一把推开服务员,手指在花榕的胸上用力戳着:“负责?你要怎么负责?”

    因为花榕穿的是低胸的衣裙,而叶文中又是直接戳在了没有任何衣服遮挡的胸口,胸口立刻泛红,花榕很疼,又不敢去揉。

    “你们别摇了,他是脑溢血。你们再这样摇他就真出事了。”

    秦川对不断摇晃老人的家属说道。

    叶中文继而转身,火气全部冲着秦川来了,这家伙分明是再说风凉话。

    他没好气的拍了秦川的头,因为秦川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老人的身上,头上结结实实挨了叶中文的一掌。

    “你妈的,你是医生吗?不是医生就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马上给我滚。”叶中文骂道。

    秦川摸摸头,自己好心过来帮忙,却受到这样的待遇,他也是心中火起。

    哪里还管对方是黑老大还是白老二,大声喝道:“老子就是医生怎么了?”

    叶文中一愣,平日里他习惯了手下们对他低声下气,哪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过话。

    他刚想要出手揍秦川的时候,他五十岁的妈妈站了起来,斥责道:“凶什么凶,你爸已经倒在了地上,你还要把医生打了,那让谁来救你爸?”

    叶母的斥责声中,叶中文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了,他想一把拉过秦川,可他的手刚一伸过来,就已经被秦川紧紧的握住。

    叶文中平日里以力量引以为豪,这时使出来全身的力气,也只能来回晃动手臂,却根本无法从秦川的手上挣脱出来。

    “你再啰嗦就别怪我见死不救。”秦川口气很是坚决,容不得别人不相信。

    站在一边的叶母实在看不过去;额,伸手‘啪’的一下,扇到了儿子的脸上,吼道:“你给我安静些。”

    接着,她脸色缓下来,好声好语的对秦川说道:“这位医生,求你救救我的老公吧。”

    秦川松开了叶文中的手,瞪了叶文忠一眼,蹲下身来。

    他翻开老头的眼,只见老头的瞳孔两边都大小不等,这是病危的表现。

    “川哥,这是怎么了?”

    蓝悦灵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秦川蹲在病人的旁边,赶紧的走了过来。

    “老人得了脑溢血,你快把老人的扣子解下来。”

    秦川吩咐道,蓝悦灵心灵手巧,有她的帮助会更加的快速解决问题。

    蓝悦灵将老头脖上的衣领扣子解开,老头的呼吸顿时顺畅了些。

    秦川问叶母:“老人年青的时候是做什么的?”

    “老头子是军人出身,已经退休有好几年了。”叶母急忙回道。

    她并没有多嘴问秦川,为什么会问这个,她只当是为了了解病因。

    知道病人曾经是名军人,也是个为祖国流了血汗的人。

    给这样的人用无为针是符合原则的,于是秦川把随身携带的无为针拿了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