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天才医少

作者:菠萝哥哥 | 短篇小说

收藏

  实习工作医生秦川,西医一窍不通,不打点滴不吊水,却能治百病!凭借小小无为银针,妙手回春,奋勇杀敌无形,一路放声高歌猛进,混得风生水起。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子声音:“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声音清爽透着自信。。

第11章 死人复生_天才医少_ 秦川, 蓝悦灵

    秦川又和旁边的人借了火机,给无为针消毒。一切做好,他抓着老头子的手,借助无为针,在老头的十根手指上分别为1一挑,并将挑破的手指用劲的挤了挤,把血给挤了出。就在秦川一切做好,他抓着老头子的手,利用无为针,在老头的十根手指上分别一挑,并将挑破的手指用力的挤了挤,把血给挤了出来。。...

    秦川又和旁边的人借了火机,给无为针消毒。

    一切做好,他抓着老头子的手,利用无为针,在老头的十根手指上分别一挑,并将挑破的手指用力的挤了挤,把血给挤了出来。

    就在秦川准备将第十根手指挑破的时候,店门口外传来了救护车的鸣笛声。

    不用等医生叫喊让道,围观的人群已经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

    为首进来的一名医生,相貌十分英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很有精神。

    医生走过来,看到正有人在救护病人,他连忙出声阻止道:“谁让你随便动病人的?要是病人出了什么意外,你负责得起吗?”

    秦川根本就没抬头,没有搭理对方,这个医生顿时火冒三丈。 

    “川哥,他就是赵副院长的男朋友方庆杰。”蓝悦灵急忙对秦川介绍。

    秦川这才抬头看了看。

    晕,好高冷!

    真是绿豆看王八,对了眼了。

    什么样的人就和什么样的人搭在一起啊,像赵婧这样野蛮又清高的人,和这同样是一副高傲神情的医生在一起,还真是物以类聚。

    秦川没有理他,继续低下头,用手里的无为针往老头的小拇指挑去。

    “嘿,我和你说话呢。快让开,别耽误了急救时间。”被对方无视的感觉让方庆杰很是不爽。

    “方医生,这位也是我们医院的医生。他也是在给病人急救啊。”蓝悦灵起身对方庆杰说道。

    方庆杰对秦川一点印象也没有,倒是认识蓝悦灵这个小护士。

    “我们医院的,那我怎么没有见过他?”

    “他是门诊科的实习生,不过今天刚转正了。”蓝悦灵回答。

    “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来了医院三年,今年才刚转正的那个实习生吧?”

    方庆杰从赵婧那里听到过今天早上的事情,看赵婧的神色似乎对秦川很是不满。

    所以,他对秦川也很是反感。

    “一个三年才刚刚转正的人怎么能让他做这种事?你们真是太胡闹了。”

    方庆杰把蓝悦灵拉到一边,自己冲到秦川的身边,他想一把推开秦川,把病人抬到担架上。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秦川这看起来只有一百来斤的身子,此刻就像一座巨石,任他怎么推也推不动。

    “你们看,老人家不动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再次的紧张了起来。

    特别是花榕,刚才她就看秦川不怎么像个医生,现在听到方庆杰说,秦川不过是个实习了三年今天才刚转正的新手时,心中不免担心。

    这下可真完蛋了,她精心打理的店出了人命,到时谁还敢来?而且得罪的还是黑道上的重量级人物。

    花榕心急如焚,只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在她晕倒的时候,站在她旁边的蓝悦灵刚好瞧见,及时出手扶住了她,让花榕的员工把她给扶了出去。

    叶文中看到自己的父亲不再动弹,刚才还一直叫嚷个不停的他却沉默了。

    四周的叶家人都伤心的哭了起来。

    叶母却欲哭无泪,只是默默坐在老伴身边,安静的看着闭上眼睛的老头子。

    高冷大夫方庆杰蹲在老头的旁边,用手在老头的鼻子上一探,又在老头的脉搏上探了探。

    最后,无奈的叹气,抓着秦川的衣服骂道:“你这实习生,现在病人被你治死了。你满意了吗?我要去院长那投诉你。”

    秦川没有理他,一只手不停点按老头头顶上的穴位,一只手不断地在老头太阳穴上继续扎针。

    “怎么回事?你把老人家治死了还不够,现在还在玩弄老人家吗?我说你够了,让老人家走得安心些吧。”

    方庆杰冷冷劝告了一句后,不再逗留,撇下老头的尸体带着医护人员离开了。

    秦川终于住手了,他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来,表情就像是做了件什么难事,最后还是成功了一般轻松。

    就在他把无为针收起来的时候,一旁沉默的叶文中终于爆发了。

    他提起身边的椅子,暴喝一声:“混蛋,我要让你陪葬。”

    椅子划在空中,砸向秦川,引来无数惊呼声。 

    秦川看也没看,仅凭着椅子挥来的风声,迅疾判断,他也出手了。

    他手一伸,叶文中全力砸出去的椅子,轻轻松松被秦川接了下来。

    秦川手上再一使劲,把椅子往自己这边猛地一拉,竟然把椅子从叶文中的手里给夺了过来。

    秦川出手动作连贯,力量又大,在他猛地一拉之下,叶文中只觉得自己手里握的不是一把椅子,而是一匹力气强大的脱缰野马,他紧握住椅子的双手又麻又疼。

    秦川随意把椅子放到地上,顺手拿过桌子上的一瓶红星二锅头,扬头就把手里的酒往口中灌去。

    紧接着,他‘噗’的一下,把口中的酒喷向老头。

    这次喷射,就连一旁冷静的叶母也怒了起来,指着秦川厉声骂道:“你这人实在是无理,把人医死就算了,还对死者如此的无理,你简直就是禽兽。”

    叶文中也是暴怒,他两只眼睛都红了,一把掏出别在身后的手枪,直直顶在秦川的头上,眼看着就要开枪。

    秦川毫不畏惧,就任由枪口抵在额头,盯着叶文忠,按照他的判断,在叶文忠扣动扳机的那一刻,他十拿九稳能夺下手枪。

    不过这一幕却把蓝悦灵给吓呆了,她大张着嘴,不知所措。

    四周围观的人群也都是一愣,醒悟过来,四散而逃。

    要出人命啊!黑社会说杀人就杀人,快跑啊!

    饭店里顿时乱成一锅粥,有人悄悄溜走,这是逃单的好机会,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唔,哪个混蛋这么浪费酒啊?”

    一个声音悠悠传来,顿时惊呆了叶家所有的人!

    “那,那是……老爷子的声音?”

    答案很快的得到了证实。

    倒在地上,刚才被高冷大夫判了死刑的的死人,正缓缓地坐了起来。

    “老头,你,你醒了?”

    叶母悲喜交加蹲了下去。

    老头看到叶母红红的双眼时,再看看周围亲人的神色,不解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我不过是晕了一下,你们怎么弄得好像我已经死了似的?”

    叶文中瞧见父亲起死回生,也急忙收起枪,蹲了下去。

    “爸,你又活了?”

    老头没好气的举起手,在叶文中的头上拍了下去,骂道:“你这兔崽子怎么说话的?你是不是想让老子死了才开心?”

    “不是。爸,我不是这个意思,刚才你晕倒了,我们以为你……。”叶文中开心地笑着解释道。

    他猛然想起一件事情:“老爸,你的手怎么能动了?”

评论
评论内容: